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最是红场飘雪时 (Snowing in Red Square, Moscow)

    日期:2003-09-14 | 分类:旅行 (Traveling) | Tags:俄罗斯(Russia)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38336.html



    站在莫斯科市中心,四顾茫然,众多地铁线路和大小街巷,错综复杂如血脉经络,让初到者头晕目旋。我仔细辨认着路牌上的俄文,想和手中的旅行指南对上号,却只是徒然。知道这里有几条路正通向红场和克里姆林宫,却搞不清楚是哪几条?

    十月本是树叶开始转金之时,这年却异乎寻常地下了一夜大雪,寻食的渡鸦和麻雀蹦跳在人行道上,留下行行“个”字,引我来到了一幢红砖白顶建筑前,晚些时候,才知道那是著名的国家历史博物馆。背衬着鲜艳的红砖,一尊青铜雕像引人注目,骑马的红军元帅目光深邃,眺望远方,雕像肩头落满雪花。朱可夫元帅,不知何故,脑海中立刻浮现出这个二战英雄的名字,尽管当时我还不知身在何方。

    历史博物馆西面,是一个门式建筑,门前有个小小的圣龛,供奉圣母玛丽亚。这就是斯大林时代建成的红场北门,当年,全世界瞩目的阅兵队伍就是由此进入红场的。当走过称不上雄伟的大门时,我依然懵懂于自身所在,直到一带红墙赫然眼前,才醒悟过来,自己,已经来到了俄罗斯的心脏--红场。

    位于克里姆林宫东墙的西侧,红场占地73000平方米,是天安门广场的五分之一大。算起来,红场已经500岁了。15世纪末,沙皇伊凡三世在城东开拓城外工商区,名为“集市”;1517年,一场火灾更其名为“火灾广场”,17世纪下半叶,改名“红场”,延用至今。其实俄语中“红”含有美丽的意思,直译应为“美丽的广场”,而事实上,红场的确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广场之一。这天,我看见,青石铺地的广场,落满和平鸽,融化的雪水浸洇了每一块石板,也浸洇了数百年的岁月。

    清晨,红场,雪后。天空中,有鸽群用翅膀记载下的历史,却没有人能够解读。




    漫步广场上,我左顾右盼,旅行指南早装入背包,眼前的一切让人无法将眼神挪开,哪怕只有一秒。出乎想象,红场并不平整,而是一个长方形的缓坡,从北往南,至三分之二处为最高,然后缓缓下降,滑入莫斯科河中。当我走到最高点时,突然眼前灿烂缤纷,青石地上升起一座教堂,九座塔楼圆顶,形状颜色各不相同,却又和谐无比。戏剧一般,雪花开始纷纷扬扬,落在脸上冰凉,那教堂美得如此的超凡脱俗,我怀疑自己是否还在人间。

    “很美,不是吗?”一个男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陡地一惊,转头,一个上了年纪的外国人正微笑地看着我。“是的,象仙境一样。”我喃喃,转回头自顾自地盯着教堂。“瓦西里大教堂,每次我来莫斯科都会来看她,而每一次她都不会让我失望。”那男子的声音中也带着一点梦幻。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那里,两人竞似痴了一般,任雪花落满身……。

    为纪念1552年攻克喀山,彻底打败入侵的鞑靼人,1555年,伊凡大帝下令兴建了这座教堂,建筑师是巴尔玛和波斯尼克。和其它注重内部装饰的东正教教堂不同,瓦西里大教堂更注重外部结构,中央帐篷顶塔楼高46米,外围八个塔楼圆顶都是饱满的葱头形,代表喀山八天战役期间的当值圣人。教堂共用了五年时间才完成,一举成为俄罗斯建筑史上的杰作。为了让这座教堂的美成为惟一,伊凡大帝刺瞎了建筑师的双眼,也因此在自己的名字前加上了“恐怖”的称号。沙皇不知,光这一座,已耗尽建筑师的心血,哪里还能再造出另一种同等的美?

