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和菲奥娜的早餐 (Breakfast with Fiona Thornewill)

    日期:2007-08-08 | 分类:人物 (Characters) | Tags:萍水相逢(Unforgettable) 智利(Chile) 南极(Antarctica)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4537874.html

     

    清晨,整个菲茨罗伊旅店(FITZ ROY HOSTEL)还在熟睡中,轻手轻脚下楼去,发现餐桌边已经有人,我吃惊:“约翰(JOHN),你不是一早就和利萨(LISA)他们去托雷德裴恩国家公园(TORRES DEL PAINE)了吗?”昨晚我旁听了他们的旅行计划,知道他们要利用等飞机的这几天去那个国家公园里徒步。 

    约翰抬起依然朦胧的睡眼:“唔,起床后,我就想我还是不去了,太累了。”

    “也是,还是留在彭塔阿雷纳斯(PUNTA ARENAS)休息的好。”我表示同情。十天前,约翰登顶南极最高峰文森峰(VINSON MASSIF,海拔4897米),利萨也是登山者之一。事实上,昨晚在菲茨罗伊旅店住宿的客人们全都是刚从南极回来的,包括我自己,不同的是,他们大多为职业登山家和探险家,或登了文森峰或滑雪去了南极极点,而我,不过是个趁夏季去南极走一圈的游客。 

    正说话间,一位高挑的女子走进餐厅,和约翰打招呼。约翰忙着介绍:“这是菲奥娜,这是安妮。菲奥娜也是昨天早上和我们一起飞回来的。”我转过头去和她打招呼:“早,菲奥娜”,然后我们的眼光相遇,刹那间心头灵光一闪:“你,你就是那位独自滑雪去南极极点的英国女子吗?”昨晚和利萨聊天时,她曾提起有位创造了徒步南极世界记录的女子这次也在南极的爱国者峰营地(PATRIOT HILL ADVANTURE NETWORK INTTERNATIONAL'S BASE CAMP),不过她没有去登文森峰,而是率领了一支队伍滑雪去了南极极点。当时也没太在意,世界记录的保持者,听起来就和南极极点一样遥远,应该永远不会出现在我的生活中的,却万没想到著名的菲奥娜*索恩维尔(FIONA THORNEWILL就住在隔壁。 

    可以想象我们早餐是在何等繁忙的谈话中进行的。

    鹌鹑:“你就是这次创造徒步南极记录的吗?”

    菲奥娜:“不是,是2004年。这次是带一支探险队去的。”

    鹌鹑:“到达南极极点了?”

    菲奥娜:“是啊,不过这次很容易,是从一级(LEVEL 1)开始滑的。”

    鹌鹑:“什么是一级?”

    菲奥娜:“就是从爱国者峰营地先飞到南纬89度,再滑雪到南纬90度的极点,大约100公里。二级(LEVEL 2)是南纬79度的海格拉斯湾(HERCULES INLET,也译为大力神湾) 开始,到极点要走1200多公里。”

    鹌鹑:“那你创造的记录是从二级开始的吗?路上花了多长时间?”

    菲奥娜:“是的,路上一共用了42天。”

    鹌鹑:42天!!!一个人?”

    菲奥娜:“一个人,而且拖着所有的装备和食品,100多公斤。”

    鹌鹑:“你是说,彻底的一个人,没有任何后勤队伍,也没有救援人员跟随?”

    菲奥娜:“彻底的一个人。当然我有卫星电话,不过第10天就坏了。”

    鹌鹑:“那,万一你需要帮助怎么办?没有任何方式可以和外界联系啊。”

    菲奥娜:“还有一个SOS发射装置,外界可以以此定位,但仅此而已了。” 

    一向以为,运动探险家们拥有超级强壮的体魄,绝不同于寻常人等。而眼前的这女子,一头亚麻色的长发随意扎着,除了比我高一些外,我看不出她有任何的特别之处。既然她能做到,也许……,一个想法在萌芽。 

    鹌鹑:“滑雪去极点很难吗?”

    菲奥娜:“不是很难,毅力加运气,你也可以做到的。”

    鹌鹑:“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去南极极点的。我热爱旅行,但从来没有想过去挑战什么。其实我前天刚从南极回来,是乘探险船去的,这在大多数人来看已经是很疯狂的了。可和你相比,简直是不值一提。”

    菲奥娜:“极点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可是到达之后的确是非常非常激动的,因为你战胜和超越的不是极点而是你自己。”

    鹌鹑:那么你到过南极极点几次?”

