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在育空,聆听北极荒野的呼唤 (2) (In Yukon, Listen The Call From Wild 2)

    日期:2009-08-09 | 分类:旅行 (Traveling) | Tags:纵横加拿大(Cross-Canada)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3045759.html

    白马之城 * 蜜蜂嗡嗡客栈 * 北极光 

     

    车到育空地区首府怀特霍斯时,正是凌晨四点,一切都在沉睡,同车的乘客各自开车回家,只有我们三个订了同一间客栈的旅行者,背着沉重的背包,在北国冷冷的星光下穿城而过。客栈要到早上七点才开门,我们只能在附近通宵营业的提姆*霍尔顿咖啡连锁店(TIM HORTON‘S)里坐下来,叫杯咖啡暖手,等待日出。 

    在加拿大,通常灰狗巴士到达重要城市的时间都比较合理,少有深夜凌晨,只有怀特霍斯例外。一个是因为太远了,从温哥华过来车要开上整整四十三个小时,中间还要换上三次车。温哥华唐人街上有家旅店的上海老板娘,当她听说我要去怀特霍斯时,连声惊叹,说在温哥华呆了快二十年,从未听说有华人去过那里,她断言我是疯了。另一个原因就是地广人稀,育空地区面积等同于中国的四川省,总人口却不过三万三,其中的三分之二住在怀特霍斯。夏季游客的人数远超当地人口,可到了冬天,连经营旅游业的本地人都要去温暖的地方休假呢。因此在淡季,能维持一天一班的巴士已经是相当不错了,只苦了我们这些旅行者。 

    怀特霍斯城名来自附近的育空河上的白马激流(WHITE HORSE RAPID),至于激流的得名有两个说法,一说印地安人首领白马因独木舟在此倾覆而死,另一说是激流的白色浪花如同万匹奔腾的白马。白马激流曾是当年淘金者旅行的最大障碍,无数船只在此沉没,历尽千辛万苦得到的金砂因而重归大地。不过对于后来成为作家的杰克*伦敦(JACK LONDON)来说,白马激流确实是“淘金”的好地方,凭借高超的驾船技能,靠带船过激流获得了足够的供给,使得他在后来一无所获的淘金中免于冻饿,世界也由此幸运地得以阅读他的作品。白马激流已经随着水电站的修建而永远消失,名字却由怀特霍斯继承了下来,只要育空河水在流,白马之城将与河共存,尽管没有一匹真正意义上的白马能适应这里严酷的冬天。 

    (图:怀特霍斯 Whitehorse, the Capital of Yukon Territory)

    (图:关于白马激流传说的壁画 Mural of White Horse Rapit ) 

     

    (图:怀特霍斯的政府大楼,旅游信息中心在一楼,Whitehorse Government Bldg, Visitor Info Centre is on the 1st Floor)

    (图:面对育空河的鹰和狼的图腾柱 Eagle and Wolf Totem Facing Yukon River)

    (图:当年育空河上的主要交通工具《S S 克朗代克》号 Sternwheeler S S Klondike)

    (图:同样,火车站现在也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 White Pass Train Station)

    (图:旅行者中颇有口碑的驼鹿餐馆,特色就是驼鹿肉排 Moose Cafe Serves Moose steak)

    (图:市中心的淘金者纪念碑,Prospector Monument in Downtown)

    (图:体育中心 Sport Centre)

     

    等到终于走进蜜蜂嗡嗡客栈(BEEZ KNEEZ BACKPACKER)时,太阳已经升起,门前落叶松针叶金黄,通体并无一根杂色,朝阳下如纯金打就。来育空的大多数旅行者选择自驾露营,对于背包一族来说除了交通麻烦以外,住宿上也没有太多的选择。怀特霍斯一共只有两家背包客栈,隔着两条街,选择蜜蜂嗡嗡客栈的理由之一,就是女主人对蜜蜂有着狂热的喜爱,反映在客栈的名字、招牌和各式各样与蜜蜂有关的小物品上,我是住进去以后,才知道这种小昆虫居然可以有那么多可爱的造型。

