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流着奶和蜜的地方--背包旅行在中东 (A Land Flowing With Milk And Honey)

    日期:2001-07-15 | 分类:旅行 (Traveling) | Tags:无疆无界(Borderless) 土耳其(Turkey) 埃及(Egypt) 约旦(Jordan) 以色列(Isreal)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28289.html

    很早就知道了那快土地。五,六岁的某一天在妈妈的怀抱里看了一部关于图坦卡芒二世珍宝的纪录片后,知道了金字塔和国王谷;上完小学的地理历史课后,知道了伊斯坦布尔特罗伊;中学从每天的广播,电视新闻里知道了耶路撒冷,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看完《印地安那.琼斯》和《阿拉伯的劳伦斯》后,知道了佩特拉古城(PETRA)和旺地拉姆(WADI RUM)沙漠。知道中东是三大宗教中两大宗教的发源地,知道中东是东西方交流的桥梁,知道中东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知道四大古代文明有两个就在中东,但不知道的是有一天自己会走遍这片流淌着奶和蜜,血和泪的土地,就在二十世纪的最后一年。

    中东旅行回来也半年了,期间有朋友问感想,回答是没有。六,七千年文明,六,七千里路,各个民族各种宗教各类文化,岂是一篇单薄文字所能表达得出的。朋友说,试试吧,毕竟亲眼见过的人不多。于是就有了这篇
    线路比较个性的文字。 

     

    热情的约旦 

    约旦人的热情好客在中东各国是数一数二的。无论老幼,看见外国人的第一句话就是“Welcome to Jordan (欢迎来约旦)”。也许是因为严格的伊斯兰教规禁止男女穆斯林随意交 谈,也许是因为好莱坞电影看得太多的缘故,约旦男性对外国女子有着一种浪漫的想象,对独自旅行的女性更是热情洋溢。

    从安曼机场过境去伊斯坦布尔,前前后后只停留了十多分钟,身边便挤满了争看这张东方面孔的工作人员。十多天后从土耳其返回安曼机场时,居然人人能叫出我那对于他们相当拗口的名字。记忆力好的如此惊人,实在令人自惭。


    晚上入住机场
    ALIA酒店,和大堂副理正聊着约旦的景点,他突然停下来问:

    你是不是穆斯林

    不是。


    可不可以改信伊斯兰教?


    为什么?


    我想要娶你,可我们的教义不允许娶非穆斯林,所以
    ......”

    天呀,我们才认得几分钟啊!到现在我也没想起来当初是怎样逃离这个异国求婚者的。


    第二天误了去安卡巴
    (AQABA)的长途汽车,只好叫了辆出租车。因为有了头天的教训,当司机开口问是否是穆斯林时,便毫不犹豫回答是虔诚的佛教徒(天晓得)。车行五十多公里时,本来包在头上的沙巾遮在了大半张脸,因为司机老是含情脉脉的看过来,影响交通安全。车行一百多公里后,我已结婚数年,到二百公里处,我变成了四个孩子的妈妈,好在总共只有三百多公里,否则大概是逃不过做祖母的命运了。终于到了目的地。司机依依不舍离去,可开了几米后,又停下来,大声问:能不能不回去留在约旦”......

    但他们异乎寻常的热情并没有让我觉得恐惧和不安。
     

     

    春天的伊斯坦布尔


    数年前第一次上ICQ聊天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伊斯坦布尔的记者。他用诗一样的语言引起我对这个古老城市的无限憧憬。

    到达这个城市正是春天,遍地盛开的三色堇和初绽嫩叶的法国梧桐让我想起上海,尽管这两个大都市并没有太多的相似之处。很少有城市象伊斯坦布尔,既有历史文化的积淀,又有现代文明的喧嚣,既有落花满地无人踩的僻静小径,又有鬓影衣香灯红酒绿的繁华大街。水乳交溶的东西方文化让她成为唯一。


    船游博斯普鲁斯海峡,两岸全是古老的博物馆,清真寺还有漆成各种颜色的漂亮房子,背靠满是花树的山丘,越发让人流连。眯眯着眼作白日梦:买下水边的一幢白房子,小小的,半架紫藤搭起门廊。每天黄昏时坐在门廊下喝咖啡,脚边卧着只大狗,看海峡上船来来去去。说给导游杰拉听,他笑笑,报出个数字来便一下惊醒梦中人。


    杰拉是库尔德人,高大英俊。在伊斯坦布尔的最后一晚他约我出去喝咖啡,春雨迷朦中他说了很多,有关他的事业,有关他的迷惘,有关他的前女友。他说他希望能再见到我
    -- 他生平第一次遇到的中国女子。我答应了他有一天我会再回到伊斯坦布尔。但我们都没有留下彼此的联络地址。杰拉大学里学的是新闻专业。

     

     砍价在埃及


    自公元前五世纪希律多德(HERODOTUS)时代起,埃及就变成了西方的旅游胜地。两千多年来无数游人已让埃及人熟谙外国人不斩白不斩的真缔。明明标价两埃磅一公斤的香蕉,他一只就敢卖你两埃镑,谁让你不识数(在中东,阿拉伯人不用阿拉伯数字)。就是五,六岁的小孩卖家制面包也要加价100%。在埃及每一天的砍价就象一场永无止境且注定要输的战争,哪一次如果不被斩的血淋答滴的就已是谢天谢地谢神明了。

