free counters
  • 触摸拉合尔 (Touching Lahore)

    日期:2004-02-17 | 分类:旅行 (Traveling) | Tags:巴基斯坦(Pakistan)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92746.html

    大理石上镶嵌的宝石花,街头玩蛇人的笛声,莫卧尔花园里的喷泉,巴扎里盐烤玉米的香气,清真寺高塔上祈祷的呼唤,博物馆里禁食佛陀深邃的眼,苏菲舞狂热的鼓点,石榴鲜红的果汁……。四天里,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我用自己的所有感官,贪婪地感受着拉合尔-这被称为巴基斯坦灵魂的城市,虽然我恐怕自己最终只是蜻蜓点水,仅触摸到拉合尔的一点皮毛。  

     

    拉合尔老城  

    位于南亚到中亚的古代商路要道上,拉合尔(LAHORE)已经建城两千多年了,就是成为被称为南亚面包蓝的旁遮普邦的首都也有一千多年。据说城名源自古语拉哈(LOHA,意为铁),从某个侧面反映了千年来拉合尔沦陷重建的历史。第一个关于拉合尔的可靠记录来自中国高僧玄奘的《大唐西域记》,那是公元630年的事。16世纪的莫卧儿王朝定都于此,拉合尔进入它最辉煌的时代。  

    老城的中心就是壮观的拉合尔堡(SHAHI GILA),这个由11世纪的迦兹纳维王朝(GHAZNAVID)建立的古堡,在莫卧儿王朝第一个皇帝阿克巴(AKBAR)手下有了现在的轮廓,历代皇帝都加进了自己的建筑。和莫卧尔王朝的另两座古堡-阿格拉堡(AGRA FORT)和红堡(RED FORT)一样,拉合尔堡也用红色沙岩和白色大理石修建。最美的建筑当数沙贾汗(SHAH JAHAN)时期的,这个建造了泰姬陵的皇帝实在是个天才,以至于在堡中21座建筑中,我一眼就能认出他的大手笔,比如镶满了宝石和镜子的镜宫(SHISH MAHAL),比如有着四十根合抱大柱的视政厅(DIWAN-I-AAM),这也让陪着我的酋长赞叹不已。堡中还有个地道入口,传说通向六百公里外的德里红堡和更远的阿格拉堡。有人考证说以现在的技术条件都很难做到的事,更何况几个世纪前?但人们依然相信这个传说和它代表的愿望。  

    古堡对面的巴德夏希(BADSHAHI)清真寺,是世界上最大的清真寺之一,能容纳六万人,除了大,其它均乏善可陈,沙贾汗的儿子并没有继承父亲的天才。1991年,清真寺的毛拉(MULLAH)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他们控告官方允许戴安娜王妃身着短裙进入清真寺和圣室,亵渎了宗教,此案最后是不了了之。寺的右前方有锡克(SIKKE)王的宫殿,结合了印度教和伊斯兰教的穹顶,如盛开的金色莲花依傍在清真寺的红墙边。左前方安葬着哲学诗人阿拉玛·伊克巴尔(ALLAMA IQBAL),是他最早提出了独立的巴基斯坦的理念,奶油色大理石墓上永远铺满了红色的玫瑰,使得整个墓室香气扑鼻。  

    环绕着拉合尔堡和巴德夏希清真寺的是迷宫般的老城,四天里我天天在里面游荡,却从没有搞清过自己的确切方位,只记得自己是否来过此条街,以至于最后小贩们都熟悉了我的面孔,免费的小吃和饮料也就没有断过。比起豪华的宫殿和花园,我更喜欢混乱嘈杂的老城,这里的生活是如此的生动有趣,以至于我恨不能立刻盘下片店面做起生意来,好让自己脱去游客的身份,融入当地人中。  

