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在育空,聆听北极荒野的呼唤 (1) (In Yukon, Listen The Call From Wild 1)

    日期:2009-08-08 | 分类:旅行 (Traveling) | Tags:纵横加拿大(Cross-Canada)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43756090.html

    在育空之后,你要去哪里?                                      Where do you go after Yukon?

    在育空之后,你要干什么?                                       Where do you do after Yukon?

     

    如果认为还有什么不曾看见                                       You're just foolin' yourself

    你只是在愚弄自己,                                                   If you think there's something else

    在经历了育空之后,这世界已经没有什么留存。   'case there's just nothing leter after Yukon

           -- 汉克*卡尔的《育空之后》(After Yukon bu Hank Karr)

     

     

     

    阿拉斯加公路 * 灰狗巴士的旅行 * 沃森湖的标牌森林

    (Alaska Highway - Greyhound Bus Traveling - Signpost Forest in Walton Lake)

    从温哥华出发,灰狗巴士(GREYHOUND BUS)沿97号公路开了整整一天一夜,才到了道森溪(DAWSON CREEK),不到一千三百公里的路程,因为频繁停靠,长途巴士几乎变成了都市的公交。要知道,灰狗可不象南美的巴士分个头等二等,钱多舒服点,钱少辛苦些,更不象中国有个卧铺啥的可以伸伸腿直直腰。灰狗的车,无论行程长短,均为统一的普通大巴,几个小时坐下来,没个柔软的东西靠靠脑袋,便已经累的要命,更不用说通宵达旦地乘车了,这时我总算明白为啥人人都带着个大枕头,经验摆在那里呢。好在,时值深秋,又是一路向北,我还有件羽绒衣可以用用。

    (图:阿拉斯加公路上的很多车站,就是这样一座小屋 Greyhound Bus Stop Along Alaska Highway)

    (图:蛤蟆河巴士站 Toad River Bus Stop)

    (图:蛤蟆河巴士站 Toad River Bus Stop)

    道森溪是通向北方荒野的大门,也是著名的阿拉斯加公路(ALASKA HIGHWAY,也称ALCAN HIGHWAY)的零公里处,从这里到育空地区的首府怀特霍斯(WHITEHORSE)--我的目的地--还有一千四百公里。因为要拎着行李再换一次车,我无法跑去“零”公里处拍张纪念照,其实,也没啥好拍的,不过是十字路口中心的白色标杆而已,上插加拿大国旗、省旗和市旗。对于一个旅行者来说,能够进入阿拉斯加公路的意义远远大于任何纪念碑前的留影。

    (上图:道森溪零公里处, 下图:三角洲交汇点, Dowson Creek '0' Mile Post andd Delta Junction , 图片来自互联网)

    上世纪二十年代,美国工程师唐纳德*麦克唐纳(DONALD MCDONALD)梦想着一条跨洲国际公路:从美国本土开始,由加拿大到阿拉斯加,然后跨白令海峡进入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就此连接东西半球。1933年,为了证实梦想的可行性,绰号为“瘦子(SLIM)”的阿拉斯加猎人克莱德*威廉姆斯(CLYDE WILLIAMS),在唐纳德的资助下,赶着有着一半北极狼血统的狗群,以狗拉雪撬的方式,穿过加拿大广阔的冰原和极地森林,一路南下到达芝加哥参加芝加哥世界博览会,随后在华盛顿受到罗斯福总统的接见,阿拉斯加公路自此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里。然而,当时的加拿大政府对这项工程不感兴趣,原因很简单:开支巨大,受益者却只有荒野里的数千猎人和渔夫而已。

    (图:瘦子和他的雪撬狗,Slim and His Sled Dogs, 图片来自互联网)

    直到1942年,日本突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出于美洲西海岸的战略考虑,阿拉斯加公路立刻被提到议事日程上来。在美国承诺负责所有的工程开支并由美军承建后,加拿大政府开了绿灯,也许是这个原因吧,虽然公路大部分从加拿大育空地区(YUKON TERRITORY)境内穿过,却被称做阿拉斯加公路而非育空公路。工程于1942年3月8日正式开工,同年10月28日完工,自道森溪向北,阿拉斯加的三角洲交汇点(DELTA JUNCTION)向北,由两支工程队同时进行,南北队伍会合处因此得名接触溪(CONTACT CREEK)。全长近两千三百公里的道路在短短的七个半月建成,而且还是建在自然条件严酷的极地荒野里,不能不说是道路工程史上的奇迹。