    上午,教堂,雪大如花。天才、强权和恐怖共同造就了红场南端的无与伦比,但这并不是人类史上的惟一。





    红场西侧横亘着克里姆林宫的红墙,十四米高,六米厚,墙下墨绿色的枞树,高大如塔,枝叶上积满白雪,黑色渡鸦成群飞去时,雪落一地。城墙上,五个高高的塔楼,塔尖苏维埃时代的红五星,各重达一吨,在白雪映衬下,鲜红如火。红墙里,就是占地二十六公顷的克里姆林宫—俄罗斯八百年来的神经中枢,

    从红场眺望宫中,只能看见圣母升天大教堂的馏金圆顶,圆顶下,彼得大帝前的历代沙皇和大公,静静地躺在各自的石棺里,再不问人间沧桑。红墙外,广场中部,黑色的列宁墓也矗立了七十余年,静默无语。列宁墓和红墙间,一字排开十二块墓碑:斯大林、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契尔年科、捷尔任斯基……,读着墓碑如同读着苏维埃政治史。两个年代的水火不相容的统治者们,死后却隔墙相望,算来全世界上惟有红场,只不知当今的统治者,身后归于何方?

    正午,红墙,初霁。数百年来,从沙皇到列宁到普京,都曾用鹰一般的眼神,俯瞰着俄罗斯大地。





    大概世界上没有哪家百货公司,能够建址权力中心的边上,古姆可谓特例。由波梅兰兹夫设计,建成于1893年,古姆一开始就是作为集市。经历了一百多年的沧桑,如今的古姆国立百货公司,已经成为世界最著名的十家百货商店之一。

    古姆建筑型如火车车箱,共三层,各色店铺两面排开,阳光从中间的透明天棚直泻而下,喷泉和雕像随处可见,而雕刻更是装饰着所有的细节。商店里可以买到欧洲各国的奢侈品,价钱并不比生产国贵,但对于大多数月收入微薄的俄罗斯人来说,已经是天价。俄罗斯的特产也不少,从西伯利亚的火狐帽黑熊皮到莫斯科雕金镂银的木头套娃,从黑海的鱼子酱到外高加索的山羊奶酪,应有尽有。最著名的莫过于“斯米尔诺夫”牌伏特加,专卖店很好认,门前一概有只一米高的木雕熊,熊掌上托着一瓶真酒。

    古姆里还有很多餐馆和咖啡厅,是红场附近唯一能给游客们提供能量的地方。另一天的下午,我从盘桓了六个小时的克里姆林宫里出来,饥寒交迫,要不是古姆的热茶和奶酪蛋糕,怕早已成为莫斯科街头的冻殍。这天我和斯坦—那个风雪中同为瓦西里大教堂陶醉的游客—一起来到古姆二楼的咖啡厅,一边喝咖啡一边闲聊,身为演员的斯坦大谈自己刚出演的电视剧和明星轶事,我微笑不语,却暗自惊奇于时空的错乱:昨天还在上海办公室里忙碌,今天已坐在红场边上,听一个美国人聊好莱坞。

    午后,老店,零星雪珠,随意打在透明天棚上,看不到头的现代豪华里,隐约传来克里姆林宫的钟声,如百年前一样。





    历史博物馆的东侧,沿克里姆林宫北墙,是一个树木葱茏的大花园--亚历山大花园。近入口处,红墙下,绿草环绕着无名战士墓。深红色大理石的基座上,青铜将钢盔和军旗铸成永恒,地火熊熊,墓碑上镌刻着:“你的名字无人知道,你的功勋永垂不朽”,两边肃立着仪容整齐的卫兵,在风雪中守卫着一份自豪。

    正是每天的换岗时间,持枪士兵列队从克里姆林宫北门出发,中间经过一段残存的最古老的宫墙,齐步来到墓前。致意行礼,交换卫兵,一切按部就班,如七十年来的每一天。而头顶天空中,克里姆林宫墙上飞扬的旗帜已换,几十米外,小贩正忙着向外国游客兜售着红军军帽。雪花飞舞,白杨树叶纷纷落下,黄如金,远处隐隐约约传来歌声,正是熟悉的《喀秋萨》,我心中涌出一种情感,那叫痛,为这个国家的曾经。一对老人来到墓前,恭恭敬敬献上一束鲜花,我长吁口气,至少,在俄罗斯人民的心中,牺牲者永垂不朽。

