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克什米尔的冬天 (Winter of Baltistan)

    日期:2005-01-11 | 分类:旅行 (Traveling) | Tags:克什米尔(Kashimir) 巴基斯坦(Pakistan)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574385.html

    只是在结束了九天的漫游,沿着奔腾的印度河出山时,从军方检查站的登记簿上,我才发现自己是伯尔蒂斯坦冬天最后的旅者。身后那片被喀喇昆仑雪峰环拥的土地,也被称作小吐蕃或小西藏,而如今最广为人所知的名字则是:巴控克什米尔。 

    (图:斯卡都喀塔噶清真寺门口闲聊的老者)

     

     

     

    斯卡都:伯尔蒂斯坦的心脏

    (图:斯卡都街头)

     

    位于长四十公里宽十公里的斯卡都山谷中间,斯卡都(SKARDU)本身可不象它的名声那么大,倾其所有一长一短两条街,隐藏在卡波丘(KARPOCHU)巨岩的阴影下,气派点的也就是马球场、喀塔噶清真寺(QATA GAL)和卡波丘古堡。每年夏秋,马球场上人欢马嘶,伯尔蒂人(BALTI)总会自豪地告诉你,马球运动源于伯尔蒂斯坦。喀塔噶清真寺有一粉红一碧绿两建筑,红的是清真寺,绿的则为两个穆斯林圣人的墓,墙壁上镶满了各色碎镜片组成的生命之树,拱顶下经常回旋着朝圣者的呜咽,据说喀塔噶是伊拉克同名清真寺的小型翻版。寺旁是大片墓地,这天大概是个特别的日子,扫墓的人很多,一个男子用披肩仔细擦着平铺的墓碑,不由人不想那底下长眠着的是他的什么人?卡波丘古堡座落在卡波丘巨岩一角,俯瞰着斯卡都和印度河,这座四百年前由默格本(MOQPON)王朝建筑的古堡,一百六十多年前毁于王国间的战争,如今部分重建的古堡又成了临时军营。

    (图: 卡波丘古堡俯瞰晨雾中的斯卡都)

     

    不过要是进了巴扎,却另有一番天地。因着周围山谷盛产宝石和次宝石,斯卡都理所当然地成了宝石集散地,红宝石、蓝宝石、绿宝石、紫水晶、黄玉、柘榴石、绿松石、璧玺、青金石和大块的白水晶茶水晶,在廉价日用品中,散发着珠光宝气,就是平常吃的盐也是大块岩石状,半透明中带着粉红,如春天满山遍野的杏花。伯尔蒂斯坦旅者饭店的老板说,一到夏天中国商人便成群结队来收购原石,住在他的饭店两三个月,年年准时如侯鸟。杜甫诗云勃律天西采玉河讲得就是这一带采宝石的情形,《太平广记》中也记载着勃律五色玉的传奇。自古有名的伯尔蒂斯坦(BALTISTAN)宝石,给斯卡杜尘土飞扬的外表添上了让人不可小视的富贵。

    (图:伯尔蒂斯坦出产的宝石)

    冬天的斯卡都有点懒洋洋,巴扎里,店主三三两两烤着火闲着天,并不急着招揽生意,有些卖登山徒步装备和旅游纪念品的商店干脆关门,老板给自己放假去了温暖的南方。夏天可是另一番景象,来自世界各地的登山家和徒步者如过江之鲫,一百五十年前,斯卡都就已经是喀喇昆仑山登山的重要中转和补给中心,印巴分治后,斯卡都又成了印巴冲突的巴军总部,当然街也就少不了持枪的士兵和便衣的间谍。只有在冬天,当所有的外来人都离去时,吹过印度河的风,隐约带来千年前的回声,那时的伯尔蒂斯坦被唐朝人称为大勃律,斯卡都山谷是其中心,那时的伯尔蒂人还信仰着佛陀,刻有佛像的巨石是其证明。 

    (图: 喀塔噶清真寺,顺时针依此为清真寺,墙上的镜片镶嵌画,西门,寺内圣人墓, 雪山衬托下的寺顶)

     

     

    卡普鲁:最古老的帕尔蒂村落

     