    (图:阿拉斯加公路,Alaska Highway 图片来自互联网)

    唐纳德和瘦子目睹了梦想成真的全过程,虽然还有点遗憾:公路没有联上欧亚大陆。在战争期间通过陆路-空中-陆路的方式,军用物资从美国本土沿公路运至阿拉斯加,再由运输机运往西伯利亚,然后经西伯利亚铁路支援欧洲战场,但终究不能一车到底。值得欣慰的是,阿拉斯加公路随后成为连接北美洲、中美洲和南美洲的泛美公路(PAN-AMERICAN HIGHWAY)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南美洲最南端的乌斯怀亚(USHUAIA)到阿拉斯加的普拉德霍湾(PRUDHOE BAY),纵贯南北半球,全长两万五千公里,泛美公路是当前世界上最长的公路。

    (图:泛美公路,图片来自互联网)

    阿拉斯加公路建成后的头两年,只有军队的特种车辆能够运行,实际上,直到1981年,公路的大部分还是土路,在炎热的五月和六月里,有些地段因冻土层融化造成的翻浆而断行。同车的乘客讲了个故事:五十年代,有位美国人计划驾车走完阿拉斯加公路,一路吃尽烂路的苦头,走到沃森湖(WATSON LAKE)终于崩溃,于是卸下汽车牌照,钉在路边的树上,然后便定居了下来。如果有兴趣,可以仔细找找,据说,那牌照至今还在,只是树粗了很多。虽然在我看来,已经全程铺了柏油的阿拉斯加公路,其荒野程度,远远比不上东海岸拉布拉多地区的500号公路(ROUTE 500),可在大多数养尊处优惯了的美国人看来,走完全程无疑为一种冒险,很值得和邻居夸耀一番。

    (图:阿拉斯加公路 Alaska Highway)

    (图:阿拉斯加公路蛤蟆河 Alaska Highway, Toad River)

    时至深秋,公路上车辆稀少,据说夏天可不同,旅行房车(RV)多得快赶上鹿群了。不过车少客不少,一会儿是一群白唇的落基山岩羊(ROCKY SHEEP)好奇逛大街,一会儿又是顶着巨角的雄驼鹿(MOOSE)带着妻妾饭后散步,而且都不当自己是客,只管在路当中东张西望慢遛达。巴士只好减速甚至停下来,让它们先走。别的乘客还没啥,我在那里兴奋的要命,想想吧,既不是动物园,又不是保护区,这么多大个的野物近在咫尺,还成群结队跟后院养的鸡似的,那时我刚刚登上北美大陆不久,也怨不得少见多怪,中国的大部分城市里,可是连麻雀都少见呢。

    (图:灰狗巴士,后面拖的是邮件 Greyhound Bus) 

    巴士司机是好人,看我在那里激动的大呼小叫,便开始通过车上广播系统,开始了他的免费野生动物观察指导:一会儿路左的白桦树上有只豪猪(PORCUPINE),一会儿路右的云杉林下有群麋鹿(ELK).....。他长年跑这条线,眼又尖,路边的动物很少逃得过他的视线,于是,一车人的头跟着他的指令忽左忽右转个不停,车厢里嘻嘻哈哈笑声不断。到了景色壮观的地方,干脆宣布停车十分钟供大家拍照。这哪里是长途巴士啊,明明是旅游专车嘛。灰狗巴士为了安全,规定每位司机每天开车的时间不能超过六小时,到了哈蟆河(TOAD RIVER),司机和我们告别,大家都争着请他喝咖啡表示感谢。在我后来长达两个月纵横加拿大的巴士旅行中,虽然司机都很好,但再没有见过这样有人情味的了。

     

    (图:阿拉斯加公路)

    过了道森溪后,阿拉斯加公路上的大城镇只有两个,一个是育空地区的首府怀特霍斯(WHITEHORSE),另一个就是沃森湖了,都在加拿大境内。所谓大城镇,只是相对而言,其实沃森湖的人口也就一千五百左右,居民过去主要以伐木和矿业为生,现在则是旅游业为主打。顺便说一句,沃森湖的气候可是极端的很,五月的最高温度可达34摄氏度,而一月的最低温度则到零下59摄氏度。零下59度是什么概念呢?就是如果直接吸气肺会被冻伤,口水也能变成子弹伤人,只要吐的人稍微使点力。我经历的极端低温只有零下53度,即便保护到了牙齿,还不敢在户外呆上二十分钟,而这里才走到阿拉斯加公路的一半不到呢。

