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完一个转山的愿 (Fulfill a Dream to Sacred Circuit Around Mt. Kailash)

    日期:2002-05-18 | 分类:户外 (Outdoor) | Tags:中国-西藏(China-Tibet) 徒步登山(Hiking-Climbing) 中国(China)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28288.html

        

                             压根儿没见最好,
                             也省得情思萦绕。
                             原来不熟也好,
                                            就不会这样神魂颠倒

                                           --仓央嘉错(六世达赖喇嘛)

    要怪只能怪四年前的那次阿里之行,清晨的冈仁波齐,只是惊鸿一瞥,却已种下了深深的情根。一直记得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在塔钦,别人都四出游玩拍照去了,自己却留在帐篷中喝着甜茶,看绵羊一群群来去,看阳光一寸寸短去,只有一个念头萦绕心头:不想归去。

    最终还是归去,留下了一个愿望:马年回来转山。一个有点功利的愿。都说转神山十二圈后五百年内可免遭地狱之苦。而马年的一圈顶平日的十三圈。想想反正迟早要转的,顺便关心一下来世也好,尽管自己并不是佛教徒。

    四年来走了很多地方,许了无数的愿,直到有一天惊觉还得重走一遍走过的路,如果愿望都实现的话。偏偏许的又不是难于上青天那一类,所以实现的机率颇大。临行前发誓转神山时一定不能许愿,免得再走一遭时后悔。五十三公里的路,平均海拔四千七百米以上,对于我们这些来自零海拔的人,想想也怕。

    怕归怕,还是豪不犹豫地踏上转山路,只是为了完一个魂里梦里萦饶了四年的愿

    第一日  

    (塔钦至德拉普寺,20公里)       

    黎明及起,收拾完行李和挑夫上路时,已是天色微明(当时不到八点,西藏天亮晚)。一夜风雪倒没留什么痕迹,但天空浓云密布,只天边隐隐透亮。内心忐忑,不知是否能见到神山。

    自塔钦(Darchen4560)出发,向西顺时针方向是佛教徒的转山路,而向东逆时针方向的则是苯教徒的转山路。山路平缓,南方隔着巴噶平原和圣湖鬼湖,喜马拉雅山脉西段诸峰一字排开,自东向西依次是纳木那尼峰 (Gurla Mandata7728)尼泊尔Api诸峰和印度Kamet(7756)双峰。曙光慢慢将雪峰染成粉红色。   

    天色大明时到了西南角处的玛尼堆(4730M),此处应是转山时第一次见到神山南壁(蓝宝石或天青石壁)的地方,可惜只有浓云。怔怔间,朝圣者络绎不绝从身边走过,两只狗静静地跟在人群里,正眼也不看一眼附近石头上蹲着的野兔。   

    山路转向北方后下到了拉曲(Lha Chu)河谷,远远映入眼帘的是那根著名的塔泊齐旗杆(Tarboche Flagpole),每年藏历四月十五日(今年是公历五月二十六日)的萨嘎达瓦节(Saga Dawa),旧旗杆会被新的代替。当八根牦牛毛绳竖起崭新的旗杆时,欢呼声标明又一个转山节开始了。那时河谷里流淌的不仅是初溶的冰雪还有盛装如云的朝圣者。   

    等到走过塔泊齐旗杆附近的两腿佛塔(Chorten Kangnyi)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云散开,神山露出了它那有着九重万字格的南壁,如橄榄形的巨大水晶,正对着西面山坡上的楚库寺(Chuku),寺下陡坡上朝圣者如蚁。   

    路右边满是玛尼堆的斜坡通向神山下暗红的岩石平台。知道那是转为喇嘛而设的84金刚(84 Mahasiddhas)天葬台。山中的庙宇均毁于文革中,至今尚未全部恢复,喇嘛的人数自然少的可怜,想是天葬台也没有多少机会帮助灵魂远去。天葬台上除了一堵玛尼墙,就是一小快散落着衣服和头发的平地,乌鸦闷声啼叫,巨大黑翅煽起岩壁上的尘埃。抬眼望神山,莹白山峰后乱云飞渡。阳光刺眼却竟然觉得有点冷。这里可是离神山-天堂-最近的地方啊!   