    这日中午又到了老城去寻找两个没有去过的清真寺,卖拉希(LASSI,冰镇稀酸奶)的小贩叫了懂英语的人来,才明白我的问讯,又是一阵讨论后,不顾我的再三婉拒,他们还是派了一个人带路,稀里糊涂不知道饶了多少个弯,来到条狭窄的街道上,那里跪满了男人,街口还有持枪警察守卫,我的向导带着吓了一大跳的我迅速离开,又转了几个弯,在十字路口的布店前停了下来,布店老板问了向导两句,笑容满面地端出凳子让我坐。我竭力想解释自己要去的地方,得到的只有微笑,又一个持枪的警察踱过来,示意我等候,此时才注意空气中回响着毛拉的祈祷声,啊,忘了是星期五了,穆斯林的祈祷日。原来那满街跪着的都是祈祷的穆斯林!而从布店对面的楼梯上去就是我要找的金色清真寺(SUNEHRI MASJID),以三个镀金的穹顶著称,寺容纳有限,所以星期五周围挤满穆斯林,以致要动用警力来维持秩序。  

    到了老城东南部的巴兹尔汗(WAZIR KHAN)清真寺,已经是黄昏时刻,亏了有那向导,否则,天黑也找不到。巴兹尔汗名自沙贾汗的御医兼旁遮普邦的统治者,他修建的这座清真寺和四个宣礼塔,全部用彩色马赛克镶嵌而成,图案多取自可兰经中的生命树,内部墙壁则镶嵌珐琅瓷砖。夕阳的美妙光线下,整座建筑色彩斑斓,庭院里,灰色鸽群哄然起飞,掠过装饰着蓝天的宣礼塔,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美。巴兹尔汗是全巴基斯坦最美的清真寺,此话不假。  最后一次是坐在马车上离开老城的,一边啃着盐烤玉米,一边看沿街的人群,人群也看我。拉合尔老城说再见的方式便是给你一街的笑容和一肚子的回忆。  

     

    博物馆般的林荫大道  

    地图上,林荫大道(THE MALL)的正式名字足足占了路长的三分之一,于是大家都图省事叫它林荫大道。且不说道边繁密的花树,光那不同风格的建筑,就足以让其当得起拉合尔最美大道的赞誉。  

    从东头说起,爱奇生学院(AICHISON COLLEGE),人称巴基斯坦的伊顿公学(ETON),培养精英的所在,所以校园建筑也是莫卧尔-哥特式。沿路往西走,高尔夫球场和马球场是富人的项目,但真纳公园(BAGH-I-JINNAH)就是平民野餐的乐园,大片草地上散落着伞状的芒果树,花香袭人,公园正中是英式的真那图书馆。要听鸟语,隔壁就是一百三十年历史的动物园。斜对面的大理石纪念碑(SUMMIT MINAR)纪念1974年在拉合尔举行的伊斯兰峰会。  

    再往西,与湖路(LAKE ROAD)的交汇处,坐落着著名的拉合尔博物馆-巴基斯坦最大也是收藏最丰富的博物馆。十七个展室中,犍陀罗时代的禁食佛陀雕象最为出名,雕像描绘的是佛悟道前苦行六年的形象,那是怎样一座雕像啊,黑色石头雕出趺坐的骷髅,只有在紧包骨头的皮下,那突出的脉络能让人感到一点生命的残存,雕像真实得甚至都能让人摸到血管里血的流动。  

    博物馆对面是旁遮普大学(PUNJAB UNIVERCITY)校园,门口有人卖用贝叶编的花鸟昆虫,很象上海街头茭白叶编的小玩意儿,站着看了一会儿离去,没走两步被人叫住,一个小伙子跑来,递上一枝贝叶花,腼腆地说:这是送给你的礼物!不等我谢,便跑回同伴中去,我笑着挥花道谢。  

    林荫大道的西头路中有门加农炮(ZAMZAMA),据说谁得到了这门炮谁就得到了拉合尔,此时正午的阳光下,泛着青光的炮筒上落满和平鸽,隔街遥望,我正拈花微笑时,鸽群腾空而起,向东飞去。 

     


    伊斯兰之舞  

    子夜,四辆三轮车风驰电掣在拉合尔的街道上,客栈里的客人们倾巢出动,去参加一个伊斯兰神秘教派-苏菲派的宗教聚会。每个星期四,苏菲信徒们都会聚集在埋葬先知遗骨的圣祠前,跳宗教舞蹈-苏菲舞(SUFI DANCING),这夜晚满月,聚会规模尤胜平常。  