    菲奥娜:“三次,都是走进去的”

    鹌鹑:“天啊,全世界一共也没几千人到过南极极点,其中很多人还是飞进去的,据说要花两三万美元呢。你居然一个人就去了三次,每一次都很激动吗?”

    菲奥娜:“飞到极点纯粹是自欺欺人,一点也不值得炫耀。是的,每一次都很激动。”

    鹌鹑:“同意同意,走到极点才是真的。我这回去就开始苦练越野滑雪,然后,也许……

     

    菲奥娜:“我会给你张名片,等你真想去了,就发邮件或打电话给我。”

     

    鹌鹑:“好的好的。菲奥娜,可以和你一起照张相吗?”

     

    菲奥娜:“当然,可是,我的发型很乱,南极呆了四十多天,没空打理。”

     

    “看起来很好啊。约翰,能帮忙拍张照片吗?”我扭头大叫,可怜的约翰,已被我们冷落了许久,现在又被我这一叫吓了一大跳,手忙脚乱地起身接相机。 一起站在窗前,阳光洒在我们的头发上,泛着金光,快门响过,200717日的早餐时刻就这样被定格。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因为要赶车继续南美的旅程,匆匆用完早餐,刚背起大包,就见菲奥娜下楼来相送。“再见,菲奥娜,等着我,也许有一天,你会接到我的电话,然后我们就一起走到南极极点吃早饭去。”她微笑:“也许有一天!我等你的电话。祝你好运!”



    很多时候,一件事能改变人的人生轨迹。菲亚娜第一次走南极极点是因为追随丈夫麦克*索恩维尔(MIKE THORNEWILL)的童年梦想,而这天早餐间的谈话又让我对于挑战自我产生了新的想法,也许有一天,在南极极点的雪地上,我们能在一起共进早餐,也许真的有那么一天。

      

    (菲奥娜曾打破过四项世界记录,她和丈夫麦克一起又是两项世界记录的保持者:第一对同时到达南极极点的夫妻和第一对同时到达过南极及北极极点的夫妻。)

     

    以下是她写的关于那次破记录旅行的文章译文。

    2007年8月8日于加拿大拉布拉多城

    ---------------------------------------------------------------------------------------------

     

    《DEEP 中国科学探险》

    41天徒步南极

    41天徒步南极

    文字及图片提供/Fiona Thornewill
    编译/高月娟

    2004年1月10日,我用41天9小时穿越近1,200公里,在无后援的情况下徒步走到南极点,我知道自己创造了一个奇迹:打破了“挪威传奇”丽芙·阿纳森的纪录,成为目前世界上以最短时间完成这段旅程的英国女性。

    所有这一切都源自一个简单的问题。有一天,我的丈夫麦克漫不经心地对我说:“现在还没有女人徒步到达过南极点,有可能是你吗?”我回答他说:“如果你能解决钱的问题,我就接受挑战。”


    在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一直在下决心要把这个念头实现。也许是这个计划太庞大了,其中的困难和危险让我在许多个夜晚辗转难眠,有时候甚至会做恶梦,梦见自己掉进了冰原裂缝,或者凛冽的狂风把我的帐篷撕得粉碎。不过,虽然晚上梦魇不断,白天我又充满了信心,我不允许自己轻言放弃:“要么面对恐惧,要么接受遗憾。”


    到了2002年11月,我终于可以按部就班地开始一切所需的训练了。


    我必须首先学会在野外支帐篷。真是万事开头难。一个星期六,突然一阵狂风刮来,帐篷竟然脱手而去,翻转几下后被树桩挂住。麦克盯着我,面无表情地说:“菲奥娜,你死定了。南极冰原上可没有树桩……”我还得练习使用GPS卫星定位仪,茫茫冰原上是很难找到什么东西能帮我确定方向的。接下来,必须进行体能训练。我开始在房子附近的柏油路上反复地拖动一个比雪橇还重的巨大轮胎,每周4天,早晚练习3个小时。此外,还要骑车或跑步上班,每天往返约35公里。我的体能逐渐增强,又刻意增加了7公斤体重。出发的前一天,我甚至顺着墙壁爬上房顶——模拟掉进冰缝后的自救逃生,我把这看作出发前对自己最后的检验。