    下午,卫兵,风雪弥漫成雾。红墙下不熄的火焰,朦胧如历史的回声:辉煌不再。




    莫斯科公民结婚有个传统:一定要去红场,先在无名战士墓前献上一束鲜花,然后新人们在亲友的簇拥下,走过整个红场,给这个凝结了太多血的地方,添上一点蜜的滋味。

    这天正是星期六,从下午开始,广场上便新人无数。几十年罕见的低温,让穿了冬衣的我依然瑟缩不已,可美丽的新娘们一律雪白婚纱,袒胸露臂,新郎也暖和不到哪里去,多一件黑色西装而已,他们的如花笑靥,让人心生暖意。从瓦西里大教堂到莫斯科河,有段叫瓦西里的缓坡,在那里,我遇见了一对新人和他们的亲属,团团围在一起,用一次性杯子喝着伏特加,新郎不时抱起新娘,在一片“乌拉(万岁)”声中,长吻不已,看着那样幸福的一对,我也不再盯着他们身后的老爷婚车。只要去过红场的人,任谁也不会不同意,没有小心翼翼提着裙裾,一脸甜蜜走过青石板的新娘,红场会逊色很多。

    黄昏,新娘,细雪如银屑,洒满婚纱。笑声中,莫斯科河缓缓流出一城灯火,风云早已变换,生活依然继续。





    出了餐馆,夜色已浓,习惯了大都市的灯火辉煌,莫斯科的夜晚不免有些暗淡。我拉着斯坦再次来到红场北门。白天摩肩接踵的地方,现在人迹廖落,只有几个警察和便衣来回逡巡着,一段简陋的铁链封锁了道路,看来今夜红场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相顾无言,我和斯坦一起,把目光转向广场和周围那些熟悉无比的建筑,夜色下,它们有着与白天截然不同的韵味:北面国家历史博物馆,红砖墙已没入黑暗,只有屋顶在昏暗路灯下发着光,不知是屋顶本身还是上面的积雪;东部古姆国立百货公司,灯火全熄,犹如一条堰卧长龙,等着曙光唤醒;南端瓦西里大教堂,在数盏泛光灯下,颜色深暗,如古旧壁挂上褪色的图案;西侧克里姆林宫的红墙变成一带沉沉阴影,塔楼上巨大的红五星,早失去了红宝石的光芒。

    夜里的红场,似空旷无边,又似鬼影憧憧:17世纪,无数基督徒在这里被活活烧死,只因为宗教仪式的手势不同;在一天内,彼得大帝,将1700多名叛变的火枪手处以极刑;瓦西里大教堂前的圆台,是当年宣读沙皇诏书和死刑令的地方,台下不知处死过多少政敌、罪犯和无辜者;1917年的十月革命,红军与沙皇禁卫军争夺克里姆林宫的战斗,鲜血飞溅广场和红墙;然后就是斯大林时代……。从血的意义上来说,红场确实应该称为红场。

    身边有醉酒的人经过,歌声到也嘹亮,旋律是父母那一代人常哼的。寒风凛冽,雪又开始下了起来,我拉紧头巾,向斯坦告别。他握着我的手说希望能吻我一下“想想吧,雪夜,红场,吻,该有多么浪漫!”我摇头,在我的父辈们心中,这里曾经是革命的圣地,信仰的源泉,到了我这里,一切都已翻云覆雨,只留下太多的血腥和太沉重的历史,红场绝不是个浪漫的地方,而这些都不是这个心态永如男孩的美国人所能理解的。最终,按照俄罗斯人的礼节,我和他碰了碰脸颊,然后快步离去,留下他独自面对一片空荡。

    深夜,红场,漫天飞雪中,属于俄罗斯的数个时代,已经在记忆中悄然滑过。



    俄罗斯旅行小贴士 (Russia Traveling Tips)

     