    漫长的河谷路让人厌烦,好在神山现出了它的西壁(红宝石壁)。山腰深褐色的岩石台阶,近顶处的晶莹冰川和山顶的洁白新雪,还有来来去去的云,让简单午饭变成一顿盛宴。多少人梦寐以求却不得见的美景,我们竟然可以悠悠地啃着苹果看。   

    下午,路蜿蜒在大片大片碎石坡中,渐渐难走起来,斜坡上偶然见几个洞,想必是金色土拨鼠的家,真想敲敲它的门告诉它春天来了,该醒过来了晒太阳了。可是自己的气也开始透不过来,那里有劲去调皮?   坡接坡,坡连坡,力气在点点耗尽。

    不知什么时候,天阴了下来,风刮了起来。原来络绎不绝的朝圣者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个。我们的挑夫也早没有了踪影。雪纷纷扬扬下了起来。能见度降为几十米。能看到的只有身后的同伴卓卓和前方不远处的藏族老人。猜想挑夫去了德拉普寺(Dira-puk),却看不到一点寺庙的影子。我们的帐篷和睡袋可都在挑夫那里。问前面的藏族老人,语言不通,只知道寺在前方却不知前方有多远。风越发的大了,雪珠打在脸上生疼,好在风是从背后吹过来的,羽绒服还挡的住。卓卓静静地在身后随我的节奏走。看走不动时,便伸过手来拉着,都知道跟别人节奏走最累人,拖人走更累。他自己也一样的快筋疲力尽了。想有友如斯,夫复何求,刹那间觉得风雪小了很多,泪水却悄然滑落。   

    当那藏族老人指给我们看对面山坡上的德拉普寺(Dira-puk)后离去时,才意识到风雪中他一直在陪着我们走,他自己还要赶更远的路。除了谢谢能说什么呢?在人性的伟大面前言语是苍白的。        

    风雪停了,找捷径过了冰封的河,寺前最后几十米的乱石坡象永远走不完。终于扑进烟雾腾腾又小又脏的寺里却感觉进了天堂。先来的人已在捧碗大嚼。缓过气来得知,这唯一的房间里只有五个人的地铺,却要我们九个人睡。数学一直没学好,至今不知如何将九个人在这巴掌之地放平。无奈请求在喇嘛庙的屋顶平台上扎帐篷,喇嘛倒也欣然同意。   钻入帐篷已是晚上九点,暮色苍茫中喇嘛敲起法鼓开始晚课,雪又下起来,打在帐篷上悉悉苏苏的正好合了鼓的节奏。在神山冰冷的目光下我们沉入梦乡。   

    第二日  

    (德拉普寺过卓玛拉山口到如吐普寺,20公里)

    被拍打声惊醒。小小帐篷已被雪埋了半截,内帐上也结了冰。喇嘛好心帮忙扫雪。钻出帐篷第一眼就看到那无处不在的神山。原来我们宿营地正对着神山北壁。半轮明月高挂在金字塔般的山峰上方,天地间只一味的晶莹透明。正喘着气收帐篷,听到有人惊呼,回头正见第一缕晨光照在神山上。山体渐变成金色,细碎流云也如金色火焰飞舞峰顶,名副其实的黄金壁。   

    出寺下坡过桥,桥下没有流水,雪覆盖了河冰的淡绿浅兰。但也许只要一个温暖的夜晚,冰就会溶化成一脉清流奔入印度河谷,最终汇入印度洋的波涛中。沿河上溯两三天就是印度河的源头。   

    过完桥是大段慢坡路直上卓玛曲河谷,海拨开始上到五千米以上,气喘之余却不知这只是通向卓玛拉山口的开始。   

    最艰难的是连续三个陡坡,佛称"逃脱三途"坡,三途为地狱,畜生和饿鬼。地狱坡Shiva-tsal5330米)上满是缠绕着衣帽的小石堆,朝圣者在这里留下衣物,发束和几滴鲜血。象征抛弃死亡或从地狱逃脱。   

