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在育空,聆听北极荒野的呼唤 (4) (In Yukon, Listen The Call From Wild 4)

    日期:2009-08-14 | 分类:旅行 (Traveling) | Tags:纵横加拿大(Cross-Canada)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43753280.html

    克朗代克淘金热 * 搭了一千三百公里的便车 * 路上遇见的人

    (Klondike Gold Rush - Hitch Hiking Along Klondike Highway  - People Met on Road)

    传说,1896年夏天的一个晚上,美国探矿人乔治*卡麦克(GEORGE CARMACK)梦见自己站在克朗代克河边,河中的鲑鱼都长着着金子般的眼睛,第二天,他在克朗代克河谷的兔子溪(RABBIT CREEK)中找到了天然金块(NUGGET)。不过,历史学家倾向于将育空黄金的发现,归功于卡麦克的妻兄,育空土著斯库康*吉姆(SKOOKUM JIM),以及斯库康的侄子道森*查理(DAWSON CHARLIE)。无论是谁最先发现,兔子溪畔打下的三块淘金领地木桩,确实标志着克郎代克淘金热的开始。 

    (图:来自克朗代克河谷的天然金块Nugget from Klondike Valley )

    当时的美国正处于经济衰退期,失业者众多,黄金财富的巨大动力使得人们从北美和欧洲涌入西北。育空河和克朗代克河交界处的道森城(DAWSON CITY),人口在短短的两年内激增至四万,成为当时辽阔的西北部最大的城市,要知道,当今整个育空地区的人口只不过三万。人口的急增导致败血症的流行和饥荒,加拿大政府不得不颁布边界条令:淘金者必须携带一年的供给(大约一吨左右)才能入境。

    当年大多数的淘金者选择从旧金山、西雅图或者温哥华乘船到阿拉斯加的斯该格威(SKAYWAY),然后徒步五十三公里的奇尔库特山径(CHILKOOT TRAIL),入境加拿大来到育空河的源头,最后再经怀特霍斯走上八百多公里水路到达道森城。在蜜蜂嗡嗡客栈,有位夏季在阿拉斯加工作的美国人对我说,他走过奇尔库特山径全程,虽然只背着帐篷睡袋和少量食物,而且是在夏天,他依然觉得旅途的艰难,而且只要稍微留点意,沿途依然能见到淘金热时倒毙的马的尸骨。

    但是,当年能买得起马的淘金者寥寥无几,物资运输全靠人的肩膀。老照片中,冰雪覆盖着奇尔库特山,淘金者的队伍如搬家蚂蚁般连成一条黑线,从山脚斜上山口,黑白分明。资料显示,负重的淘金者要花上两个小时才能上到山口,放下物资,坐在冰雪陡坡上两分钟滑到山脚,然后再负重爬上山口,整整一吨的物资啊!而这仅是是长达一千公里的淘金路的开始。淘金热只持续了短短的四年,虽然大多数人或空手而归或长眠于北国,但淘金者在最艰苦条件下的不屈精神却是光辉千古的。美国人说来年夏天准备重走奇尔库特山径,只为遇到挫折沮丧时,想想当年山径上发生过的,便会释然。

    (图:克朗代克淘金热虽然只持续了四年,却留下了大量的资料和文学作品 Klondike Gold Rush only Last 4 Years)

    过去,从怀特霍斯到道森城,夏天乘船走育空河,冬天则是狗拉雪撬,自从克朗代克公路开通后,非但水路公共交通取消,连育空的首府也由道森城迁到怀特霍斯,毕竟后者和加拿大的其它地方以及阿拉斯加的联系更容易些。如果开车走六百多公里的克朗代克公路,只需要六到七个小时,而我却花了整整一天才到道森城,原因很简单,只在夏季开通的旅游巴士已经停开,租车从经济和行车安全的角度都不合适,我只能搭便车。

    在温哥华时就知道九月的道森城巴士停开旅店关门。抱着试试的想法,打电话给道森城河流旅店(DAWSON CITY RIVER HOSTEL)的老板迪特*雷恩缪斯(DIETER REINMUTH),得知旅店已经关门,但他本人要十月中才离开,给我一个睡觉的地方肯定没有问题的,至于交通嘛,他建议搭便车,我质疑安全,他说育空地区的治安状况非常好,育空人更是乐于助人。到了怀特霍斯后,咨询客栈和游客中心,得到的答案相同,我便又给迪特打了个电话,告知第二天去道森城。就这样,个人旅行史上的又一个记录诞生了:来回一千三百多公里,共搭了便车十一辆,去时八辆,回来三辆。