    聚会在一个叫伊奇拉(ICHHRA)的地方,小山丘上有两座先知圣祠,山脚下的大厅里火光熊熊,人山人海,泼水不进。看没有地方,带我们来的人决定上山,在两座圣祠间的空地上,同样挤满了白衣信徒,勉强坐在圣祠的台阶上,看人流汹涌,却无半点喧哗,唯有大麻的袅袅青烟,致意着吊在树稍的圆月。有人进来维持秩序,一阵骚动后,中心空出一小块地方,两个红袍大汉,腰间挎着大鼓,随即进入场中,众人的欢呼静于最初的鼓点中。  

    曾在开罗的清真寺里看过苏菲舞,舞者在音乐鼓声中旋转不已,特制多层长袍旋出绚丽的圆,那里舞者是灵魂。而这里鼓统治着一切,席地而坐的人群中有人开始随鼓点摇头,如吃了摇头丸一般,紧接着同伴中的几个日本人也开始摇头,这让我很奇怪,通常人们只是闭眼点头或轻点手脚跟随音乐的节拍,从没见过摇头的。静心听着鼓声,渐渐天地皆空,唯有灵魂轻舞……,突然意识到自己也开始摇头,让我大惊,睁眼环顾四周,几乎所有坐着的人都在摇头,满场发梢翻飞,鼓手更是旋转不已,红袍鼓足了风,如鸟的翼。场中不知何时多了几个舞者,只穿着普通的夏尔瓦卡密兹(SHALWAR KAMIZ),其中有一位,长着中世纪意大利人的大鼻子,长发卷曲,身体并不移动,头却左右狂摇,速度如此之快,让我能同时看见他的正面和侧面,原来毕加索的画在生活中能找到原型。全场人中,这位舞者舞得最好也最为投入,但有人告诉我,他耳聋。也许鼓声有魔力,也许他只用灵魂听鼓,这是我的解释。 

     舞早已结束,人们还没有散去的意思,三五成群,眼睛却紧盯我们坐的方向,下意识将已经半遮面的头巾又向上拉了拉,脸上依然感到目光的灼热。突然,我恐惧起来,有了要逃跑的念头。黑夜,火光,大麻,鼓声和狂舞后的虚弱,让男人们的目光如夜狼般灼灼,又象闯入了炸药库,只要一点火星,整个世界就会爆炸,而我也会粉身碎骨,无人能救。催着正和当地人闲聊的同伴们离去,短短一条下山路,此时似乎永无尽头,穿过最挤的人群时,有人摸我一把,已是紧张到极点,我立刻尖叫起来,一把挽住挪威人的手臂,请他护花。安全回到客栈后,兀自心跳不已,在十年的旅行生涯中这是第一次。  

    后来问酋长,传统上女性是否能参加这种宗教聚会?他摇头,又补充道:那是纯男性聚会,五六年前开始有女性游客旁观,后来偶然有一些上流社会的女性参加,寻常人家的女子是决不会涉足那里。我恍然那夜男人们的眼光为何如此野性,原来在习俗中自己根本就是另类。我想自己今后不会再贸然闯入类似的宗教场合了,如果传统不允许的话。  

    酋长还说,十五天后,南部的沙漠里会有一个苏菲派的盛会,庆祝宗教节日,来自全国各地百万信徒,将在月光照耀下的沙漠里击鼓跳舞,通宵达旦。客栈里的一群日本人正计划包车去,因为那里既没有公共交通,也没有任何食宿设施。尽管有了那夜的惊魂,可我依然心动,很想看看宇宙是如何在鼓声舞蹈中颤栗的,如那夜我开始摇头的瞬间。一千多年前,正是苏菲传教士将伊斯兰教传遍南亚和中亚,而非人们常说的阿拉伯人的金戈铁马,也许可以说正是苏菲舞让这一带的人改变了信仰,舞蹈时的极度喜悦让人们看见允诺的天堂,那正是名副其实的伊斯兰之舞。  

     

    三座皇陵  

    拉合尔城西北,拉维河(RAVI)畔,并立着三座莫卧儿皇陵,依此为皇帝贾汗吉尔(JEHANGIR),驸马阿斯夫汗(ASIF KHAN)和贾汗吉尔的皇后诺尔加汗(NUR JAHAN)。这三位都和穆塔兹·玛哈尔(MUMTAZ MAHAL-泰姬陵的主人-有着密切的关系:贾汗吉尔是沙贾汗(SHAH JAHAN)的父亲;阿斯夫汗是贾汗吉尔的妹夫,生了穆塔兹·玛哈尔;诺尔皇后除了是沙贾汗的庶母外,她在阿格拉为自己父母所建的陵墓还给了沙贾汗泰姬陵的灵感,那所陵墓因此被称为小泰姬陵。  