    真的想不起自己是怎样爬上或逃脱这"逃脱三途"坡的,只记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数右脚的脚步,先一百,后五十,再后二十五,最后十五步。到了规定的步数便停下来拼命呼吸,如刚钓上的鱼。一路上雪深过踝,恍惚间老搞不清是在转山还是在爬雪山。   

    就这么糊里糊涂的直到白茫茫雪地上出现了彩色--经幡,海拔5630米的卓玛拉山口(Drolma-la)到了。朝圣者向空中抛撒彩色经书,用藏语高呼万岁。眼前似乎有狼影掠过,定睛是却是经幡在卓玛拉石(Drolam Do)上飞舞。但我情愿相信那个传说:白度母卓玛化身为狼帮助朝圣者们登上逃脱三途坡,以最终逃脱地狱之苦。   

    从山口下山的路陡降海拔四百米,踩实的雪非常滑,实在摔跤摔烦了,干脆坐地上滑下去。看旁边大片雪坡,直后悔没带滑雪板来。   

    五点整,看见两顶帐篷,想其他人和挑夫会在里喝茶,谁知却扑个空。看看天还早,想他们也不会快到哪里去,前面是平坦的拉姆曲克(Lham Chukhir)河谷,路很好走,赶上挑夫就取出帐篷宿营。最近的住宿地是十公里外的如吐普寺(Zutul-puk)。盘算走五六公里扎营最好不过。不知此时已有人过了如吐普寺正在去塔钦的路上。而挑夫也准备在如吐普寺住宿。等到意识到这点时,黄昏近了,于是疯狂问路,疯狂赶路,甚至做好夜奔塔钦的准备。对当时情形的印象是,不论走多快,走多久,别人永远告诉我们还有一两个小时的路才到如吐普寺。   旷野起风,声如狼嚎,好在没有真狼也没雪,不知转了多少个弯,正怕一不小心走到塔钦时,传说中的如吐普寺还有前面的招待所终于出现了。就在天完全黑下来前,看见了"那木错"那件红黄两色的冲锋衣,还有挑夫怯怯的笑。   

    扎营拉姆曲克河谷的计划最终被如吐普寺的招待所代替。晚饭后回房睡觉,锁门时发现无锁可锁,外面的锁是块绑在铁丝上的羊肩胛骨,肉还没啃净。  

     第三日

    (如吐普寺到塔钦,13公里) 

    当真的睡到八点还没醒,挑夫性急,一把就推开没锁的门。起床,阳光满眼。想想只有区区十三公里平路,不禁懒洋洋的。   

    沿宗曲河谷(Dzong Chu)走,如散步般悠闲,都是因了平缓的地势。偶尔一段河水深切,形成峡谷,五彩经幡飞跨两岸。但这风景在我们眼中也是平淡。谁让前两天是如此的精彩呢!  

     群山挡住了神山的东壁(水晶壁),路上的磕长头者比前两天多很多,据说磕长头转山要花两到三周时间才能转完一圈。   藏族人虔诚,转神山一转就是三圈,早四点半起床,晚上八点就回来了。休息一天,再开始第二圈。实足转满十三圈才有资格去转三十八公里的内转山道。算起来他们平均十五,六个小时就能转一圈。想自己今生是没这个本事了。转冈仁波齐山的最快记录是由意大利登山家Reinhold Messner创造的,十二小时。不过他可是世界上第一个爬上所有八千米以上高峰的人,非我等凡人可比。   

    望见纳木那尼峰时便是出山的地方,从这里到塔钦只有两三公里。路边连绵不段的玛尼墙指引着去塔钦的路。不指也罢,那一片白色的帐篷和狗吠早就告诉归人:转山的起点和终点-塔钦,到了。   

       

    就在踏入塔钦的前一刻,回望来路,竟不能相信三天的朝圣之旅就要结束。说不清是喜是悲还是失落。一个酝酿了好久的愿望就这样实现了吗?这样轻易?却全然忘了前两天的艰辛。神魂颠倒间对着神山絮絮叨叨:"总算转完了,五百年内不会下地狱,就象买了五百年的保险。五百年后嘛,再来转山"天啊,又许愿了。急忙捂住嘴的同时,瞥见了卓卓的微笑。   "五百年后旁边的这个人也会和我一起来转山!"决心拖一个人下水。   

    "答应我,五百年后你不论是男人是女人,无论是猫是狗都要陪我来转山。”   

    能不答应吗?这个人也早已为冈仁波奇神魂颠倒的了!

