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几成泉台座上人 (Walking Through the Valley of Shadow of Death)

    日期:2007-05-28 | 分类:安全 (Safety) | Tags:走过死荫的幽谷(Valley-Of-Deep-Shade) 拉布拉多岁月(In-Labrador) 纵横加拿大(Cross-Canada)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5553944.html

    难得的一个晴朗周日,带着我的宝贝猫咪宋卡SONGKHLA)出门闲逛。深入拉布拉多LABRADOR)地区腹地的公路只有一条:500号高速公路,此路西起拉布拉多城(LABRADOR CITY)以西20公里魁北克省的交界处,东到大雁湾(GOOSE BAY),两地间唯一有人烟的地方就是丘吉尔瀑布(CHURCHILL FALL)水电站-世界最大的地下水电站。我就行驶在这条名为高速实际根本不见柏油的沙土路上,公路两边是无边无际的寒带森林和明镜般点缀着的湖泊,野生动物多到了把公路也当自家小路的地步,驯鹿们更是把路当了太阳浴浴场,我和宋卡此行只是去“野生动物园”兜兜风,因为最近的丘吉尔瀑布也在240公里外。

    (图:500号高速公路路边的湖,就是贪恋这美景才越开越远)

    “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书读得太多太杂的坏处就是脑子里老不分场合冒出些只言片语,这次也是。本是阳光明媚的天,偏偏脑海里反复出现陈毅的这两句绝命诗,频繁到心里嘀咕觉得不祥的地步,其实正是我那从没有出过错的第六感发出的警告,就是平时坐车很安静的宋卡,也时不常地大声叫唤,似乎想说些啥。但种种征兆,都被我忽略了,谁能想到呢?这么晴朗的天气这么温暖的阳光。而现实是残酷的,一个小时后,我和我的猫差点成为诗中泉台的座上人。 

    我是在130公里处的兰斯尔湖(RANSER LAKE)掉头回家的,刚刚开出5公里,发现路当中走着一只豪猪,打了一下方向盘想绕过去,没想到车一下向路边冲去,赶紧再回,车失去了控制,在沙土路上“之”字形扭了三扭,便再次向右侧路边冲去,就象滑雪时速度越来越快失去控制时一样,我紧握着方向盘,听凭车和命运带我冲向未知,隐隐约约听见自己的尖叫声,微弱遥远。

    随后的记忆极其模糊混乱,似乎先感觉到车狠命地撞了几撞,然后眼前绿影(森林?生命?)黑影(阴影?死亡?)快速交错,世界犹如一个巨大的疯狂旋转着的轮子,我只是轮中的一粒芥子,轻如羽渺似尘。从失控到车停住只在一瞬间,而那一瞬间却漫长如一世,一世里我无欲无念,这中间,头被某个物体撞了下,于是唯一的念头闪过,电光雷火般,“我要死了!”

     

    (图:把车毁成这样,居然人猫无恙,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本事,要不去报考好莱坞的特技演员?) 

    极度的安静,安静到了能听见自己血液流动的声音,意识渐渐恢复,发现自己还活着,只是姿势极其古怪--被安全带固定在座位上做侧卧状,原来车已经侧立,我只能看见前方,挡风玻璃上蛛纹密布,望出去一切如同透过磨砂玻璃般模糊。松开安全带,顺势滚坐在左侧车门上,左手掌扎进了几粒玻璃,血正慢慢渗出。就象电影中的慢镜头一样,出事前放在副驾驶座的数码相机扑通落在身边,紧接着是手机,几乎同时,眼角瞥见宋卡一闪而过的身影,于是我知道猫咪也活着。 

    动动身体,除了手上的小伤口外,居然安然无恙,那么该想办法出去了。用力推已成天门的右车门却怎么也推不动,鼻子里隐约闻到汽油的味道,突然想到几个月前美国境内出的事故,一位华裔货柜车司机因避让导致翻滚,人没怎么受伤但车门变形打不开,油箱爆炸烧了一个多小时,他是被活活烧死的,想到这种痛苦的死法不由人不心慌,赶紧再半蹲半站着用力推门,可还是推不开,看来是需要人从外面来打开。正好公路上有车过,一辆两辆,我挥手呼叫敲玻璃,可他们都没有看见。是啊,两边都是森林,谁没事干盯着森林啊,再说车速都不慢,还是自救吧。 

