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在育空,聆听北极荒野的呼唤 (3) (In Yukon, Listen The Call From Wild 3)

    日期:2009-08-13 | 分类:旅行 (Traveling) | Tags:纵横加拿大(Cross-Canada) 自驾骑行(Driving-Bikin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44131811.html

    育空历史博物馆 * 被会计诗人火葬了的山姆 * 泛舟育空河

    (McBride Museum of Yukong History - Sam MaGee Cremated by Accountant Poet - Conoeing along Yukon River)

     

    虽然全名是马克布莱德育空历史博物馆(MCBRIDE MUSEUM OF YUKON HISTORY),但我认为淘金历史博物馆的名称更为恰当,如果没有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那场涉及大半个世界的淘金热,博物馆的规模怕是要小掉三分之二。

    博物馆最早的建筑,当属建于1900年的电报公司木屋,现在依然是百多年前的原样。育空河支流克朗代克河(KLONDIKE)流域发现黄金的消息几乎一夜之间传遍,怀特霍斯立刻由一个荒野小村变成了交通枢纽和补给中心,地上火车河里轮船,蒸气团团入云,汽笛声声坠冰。如今火车站已经成了铁路博物馆,育空河上除了皮划艇就是独木舟,过去了的那个时代被浓缩固定在博物馆中,除了回声已一无所闻。

     除了淘金工具外,馆中还藏有从育空地区七十多条小溪中淘得的天然金块,与淘金展厅相对的是加拿大皇家骑警(ROYAL CANADIAN MOUNTED POLICE)展厅,我这才知道加拿大皇家骑警源自皇家西北骑警(ROYAL NORTH-WEST MOUNTED POLICE)。淘金热期间,大量的淘金者涌入加拿大境内,随之而来的是抢劫和谋杀,当时主要守护在中西部美加边界的西北骑警(NORTH-WEST MOUNTED POLICE),不得不扩展规模,并在育空地区设立了几个警察点,负责治安管理,因成绩卓越,被授予皇家的前缀。西北骑警的很多传统比如着红色军服等,都延续至今,不过要特别说明的是,当年的西北骑警乘的可是狗拉雪撬。 

    (图:马克布莱德育空历史博物馆中,1900年所建电报公司木屋外的猫头鹰木雕,在西方的文化里,猫头鹰是智慧的象征 Owl out of 1900 built Old Log Telegraph Office, McBride Museum of Yukon History) 

    (图:马克布莱德育空历史博物馆里保存的旧式火车,WPBYR Train, McBride Museum of Yukon History)

     

     (图:马克布莱德育空历史博物馆:加拿大皇家骑警办公室,小虽小,关犯人的地方绝对不能少,RCMP Office Cabin,McBride Museum)

    在加拿大,稍微有点修养的人都知道诗人罗伯特*塞维斯(ROBERT W. SERVICES),正如读过书的美国人都知道杰克*伦敦一样。出生在苏格兰,梦想着当一名美国西部牛仔的罗伯特*塞维斯,却被命运送往寒冷的北方,在那里,他开始诗歌创作,因此赢得“育空的行吟诗人”的美誉,并奠定了其在加拿大文学史上的崇高地位。

    淘金热开始的第六年,做为加拿大商业银行怀特霍斯支行的会计,年轻的罗伯特在整理开户信息时,因一位淘金者的姓名而诗意大发。在取得山姆*迈吉(SAM MCGEE)的同意之后,他用这个名字写下了《山姆*迈吉的火葬(THE CREMATION OF SAM MCGEE)》,诗的第一节和最后一节遥相呼应,描绘了淘金时代的育空:

    午夜的太阳下最陌生的事

    正是那些为黄金而奔波的苦力

    极地的小路有着自己的秘密

    让你的血液越流越冷寂

    北极光曾目睹过许多稀奇古怪的景致

    最古怪的,

    莫过于那夜,在拉巴吉湖边,

    我火葬了山姆*迈吉。

    (There are strange things done in the midnight sun

    by the men who moil for gold;

    The arctic trails have their secret tales

    That would make your blood run cold;

    The norhtern lights have seen queer sights,

    But the queerest they ever did see

    Was that night on the marge of Lake Labarge

    I cremated Sam McGee.)