      

    神山简介

    冈仁波齐峰(Kangrinpoche),藏语意为雪(Kang)宝贝(Rinpoche),是冈底斯山脉的主峰,海拔6714米,位于东经81.3度,北纬31度,西藏自治区普兰县境内。 冈仁波齐峰山形奇特优雅。山腰是较大的淡红色岩石平台,边缘呈犬牙状,金字塔状的山顶终年积雪,凛然万峰之上,摄人心魄。分布极为对称的四壁被冠以蓝宝石壁(南壁,一说为天青石壁),红宝石壁(西壁),黄金壁(北壁)和水晶壁之称。也许是因为宗教原因,尽管海拔只有六千多米,却从没有人类的足迹踏上过峰顶。

    从冈仁波齐及附近的玛旁雍错(
    Maphan-yum-tsoMnansarovar)发源了四条著名的河流。正是这些河流养育了四河流域广袤土地上的人民,也孕育出当地灿烂的古文化并最终汇集到一个共同的归宿地--印度洋。 发源于冈仁波齐北边的狮泉河(Seng-ge Kambab)成为印度河(Indus)的上游;发源于冈仁波齐、玛旁雍错西侧的象泉河(Langchan Kambab)流入印度境内成为萨特累季河(Sutlej);发源于玛旁雍错东面、 冈仁波齐前的马泉河(Tamchog Kambab)是雅鲁藏布江(Yarlung Tsangpo)的源头;在进入印度后成为布拉玛普特拉河(Brahmaputra),经孟加拉境内与恒河(Ganges)相汇;发源于玛旁雍错南边、喜马拉雅山上的孔雀河(Mmabja Kambab),则成了恒河(Ganges)的支流哥格拉河(Karnali)的上游,经尼泊尔而入印度

    根据古老的梵文文献,四千多年前冈仁波齐就已经确定了其神山地位。随后的岁月里,冈仁波齐神山同时被藏传佛教、印度教、西藏原生宗教苯教以及耆那教认定为各自的宗教圣地和世界的中心。在亚洲没有那座山峰比它更为神圣,更为被人景仰。

    佛教称冈仁波齐为须弥山(
    Samvara),是一小千世界的中心。据佛经记载,岗仁波齐峰腹内是佛祖释加牟尼讲经的地方,有金碧辉煌和法轮常转的经堂。《大藏经-俱舍陀》对冈仁波齐的外貌有着极为详尽的描绘。

    印度教称冈任波齐为
    凯拉斯(Mt. Kailash意为麦如(Mt. Meru)的神秘肖象。麦如山是印度教义中世界的中心。又称其为湿婆的宫殿(Domain of Shiva,山上居住着毁灭之神湿婆(Shiva)和他的妻子乌玛(Parvati.恒河从湿婆的头上流下。

    耆那教称冈仁波齐为
    "阿什塔婆达",即 "最高之山"他们有意避开喜马拉雅山把圣地确定于此,据说是因为耆那教的创始人瑞斯哈巴那刹就是在冈仁波齐获得解脱。

    苯教称冈仁波齐为
    九重万字山Nine Storey Swastika Mountain)。教中的360位神灵都在山中,其祖师敦巴辛饶(Shenrab)从天而降,落到冈仁波齐山下。他通过在山洞里的苦修获得了法力和沟通神人两界的能力,本教因此有了自己的先知和圣者。 千百年来世界各地的朝圣者们风雨兼程、长途跋涉,前来膜拜他们的神灵,期盼围绕冈仁波齐转山以洗去深重的罪孽以逃脱地狱之苦。转神山一圈,快只需一天,慢则要三天。据藏传佛教,转山十三圈,五百年免下地狱,转山一百零八圈,立地升天。藏历的马年,转山一圈相当于平常年份的十三圈。传说西藏最著名的修行者米拉日巴曾在冈仁波齐斗法战胜了外道徒纳若奔琼,那一年正是藏历马年。另一说是因佛祖释迦牟尼生于马年。