    先坐下静静心,再抓过身边的急救包,找出创可贴贴在伤口上,同时轻唤宋卡,没有回音,对于这只聪明过猫却又非常依赖主人的的猫我到不是很担心,如果真受伤了他会叫我的,估计是吓坏了,躲在哪个角落里,或着从某个撞开的窟窿里爬了出去,当时除了挡风玻璃我并不知道车的毁损程度,安静下来自然会回来找我。接着努力救自己吧,这次终于推开了一道门缝,于是把装有细软的背包先扔了出去,然后是太阳眼镜(居然完好无损)和放在后座的安全鞋(到现在我也没想通,为啥连这个也想到了),手机却不知道去向,估计让我刚才那一阵活动给踢到哪个角落里去了。 

    现在轮到人了,用劲啊,终于我也从门缝钻了出来,看来瑜珈没白练,身手灵活的好处就是多。往公路的方向走了十多米站定,阳光依然明媚,碧空依然如洗,脚下苔藓似海棉般柔软,刚才的一切是梦吗?我回头,黑色的福特SUV左侧朝下卡在森林里,以后再想吧,我又转头看着公路,正好一辆皮卡(PICK-UP)飞驶而过,我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没指望对方看见,但车开过50米后停下倒车,随后三个男子跳下车向我这里奔来。 

    其中一位冲到我面前问是否受伤,我说没有,再问车里有别人吗?答没有,但我的猫还在里面。等到那两位冲到车边检查时,这第一位还紧盯着我的右脸反复问是否有问题,我晃晃耳环说我真的没事,此时车前的两位叫了起来:“你的猫在这里,她很好。”我边回答说是他不是她,边向车走去,看见猫咪的样子不由的笑了起来,可怜的宋卡,紧抓着后箱的地垫站在角落里,看来真的是吓坏了。抱起猫,仔细检查也找不出一点伤痕,说来我的左手还出了点血,他干脆是毫发无损,别忘了猫没有安全带可系,车翻滚的时候,一点依靠都没有,全凭天生的灵巧柔韧逃生,难怪都说猫有九条命,我们家的宋卡就是最好的例子 。

     

     (图:共经大难的暹罗猫宋卡)

    乍经历了那场惊心动魄,紧接着又看见三个陌生人站在面前,猫咪的幼小心灵再也承受不住,挣脱我的怀抱,三跳两跳窜上公路落荒而逃,慌乱中居然没忘记家的方向,尽管家远在125公里外。我连忙追过去,一边叫他的名字一边开始狂奔想堵住他,事后想想也好笑,一场大难刚过,一人一猫便在公路上玩起了百米竞赛,颇有点黑色幽默。  

    停车的三人都是拉布拉多城高中的老师,周五开车拖着船去200多公里外的湖里钓鱼,周日返回时正好遇见了刚从车里爬出的我。他们很是热心,一而再地钻进车里帮我把车辆保险单什么的找出来,车内所有有点价值的东西最后都进了我的背包,只除了手机。期间听见手机闹钟响了一会儿,就在车内,却总找不到。闹钟设的是1250分,这说明事故发生在1220-1230分之间。

     

    老师们在车里忙的时候,我走上公路去找车子失控的地方,砂土路上车辙痕迹鲜明,肇事的豪猪早已不知踪影。从路缘到车最后侧立的地方,中间散落着后视镜车牌等等,还有被撞得连根拔起得小树,这翻滚得距离居然如此之长,如果不是那几棵大树的阻挡,怕是要一直滚到天边了吧?一直镇定到现在的我开始发抖,不停地问自己:“这么远,这么远,难道我是飞过去的吗?”回想刚才眼前飞速旋转的黑影和绿影,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和死亡只隔了一线。

     

     

     

    (图:从车失控点到最后停住处,至少有50多米,后怕之余,真奇怪自己啥时候学会了飞)  

