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噢,锡吉里耶,我天上的宫殿 (Oh, Sigiriya, My Celestial Palace )

    日期:2005-01-19 | 分类: | Tags:斯里兰卡(SriLanka)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582616.html

    噢,锡吉里耶,我天上的宫殿 

    厮杀声渐渐远去,沼泽边上,迦叶波王昂首独立,挥向喉头的宝剑,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刺向天空,鲜血四溅,在还剑入鞘倒下的瞬间,他仿佛看见,从巍然屹立的巨岩岩顶宫殿里,成群的天女飘然而出,刹那,满天花飞如雨……

    (图:西壁天女)

    前尘往事

    公元五世纪,斯里兰卡北部的僧迦罗(SINHALESE)王国,定都在阿努拉德普勒(ANURADHAPURA),国王达图塞纳(DHATUSENA)深受民众爱戴。国王有两个儿子,长子迦叶波(KASYAPA)由妃子所生,次子目犍连(MOGGALLANA)则是皇后嫡出,王位的继承问题一直困扰着国王,最后,皇族出身的皇后占了上锋。失望的迦叶波囚禁了父亲,自立为迦叶波一世(公元478-496在位)。

    儿子逼父亲交出传说中的珍宝,父亲便带他去了当年亲自组织修建的水库卡拉海(KALAWEWA)。指着碧绿的湖水和周围灌溉的良田,达图塞纳自豪地说:这就是我的所有珍宝!迦叶波王暴跳如雷,命人将父亲活埋在厚墙里。弟弟目犍连则星夜逃往南印度的朱罗国(CHOLA)。

    也许是担心发誓为父报仇的弟弟的归来,也许是害怕父亲的鬼魂,也许是因为大菩提寺(MAHAVIHARA)长老的不祥预言,迦叶波王放弃了六百年古都-阿努拉德普勒,以东南小高原上一块两百米高的巨岩为中心,建立起更具防御效力的新都-锡吉里耶(SIGIRIYA)。随着发行金币鼓励海上贸易的一系列措施,迦叶波王渐渐控制了东西方海上贸易,王国财富大量积累的同时也引来了周围诸国特别是朱罗国的不满。

    终于,太平盛世了十八年后,在强大的朱罗国的支持下,目犍连会战哥哥于锡吉里耶附近的旷野。迦叶波王没有躲在城堡里,而是亲自骑象率军冲锋,但是命运伸出了她的手,在一块未知小沼泽地前,战象绕道,三军以为国王要撤退,引起一片混乱,敌军掩杀过来顿时溃不成军,最后,孤军奋战的迦叶波王在战场上引剑自刎,目犍连成为新的国王,重迁都城回阿努拉德普勒。废弃后的锡吉里耶先成为佛教寺院,后渐渐凐埋没在时间的尘埃中。直到十九世纪,英国的考古学家才在丛林里再发现了这座古城。

    水之花园

    一千五百年后,清晨,细雨如烟,我走过护城河上的吊桥,眼前青翠欲滴,视线尽头,棕色的锡吉里耶岩占据着大半天空。土黄色的中轴大路笔直通向岩下,两边则是布局十分对称的水之花园。花园由水榭、池塘、蓄水池、庭院、喷泉和水道构成,清澈的河水在鹅卵石或大理石上缓缓流动,四个L形池塘里的水在不同的水深处都有水管相通,以控制不同的水位。稍远的大型池塘里开满雪白的莲花,池中巨石上多建水榭,当年的建筑只剩下石上的凿痕,鹭鸶立于其上晒着翅膀。

    (图:从天宫俯瞰水之花园)

    狭长的喷泉区里,小溪蜿蜒汇入两个深长的池塘内。喷泉就建在小溪上,当年水从岩顶的蓄水池中通过管道喷涌而出,冲向碧蓝的天空。阿瑟·克拉克曾以此写出了著名的科幻小说《天堂里的喷泉》。水之花园只有南半部分被修复,对称的北半部分则依然沉睡在青葱的草地下,但这部分已经展现了世界上最早最精巧的水压技术,自那以后,还要再等漫长的十个世纪,才能在印度的北部出现同样以水花园出名的莫卧尔王朝园林。