    2003年9月14日于上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不知道鹌鹑姐有没的穿越西伯利亚的计划啊?
    回复 旺旺阿里巴巴说:
    有啊, 看看明年夏天成不
    2009-08-17 14:41:29
  • • 好精彩的红场记忆!血色如此沉重,拒绝了一个来自自由世界浪漫的吻, -泉水- ♀ (0 bytes) (10 reads) 2/20/09
    • 有啥后悔的? 自由世界不用吻也能到达. -鹑之奔奔- ♀ (0 bytes) (7 reads) 2/20/09
    • 老文章了,看了下面的贴才翻出来的.其实哪里都有坏人和好人,好人绝大? -鹑之奔奔- ♀ (0 bytes) (11 reads) 2/20/09
    • 看了你的老文章,啥时候离开基地的? -泉水- ♀ (0 bytes) (5 reads) 2/20/09
    • 同意好人绝大多数,但问题是坏人横行时,绝大多数好人是沉默的 相信绝大多数人是好人,本份人.但坏人横行时,绝大多数好人是沉默的,是无能为力的.好人只有在有人(这人其实在很多情况下也不是好人)带领下才会爆发力量. -王医生- ♂ (140 bytes) (36 reads) 2/20/09
    • 确实如此. -看风景- ♂ (0 bytes) (4 reads) 2/20/09
    • 但我还是坚信好人最多.个人旅行经验中也有不愉快的事, 甚至有次我都把刀子拿出来了,但是从没有真正严重的问题发生过. 相反,我得到的帮助远超出想象.

    很多刚开始旅行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杯弓蛇影,以偏概全. -鹑之奔奔- ♀ (149 bytes) (25 reads) 2/20/09
    • 不是一回事。不说了。 -泉水- ♀ (0 bytes) (6 reads) 2/20/09
    • 知道你啥意思,就不跟调. -鹑之奔奔- ♀ (0 bytes) (5 reads) 2/20/09
    • 喜欢! 旅途中与你同行的人与事,即便是星星点点, 那种人和人之间的微妙互动, 反而会在生命中留下鲜明而具体的感受。-同欢- ♀ (64 bytes) (18 reads) 2/20/09
    • 是啊,能在记忆中保留下来的,都是精华. -鹑之奔奔- ♀ (0 bytes) (4 reads) 2/20/09
    • 很美的文字,很美的地方,尽管背后有沉重的历史 太向往这个地方了. 第一次知道红场不是平的, 那个高点应该是最好的了望地点了.

    请问,克里姆林宫的换岗时间,大约是几点(或间隔多久)? -看风景- ♂ (131 bytes) (26 reads) 2/20/09
    • 红场值得花上两天时间. 换岗时间我记不得了,好象是半小时吧. -鹑之奔奔- ♀ (0 bytes) (4 reads) 2/20/09
    • 你说的是墓边换岗,只有几个人的? 还有一个是在克宫内部大队人马 网上有介绍,只是不知道是固定时间还是偶然进行. -看风景- ♂ (44 bytes) (7 reads) 2/20/09
    • 宫里的应该是偶然进行的,我在里面晃了一天,没见着,克格勃倒停多 -鹑之奔奔- ♀ (0 bytes) (0 reads) 2/20/09
    • 文笔读来有点象温瑞安早期那么漂亮 这周凑巧了,和俄罗斯有缘:夜里躺在床上看的闲书,是赫鲁晓夫时代政治谋士布拉德茨基的“领袖与谋士”,白天呢,正在看两本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指南,对那里更加向往了。

    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将是我“欧洲帝都”旅行的最后两站,这一程,我对俄罗斯的向往,更强于对北欧国家,因为这背后有沉重的历史积淀。

    我上大学的时候,一直都非常喜欢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中,那么沉郁的气氛。他和雨果是我大学时代最喜欢的两个作家。

    莫斯科的普希金艺术博物馆,收藏了施利曼从特洛伊古城发掘的宝藏,二战之后从柏林失踪,直到1994年,普希金博物馆才承认拥有这批宝物。

    圣彼得堡南郊的皇村(原名普希金),叶卡捷琳娜行宫里面,有个著名的琥珀房间amber room,最初是普鲁士国王送给彼得大帝的礼物,二战纳粹把它抢夺到德国,二战结束时失踪,再也没有出现。俄罗斯于2004年在宫里重建了一模一样的琥珀房间。 -顾剑- (766 bytes) (59 reads) 2/20/09
    • 叶卡捷琳娜行宫 叶卡捷琳娜行宫好象是每周一不开门,每月有一个周二(最后一个周二)关门.做计划时要避开.-看风景- ♂ (81 bytes) (23 reads) 2/20/09
    • 是的,俄罗斯各个景点一般都会周一或周二关门 因为我做功课的时候用的是好几本书,因为出版时间不同的关系,我的Fodor's和Fodor's Exploring,和Let's Go, 和Lonely Planet4本书上的关闭时间信息互相矛盾。