    隔天在一家小店店里,老板推荐育空特产的柳兰花蜜。柳兰是一种近一米高的野花,喜欢生长在野火烧过的林间空地上。育空的夏天,虽然只有短短的三个月,至始至终,柳兰紫红色的花序一直蔓延到天边,养蜂人跟着花期北移,等到花谢了,夏天也结束了,老板说,柳兰花蜜代表着育空夏天的滋味,那么蜜蜂本身呢,是不是代表花开的声音?看来蜜蜂嗡嗡客栈的女主人是个性情中人。

    当然,另一个重要理由就是这里有免费上网和茶点。旅行了近两年,和家人以及朋友的联系方式只有互联网了。到达白马之城的第二天晚上, 正挂在MSN上和朋友们聊得兴高采烈,突然客栈经理冲了下来,不知为什么急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一个劲的招手让上楼,楼上露台的门大敞着,经理指着夜空,总算吐出了一句话:“北极光!”天啊,北极光!白天我还在游客中心咨询呢,得到的答复是:在这个纬度上,理论上全年都能看到极光,但很难预测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出现。据说正午和半夜最多,这不是明显和人过不去嘛,白天日光强烈,有也看不见,晚上谁会夜夜等到鸡鸣?所以呢,即便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如非刻意,一生也难得见到几次,更何况我们这些过客?看极光和中彩票差不多,得靠运气,

    暗蓝的夜空,如同巨大屏幕,此刻正上演着地球上最壮观的光之秀。绿色和白色的极光追云逐月,时而如带,时而如瀑,只是眨眼间便已变化了千百回,更时时有极罕见的紫色极光做画龙的那一点睛,让我们这些仰面天空的人,空张着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曾经看过很多关于极光的照片和电影,却只有亲身站在这里,才知道那些都是空洞的表象,纵使摄影摄像的技术再高,却永远记录不了漫天狂舞的色彩给人感动的瞬间,更记录不下极光照耀下灵魂的高歌和澄彻。千百年来的每一个极光之夜,北极的土著因纽特人(INUIT),总是用敬畏羡慕的眼睛寻找着夜空里祖先和亲人的身影,他们相信北极光是天堂里的灵魂在散步舞蹈。如果死后的生活可以选择,我想我愿意做因纽特人。

    直到冷的浑身都颤抖起来,才发现连鞋都没穿,十月的北国夜风已经冰凉透骨。冲回楼下穿鞋加衣,电脑屏幕上一片橙色闪烁,都在问溜去了哪里为什么不回音?我飞快打入“在看北极光,绝美!”掉头又上了露台。过了半小时再回来,电脑却非常奇怪地沉默着,然后,信息一个个来了,朋友们相隔千里互不相识,回言却是商量好了般地一致:“我恨你!”

    (图:蜜蜂嗡嗡客栈起居室 Beez Kneez Backpacker)

     

    (图:蜜蜂嗡嗡客栈前门和楼梯,到处都是可爱的蜜蜂 Beez Kneez Backpacker)

     

    2009年8月8日和13日于卡塔尔多哈

     

    分享到:

    评论

  • 为什么没有北极光的照片呢?
    回复Nick说:
    当时忙着看,也就没有拍, 另外实在照片表现不出真实的万一呢.

    北极光的图片网上很多的.
    2009-08-23 14:53:23
  • 哎,人比人气死人,偶可大冬天的跑进北极圈内200 公里想看极光的,极光是没看见,倒是吃了熊肉和鹿肉回来(饭馆卖的啊)。
    回复花花猫猫说:
    是在挪威吧?极光这东西跟猫似的,你想要吧就不来,你死心了吧立刻骚扰。

    嘿嘿,荒野不就是也大养殖场吗?
    2009-08-17 14:43:12
  • 我不得不再次感叹一下,你真是够幸运啊~~~
    回复windy说:
    这个, 人笨挡不住运气好
    2009-08-17 14:4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