    2003年11月30日,飞机在一片淡色的曙光中穿过,舷窗外是一片白色大地,向远处延伸成平原,一些细腻的褶皱隆起成为白色山梁。南极确实是世界上最干燥、最寒浜涂穹缢僚暗米蠲土业牡胤剑饫锏淖畹臀露纫丫锏搅肆钊四岩灾眯诺牧阆?9摄氏度,屈指可数的生命活动也只在海岸附近。飞机颠簸着冲向一条冰蓝色的崎岖跑道,机尾舱门打开,刺骨的旋风冲进来,一瞬间我无法呼吸。


    我到了,但这是起点。


    我本应该在出发前最后的营地里稍事休息,但紧张的情绪已经驱走了所有的倦意,而且既然我常说“行动是治疗恐惧的良方”,那我索性就向飞行员示意,请他直接把我送到出发地点——大力湾(Hercules Inlet)。


    巨大的冰原之上,飞机渐渐地消失在视野中。站在起点,我有些战战兢兢,仿佛刹那之间,无边的寂静把我紧紧地裹住。这里除了我的呼吸,没有一丝活的声音。但是我必须告诉自己,不能让爱我的人失望,因为我已经放置妥当,只剩下拖着滑雪板上路了。
    前方是冰冻的海岸线,海面上堆积着仿佛陡然升起的巨大冰块。右方是悬吊在地平线上方的桔红色太阳,而天空是淡紫色的。这美景令我渐渐放松,并转而生出一种敬畏之心和自豪感,我感觉快乐极了。


    第一个挑战是一个上升的冰坡,遍布滑脚的碎冰和隐藏的裂缝。在我的雪橇还没有机会减轻任何负重之前,爬上这个600多米长的冰坡让我眼前金星乱冒。很快,我遇到了第一条冰裂缝,很高兴它比我的滑雪板窄些,通过它倒没有发生什么困难。山坡继续爬升,没有平缓下来的意思,我艰难地向前走着,逐渐感到困倦。但这里的“重力风”相当厉害。这是一种从极地高原吹向海岸的下降风,风速可以达到90米/秒,在斜坡上尤为猛烈。我只能继续前进。


    11个小时之后,我终于支起了帐篷。行李中有跟我一起来的三只玩具熊:“咆哮熊”,“小小熊”和最时髦的“风雅熊”,因此我不算孤独。我努力把这极地的第一夜想象成一个舒适宜人的夜晚,感觉挺独特,我甚至记不得当时是否做了梦。


    第二天早上7点,天气很糟糕。风太大,帐篷如同寒风中颤抖的叶子。翻滚过来的雪团敲击在帐篷上,听起来好像我要被活埋了。真庆幸我昨天走的距离恰倒好处,把帐篷支在了坡顶上。


    麦克说过,“不要在帐篷里判断外面的天气”。我小心地爬了出去,狂风几乎把我扑倒。我分别检查了固定绳索和挡风的雪墙——稳固依旧。稍后我从卫星电话里得知,大本营附近的风速有27米/秒,一个帐篷已经被掀翻……既然今天看起来无事可做,我选择继续睡觉,这种时候,的确让人觉得自己挺脆弱。


    当风逐渐平息,太阳终于露脸,走在路上的景象真是无比迷人:空气中漂浮着细小的冰晶,闪闪发光。近地气流就在膝盖的高度吹拂,靴子和滑雪板都被遮住不见,我仿佛在一条看不到对岸的河流中跋涉。


    不过麻烦也渐渐出现。有天晚上风越来越大,压平了帐篷一角,雪灌到两层帐篷之间,很快被热气烤化,水滴得到处都是。我不得不给麦克打电话,此时他正在诺丁汉的办公室里上班。想象一下,他坐在电脑前工作正忙,此时电话响了:“麦克,我遇到了新挑战……(我们从来不用麻烦之类的词)帐篷快被吹塌了,雪都进来了,现在该怎么办?快点说好吗,电池快没了。”根据他的建议,我首先要到外面去(我可真的不想)加高雪墙。然后不做晚饭,熄灭火炉降低帐篷内的温度,直接睡觉——那一夜我睡得可不怎么样。


    第二天早上,我发现帐篷已经被雪半埋上了,在这种情况下,天气再恶劣我也必须上路。那天我连续走了10个小时,直到——感谢上帝——天气好转。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唱着圣歌,胆战心惊!