    锡吉里耶水之花园是目前世界上最古老保存最完好的亚洲园林。

    五百天女

    巨岩西面离地约一百米处的悬崖上,绘有真人大小的天女(APSARA),大致有两类:一类金色皮肤,半裸,头上、手腕和胸前戴满珠宝缨络,多拈花垂眸,另一类肤色略深,穿薄纱紧身衣,捧花盘随后。天女们只绘半身,臀部以下均由云雾遮掩,据说她们是神话中的云雾天女和雷电公主。壁画和同时期印度阿旃陀石窟(AJANTA)的佛教壁画风格相似,却没有相似的喜悦,天女脸上的那一种凝神伤感是不是源自迦叶波王的眉头?

    不知道当年的迦叶波王从哪里找来这么多腰肢纤柔的天人?引诱得后人赞美之余百感交集。男人爱慕:那些胸前挂着金链的女子诱惑着我,见到她们的绝代容颜,天堂对我已经失去意义。(诗壁)女性嫉妒:山中那个有着鹿般眼睛的年轻女子总是让我生气,她的手中握着一串珍珠,她的美丽让我们无法相比。(诗壁) 

    (图:壁画中的500天女现在只剩下了22位)

    旧时通向壁画的栈道早已无存,现在游客可以通过两座螺旋钢梯上下,梯与环境极不调和。曾经绘就的500位天女,如今留下的22位,也是因了位于悬崖下的凹室而幸存下来。看美女最好的时候是日落时分。虽然已经加了保护性的遮阳棚,金色的夕阳还是透过棚的间隙照在壁画上,光影流动间,天女们似乎活了起来,细长忧郁的眼眸中,闪耀着生命之光,这样的落日她们已经看了的数十万次。

    (图:通向壁画的钢梯)

    镜墙诗壁

    壁画下的山路蜿蜒,紧贴悬崖,另一边则是一堵三米高的墙,涂料中掺了这一带特产的矿物,使得墙面极其光滑,据说,当年墙壁象一面巨大的镜子,照出壁画上的众天女,就是十五个世纪后的今天,墙壁依然反射着微光,镜墙(MIRROR WALL)之名由此而来。从远处看,镜墙如一条黄色的绸腰带系在巨岩的腰上。

    (图:写满了诗歌和涂鸦的镜墙)

    千百年来,无数过客包括国王、贵族、僧侣、将军和文人们在墙上留下了他们的手迹。除了通常的到此一游外,大多是关于悬崖上天女们和迦叶波王的诗歌。在塞纳拉特·帕拉纳比塔那教授(SENARAT PARANAVITANAN)的《锡吉里耶涂鸦集》中收录并翻译了了685首镜墙上的诗歌,其中357首署有作者的姓名,绝大部分诗歌的年代为五到十世纪间。从这些涂鸦中,不仅能看到古代僧伽罗文学艺术成就,还能了解到其文字的发展变迁。

    在一首八世纪的诗歌里,是这样赞美壁画上的天女:

    我们搭讪,她们不应

    那些山中的美女们

    甚至都不

    眨一下眼睛

    有着金色皮肤的女子哦

    诱惑着我的双眼和心灵

    她可爱的双乳

    唤起我对啜饮花蜜的天鹅的回忆。

    而来自南方国家的的诗人南达(NANDA)则告诫各位诗人:

    仅仅观看,如果你喜欢

    有着细长眼睛的那一个,

    但别朗诵诗歌,

    因为她将坠入你的爱河。

    当年迦叶波王修建镜墙时,大概不会想到他在为诗人和历史提供一页纸,而他自己也将在这页纸中永生。

    狮腹栈道

    镜墙的尽头是一片红褐色的台地神话中的雄黄平原,模仿着通往冈仁波齐山顶湿婆宫殿的路,那只神话中守卫的狮子,也静静地趴在北侧,路从它的两爪之间进入张开的巨口,然后盘旋如肠直上山顶。当年巨狮由突出的山崖凿成,有十四米高,狮首上方还画着迦叶波王和父王的画像。十五个世纪的沧桑,巨狮只剩下一双巨爪,狮肠小路也只剩下悬崖上浅浅的台阶和桩洞。现在游客走的是新开的栈道,虽说不象老路那样惊险,但也仅容一人,还要需好体力。不过凡夫俗子能从这里上天宫已经是幸运无比,当年可是重兵把守,只容迦叶波王和王后进出。

    (图:神话中守卫的狮子,天宫栈道由其口腹中通过)

    在印度的史诗《罗摩衍那(RAMAYANA)》中,罗摩为了救受伤的弟弟,派猴王哈努曼(HANUMAN)去找大神湿婆求助,湿婆指示猴王喜马拉雅山中的一种仙草,猴王不识,便连生长仙草的山一起扛到斯里兰卡,途中一块石头掉落在东南小高原上,就是迦叶波王建都的巨岩。也许是因了这个缘故,迦叶波王想象自己是湿婆的化身,要在热带丛林里再造一个冈仁波齐。

    (图:通向天宫的栈道,当年只有王族走过)

    僧伽罗语中,锡哈(SINHA)意为狮子,里吉耶(GIRIYA)意为咽喉,锡吉里耶就是狮子的咽喉,整块巨岩也因此被称做狮子岩。自建成之日起,狮腹栈道就是上到山顶的唯一道路,即便今天也不例外。

    天上宫殿

    就在巨岩之顶,迦叶波王建起了他梦想的天宫,那是一整组红砖和大理石的楼宇,高高低低布满1.6公顷的山顶。清水在宫殿地板下和花园里的鲜花丛中流动,汇入两个开满紫色睡莲的水池中。水由山下经过一系列复杂的机械送上山来,再通过管道在从水之花园中的喷泉中喷出。甚至,当山风起时,大水池里也能响起拍岸的涛声,呼应着远方的卡拉海。

    (图: 天宫废墟和大水池)

    深凿于岩石中的大水池旁,是整块岩石雕成的王座,当年的迦叶波王曾坐在这里,面朝东南,看莽莽丛林随季节变换着颜色。而在西北,越过平原和山丘则能看到阿努拉德普勒-他出生的地方,那里有最神圣的菩提树,千百年来一直为军队守护着;那里有绿色的卡拉海,倒映着王宫金色的屋顶;那里有白色的半圆佛塔,烈日下如巨大的气泡漂浮在天际。也许他是蓄意地避开,因为那里也有埋在墙里父王的呻吟,还有同父异母弟弟的诅咒。于是他参照着诗人迦梨陀裟《云使》中对湿婆天宫的描述,一心一意地完美着他的宫殿。只是,住在天宫里,就真能忘记那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吗?

    (图:俯瞰水池的王座, 自山岩中雕出)

    没有多少人亲眼目睹过盛世的天宫,迦叶波王不能忍受凡人的眼睛看见他的五百天女和她们的侍女--据说她们曾经真的住在天宫里,即便是络绎不绝的各国使节也最多只能到达巨狮的脚下,熟知一切的只有王和他的后。听到迦叶波王沙场自刎的消息,皇后从崖顶纵身跳下,想要拉住她的天女们,至今仍保持当年的姿势,凝固在悬崖上。如今的人们,只能从残存的一切和历史的只言片语中,想象曾经的却早已经落尽的繁华。

    (续 Continue)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天上的宫殿!
    看到你这些图文,又勾起我对锡兰旅行的回忆,不过,我当时听说的是,迦叶波最后放弃了抵抗,归隐消失在狮子岩下面那片丛林中;
    记得那时上去的时候还没有螺旋钢梯;有点恐高的我真是哆哆嗦嗦地才满足了自己的心愿;嘿嘿!
    回复Vivien说:
    呵呵, 物我两忘的境界啊!
    2007-10-12 04:5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