    贾汗吉尔皇陵由其子沙贾汗而建,但传说是由诺尔皇后设计,难怪庭院里的水道看着这么眼熟。整座建筑呈方型,四角有四座尖塔,全部由红色沙岩建成,镶嵌着白色大理石花卉。贾汗吉尔墓在建筑中央,白色大理石上镶满各色宝石花卉和九十九个黑色的安拉的名字。陵坐落在一大片花园,几棵大芒果树,都有几人合抱粗细,落满了红嘴绿鹦鹉。  

    阿斯夫汗墓形如蒙古包,在贾汗吉尔皇陵的西边,建筑上的大理板被锡克人夺去建金庙了,穹顶上残留的几快彩色镶嵌,还能让人看出浓重的中亚风情,剩下的就只是一片土黄的砖色,偶然有几只松鼠爬上爬下,也算移动装饰。  

    诺尔皇后可谓一个传奇女子,先是嫁给了阿富汗王子,没有多久就守寡,原以为此生已了,谁知被皇帝贾汗吉尔爱上,让她一起统治帝国并给了她诺尔加汗(意为世界之光)的名字。贾汗吉尔死后十八年,诺尔亲笔写下了自己的墓志铭,她的墓离贾汗吉尔墓不远,只是多年兵慌马乱之后,墓上镶嵌的宝石早已无存,荒草残阳里,墓和墓中人早已不复当年的美丽。  拉维河边三座皇陵,正是拉合尔过去辉煌的见证。  

     

    酋长和他的客栈  

    如果没有酋长和他的盛宴因特网客栈(REGALE INTERNET INN),我在拉合尔的四天要逊色很多。尽管在孤独行星的《巴基斯坦》中,并没有客栈的大名,但无论在罕萨(HUNZA),还是在在吉尔吉特(GILGIT)或白沙瓦(PESHAWA),几乎所有遇见的背包客都竭力推荐,似乎每个人都有一段关于它的美好回忆。  

    酋长大名KARAMAT SHAMS,大家却都直呼他的姓MALIK(印地语,意为酋长),酋长永远一身雪白的夏尔瓦卡密兹,只顾陪着客人四处游玩。酋长的太太长得象蔡琴,是附近一所女子学校的老师,每天只能在黄昏时见到她,我总喜欢拉着她坐在绷床上一边聊天,一边研究她穿的夏尔瓦卡密兹,嫩黄、粉红、苹果绿、象牙白,装饰着精致的绣花,每天一套,让我喜欢得恨不能抢了去。他们的两个儿子打理着客栈生意,一切井井有条。
     
    客栈在一幢老楼的三楼和四楼,又长又陡的楼梯总让人气喘,四楼的一半是天台,花草丛中,放着几张绷床和一套桌椅,靠墙的两个大书橱里满满的旅行书籍,任人翻看。每一天是从酋长刮胡子开始的,然后天台上便陆陆续续出现背包客们,睡眼朦胧地和盘腿坐在绷床上的他打招呼,开始洗漱吃早饭,说来也奇怪,不管酋长早起晚起,也不管他的行动是否悄无声息,背包客们总是在他刮胡子时适时出现,不知是不是一种默契?不过他们中间很多已经在这里住了数月之久,比如那个做鞋的人,已经是第三次来了,天天不出门,在天台上做他朝圣的靴子,据说是因特网上学的手艺;还有白沙瓦遇见的一群日本人,离开了一个月又蜂拥回来,每天也不知道干些什么,煮饭烧茶抽大麻到毫不含糊。

    因为我来自中国,酋长总是另眼相待,早上还没起床,就已经让佣人买好了早点;白天只要有空,去古堡,去巴扎,去老城,介绍我给所有的朋友,好象全城的人都认识他,当然最后也认识了我;到晚上总是悄悄地叫我去和他们一家人一起吃饭。就是走的那夜,还叫佣人送到车站,俨然送自己的家人。  