    出发后的第二周,我遇到了第一个“白夜天”。低层的云完全模糊了天空和大地的界限,置身其中,仿佛失去了所有的视觉。形象点说,就好像走在一大杯牛奶里。由于眼睛无法找一个远处的固定目标,所以很难保证走直线,更不要说发现脚下的裂缝了。我感到有些绝望,再次给麦克打了电话。他的回答是我最不想听的:“你要面对恐惧,不能因为想出来的问题停下。要先迈出一步,然后是第二步——看看自己能进行到什么程度。”我确实没有足够的食物在这里坐等天气放晴,所以最后我不得不上路,即使我真的一丁点东西都看不见!


    盯住指南针,在9个小时“信念中的行走”之后,我从GPS上惊喜地看到自己行走的方向没有丝毫偏差,而且足足有16公里!信心又回到我身边,那次之后,恶劣的天气再没有成为让我停下的理由。


    然而好景不长,出发第10天的早上,卫星电话竟然坏了,我与外界一下子断绝了联系。世界缩到了一顶帐篷大小,我仿佛得了幽闭恐怖症。幸亏我还有ARGOS信号发射器可以与外界联系。拉开帐篷门,外面天气正好。我想到了那些对我这次行动寄予希望的人,在我英国的家里,在诺丁汉办公室的电脑前,他们都还在那,只不过听不见他们的声音罢了。
    我给自己列了三个计划:一个63天的“必须完成”计划,因为全部的食物只够吃这么长时间;一个55天的“理想”计划,这是我的目标;最后是我的梦想,来自挪威的丽芙·阿纳森(Liv Arneson)的50天记录——那可是一项炫人的世界纪录。本来我在向63天努力,很快我就发现自己有能力实现“理想”计划了,这真让我热血沸腾。


    现在通讯设备坏了,我必须有一些“自我激励”——比如10块妈妈在出发前为我精心烘烤的“里程蛋糕”,是我庆祝自己到达新纬度时的奖励。这些小蛋糕确实是奇迹,我的父母在里面偷藏了字条。第一张纸险些把我呛住。那些散发关怀的话可能只有寥寥数字,但它们给我的力量可无法计算,能让我在很长时间里保持微笑。


    世界现在真的只成了“我的”。醒来时我会拉开帐篷门并说一声:“南极你早,天气真不错!”当我的雪橇被卡住,我就冲着它大喊:“加油啊,胖家伙!”我会给那些形状奇怪的冰块起名字把它们想象成各种动物。有时我会神游太虚作些白日梦,从晚宴聚会联想到烫发卷子……


    路程过半之时,我的信心已经增长不少——借助以前进行的体能训练和麦克精确的饮食计算,我每天可以走12个小时。我正在逐步实现那个梦想中的计划,另外我4天就能达到一个新纬度,享用一块妈妈的里程蛋糕。


    但这样的好日子并不长。南纬87°线附近的冰面呈波浪状,如同被犁过的田地,绵延100公里,并逐渐爬高30多米。拖着雪橇走在这样的冰面上背疼得厉害,更糟糕的是因为呼吸急促,风镜被霜糊住了,我看不清楚,不时滑倒。一天,我还在苦恼风镜上的冰霜时,突然间发现前面的冰面横现一条巨大的裂缝,如同海边的悬崖。两端延伸数英里,宽得我家的房子都能掉下去,颜色由绿变黑,深不见底。你了解肾上腺素高涨时的感受吗?我真的被吓呆了。


    不远处有一座天然的“冰桥”连通对面,看起来大概10米长,3米宽,1米厚。我不知道它有多结实,但知道有人曾经从这里通过,所以我应该也可以。我把拖雪橇的绳子放到最长,以分散重量,之后慢慢蹭了上去,走在中间的时候有一个念头闪过,如果桥断了,别人连我如何消失的都不会知道。漫长的3分钟后,我走过了这座桥。