    (图:搭了一千三百公里的便车 Hitch Hiking along Klondike Highway)

    (图:路边凝霜的野草 Road Weeds covered by Frost )

    日出时刻,我搭上了第一辆车,并在一小时内换了另外两辆,这才走了二十多公里,育空人确实热情,每个人都为自己当天不能去道森城而抱歉,我这个求人的人反倒成了债主。第四次搭上辆破旧的皮卡,司机是土著人,介绍自己的职业为独立电影人,但艺术这东西在艺术家没有出名时是当不得饭吃的,他必须一周伐上两次木以贴补家用。艺术伐木人把我放在了一百公里外,对面有一个休息点兼杂货店,他告诉我如果冷就去店里呆着。这天的阳光极其明媚,虽然已经十月,却也温暖如春,路边的野花已残,草叶正转红色,无论花和叶上都结着精致的白霜,那是夜的功绩。公路蜿蜒起伏通向未知,我沿路向前走去,转过弯去,休息点的木屋和屋前写着“供应世界上最好吃的肉桂小圆面包”的招牌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似乎根本没有存在过。此时此刻的天地间,似乎只有我自己,孤独却快乐。

    第五辆还是皮卡,主人是电器工程师,周末出来打猎。我问他打到了什么猎物,他说两只松鸡(GROUSE),当时我不懂这个词,他就一边解释是象鸡一样的但比鸡美味的鸟,一边去后车厢拿给我看,又指着远处问看见湖上的白点了吗?那是野天鹅,他说现在已经冷了,大多数天鹅已经南迁,再早上个把月,公路两边的湖里全是天鹅。车的后座上放着两把猎枪,还有几盒粗细大小不等的子弹,工程师猎人说,不同的子弹打不同的猎物,我翻出一粒十公分长比拇指还粗的子弹,问这该不是打熊的吧?他说是猎鹿的,打熊的还要粗呢,今天没有带出来。在育空,共有一万多只熊,十几万头鹿,湖中河里还有无数的鲑鱼鳟鱼梭子鱼,这里,没有不会打猎和钓鱼的男人,也没有不去打猎和钓鱼的男人。

    (图:工程师猎人和他的猎物 Hunter and His Game)

    (图:天鹅湖 Swan Lake)

    工程师猎人把我带到了卡麦克镇(CARMACK)--克朗代克公路上唯一的加油站,也是育空河水路上唯一的供给点。此时已经中午,我刚刚走完一半的路。镇名来自克朗代克金块的发现者乔治*卡麦克,虽然关于黄金的发现者还有争议,但卡麦克镇附近的煤矿,确实是他的功绩。离镇一公里处,冰铁桥(ICE BRIDGE)横跨育空河,河滩树上一只白头鹰默默地注视着水流。带我了一段短途的司机说早上鹰就已经在那里了,半天了居然也不挪个窝,想是入了定。

    (图:卡麦克镇 Town of Carmack)

    (图:卡麦克的冰桥 Ice Bridge near Carmack)

    (图:卡麦克附近的育空河 Yukon River near Carmack)

    (图:育空河的深秋 Late fall in Yukon)

    公路在这个点上有个大坡,我坐在路边水泥护栏上,背后是一片白桦林,阳光虽然温暖,却已经渐渐西斜,等了快两个小时,还没有搭上一辆车,我已经开始盘算过夜的事了,返回怀特霍斯不甘心也未必可行,因为路上根本不见车影,附近有人烟的就是林里的房子了,问题是他们是否放心让一个陌生人住宿?我是否勇敢到了在陌生人家过夜?正在纠缠不清时,一辆车停在眼前,司机开了车窗问去哪里?我大喜,连说道森城,她说她只到离道森城四十公里的地方,如果我不介意和狗同乘的话,她可以带我一程。

    (图:白桦林里的教堂和民居 Church and House in Birch Trees)

    车上果然有两只狗,黄色的叫姜,黑色的叫奥斯卡,本来奥斯卡是坐在前座的,我抢了他的座位,只能在后座低声抱怨。司机是当地的博物学家,夏季游客高峰时当导游开讲座。一个小时后,车停在路边的观景台上,博物学家带狗方便去了,我靠着栏杆俯瞰育空河,深切的河岸下水流涌动,快速穿过河中心的岛,那就是五指激流,育空河上划船者最富挑战的地方。博物学家说只有到了夏天汛期,才知道什么是激流呢。和公路的前半段地势起伏多湖泊不同,后半段平缓开阔,奇怪的是路边的大片森林只剩下黑色的木桩指向天空,随时可见到写有1966,1994等字样的标牌,博物学家说森林是被野火烧掉的,而野火则是大自然维持平衡的一种手段,所以当地人并不干涉,只是记录下野火发生的日期,供研究者使用。夕阳西下时,我已经到了离道森城四十公里的地方,博物学家和她的狗拐向岔道,那里有她的别墅。