    卡普鲁(KHAPLU)大约要算是伯尔蒂斯坦最古老的村子。村子沿山坡而建,如一把巨大的扇子倒悬在宽阔的希约克河(SHYOK)边,唱和着河那端的玛夏布洛姆(MASHERBRUM)冰峰。村中石垒的梯田层层迭迭,老杏树漆黑的枝桠和白杨笔直的树干一起装饰着天空,清澈的泉水沿着古老的引水渠灌溉着每一块土地,石头和木头混建的民居散落其间,最高处是废弃的国王宫殿,也是木石结构,而那着精雕细刻的门窗和三层木阳台,却暗示着当年伯尔蒂斯坦地区三大王国之一曾有的繁华。我无法想象杏花开遍时这村子是如何的美丽,因为冬天的它已经让人心醉。

     

    卡普鲁村民都是巴尔蒂人,属藏族的远裔,说的巴尔蒂语属于藏语西部分支,据学者研究,其依然保留着许多的古藏语元素,当然也受到多种语言的影响。据说这一带是藏族原始宗教苯教的发源地,时至今天,尽管村民早已成为虔诚的穆斯林,《格萨尔王》的故事依然代代相传。村中的清真寺门窗梁楣寸雕寸刻,图案竟是佛教的万字、中国的方胜、波斯的水纹和阿拉伯的花卉,鲜艳的颜色又是极浓郁的藏地风格,再加上风格特别的寺顶,初来的人决想不到那就是清真寺。

     

    沿着希约克河走四公里就到了美丽的萨林(SALING)吊桥,这里河水如透明的绿松石,倒映着玛夏布洛姆山脉,水下虹鳟鱼成群结队,悠然自得。路分两条,直走七十多公里就是媒体爆光率极高的锡亚琴冰川(SIACHEN GLACIER),印巴冲突的地方,据说也是世界上最高的战场,但外国人只能到五公里外的苏尔摩(SURMO);过桥的路则通往胡锡艾(HUSHE)山谷,从那里再走七天就能到乔格里峰大本营。乔格里(CHOGORI),伯尔蒂语意为群山之王,十九世纪中叶,当英国中尉蒙特哥摩利(T. G. MONTGOMERIE)勘测这一带时,他只简单地将这座世界第二高峰命名为K2K是喀喇昆仑山脉(KARAKORAM)的缩写。K1当初则给了玛夏布洛姆峰,后又弃而不用,而K2却一直保留了下来,只有伯尔蒂人和中国人继续使用着乔格里,为此,当地人又增添了一分对中国的认同感。

    (图: 萨林吊桥,从这里可去K2和世界上最高的战场-锡亚琴冰川)

     

    回酒店的路上,将圆的月洒下一地银光,我问自己,是什么样的命运让我来到了卡普鲁,在最冷的冬天? 

     

    萨德帕拉:湖畔小屋

     

    四天之内我第二次来到萨德帕拉湖(SADPARA),不只为那小小的高山湖里有一个小小的岛,也不只为那碧绿的水色、成群的野鸭和黄昏时老是跳出水面的鳟鱼,更为那间面湖小屋和湖畔冬天特有的宁静。

    (图:萨德帕拉湖和湖中小岛)

     

    门开了,我第一眼看见了燃烧的炉火,然后才看见鲍瑞思(BORES-早就听说了的另一个旅行者。冬天的伯尔蒂斯坦是寂寞的,以至于当地人都觉得有必要让我们这两个稀如珍宝的旅行者知道彼此行踪。乘着他在希噶尔山谷泡温泉,我要占他已经住了三个星期的小屋,谁知他也是听了我的的消息匆匆赶回湖畔,孤独的行者有时候也需要热闹,尤其是在岁末年初的节日里。最后我们决定共享小屋,他睡地板我睡床。

     

    冬至夜,小屋里温暖如春,我一边听着音乐,一边照料着炉上炖着的羊肉土豆,鲍瑞思则读着他已经读了大半年的捷克文《老子》,不时地搬进大捆的柴。也许是因了食物的香气,一只小鼠走了出来,双眼黑亮,调皮伶俐,全没有尖嘴长须的讨厌相,米老鼠!两个大人居然一起叫起来,如孩子般开心。虽说小屋断了水电,生活却有另一番情趣,桌上的煤油风灯是古董级别的德国造,总引起鲍瑞思要偷回家的欲望,屋外有一眼泉,水极清冽。夜里去泉边洗漱,四周千山暮雪,山头半轮明月,湖水泛起银色涟漪,偶然传来野鸭的梦语,风凉如水,水寒如冰,环湖只有泉边的这盏灯火。那一刻,我知道我会记住一切,直到永远。