    离开的前夜,酋长请来了民间歌手唱堂会,天台上铺上地席,花瓶里插上鲜花,歌者服饰绚丽,欢快的、忧伤的、一首一首都是乌尔都语(URDU),虽听不懂一个字,歌声本声就已经表达了一切。那夜,皓月当空,伴着音乐,从客栈天台上鸟瞰全城,我将自己迷失在拉合尔的灯火中,以便找一个回来的理由。  

      拉合尔旅行小贴士

     

     2004年2月17日于上海

    分享到:

    评论

  • 是呀,巴基斯坦人太热情了:我的签证就是一个在成都的巴方军官去北京出差时帮忙办理的;他们一家都热情无比,反复让我尽快再去找他们,然后给我讲在那边的注意事项;还邀请我在伊斯兰堡住他家,他的俩儿子带着一起耍,甚至去拉合尔也都可以陪着一起去....真的是感动得我都想哭啊。



    还是有几个问题想向您请教:

    1. 能否在伊斯兰堡直接用人民币兑换美元呢?还是必须带美元过去?(我买的是成都--乌鲁木齐--伊斯兰堡的往返机票,不从陆路入境)

    2. 男生在那边能否穿短裤呢?尤其是进入清真寺。

    3. 红皮书和黄皮书都必须办理么?我妈妈问了一个检验检疫局国际旅行健康中心的朋友,对方说是让我打一针甲肝疫苗,办个黄皮书即可。

    4. 巴基斯坦国内的火车票好买么?是否因很紧俏而不便购买呢?我去过巴基斯坦铁路的官方网站,发现Seat Availability里除了Economy的车厢外,似乎其他的(尤其是Air-Conditioned的)车票都要提前很多天买才行。

    5. 我准备订做一套Shalwar Kameez,大概多少钱呢?

    在Bazaar里买成衣又花费几何呢?

    6. 在巴基斯坦喝水的问题怎么解决呢?是否出于健康原因考虑,最好都喝矿泉水呢?



    还望您不吝赐教,多谢多谢。(我的QQ是27924483)
    回复何苗说:
    呵呵, 你会喜欢那个国家和人民的.
    1. 不可以. 必须带美元, 然后在那里换成巴基斯坦卢比. 还有啊, 错过了喀喇昆仑公路很可惜的.
    2. 不可以.
    3. 如果飞机进出的话可能会比较松, 陆路进出是必须要的了. 但最好办好以防万一.
    4. 看是否是公共假日或旅游旺季了. ECONOMY车厢还可以啦. 还可以乘汽车.
    5. 很难说啦, 看质地和手工. 买成衣好了. 相当于人民币50-100能买到不错的.
    6. 最好喝瓶装水了, 毕竟是在旅行, 健康最重要.

    再祝您旅行愉快.
    2006-08-05 05:34:12
  • 我是一名四川大学的研究生,计划8月26日---9月11日去巴基斯坦旅游,行程包括伊斯兰堡、拉合尔和卡拉奇,已办好签证和预订机票,非常期待啊。



    很高兴读了你一系列关于巴基斯坦的游记,真的让我感动不已,越发热爱巴基斯坦和这里的人民,一定是不虚此行呐。
    回复何苗说:
    千万别错过白沙瓦啊. 祝您旅行愉快!
    2006-07-31 20:47:28
  • 我下个月就去了,可能要呆三年,去工作,但愿我也能喜欢那个地方。对了,那里治安好吗?
    回复snowolfzh说:
    治安总的说来不错, 只要你尊重当地人的风俗习惯. 其实有强烈宗教信仰的地方总是相对比较安全的.
    2005-10-03 00:04:48
  • 我真是太喜欢这位作者了,因为我就是想去拉合尔,不过看了你的文章发觉自己很无知,因为很多文化背景都不熟悉。非常感谢!
  • 真是很强,喜欢这儿,存下来慢慢看:))
  • To Sunfloweryao: Regarding Pakistan Tourist visa application, I already stated it in the Tip. Just go to Embassy with all documents. That's all.
  • 请问如何办理到巴基斯坦的旅游签证?谢谢!
  • TO CAFEBAR:一周大概只够在拉合尔盘桓的。一个月应该比较合适。



    TO 横戈:那就上路吧。
  • 千里独行,不亦乐乎

    绚丽精彩,纵览无余



    慕煞人也啊~~~~!
  • 巴基斯坦不错啊,是我准备去的地方,你的大概日程如何,一周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