    作为一个普通的修路工和失意的淘金者,山姆虽然很不吉利地在诗中被火葬,却因此而不朽,以至于在他在二十多年后重返怀特霍斯时,居然在纪念品店里买到了自己的骨灰瓮,店主发誓说里面装的就是山姆本人的骨灰。更富有戏剧色彩的是,当山姆因心脏病过世时,诗人正好在加拿大,参加葬礼时却阴差阳错地走错了教堂,等到他终于赶到时,火葬刚刚开始。命中注定般,诗人火葬了山姆*迈吉,不过不是在育空,时间也晚了三十多年。

    这首诗和其它的诗一起结集,诗人原计划自费出版,出版商却精明,非但返还自费的一百美元,而且还递上了一纸合同。果然,诗集甫一出版,立刻畅销。六十年代,美国乡村歌手约翰尼*卡什(JOHNNY CASH)曾在演唱会上朗诵这首诗,使其再次风靡世界,而作为育空的传统,每年夏天,博物馆里都定期举行塞维斯诗歌朗诵会,甚至连被火葬了的山姆住过的木屋,也被完整地保存了下来,成为记录淘金热那段历史的标本。

    (图:因诗歌而不朽的山姆*迈吉住过的木屋,Sam McGee's Cabin)

    很早就从书本中知道了育空河,一条名字非常奇怪却让人充满浪漫想象的河流,曾经它是那样的遥远,遥远的似乎只能存在于梦中。当我终于来到育空河边,掬起一捧冰凉清澈的河水时,泛舟育空河的欲望顿时如洪水般泛滥。时值深秋,游客早已如候鸟般离去,幸好,出租独木舟(CANOE)和爱斯基摩皮艇(KAYAK)的户外店依然营业,问题是我虽然在划船上面体力足够技术凑合,但离靠岸和处理湍急水流的水平相当差,如果把航行在育空河变成葬身育空河就真的不好玩了。

    同车而来的两个背包客中,亚尼克(YANNICK)来自蒙特利尔附近的一个小城。他在失去了钢铁厂工作的第二天,买了张去卡尔加里的飞机票,然后就一路来到了怀特霍斯,相比较于便宜很多的欧洲机票,亚尼克也不知道为什么选择了育空,或许想在北极的寒冷中熄灭失业导致的沮丧和怒火,或许只是因为在这样一个偏僻的角落里,也有一个人数不多的法裔社区和一个法语学校,亚尼克是极其重视自身族裔文化的魁北克人。当我问亚尼克是否愿意花上半天时间去划船时,他毫不犹豫地同意了,每年夏天都要在圣劳伦斯河上划船,技术已经足够保证两人的安全。

    秋天的育空河,水色澄碧,水流平静,即便进入主航道,也丝毫感觉不到起伏颠簸。我坐在前,亚尼克在后,一左一右划着浆,两边高耸的河岸和岸上动物皮毛般的的黑杉林,迅速滑过眼角消失在身后。只是当白头鹰从船头水中抓起一条鱼,或者是成群的野天鹅喧嚣着飞过头顶,亦或水獭一家子叼着树枝沿土坡滑入水中,笼罩天地间的宁静,才有一丝颤动,如同船过水平如镜的深潭,波纹荡起却又立刻归于平静。整整一个下午,被育空河诱惑了的亚尼克和我寡言鲜语,只任独木舟静静地沿河而下,要不是接我们的车已在约好的岸边等候,似乎就能一直划下去划下去,直到进入已经冰封的白令海峡,进入永恒的宁静。  

     (图:独木舟下水 Canoe to the river)

    (图:夏季的育空河远要汹涌的多,从深切的河岸就可以看出,Flood cuts river bank in summer,the raining season)

    (图:北极狐尾草是深秋的主角 Arctic Foxtail Grass)

    (图:不满三岁的白头鹰,过了三岁,鹰头才变白色 Bald eagle less than 3 years old)

     

    (图:南飞的野天鹅 Migrating Swan) 