    (图:公元7世纪的佛像,克什米尔曾经是佛教东传的要道)

     

    湖水沿山谷泻下,另一边坡上,有条小路通向一块巨石,1300百年前有人在上面刻下了佛陀和菩萨,风格和两百公里外吉尔吉特(GILGIT)悬崖上的一模一样。谷口正在修建大坝,两边山崖上的白线,标志着湖口大坝完工后的蓄水线,走在山谷里,正是走在未来的水底。也许有一天再回来时,一切都已经改变,我只能指着某个方位说,那里,水下,有座小屋,某个冬天我曾懒了四天,如今住着鳟鱼一家的角落,正是当年炉火熊熊的地方。

    (图:湖畔的鳟鱼午餐)

     

    希噶尔山谷:王宫饭店

     

    希噶尔山谷(SHIGAR VALLEY)很长,从头到尾开车也要十个小时,是前往乔格里峰的传统路线。希噶尔村位于山谷的前段,与众不同的是,村子安排的很有条理,从山脚下到希噶尔河边依此为王宫、民宅、果园和田地,当然少不了马球场,克什米尔风格的清真寺则散落其中。作为当年伯尔蒂斯坦最强大的三个王国之一,希噶尔王国的统治一度延伸到拉达克(LADAKH)和吉尔吉特,最后一任国王依然健在,住在王宫对面的新王宫里。

    (图: 希噶尔王宫饭店,顺时针依此为天台,室内木雕,工匠和国王套房)

     

    王宫伯尔蒂语名为FONGKHA,意为巨石上的宫殿,建筑在一块巨石上。传说第一个希噶尔王查泰姆(CHA THAM)是罕萨河谷(HUNZA VALLEY)纳噶尔(NAGAR)王国失意的王子,他穿过希斯帕(HISPAR)山谷来到这里建立起阿玛查王朝(AMACHA),难怪这三层木石结构的宫殿和罕萨王的巴勒提特古堡(BALTIT FORT)风格一致。希噶尔和新疆的叶尔羌(YARKAND,今莎车)联系密切,且不说最早的居民从那里移民而来,乾隆年间的官方文件里就有希噶尔王派使节和商人去叶尔羌的记载,难怪王宫里的木雕看着这么眼熟,是中国龙啊!长袖善舞的希噶尔王和沙加汗的联系,反映在白色大理石的花园里,后者是建造泰姬陵的莫卧尔皇帝。佛教和苯教的万字雕满门楣,至于木花窗则用波斯的水波纹。当然,宫中雕的最多的还是两只鸟同饮花蜜-伯尔蒂人爱和幸运的象征。各种文化和宗教的影响,让希噶尔王宫成为克什米尔的一颗明珠。

     

    六年前,一个叫AKCSPAKA KHAN CULTURE SERVICE PAKISTAN)的文化基金组织接手了毁坏严重的王宫,在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工程师指导下,当地工匠按照传统工艺修复了王宫,并在不破坏文物的条件下,将王宫改建成十三套客房的饭店,两百美元一晚的国王套房里,铺着手工织物的席梦思和希噶尔王当年睡过的床并存,卫生间则由卫兵的房间改建,有着最现代化的设备。至于那上下两层的豪华餐厅居然是当年国王的马厩,这让我好一阵笑。整整一个下午,古建筑设计师瓦希德(WAHEED ROOMI)陪着我走遍王宫的每个角落,指点细节如数家珍。家在中巴边界苏斯特(SUST)的他毕业于挪威的奥斯陆大学,已在AKCSP工作了七年,他自豪地说在现场的三十多个工程师全来自北部地区。王宫将于2005524日正式对外开放,届时会有巴总统和各国使节到场祝贺。

     

    王宫背后的山上,巨岩上刻满了佛塔,动物和吐蕃文字,都是千年前的遗迹,德国考古学家还发现了规模宏大的佛寺墙基。俯瞰炊烟袅袅的村子和更远的希噶尔河,奇怪当年的僧人是如何取水的,瓦希德说当时河水水位很高,寺就在河边,现在的村子当年是河底。他又说巴政府正在考虑在印度河最窄处修建大坝,届时斯卡都和希噶尔河谷都将成为一片汪洋,王宫饭店也将成为水晶宫。不,我可不想坐着船去看乔格里峰!我失声。沧海桑田曾在伯尔蒂斯坦的历史上发生过数次,如今又要加上人为的干预。 

     