    西藏阿里冈仁波齐转山攻略

    2002518日于上海  

    分享到:

    评论

  • • 楼下数兄看上来,其实高原反应并不可怕,只要知道怎么对付就成了 -鹑之奔奔- ♀ (0 bytes) (9 reads) 8/28/09
    • 牛啊,冈仁波齐山都到过。神山啊 去阿里的资料很有用。 -changjia- ♀ (20 bytes) (16 reads) 8/28/09
    • 神山圣湖去了两次,不知道第三次是什么时候了 -鹑之奔奔- ♀ (0 bytes) (1 reads) 8/29/09
    • 除了仰慕还是仰慕,鹌鹑实在太牛了!不知进藏会不会是我永远的一个梦 信息收藏先,谢谢。 -amastroller- ♀ (18 bytes) (21 reads) 8/28/09
    • 去拉萨和不随团去冈仁波齐山,不是一个等级的 我是有关冈仁波齐山的小说看多了。请教,几月去阿里好?五月?天气不好,车在路上抛锚,或者车祸。呜呜 -changjia- ♀ (96 bytes) (33 reads) 8/28/09
    • 如果要去阿里,七月是最好的季节,但去其它地又不太一样了. 我是五月去转的山, 雪很多.
    现在单车可以进阿里了,主要河流上都架了桥(98年时,我们三辆车陷在帕羊河里三个小时), 但路况依然很差,一定要雇长年进出阿里的藏族司机.
    没办法,车祸是在西藏非自然死亡率中排第一. -鹑之奔奔- ♀ (207 bytes) (10 reads) 8/29/09
    • 现在进藏很容易的,这次回国要不是时间太短,就飞拉萨了 -鹑之奔奔- ♀ (0 bytes) (1 reads) 8/29/09
    • 出去了一会儿, 抱歉。 大妹子敢爬6700米?神人!我顶多3600米 再高就不行了, 而这个高度就是拉萨的高度,所以我只敢去拉萨。 ---1234567-- ♂ (66 bytes) (36 reads) 8/28/09
    • 高原反应这东西一半身体状况一半心理作用. 有时候3000出头就反应了,而5000多米时反而没反应.
    拉萨3680米,只要注意动作说话速度不要太快,吃东西八分饱就成了, 而且拉萨的高原疾病研究非常发达, 只有还剩半口气也能让你活蹦乱跳地回家 -鹑之奔奔- ♀ (182 bytes) (28 reads) 8/29/09
    • 我已经准备用狗皮膏药把嘴粘上,以保证根本不说话。心理作用我看并不是,我是在3600米处真正感到了气短,心跳陡然加快,使我不得不马上坐下来才稍微好些。 ---1234567-- ♂ (92 bytes) (9 reads) 8/29/09
    • 和你说两个高反心理作用的例子. 98年走新藏线从喀什到拉萨3700公里,过死人沟(100多公里长,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时,两人休克,被急送狮泉河医院急救. 其中一人是画家,带了个海拔表,以后行程中,只要海拔一超过4000米,人家就开始喘不上气来,后来领队把那表给没收了,你猜咋地,人家再也没有反应过了,在4700多米的地方还跟驻军打蓝球,比藏族司机换牛.到了拉萨,人家一拿到海拔表, 便又开始反应了.
    另一个就是,连着三天都在海拔4000米以上,到了一个小镇吃午饭,领队说此地海拔只有2700米,没看大家那个活泼啊,几个身体最弱天天吸氧的主也撒欢呢,不知道谁和当地人聊天,才知道领队搞错了,此地海拔4700米,话音未落,立刻就有人嚷嚷气喘不上来了,心跳过速了等等,把医生笑了个半死.
    高反是肯定有生理上的反应的,尤其是刚从低海拔上去的,我第一次进藏,一天里从喀什赶到3800米的三十里营兵站,中间翻了几座5000米以上的大坂,我自己没有什么感觉,但晚上测心跳时,高达到108次/分钟,医生说正常,过130才不正常呢.