    沃森湖最出名的景点就是标牌森林(SIGNPOST FOREST),出名到了世界的很多地方都模仿,包括南极洲的各国科考站。去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所以我是在回程时才有幸看上一眼,巴士司机将我留在路边,说好半小时后在前面的加油站汇合,然后我就一人独自面对真正的树和标牌组成的森林了,那时西天的彩霞正在消退,启明星开始闪耀,日暮乡关何处是?在世界的这个角落里,没有我认识的人和物,一股浓浓的孤独感涌上心头,想来,当年必是同一种情绪困扰了那个叫卡尔*林德瑞(CARL K. LINDLEY)的美国士兵吧。

    1942年,参与建路的卡尔思念故土,便在路边订了个指向家乡的路牌,上数英里数,同伴们纷纷效仿,无意中为后来的旅行者开辟了表达乡愁的公告牌。五十年后,卡尔重返沃森湖,当年竖起标牌的地方已经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森林了,标牌超过一万块。再后来沃森湖开展“认领一块标牌活动”(ADOPT-A-POST PROGRAM),在全世界范围内征集标牌。我到的时候,已经有四万五千多块了,是当地人口总数的三十倍,内容也是五花八门,从汽车牌照到大酒店门牌,从夜总会招牌到卫生间标志,凡是能想象出来的人类标志,这里全有。

    (图:沃森湖的标牌森林 Signpost Forest in Watson Lake)

      2009年8月8日于卡塔尔多哈

     

    《在育空,聆听北极荒野的呼唤》目录

     

    阿拉斯加公路 * 灰狗巴士的旅行 * 沃森湖的标牌森林  

    (Alaska Highway - Greyhound Bus Traveling - Signpost Forest in Walton Lake) 

     

    白马之城 * 蜜蜂嗡嗡客栈 * 北极光

     

    (City of White Horse - Beez Kneez Backpacker - Nothern Light)

    育空历史博物馆 * 被会计诗人火葬了的山姆 * 泛舟育空河

    (McBride Museum of Yukong History - Sam MaGee Cremated by Accountant Poet - Conoeing along Yukon River)  

     

     

     

    河岸客栈 * 德国浪子 * 雪橇犬北极 * 蒸汽船墓地

    杰克*伦敦小屋 * 不朽的会计诗人 * 淘金者的长眠之地

     

    克朗代克淘金热 * 搭了一千三百公里的便车 * 路上遇见的人

    (Klondike Gold Rush - Hitch Hiking Along Klondike Highway  - People Met on Road)

     

    分享到:

    评论

  • 看你的游记生动有意思 我搬个板凳慢慢看
    回复芥末云游说:
    奉茶,请慢看。
    2009-12-06 21:36:24
  • 旷野也是人类需要的,真美。
    回复Maldives说:
    是啊,想想如果到处都是拥挤的人群和水泥森林,该有多恐怖
    2009-08-17 14:38:12
  • 暂时跳不了那么远,以后试试。所谓两头,是在阿拉斯加走过一段,在乌斯怀亚走过一段。
    回复dongxi说:
    你说的是泛美洲公路啊。
    2009-08-17 14:37:38
  • 你好,我是一位打算前往Dharamsala旅行的人,可能由于某些原因,在互联网上很难搜索到相关信息,似乎大陆游客也很少有去过那里的。我在google检索相关信息时无意发现了你的博客,真的帮助良多,利用一下午的时间仔细的阅读了你的大部分游记,感觉通过这些文字所展现的传奇经历真的让人惊奇。
    我还有一些关于Dharamsala旅行的问题,希望能够得到你的帮助与解答。由于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实在很难再找到有此经历的朋友了,所以真心期待你的任何回复。不知道能不能给我一个你的电子邮箱地址,我把我的整个旅行目的、计划与几个比较急迫的问题整理好了发给你。
    我的电子信箱是:nightswimmer@sina.com
    再次感谢了!
    Vincent
    回复nightswimmer说:
    我的EMAIL地址是quail_shanghai@yahoo.com. 很乐意提供些微的帮助。
    2009-08-17 14:37:08
  • 对育空地区有天然亲切感,走过这条公里的两头。
    回复dongxi说:
    这个两头是怎么走的呢? 跳?
    2009-08-10 22:5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