    (图:冬日低垂,秋水照人,河中浅滩上,亚尼克似乎忘了时间,YANNICK IS FROM QUEBEC)


    (图:只有在逆流而上时,划独木舟才是个体力活 Annie is canoeing along Yukong River)

    育空河上最富有传统和历史的水路,莫过于从怀特霍斯到道森城的一段,自淘金时代起到克朗代克公路(KLONDIKE HIGHWAY)通车前,育空河航道一直是连接两地的交通命脉,现在则是育空最受欢迎的户外运动项目--独木舟和爱斯基摩皮艇--的经典线路。据说,七八两个月,河里的船比路上的车还多,虽然驾车只需要六小时便能抵达目的地。 

    因个人体力而异,划完水路全程大约需要十天到十六天时间,对于没有受过训练的人来说,开始几天确实是个挑战。但是,有位走了很多次的人告诉我,每天晚上上岸露营,篝火边喝着啤酒吃着鹿肉,或者半夜躺在帐篷里看北极光,其奢华无法用语言形容,而这就是河上日晒雨淋了一天的回报;还有人告诉我,有个日本人,每年都要来育空河,说是在拥挤的东京苦干上一年,只为了育空河上的十天,而这十天让他觉得人生没有白活。下次再来育空时,一定要在夏天,沿着育空河北上,在两岸盛开的柳兰花香中,在桨声烟波里,慢慢地走向自然走回历史。

    (图:泛舟育空河 Canoeing On Yukon River )

     

    2009年8月13日于卡塔尔多哈

     

    分享到:

    评论

  • 请问下五月去育空的话会有危险吗?

    不明情况的群众被提醒有熊还会有非法枪支所以比较危险 是真的吗?
    回复若若说:
    熊并不可怕, 只要遵循基本规定就行了. 至于非法枪支, 不知从何说起. 育空地区的治安状况很好的.
    2010-04-18 01:19:12
  • 梦想不远
    回复天涯大巴说:
    只要去做,梦想不远。
    2009-12-06 22:01:38
  • 我没有时间,去年因为工作的关系去了马德里和巴塞罗那,地中海是热情的大酒吧!但北美我更喜欢一些。同学分开多年了,看你的博客觉得你的进步了。自由的思想带你走向自由的天空。希望早日加入你的行列,下周买单反去,别笑话,登山徒步的设备我基本都全。你的文章比在大石洞写的好很多了!当时,所有的同学都没你文采好。
    回复北方的狼说:
    北美和欧洲各有各的好, 不过要说起户外什么的,北美似乎强一点,毕竟地方大, 景色也壮观.

    是啊, 世界上最珍贵的莫过于自由, 这是在得到自由后才能感受深刻的.

    谢谢鼓励, 工科确实不太适合我,但文科也确实很难生存. 不过,现在能把两者结合起来, 也很不错.
    2009-08-30 14:36:45
  • 跑到加拿大去啦!真是不错感觉那温度还很低啊!。
    回复石清风说:
    不是跑到加拿大去了, 是从那边跑到多哈来了.
    2009-08-28 20:07:28
  • 你的摄影水平在提高,真是美呀!有一种北方苍凉壮丽的美。随着你的脚步看看也挺好,虽然我去不了!小安同学你真的不一般。
    回复北方的狼说:
    嘿嘿, 你怎能去不了呢?
    2009-08-28 20:10:01
  • 那你夏天再去一次,再拍一张来看看,:D
    回复windy说:
    一直说要夏天去划船呢, 这不现在在中东了嘛. 以后有机会吧.
    2009-08-20 18:59:40
  • 独木舟上的照片,真漂亮~
    回复windy说:
    嘿嘿,想象一下,如果是夏天,草绿花红的,岂非天坛?
    2009-08-17 14:47:36
  • 偶实在是佩服当年的淘金者,发财的梦想让人们无畏任何的艰难险阻。育空历史博物馆确实有特点。
    回复花花猫猫说:
    似乎已经不是发财的梦想所能解释了,看那些老照片中淘金者的眼睛,不得不说真是硬汉。
    2009-08-17 14: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