    抱着安静下来的宋卡坐上老师们的皮卡,重新走上来时的路,心情却大不同。一直忙着检查拿东西的老师们现在也打开了话匣子:“你简直是太幸运了太幸运了,车毁成那样,你居然还活着?”是啊,我居然还活着,想想吧,如果没有那些树的阻挡,如果油箱爆炸起火,如果一直打不开车门,如果受伤一直没被发现......。我是带着手机的,但离城30公里就没有了信号;两地240公里,出事的地方几乎在正当中,没有人烟,自然就没有任何固定电话,就连其它高速公路上隔段设立的紧急电话也没有;公路上往来的车辆一向很少,而夜晚的严寒可以要人命的,尽管快到六月,沿途的很多湖泊冰才开始融化;黑熊刚从冬眠中醒来,正是饥饿的时候,几公里外都能闻血而来;就是出事的地点也是老天有眼,地面上覆盖着厚厚的苔藓,还有小树做缓冲,如果再往前开几公里,路边就全是大石,在那里出事,即便不粉身碎骨也会烈火焚身;还有湖,掉进湖里,不淹死也得冻死或两者兼而有之......老师们列举着我的幸运种种,我也频频点头,感谢苍天,我还活得好好的。

     

    (图:经历了那一场惊心动魄,生死只在一线,居然还能笑得出,尽管笑得勉强)

     

    一个半小时后,终于回到了拉布拉多城,车直接开进了警察局,可当班的警察说不用急着备案,先通知公司,于是请老师们把我载到公司,好打电话通知现场经理,因为我的手机还在车里的某个角落里,公寓里没有装座机。临别再三谢谢他们的帮助,他们笑“好幸运的女子!”办公室里,同事戴夫正在加班,看见我进来,以为也是来加班的,等到我把事情经过粗粗一说,他大惊,上下打量了足足几分钟后,才确认我没有少掉任何一个零件,然后他替我打出一系列电话,最后得出得结论是明天一早再处理吧。

     

    戴夫要开车送我回家,我谢绝了,五公里的路,我想走回去,抱着一起经历了劫难的猫咪,踩着路边刚发芽的青草,沐浴着灿烂的阳光,一步一步走回那个有着零食书籍大沙发可以触摸可以发呆的家,这简直就是天堂的世俗诠释。

     

     

     

     

    (图:路边小草是如此的美丽,平时能注意到吗?)

    此时,当我写下以上文字,正是晚上九点,北国的太阳依然没有落山,后院灌木丛中鸟鸣声声清越悠远,突然间泪如泉涌抑制不住,不是悲伤不是恐惧也不是庆幸,只是尽情感受着泪珠滚下脸颊的那种真实,只差毫厘,我就变成了125公里外那片森林里的游魂黄泉之下的新鬼,也许能看见亲人朋友悲伤的泪水,却再也不能尝到此刻流入嘴里的淡淡咸味…… 

     

    几成泉台座上人,大难不死,真好!   

     

     

     

     

     

     

     

    应该吸取的教训:

    1. 遇上小动物,只要不高于轮胎,绝对不要打方向盘绕过,直接压过去。绕过极可能导致车辆失控,危及车上人的生命,就象我这次这样。此外,研究表明,野生动物的本能很多时候能让他们最后一刻死里逃生。但如果遇上驯鹿之类的大家伙,还是踩刹车吧,除非你开的是坦克。

    2. 无论自我感觉如何好,也应该在第一时间去医院检查。一方面由专家确定是否真的受伤,另一方面留下医疗检查纪录,为潜在或者后续性的伤害留下证据,以便向保险公司索赔。大多数保险公司不承认隔天的医疗检查记录。

    3. 去通讯不便的地方,事前要让家人或朋友知道去向,一旦出事,能及时组织救援。

    4. 无论如何车上要放几瓶饮用水,以备不时之需。

    继续保持好习惯:

    1. 驾驶时永远系好安全带。如果没有安全带,我这次必死无疑。

    2. 无论发生任何事,保持镇静,积极自救。至于情绪的宣泄,事后有的是时间。

    3. 车上永远要放上一只急救包,如果受伤能及时处理。

    4. 所有零碎物品都应该规类放入包中或杂物箱里,一来车子翻滚时不会乱掉伤人,二来事后能及时找到需要的东西。

    5. 永远放一只灭火器以备万一。

    6. 身边永远带一些高热量食物,还有应急哨。

     

    (图:晚上十点的日落,以往只是道寻常,今夜却觉得美好无比,也许是因为生命绚丽吧)

     

     

     

     

     

     

     

     

     

     

     

     

     

    2007527日于瓦布什(WABUSH

     

     

     

     

    分享到:

    评论

  • 你大概超速驾驶吧?
    回复me说:
    没有,主要是路况太差,我的经验不足
    2008-04-21 08:09:22
  • 原来去了加拿大了。

    友善的国家。

    今年五月我也去了一次。

    觉得这个国家适合姐姐。
    回复玻璃君小姐说:
    是啊,我也觉得挺适合自己,等过段时间呆腻了再换国家。
    2007-09-18 06:58:24
  • 我是戴自强,不知道你还是否记得我是谁。嘿嘿,提示一下,我姐姐当然也姓戴。看了你的惊险一幕,后怕。不过你将来几年可能要走鸿运哦。我是非常佩服敢于闯世界的强者。看来在国外生活一定要小心呀。

    我目前在马来西亚搞食用菌与蔬菜的种植。也有加拿大的华人邀请我到加拿大搞这个的,说不定几年后我也会把蘑菇事业发展到各地。



    马来西亚的汽车方向好像和加拿大是一样的。开车一定要小心呀,小心小心。



    想起来 还是20多年前见过你,一晃就过了。我也38岁了,又在这里见到,网络的力量真是神奇。



    希望多多联系,都在海外漂泊的人。



    我的电邮是 ddd1236@163.com

    我的网站是 www.deedee.com.cn
    回复戴自强说:
    天啊,这世界真小极了小极了。 2004年春节还去德阳你姐家住了一晚上呢。

    现在你也在世界上闯荡啊,什么时候到加拿大来?一定告诉一声,这边有不少华人开农场种菜。不过食用菌的种类可不多,超市里就那么几种。

    加拿大也属英联邦国家,却是靠右行的,和马来西亚正好相反。

    有空多来坐坐。也可以发我的邮箱quail_shanghai@yahoo.com
    2007-07-31 20:26:04
  • 偶尔来一下, 就这么大事。



    你速度太快了。车在沙地抓地性不是很好。



    小动物从没见人让过, 就是柏油马路也不让, 大动物只有踩刹车, 千万不能转向。 很多死亡事故都是死亡造成的。



    应该说你的车和安全带救了你。



    改天给你电话, 先冷静下来,调整下心情,去些热闹的地方。
    回复greywolf说:
    嗯,是今年的最大事了。

    俺不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嘛,从来都是在柏油马路上开,哪见过这种沙土路? 而且当时也没有转到四轮驱动档,否则抓地性会好很多。

    据带俺回家的那三位老师说,以当时的速度(65-67公里),应该不会翻滚,很可能是因为经过一冬的严寒后,路基的某些部份松动,车轮正好压上导致失控。如果要评选加拿大最烂的高速公路,#500绝对能入前三名。

    刚出事那几天比较郁闷,现在没事了。现在做的这项目几乎人人都出过车祸,翻滚的也不是咱一个。不过呢,要论严重性,当属俺了,车子彻底报废。
    2007-07-31 20:13:49
  • 让猫系安全带难度确实比较大,它可能根本不领你的情.如果它能听你的,尽量让它坐后排吧
    回复小满说:
    嘿嘿,他现在主要坐后座,而且一定是在我的背后,自己琢磨的,俺可没教过他。
    2007-07-31 20:01:28
  • 好久没来,竟出了这么大的事!

    不要打方向盘......你的速度太快了啊......