    我以为成功地避险,但慢慢发现这里的裂缝非常多。一个下午的时间我都不得不走着曲线,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脚下,疲惫异常。但“挑战”接踵而来:人们不是说坏运气是接二连三的吗?当天晚上,主GPS定位仪坏了,炉子也点不着了,我把脸埋进手里,伤心至极。

    第二天一早,我没有再说“早安南极”。信心被抛到谷底,我只想回家。南极的另一张脸孔告诉我,我这个微不足道的访客只有经过它的准许才能通过。坐在帐篷里,瞪着我的ARGOS信号灯——不知道它是否还能用,但想到已经有两个坏运气在前,所以我决定不去碰它。也许你们也有这样的感觉,早上刚起来的时候,并不适宜做出头脑清醒的判断。所以我起来吃早饭,嚼着油炸土豆片,想起在传奇人物自行车运动员兰斯·阿姆斯特朗的书上看到的一句话:“肉体的疼痛是暂时的,但放弃的痛苦是永远的。”我想了想,自己已经走到这里,已经解决了这么多麻烦,而且这片地上的裂缝总会有个头,我决定走完今天——以后的事再说吧。


    我带着小小的后备GPS出发了。令我惊奇的是,裂缝带很快消失在一片平坦的雪原中,我的心情开始平静。而且你一定会觉得我精神不太正常——如果我告诉你,我是如何站在那里大声安慰我的小熊朋友们不必担心,并说“南极——请你别再那样对待我了”的。


    仿佛身负极其重要的使命,我用3天的时间穿越了113公里的路程,进入了南纬88°线地区。唯一的不适是来自这臭名昭著的高原纬度的头疼,而且在这风速27米/秒的冷风吹拂下,我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离南极点还有76公里的时候,我的后备炉子突然成了“火焰喷射器”。我扔过去一只锅把它扣灭,挽救了帐篷,但最后炉子还是不能用了。没有每天的4升饮用水,我的身体无法吸收7,000卡路里的热量,何况还要去拉动一个沉重的雪橇。我唯一的选择就是尽快到达极点,不管前面还要发生什么,我必须把剩下的路走完。


    一口气走了32公里以后,我支起帐篷休息了一会儿。实际上,我无法入睡,因为顶上的积雪融化,足足滴满了一只杯子。我只是不断告诉自己:“菲奥娜你能做到。”凌晨三点,我又上路,走了27公里。长途跋涉消耗的体力让我感到口渴难忍,而且十分虚弱。我开始担心:距离极点仅有16公里,为什么还看不到基地?上次我来这里,距离23公里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我的导航仪有没有问题……


    感谢上帝,又走了10公里之后,我远远地看到地平线上有一些黑点——看起来像是冻结在海面上的小船。我的滑雪杖直刺蓝天,大叫“我快成功了!我快到极点了!”那一刻我真的如释重负。


    3个小时之后,我站到了南极极点上,比自己的梦想计划提前了9天,甚至比之前曾经走过这段旅程的任何男性和女性都快。太阳在深蓝色的天空里放射光芒,空中零星地漂浮着一些银色的冰晶。我的身后延伸着白色的地平线——1200公里之外就是我出发的地方,眼前就是标志着南极地理极点的银色球体。此时此刻,内心再没有一个声音说“菲奥娜你应该做的更好”了。


    我终于又可以打电话了,但是我静静地说:“麦克,我到这里了”,眼泪随即掉下来。一瞬间,我的感受如此丰富:解脱,骄傲,心满意足……与我的付出完全成正比,这就是成功的喜悦。

    分享到:

    评论

  • 她徒步到极点后,是飞出去的?
    回复 旺旺阿里巴巴说:
    是啊,似乎没必要再走回去吧?
    2009-12-06 21:27:21
  • 其实我想的是徒步去极点啊
    回复 旺旺阿里巴巴说:
    目前,徒步去极点对我的吸引力不太大。不过,说不定哪天改了主意也未可知。
    2009-12-06 21:26:24
  • 不知道鹌鹑姐是否有感受极点一把的计划
    如果下定决心开始准备,也请告知我一声,
    我知道我可能穷尽一生的时间,精力也无法登山K2,
    但极点,我觉得一定能行
    回复 旺旺阿里巴巴说:
    好象一时半会没想着去极点呢, 其实也不难, 现在都可以直接飞了.
    2009-10-13 22:45:44
  • 呵呵,鹌鹑每次回复都很及时和耐心。还想问一句,你是从哪里看到DEEP的,因为我也比较关注这个杂志,与你引用的这篇文章的编辑也熟悉,知道DEEP的海外发行量不多,是从网上看的吗?
    回复dongxi说:
    因为非常感谢大家读我的文字的耐心。