    卡丘拉山谷:乌鸦和香格里拉

     

     认识律师阿巴斯(ABBAS CHOPA)纯属偶然,那日从希噶尔山谷回到斯卡都时已近黄昏,到萨德帕拉湖还有近三个小时的上坡路,如果没有星月,山里的夜是那种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不想吓坏自己,于是拦下了阿巴斯的车,接着便有了第二天同游卡丘拉山谷(KACHULA)的约定。

     

    卡丘拉吸引游人的是上下两个高山湖,相距不远,但没人指点很难找到藏在山后的上卡丘拉湖(UPPER KACHULA)。湖小巧,最宽处只有50米,深到有90米,水由山泉汇集而成,湖岸陡峭,只东北有缺口泻水。当地称此湖为FOROQ,意为乌鸦,可我看来看去只见到一只乌鸦飞过,奇怪的是再无其它水鸟,尽管湖中鱼无数。还真有人在钓鱼,好奇看他的钓具,锚状钩上拴一螺丝和一椭圆状金属片,猛看象只大苍蝇,再无真饵,禁不住笑,因英语中有谚语钓鳟鱼也要蚀只苍蝇(YOU MUST LOSE A FLY TO CATHCH A TROUT类似于中国的偷鸡也要两把米,此兄连只真苍蝇都舍不得,难怪半天还两手空空。坐在湖边的露天餐馆里,阳光满眼,扑面清风似拍岸的湖水一般温柔,眼前的乌鸦湖宛如棕色大酒杯,象我手中的杯一样,由雪山持着,倒入看不见的印度河的口中,只不过,它那装的是深绿的竹叶青,我的是褐色奶茶,一时,我想说干杯。

    (图:乌鸦湖)

     

    另一个湖靠近山谷的入口处。很多年前,一个退休的将军买下湖边的大块土地,当时,将军一定迷恋于《失去的地平线》中那个世外桃源,他不但用香格里拉命名渡假村,环湖建造了中国式的木屋客房和餐厅,甚至还买回一架在附近失事的DC-3飞机当酒吧,虽然只花了50卢比,但运输改建的费用怕远不只百倍,坐在飞机吧里看云卷雪飞花开日落,无酒也醉。将军己逝,墓就在湖畔有着两个中国亭子的小山上,俯瞰着他亲手创建的香格里拉。两个儿子继承家业,继续发展着父亲的事业,在北部山区建立起香格里拉连锁渡假村,或靠山或傍河,却一律的中国式飞檐和大红屋顶。而卡丘拉山谷中的这个湖,也早已失去了本名,人人都叫它香格里拉。

     

    度假村在冬天关闭,看在阿巴斯是其法律顾问的面子上,守门人放我们进去。草坪在黄昏的光线下如金丝织就,湖略呈心型,浅而清,湖中心黑色的野鸭群中杂着一只大白鹅。漫步湖边,群山日落,倒映水中,又被跳起的鱼搅随成光影,无边宁静中,早已忘记了静静坐在廊下的阿巴斯。后来他说那日的香格里拉湖边再没别人,只有一位中国公主。

    (图:黄昏的香格里拉湖)

     

    回程路上,闲聊起了中国,我细细地描述着不夜的上海,车窗外夜色渐浓,远处雪峰如墙,山坡上有散落的灯火,近旁印度河水静静地流着,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在梦呓,灯红酒绿繁花似锦已是上一世的故事,这天我拥有的只有雪山湖泊和冬天的香格里拉,还不够吗?很多人穷其一生也不得一见。

    2005年1月11日于上海

     

     

    分享到:

    评论

  • 如今萨德帕拉湖已经成了水电站的大工地,不远处施工机械的轰鸣让清澈的萨德帕拉湖不再宁静。湖畔度假村老板说,再过两年,度假村将淹没在水线之下,当然还包括湖心小岛。当他听说我们来自中国后,说起这座水坝也是中国工程人员在帮助建造,但言语间并未见任何抱怨。不知为何,我心中竟然怀着深深的歉意。
    回复老蚕说:
    咳, 发展和保护自然为什么总是矛盾的.
    想念住在湖畔小屋的日子, 想念火炉上炖羊肉的味道. 而这些都将被水淹没.
    2006-10-31 11:38:09
  • 还是请您转吧, 加上链接. 谢谢!
  • 好喜欢你的游记,不知是否介意我转到CCTV旅游论坛上?或者你自己转去。希望继续看到你的心情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