    但有过一次胜利。坐帆船
    (FELUCCA)从阿斯旺沿尼罗河而下,中间会停靠鳄鱼神和何露斯(HHORUS)神的共祭庙 - 廓姆欧博(KOM OMBO)。庙前集市出售长绒棉织成的大披肩,埃及男子 几乎每人一条挂在脖子上,白天用来遮挡烈日,夜晚用来抵御沙漠的寒冷。看中一条是棕色有双面图案。胖胖的摊主开价200埃镑。想也不想就还价50埃镑。摊主的眼睛立刻变得和他身后的骆驼差不多大。

    “180
    镑怎么样?

    “50


    “150
    镑,最后的价钱。要不100镑给你这条灰色的


    不,50镑,我只喜欢棕色的而且那条灰色质量不好。这是你今天的第一笔生意吧?作成了会带给你好运的


    “OK
    100镑,不能再降了。你是日本人吗?


    不是,我是中国人,来自上海。想想看你一生中恐怕没有多少次机会遇见一个上海女子吧。50镑卖了算了


    天呀,来自上海,你是我遇见的第一个中国人。OK80镑!不能再降了。


    看,你今天多幸运。我可是飞过了半个地球才来到这里。我们中国人相信每天的第一笔生意会带来好运。50镑!


    真的,我很幸运。好吧,50镑,但有个条件,让我吻你一下




    那么,让我拥抱你一下




    为什么?


    因为我是中国人,我们的传统不允许。对不起,我要走了,船在等我。


    好吧,50镑拿走吧。我相信你会给我带来好运。也许有一天我会去中国,也许有一天我会娶一个上海女子,也许她就是你。


    三天后在红海边上,当我的埃及潜水老师听到这个故事时,他的眼睛又让我想起骆驼。他说:
    如果我是他,你的还价会让我尖叫。
     

     

    以色列士兵

    不知道一年中会有多少中国人从埃及的西奈半岛穿过边界去以色列,只知道那天我是第一个过境的外国人,尽管已是下午130(当时持续了三个多月的巴以冲突吓跑了大多数游客。甚至殃及了其它中东国家的旅游业。)。令人终身难忘的是被一个高大的国家安全人员(从其他工作人员都对他毕恭毕敬的态度,我猜他是摩萨德的一份子)足足审了半个小时,从去以色列的目的到如何能支付机票,从是否认识任何穆斯林到所服务公司的工作性质,从是否被别人要求带胶卷文件入境到是否随身携带枪支毒品,一一问个遍,其间还不得不掏出机票,现金和信用卡以资证明。等到护照上终于被敲上入境章时,才惊觉一身透汗早湿了衣服。自然230去耶路撒冷的汽车是赶不上了。一直耿耿于怀,本小姐何德何能享受这审间谍的待遇。直到遇见其他游客方知每个外国人都被这样审过。想想也是,一个四周全是敌人的国家能在历次战争中打败强敌生存下来。小心谨慎是需要放在首位的。

    位于新耶路撒冷以色列国会,其大门的右侧有一块屏幕,日日夜夜不停地放着以色列士兵的照片和简介,他们都是历次中东战争和巴以冲突的殉难者。我看不懂希伯莱文,但看得懂标识着生卒年月的阿拉伯数字,看得懂那些满是稚气的笑脸。以色列实行全民兵役制,不管男孩,女孩,年满
    18岁就必须服三年兵役,然后转为义务兵每年定期训练。和其它国家士兵不同的是,他们随时可能面对死亡,或死于冲突或死于恐怖事件。但从他们的眼睛里我看不到恐惧。是什么让他们甘愿为这个1946年才建立的国家甘愿献出生命?他们为什么不移居其它国家享受永久的和平?关于这个问题,我问过很多以色列人,他们只是笑而不答。

    在耶路撒冷的最后一天正是星期五,老城里的石板小巷间到处布满路障和警察士兵,问路边的防暴警察,说是防穆斯林
    乱。细听旁边清真寺里阿訇的演讲,虽然不懂,到也听出很煽动的语调。摸摸防暴警察挂着的M-16枪和防暴头盔,怎么也想象不出它们微笑安静的主 人随时都可能杀人或被杀。而这条叫维*多罗拉萨(VIA DOLOROSA)的街正是耶稣近两千年 前背着十字架走向舍身之地的街,一头连着穆斯林的圣地圣殿山(DOME OF ROCK),另一头 就是耶稣被钉死后复活的圣塞普尔切瑞教堂(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 

     

     中东四国旅行全攻略

     

     2001年7月15日于上海

     

    分享到:

    评论

  • 哪,去过伊朗,以后再去以色列会不会被以色列禁止入境呢?

    这2个国家我都不想错过
    回复幼鲸说:
    那到不会。 一定要先去伊郎, 然后以色列
    2005-08-16 14: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