    我昨天晚上在网上查,又统一确认了一遍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各个主要景点关闭的时间。官网上的信息,应该是current的了 -顾剑- (266 bytes) (26 reads) 2/20/09
    • 中俄之间和德俄之间故事很多,猫腻也多。最近的就是中方换购石油,和俄方击沉货船,感觉跟俄罗斯打交道,中方永远吃哑巴亏。 -泉水- ♀ (78 bytes) (24 reads) 2/20/09
    • 中方还没学会怎么和老毛子打交道呢. -鹑之奔奔- ♀ (0 bytes) (6 reads) 2/20/09
    • 圣彼得堡我还一直没有机会去呢,嫉妒中 -鹑之奔奔- ♀ (0 bytes) (5 reads) 2/20/09
    • 去查QQH -SHUAYA少将- ♀ (0 bytes) (7 reads) 2/20/09
    • 嗯,回了 -鹑之奔奔- ♀ (0 bytes) (3 reads) 2/20/09
    • 写得既内敛又精致,好看,羡慕你的旅行经历。上海人吗? -tang07059- ♂ (28 bytes) (30 reads) 2/20/09
    • 谢谢.是上海人 -鹑之奔奔- ♀ (0 bytes) (3 reads) 2/20/09
    • 感觉你是五角场那个学校毕业的,是不是?:) -tang07059- ♂ (0 bytes) (4 reads) 2/20/09
    • 不是,我学工的 -鹑之奔奔- ♀ (0 bytes) (1 reads) 2/20/09
    • 大姐的文章一定要顶 大姐是什么时候去的俄国? -城南菜籽- ♂ (24 bytes) (27 reads) 2/20/09
    • 很久很久以前. -鹑之奔奔- ♀ (0 bytes) (3 reads) 2/20/09
  • 无意间找到了你的博客,正式我想找到的那一个。
    这么丰富的内容,多谢分享,收藏了,慢慢享用:)
    也欢迎光临我的家:)
    blog.sina.com.cn/xgzh66
    回复北角山妖说:
    谢谢.

    加了你的博链
    2008-07-03 03:57:52
  • 钦佩你周游世界的勇气和行动.
    但有个细节需要探讨.
    此伊万非彼伊万.
    另外,他名字的前缀,乃是"雷"之意.
    同时,这个前缀据传说是由于他杀死了自己的儿子而得.
    莫斯科的TRETIAKOVSKI 画廊有名画一副<<伊凡雷帝和他的儿子,伊万>>
    回复zhaokeshuai说:
    谢谢你指出这点,我得查查资料去。
    2008-04-07 13:57:13
  • 鹌鹑同学!太好太好啦!

    终于出俄罗斯版了。



    我九月份坐火车走亚欧铁路,北京--莫斯科--华沙--布拉格--维也纳--罗马.........



    知道哪里有旅行证可买吗??

    我在waytorussia买了一个,可是支付不成功,试了两次了。

    赶紧告诉我吧~ 谢谢谢谢!
    回复傻子殷说:
    不好意思地说,这篇是N多年前写的。点我首页左侧的TAG,就能看到相关目录下的所有公开文章。

    一般对外的HOSTEL或者HOTEL都办这个,你看一下最新版本LP的<=《RUSSIA》,上面肯定有。我去的早,估计资讯都过时了。
    2007-09-06 22:13:38
  • 您好,在新浪网上查到你有关于缅甸的贴子,最近打算去一趟,有些问题想问一下,请问怎么联系?

    qq:4321165

    msn:bagpipe78@hotmail.com

    email:cissy78@sina.com

  • 最后不更新了吗?
  • 偶来了,偶来了

    你决定去哪里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