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加德满都日记 (Kathmandu Diary)

    日期:2003-02-15 | 分类:旅行 (Traveling) | Tags:尼泊尔(Nepal)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28279.html

    传说,加德满都谷地曾是个大湖,湖中生长着蓝色莲花。文殊菩萨路过,挥剑开山,水退莲没,一座城市,就此出现在喜马拉雅冰川与印度平原热浪交汇的地方。加德满都,你的千座寺院,万种风情,连同佛眼的慈悲,一起汇成了我语无伦次的日记。

     


    2002
    59日,星期四,多云转晴

     
    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太多的氧气让我的思绪信马由缰,在这个离加德满都四十多公里的地方,既没有鸡月也没有桥霜,茅店到有一个,就是我正躺着发感叹的这个。在阿里高原上晃了十多天后,想赶到加德满都一洗风尘,千不该万不该,不该顺口说了句“十一天没洗澡是此生的最高记录,可别是十二天”。无情事实再一次证明话是不可以随便说的,说了就得承担后果,正所谓“一语成箴”。

    昨天下午4:30过了樟木海关后,立刻包了辆吉普车赶路,预计晚上八九点就能在泰美尔(THAMEL)逍遥。但是,巴拉比塞(BARABISE)的尼泊尔警察有自己的打算,收了护照后,先是翻包,再搜卓卓的身,看那瘦警察紧握零钞不放的架式,我知道他们要钱。迅速想了一下带的现钞有没有超过海关限额,用上海话告诉卓卓不要随便说话,让我来对付,然后就静观其变。瘦子看我不象好打发的主,叫了个便衣妇人带我去警察局搜身,以便单挑经验不多的卓卓。两分钟后我和妇人又说又笑的出来时,瘦警察已经发现卓卓贴身藏的钱袋,立刻带他进屋,我不得不等在车旁监视还在翻包的警察。司机和搭车的尼泊尔商人面面相觑,不敢作声。十分钟后,卓卓依然没有出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推门进去,一屋子警察吃惊地看着我,桌子上摊满了美元,人民币,卢比和信用卡。看着那个显然是头的瘦子,我一边拿起两本护照,一边笑着问他有问题吗,瘦子显然没有思想准备下意识地摇摇头。于是我笑的更加甜美,示意卓卓收起大额现钞。等我坐下,警察们才反应过来桌上只剩不到百元的人民币,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互相看来看去,又一起把眼光投向我,我只是笑容可掬却不作声。终于一个小个子忍不住了,拿起那堆零钞一张张慢慢的理,不时偷看我的表情,我说“谢谢你帮忙整理,他总是把钱弄的乱七八糟。”看我如此的不解风情,小个子只好自己拿了张五十元的纸币,被我一把揪住,盯着他的双眼无比温柔地说“太多了”,小个子拿出皮夹,指着自己的照片和钱上的人像说二者很象,要留作纪念。我轻轻从他手中抽出钱来放进自己包里,小个子沮丧的拿起一张十元的,又被我拿用五元的换回。时间不早了,我也不想和他们再玩,站起身来拉着卓卓就走,门关上前看见小个子还举着那张五元纸币发呆。车开好一会,回头,路当中站了一群警察正目送我们远去。商人抹着额头上的汗说:“好担心你们,那个瘦子狮子大开口有了名的,没个千八百打发不了。很多中国商人栽在他手下,联名写投诉信给中国大使馆,但好象也没什么用。” 我笑而不语,不想人知道当时自己有多担心。

    祸永远不单行,先是水箱开始漏水,开一段就得加一次水,等磨磨蹭蹭到了离加德满都四十公里的地方,又被路障拦下,两边满是荷枪实弹的士兵。值勤的军官不大会讲英语,抛下我,同司机和商人说了半天,车便掉头往回开,我急问为什么,商人说晚上八点到明早六点宵禁,任何车辆不许通行。“可现在只有七点半”我实在忍不住大叫起来“我今天就要去加德满都。”商人说半小时里这辆破车是无论如何到不了加德满都的,何况军队也不会放行,他自己的家离这里只有十分种的路程,却也只能在外住一夜。说话间,车停下来,路边只有三两家小店。当天又洗不上澡让我沮丧万分,想着这事谁也没办法,要怪只能怪自己老是一语成箴。享用了一顿印度晚餐后,我又高兴起来,比起阿里高原,起码这里有足够的氧气,客房虽简陋却也干净,还有好闻的印度香。

    一大早司机和助手就忙前忙后检查车子,卓卓和我坐在小店里喝茶,空气温暖湿润,被紫外线严重灼伤的嘴唇似乎也不那么刺痛,想想昨天还在海拔四五千米的高平原上昏昏欲睡,此时身旁的桃树却是绿叶成荫子满枝,想必是上苍怕我们一日享尽大自然千百年的造化,承受不起十丈软红尘,故让我们在这个叫帕赤卡尔(PANCHKHAL)的地方缓冲一夜。商人下车不久,车的老毛病又犯了,这回我们也不急了,悠闲看着超过自己的马车只当在徒步。正午时分,老爷车终于停在了靠近泰美尔区(THAMEL)的拉萨招待所(LASHA GUEST HOUSE)前。司机有点怯怯,怕我们抱怨,从樟木到加德满都只有区区121公里,我们走了18个小时。又有什么可抱怨的呢?经历了,就行了。