    以后开慢一点吧......
    回复azul说:
    俺速度不快啊,也就是65-67公里间。不打方向盘是正确地。
    2007-07-31 19:55:37
  • 我也有过类似精力,也是安全带救了命。注意安全不是一句空话,养成良好习惯很重要。

    回复小满说:
    俺真是抛砖引玉啊,原来大家都深藏不露地说。

    系安全带的习惯早就养成了,如果不系连车都坐不安生更别说开了。现在在想如何给猫弄个安全带啥的,他可是天天坐车。小满有啥建议?
    2007-07-21 02:54:05
  • 那个什么,这张照片吓到我妈了。

    我老妈经常关注阿姨=。=

    其实我妈是你同学,一直联络不上你,照阿姨的e-mail又联系不到你。

    对了,我妈姓代,是阿姨中学的同桌=。=我晕了
    回复说:
    我知道你妈是谁了?那年不是还和你全家去吃饭来着?
    不会吧?我的EMAIL一直在用啊。再试试。
    2007-07-21 02:33:19
  • 你有时间联系我吧。书。你的印度。

    老爸老妈那本书,成了今年国内第二位的旅行畅销书。

    你加油,别放弃。等得好累。
    回复陈垦说:
    俺在写啊!
    2007-07-21 02:32:01
  • 上来这翻车照片真把我惊出一身冷汗啊...

    生与死其实就是一线相隔,如此热爱大自然,才幸得万物苍生保佑,鹌鹑要为自己和所有的人保重好自己啊......
    回复GRACE说:
    一定保重,大家都保重!
    2007-07-21 02:29:00
  • 惊险,还好没有事,保重!
    回复jenny说:
    是啊,俺现在开车当心的很啊。教训深刻。
    2007-06-21 04:00:02
  • 的确是惊心动魄的一场经历。自救极为重要,佩服你的胆识。
    回复榴莲说:
    后怕啊!

    俺再开车的时候手都有点抖,以至于担心是不是有心理障碍了。

    啥时候回蒙特利尔?一起吃喝玩乐去啊
    2007-06-16 00:51:03
  • 你是个有福之人,但也不能太挥霍运气啊。保重自己,可不要再拿这种事故来惊吓人啦。

    回复still说:
    再也不敢了,否则吓出人命来赔不起啊。

    买了辆MOUNTAIN BIKE,花了600加元(顶级的要上万加元呢,等俺中了千万大奖后再说吧)。以后多骑车少开车,既锻炼身体还能避免“河边湿鞋”的问题。魁北克省的人均拥有两辆自行车, 看来要俺还要再买一辆才能达到平均水准啊。
    2007-06-16 00:47:53
  • 姐姐一定是属猫的,考虑买SUV了
    回复蜂窝煤说:
    呵呵,是从猫那里借了一条命。 现在我们家宋卡只有七条命了。

    比起轿车,SUV确实优点很多,尤其适合荒野和山区公路,问题是价钱也很高啊。赶紧买,下次回国坐你的车去。
    2007-06-16 00:39:44


  • 踩刹车、记得踩刹车!



    有福之人,好运~~
    回复Phoenix Yin说:
    实在想不起当时是否踩刹车了,事发一瞬,以至于记忆都是模糊的。

    俺记住你的话,一定要踩刹车。
    2007-06-16 00:26:07
  • 看到标题和车横躺着的照片,还是不太相信,直到看完全文才既惊到,却又松了一口气。
    回复小凯说:
    小凯啊,到现在俺自己也不相信呢。
    2007-06-16 00:24:21
  • 惊心动魄,还是要小心。
    回复Helen Gong说:
    嗯,一定小心。还在上海?
    2007-06-16 00:22:39
  • 真惊险!多保重啊!猫咪很帅!
    回复绝色说:
    谢谢了。

    听见夸俺家小宋,比夸俺自己还开心。
    2007-06-16 00:22:16
  • MSN上面给你留言了,却一直没消息。在这儿却看到你的历险。

    真玄。。。但一直觉得你运气超好的。。你下次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地开车,大胆再大胆的走。

    网上见面再聊吧,好多事情要找你。

    K
    回复kevin ck说:
    不好意思啊,上周回蒙特利尔了,一直没怎么上网。

    俺现在开车小心的连只蚂蚁都压不死。

    周末打电话给你。
    2007-06-16 00:20:43
  • 读完此篇,生死如同亲历!生命可贵,热泪盈眶。。。
    回复mark说:
    是啊,生命可贵,所以一定要珍惜。
    2007-06-16 00:19:08
  • 鵪鶉