    (图:育空河上的五指激流 Five Finger Rapid )

    第八辆车的司机是位外表粗俗心地善良的淘金者,一路上他大谈刚买的宝贝推土机,并盛情邀请我参观。虽然在我看来,那不过是个破旧的机械而已,不过对于现代的淘金者来说,机械化是唯一能让淘金有利可图的方式。当年的淘金热只持续了四年,只是因为河底的天然金块被采尽,而深埋的金块或者金沙则因落后的手工劳动,而变得无利可图。事实上,从发现黄金到现在,育空地区共出产了一千二百五十万盎司的黄金。淘金者特地把我送到了轮渡口,从那里过河就能走到迪特的河流旅店。他说如果晚上想喝酒的话,就去帝国酒店的酒吧,他天天晚上都在。我对喝酒并无太大的兴趣,终究没有去,有意思的是,当我离开道森城时,拦下的第一辆车居然还是淘金者,双方为这个巧合而兴奋,他再次邀请我去帝国酒店的酒吧,如果我下次再来的话。如果真能再来,我一定会去请他喝酒的。

    回程拦车很简单,两辆车到了城外的淘金区,然后就是等待了。天阴欲雪,两百米外便是昏暗一片,此时我才明白为什么在育空地区驾车白天也要开大灯的规定了。胡思乱想间,一辆蓝色的车驶过,反应过来再招手已是迟了。谁知车开出百多米停了下来,又倒车到了我面前,车上的是对老年夫妇,太太作为育空地区的议员,此次去怀特霍斯开会,七十多岁的先生则当司机,虽然这彻底解除了我搭不上车的担心,不过想想让位老人开这六百多公里路实在有些不好意思。

    (图:白色育空的雾凇 Great White North)

    (图:阴晴不定的克朗代克公路 Driving on Klondite Highway)

    (图:育空河边的旅店废墟,Ruined Inn by Yukon River)

    老先生倒也精力充沛,时而停车让我去看湖边的雾凇,时而指着河边破败的木屋说那是水路时代的酒店,他七岁那年跟随父母来到育空,曾在那里住过一晚,随着公路的开通,酒店便废弃了。最后他打开播放机让我听歌,其中他最喜欢的我也非常喜欢,那歌名就叫《育空之后》,歌手唱到他走遍了加拿大,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好,但对于他来说,哪里都比不上育空哪里都让他想起育空,歌词的最后一段是:

    在育空之后,你要去哪里?                                      Where do you go after Yukon?

    在育空之后,你要干什么?                                       Where do you do after Yukon? 

    只有一个地方                                                              There is only one place I know 

    我知道我想去                                                               that I want to go 

    天堂就是我将去的地方                                               Haveav's where I will go  

    在经历了育空之后。                                                   After Yukon

      

    当我最终离开育空时,我知道歌手汉克*卡尔唱出了我心中所想的。

     (图:克朗代克河边的克朗代克公路,两边都是淘金点 Klondike Highway by Klondike River)

      

     2009年8月14日于卡塔尔多哈 

    分享到:

    评论

  • 太美了,育空的人与自然
    回复Ugg sundance 说:
    是很美
    2009-09-18 04:43:30
  • 久违的炊烟
    回复风云大漠说:
    那个烧的可是松木和杉木呢, 熏肉最好.
    2009-08-30 14:25:28
  • 雾松那张非常美,很空灵的感觉~
    回复windy说:
    是啊, 可惜当时匆忙, 也没好好拍. 不过能看见已是很好了
    2009-08-20 18:56:42
  • 太美了,育空的人与自然。
    回复Maldives说:
    是啊,育空是非常的美丽
    2009-08-17 14:44:52
  • 一年前听了你的故事后,在去育空的路上也碰到拦车的背包客,很想帮一把(眼前老出现你孤独的站在荒野中的情景),无奈的是车里实在的没地方了,你知道的哈,只好心里默祷我后面的车(不晓得在哪里)能做个好事
    回复花花猫猫说:
    嘿嘿,理解。回到怀特霍斯后,游客中心的工作人员说她那天也去了道森城,而且看见我在半路拦车,但因为车里没地方,只能抱歉。

    心中有善念者万岁!
    2009-08-17 14:4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