    是在网上看见DEEP的,国外很少能看见中国的杂志。因为这篇文章是菲奥娜写的, 她的网站上有。DEEP翻译成中文,我就偷懒引用了。
    2008-03-18 20:42:55
  • 刘少创是武大的一个博士生,搞遥感的。
    说了上面的话就去干活去了,但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觉得没有说清楚我想说的。所以又来说几句。
    我觉得,徒步是否到达目的,攀岩是否上了岩顶,其实都不重要,只要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收获自己想收获的感受,就好。因此,在路上的时候,看到只走了一小段路就退回的驴友,只攀了一段岩就下撤的攀岩人,通常大家都给予理解和鼓励,不会苛求,更不会表示不屑。
    坐飞机去极点,也许是没有时间,也许是没有体力,也许确实是受不了苦。但是这个人也愿意把钱投入这种没有利益的事情,可能是为了炫耀,但更可能是为了感受极点,所以,不必对此不屑。
    在去极点的路上,无论从哪里启程,大都是一种实现理想的行为,菲奥娜当然值得尊敬,从其他地方开始也值得尊敬,不好比较,不必比较。除非确实有其他功利动机,或者过分炫耀渲染。
    回复dongxi说:
    你说的对, 其实重点就在这里了, 功利和炫耀, 不屑就是因为这个. 飞极点大有人在, 人家喜欢也有钱, 最重要的是没有拿这个来糊弄大众的智商.

    尊敬菲奥娜并不是因为她的成就,而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成就后, 她所表现出的淡然, 和国内的某些人比起来, 不可同日而语啊. 我还见过其他的探险家, 都是世界声誉的, 每位说话都很实在, 以后有时间写出来.

    去年年底, 有个留学美国的女学生, 高调宣传为了奥运要去征服南极, 我还给震了一下, 以为人家要横穿南极大陆什么的, 仔细一看, 感情人家就是乘船去南极旅游呢, 我当时就说了, 不要这么夸张好不好, 南极是能轻易被征服的吗? 我去那里旅行时, 同船的还有快七十岁的老太太呢. 岂不是更有卖点?

    最讨厌的就是夸张, 而这个现在充斥了中国的媒体.
    2008-03-17 22:38:03
  • 问好鹌鹑。
    这篇收藏了。其实很想把它转贴在自己的博里,不知可否。
    这是我梦想中的一种生活。在你的博里读到,如同得到一种实现。谢。
    回复浓玛说:
    没问题, 注明转贴处就可以了.

    梦想总有一天会实现的, 很多人根本没有梦想呢.
    2008-03-17 20:39:09
  • 你说得不错,国内经常会把不值一提的事渲染得变了形。我记忆中,有两个走极地的国人比较实在,一个是早些年横跨南极的秦大河,另一个是大前年无后援单人滑雪到达北极点的刘少创,都是科技人员。
    回复dongxi说:
    嗯,记得秦大河, 那才是真正做学问的人. 刘少创就没什么印象了.

    反正,现在国内的风气就是真正做事的人,反而默默无闻. 做秀的人谎言说了千遍也就成了事实.
    2008-03-17 20:37:41
  • 飞过去未必是骗人,也会有感觉,不具备体能和时间,有不少人飞去极点也是一种体验。当然与从冰面自己过去的感觉不能同日而语。
    回复dongxi说:
    其实极点白茫茫的一片,真的没啥好看,关键是去极点的过程,越是艰难越有成就感,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家看不起飞去的人的缘故,因为除了有钱,没啥让人佩服的。我反正不会为了炫耀而飞去的,要去也要滑雪去。