    看了內容知道妳平安,就放心了,小心小心

    Lok
    回复Lok说:
    LOK, 我一定会特别当心的,不为自己也为了你们这些关心我的朋友。

    谢谢你的生日祝福. 回EMAIL给你了,没有收到吗?
    2007-06-01 04:37:38
  • 看着你劫后余生的照片,实在很难想象你能把那么辆大车弄翻。。。 当时如何车上装了什么录制设备就好了,拍下来就是不错的素材。嗯~~~ (表说我变态)



    在那生死一线间,你脑子里第一闪现的是啥?想到要翘的基本都会安然无事(有事的人基本就没得想了),额始终对你有信心,再大的劫难你都能幸免。历史使命还未完成,怎么能如此早的离我们而去~~~



    当地有彩票卖的吗?有的话可以去试试~~~ 呵呵



    好好享受幸存的时光(和你家双色猫眯)!
    回复野马琪琪格说:
    你就是变态啊,还想看现场实况。

    说老实话,我也想象不出自己怎么能在极短的时间里把这么大车给毁了?

    是啊,撒哈拉还没去呢月球也还没上,怎么能就此撒手人寰?这两天一直在想,自从来加拿大以后变得极懒,那么多要写的都没写出来,要是这次去了,曾经遇见的人和经历的事岂不是就此湮灭?嗯,下定决心逼自己写了。

    宋卡到是照样上窜下跳的啥事也没有,可爱的猫啊!
    2007-06-01 00:37:04
  • 没事就好! 你跟陈毅有缘哈。。。:-)

    6年前俺在贵州到广西路上也经历了一次,也是轻微小痒。反应也差不多,就是陈毅没显灵。



    回复蝉声说:
    是啊,我也不知道为啥那时候就想起陈毅的诗来着,说来还是很多年前读的呢。

    你也翻过?好嘛,我这此翻车,引出一串翻车的故事来,原来大家都隐藏不露啊。

    据说车毁的只能报废了,估计是根据北美的标准。
    2007-05-31 20:11:31
  • 小心啊!太危险。
    回复ally说:
    这几天一直在奇怪自己居然还活着!生命的毁灭就在一瞬间啊
    2007-05-31 20:07:30
  • 你的旅程让我想起了沙漠里的三毛。
    回复凉鞋说:
    嗯,比三毛的沙漠多了湖、森林和野生动物。
    2007-05-31 20:06:04
  •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是有福之人啊~



    以前听人说车里应该放个扳手之类急时可以敲破窗玻璃的?



    还有,那只猫,你是跑了多远追上他的?
    回复estelle说:
    好好的活着就是福啊!

    当时要是再打不开门就砸玻璃了,其实挡风玻璃已经粉碎,藕断丝连呢,稍用点劲就能全部推掉。

    如果放在平时,我是不会去追宋卡的,暹罗猫很粘人,过一会儿就会自己回来,不过那天受了那场惊吓,我怕他糊涂所以才去追的。好象跑了50多米,由此我也知道我和他都没受内伤,否则哪里还跑得动.
    2007-05-31 20:02:29
  • 真是太危险了!以后一定要当心!



    一直都在读你的博克,你的博克是我去年去印度一个多月的原动力之一。。。保重。
    回复dyingshadow说:
    是啊,以后一定当心,生命只有一次。

    想念印度,于是就老去印度餐馆。
    2007-05-31 19:54:59
  • 看得我心惊肉跳的,真的好险。

    不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希望你从此好运相伴!
    回复windy说:
    大难不死是真的,以后嘛,希望如你所说,从此好运相伴。

    开车的都要当心啊!
    2007-05-31 19:44:41
  • 看完一额汗,保重保重!
    回复挥雨说:
    我的汗现在才开始冒,谢谢!
    2007-05-29 23:52:56
  • 多保重。

    回复sdm说:
    谢谢关心!
    2007-05-29 23:5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