    上到高海拔,一定要注意自己说话行动的速度,尽可能的慢,这样身体就能适应的很快. -鹑之奔奔- ♀ (889 bytes) (12 reads) 8/29/09
    • 个人认为从高海拔下到低海拔的晕氧反应,比高原反应更难受. -鹑之奔奔- ♀ (0 bytes) (1 reads) 8/29/09
    • 景仰! -看风景- ♂ (0 bytes) (6 reads) 8/28/09
    • 如果一生只能选一条HIKING TRAIL,我肯定选择转神山 -鹑之奔奔- ♀ (0 bytes) (1 reads) 8/29/09
    • 好帖啊!收藏了,将来一定用的着。 -keeper- ♀ (0 bytes) (3 reads) 8/28/09
    • 呵呵,现在网上信息多的很 -鹑之奔奔- ♀ (0 bytes) (1 reads) 8/29/09
    • 奔奔和唐班的转山记都非常出彩,5000多米很考验人呀! -熊猫家的小猴子- ♀ (0 bytes) (4 reads) 8/28/09
    • 是很考验人,不过那时候也没办法,只能向前走. -鹑之奔奔- ♀ (0 bytes) (1 reads) 8/29/09
    • 我听说高原反应的治法是喝大麻泡的茶。。。。。 -湾月枕- ♂ (0 bytes) (4 reads) 8/28/09
    • 土方多了去了,什么红景天啊之类的,高反真上来了都没有用的, 即便西药也只能减少并发症, 最好的办法就是降海拔,100米都能立刻见效.
    一朋友当年登天山最高峰-博格达,5000多米时严重高反,已经出现肺水肿症状,不得已下到海拔4500米过夜,准备第二天送下山.谁知人家症状全失,第二天活蹦乱跳地登了顶.他是登山老手了,即便如此,也无法预知什么时候高反.-鹑之奔奔- ♀ (271 bytes) (24 reads) 8/29/09
    • Hat Tip to Our Brave Shanghai MM. U R Amazing! I admire your adventure spirit. One never knows what's ahead unless you explore. Keep going. Best wishes for everything! -ala83- ♀ (124 bytes) (14 reads) 8/29/09
    • 呵呵,过奖了,其实就是好奇心重. -鹑之奔奔- ♀ (0 bytes) (1 reads) 8/29/09
    • 佩服! -平怡- ♀ (0 bytes) (2 reads) 8/29/09
    • 谢谢! -鹑之奔奔- ♀ (0 bytes) (2 reads) 8/29/09
  • 。。。晚饭后回房睡觉,锁门时发现无锁可锁,外面的锁是块绑在铁丝上的羊肩胛骨,肉还没啃净。。。。赫赫。。。写得太妙了!。。。这是怎样的一个世外亚。。。
    回复luis说:
    那年转完山回到上海, 整整两周恍恍惚惚, 觉得身边的世界是虚幻的, 真实的只有遥远的阿里和冈仁波齐.
    谁知道呢? 也许真实和虚幻只源于你的心.
    2006-03-03 02:23:59


  • 向转冈仁波齐的人们致敬!



    我2003年SARS时进的藏,6月初进的阿里,当时不懂冈仁波齐为甚,只是身体不适,同行的人不让转,我也就没转.........

    后来许愿,05年一定要转,可是9月30日晚上到塔尔钦的时候,身体实在不行,他拿着我的镯子,又进了山.........



    不懂.........





    回复ColourPhoenix说:
    下一次马年再转吧. 不过如果身体不允许, 心转就行了.
    2006-03-03 02: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