    前一段时间国内媒体在猛炒金飞豹,说什么他走完九个极点,比世界公认记录创造者英国探险家阿得里安海斯所花时间要短的多,应该是当之无愧的世界记录创造者。我看了暴笑,金是飞到一极然后开始滑雪去极点,也就百多公里路,还是一群人一起走的,有向导,阿得里安海斯是从二极开始,1200多公里,独自一人无外援。这根本就不可比。如果按这个逻辑,我可以飞到9个极点,踩一下地再飞走,创造世界记录也太容易了。

    菲奥娜提起过当时营地有位中国人,叫KING,说英语很差几乎无法交流,还特别请了美国向导,其他几位登文森峰的也都提到了他,虽然大家没说什么不好的话,但言谈间颇有点不屑,至少我感觉他并没有得到大家的尊敬,要知道登文森峰的人中有的还是全职家庭主妇。回来查了一下,KING就是金飞豹。再看看国内夸张的宣传(其实还不是来自他自己),我也开始不屑了。

    如果能多脚踏实地地做些事,少些炫耀夸张,中国会发展的更好。
    2008-03-17 12:38:01
  • 去南极点别的没什么,就是脸可能冻伤,会脱皮,这对女孩来说,可能是最要克服的问题。呵呵。
    看你上面的回复,去北极其实你有优势,加拿大的雷索鲁特就有去北极的基地,在尤里卡还可以得到最北一个永久营地的物质援助。
    回复dongxi说:
    真要为了炫耀,去南极极点很容易,飞过去就成,2万5千美元,虽然滑雪过去也差不多要这个价了,按照菲奥娜们的说法,飞过去是骗人的。

    去北极也很容易的,自己都能开车过北极圈。当然如果去北极极点,也要2万多美元了。
    2008-03-16 03:12:23
  • 争取,明年去南美...



    回复傻子殷说:
    南美好啊,在安第斯山脉里徒步的感觉是独一无二的。
    2007-09-06 22:09:40
  • 嗯! 看完文章,有流泪的冲动......



    回复傻子殷说:
    嗯,想在南极极点冲动一把
    2007-09-06 22:08:29
  • Annie,那年本来有机会与你在云南的罗平花海相见,可惜错过了。后来因为家事,我辞去了工作,也不再与你联系,可是一直在想你现在又在何处了,前几天凭记忆搜索了一下你博客的名字,很惊喜,又见到你,头发好象长了(那年你在巴基斯坦给我发来的照片、那时是短发),呵呵。把你的博客链接在我的博客上了,这样什么时候都能看到你的行踪:)
    回复向航说:
    啊,真是意外之喜啊,没想到又联系上了。最近如何?

    呵呵,我的头发长的都快到腰了,当年的短发也是从过腰长发一下剪短的。

    你的博客名呢?我也要链你的呀
    2007-09-06 22:00:09
  • 看完这篇,让我有流泪的冲动。
    回复windy说:
    有流泪的冲动就意味着激情还在。
    随着年龄的增长,激情是样多么奢侈的东西啊!

    最近可好?
    2007-08-15 22:13:24
  • 一直关注你的博客,有两年多了吧,不过一直没有留言呢。

    Fiona真的很让人佩服

    可是看了她的这篇文章后,反而不会让人觉得遥远。

    心里在想:“以后我也能像她那样呢。”

    她的三只小熊,她的南极,她的“胖家伙”

    觉得她真是一个可爱的人。

    我出门旅行的时候也会玩这种游戏呢,把身边的东西取名字。这样旅行才会有趣自己也会更加坚强呢。

    鹌鹑,祝福你,祝福所有在路上的人们:)
    回复水享说:
    谢谢水享!

    很多事想象起来很难,但真的做起来反倒简单了。菲奥娜是个有个人魅力的女子,在她看来,她所做到的一切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而已。

    也祝福你,水享。
    2007-08-09 22:33:05
  • 请问博主, 有没有计划和北极熊合个影? 不要老是和你家小宋黏糊。 ;)
    回复Tong说:
    别提了,本来计划8月乘邮轮游北冰洋,这不项目吃紧,只好改明年了。真想带上小宋,他和北极熊的合影一定轰动,热带的暹罗猫坐在寒带的北极熊肩上,多有新闻价值!
    2007-08-09 22:20:46
  • 博主你在南极???

    佩服+ 羡慕!
    回复Snail说:
    我现在在靠近北极的地方,不过去年冬天确实去了南极。
    2007-08-08 22:1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