    洗完了十二天来的第一个澡后,欢天喜地地在泰美尔区迷宫般的街道上转来转去,买二手的LP《尼泊尔》,买回上海的机票,买零零星星看上去可人的小东西。从物资贫乏的阿里高原上下来,样样东西看着新鲜,说来说去人还是物质动物。阳光温暖,让人昏昏欲睡,满街都是穿着短裤T-恤拖鞋的背包客,晃过来晃过去,无所事事。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加德满都是全世界嬉皮士的圣地,当年的盛况如今只依稀留下点影子。

    为了犒赏自己如愿转完冈仁波齐山,晚上去了泰美尔最好的饭店,坐在屋顶餐厅里,刀叉,餐布,美食,鲜花,烛光,音乐,构成良宵的元素一应具全,我却不合时宜地想起了转山路上度过的两个晚上,半盒午餐肉,几包方便面怎么会让人如此难忘。

     


    2002
    510日,星期五,雨转多云

     

    体验加德满都老城的方式有很多,我们选择了漫步。在去那些游客云集的佛庙和王宫前,我想看看真实的老城里的真实生活。漫步从泰希提广场(THAHITI TOLE)开始,说它是广场,实在搞笑,也就比足球场大点的地方,大部分还被一座六百年的佛塔给占了。传说塔建在满是黄金或者满是毒蛇的池塘上,金也好,蛇也好,与我无关,到是塔周围卖劲吆喝的小贩让我想起上海菜市场的喧哗,好象天下的市场都是一样的乱,尽管卖的菜不一样,卖菜的人也不一样。踩着泥水,在芒果的清香中,我们走进了街巷细如鹅肠密如蛛网的老城。

    穆西亚寺院(MUSYA BAHAL) 深藏小巷,推开破旧的大门,眼前是一个四合院般的庭院,两层小楼的木头已经变的漆黑,不知是因为炊烟还是因为岁月。花草和人物的精美雕刻随处可见,石刻神像的额头上朱砂依然鲜红,整个寺院里却只有卓卓和我两个人。有谁能告诉我这寺院有多古老?又有谁知道当年的声声梵呗现在在何方?雨水如珠帘般挂在屋檐下,一只猫从房梁上悄无声息地走过,悠闲悠哉似在阳光下散步,也许它知道的更多吧,但我不懂猫语。

    两头巨狮守卫着楚西亚寺院(CHUSYA BAHAL),是不是因为守卫的时间太久远了,所以它们变成了石头?寺院大门紧闭,从门缝看进去,神像前供满鲜花,院里却没有一个人影,等待良久,我失望地转过身来,正好看见对面杂货店主在扔茶杯。和印度人一样,尼泊尔人的开门七件事中头一件就是喝奶茶(CHIA),一次性的茶杯不是纸或塑料的,而是陶制的,小巧玲珑比中国人的白酒杯大不了多少,喝完就摔碎。这条无名小巷里的人家大多以做陶杯为生。

    五月的加德满都,雨季已经来临,大树上开满了花,幽幽的紫色涂抹着街头巷陌的天空,象极了丁香空结雨中愁的江南,只是雨巷中走来的不是撑着油纸伞的江南佳丽,而是高鼻深目的尼泊尔美女,临去的一笑灿烂如新霁,任愁肠百结之人也不由眉头稍展,更何况我这连雨帽都不戴,情愿水珠满颊的性情中人。再回加德满都,我还会去老城漫步,只不知那时伴着我的是雨,还是阳光。

    离城六公里处的博达哈(BOUDHA)是尼泊尔最大的佛塔也是世界最大的佛塔之一。千百年来,从拉萨来的商队,到达加德满都前,一定会先到此点上几盏酥油灯,感谢艰辛旅途中佛的保佑。同样翻越了喜马拉雅山脉的我们,今天也来祈福,大雨中,塔上的佛眼有些迷离。

    虽然比不上恒河(GANGES)有名,巴格马蒂(BAGMATI)河却也是圣河。从博达哈走过来,走到精雕细刻的一座座石塔边上,就到了河边,石塔周围荒草丛生,猴群出没。沿山径翻过散落着石制“林加(LINGAM)”的小丘,山下的一片金碧建筑就是南亚最重要的湿婆神庙-帕苏帕蒂那特(PASHUPATINATH),庙不让非印度教徒进,站在门口,只能看见巨大的金牛屁股,上面落满了鸽子。庙旁的河边烟雾弥漫,正在举行火葬仪式。半年前在圣城瓦勒那西呆了三天,恒河边上日夜不熄的火葬柴堆曾让我震惊。现在我只是坐在河岸上,静静地看着火烧着遗蜕,看着风扬着骨灰,看着一桶桶水冲洗着还是滚烫的火葬台,团团水气升起又消失,看着曾有的欲望梦想,就此灰飞烟灭。

    时间不早了,可卓卓还想看,怪不得他,自己第一次看到火葬时也是如此的好奇。算算时差,上海的办公室里应该是一片忙碌,而我们却在千里之外见证死亡,生活原本就是这么不可思议。 

     


    2002
    511日,星期六,阴转多云转晴

     
    斯瓦杨布纳特(SWAYAMBHUNATH)可算是加德满都最古老的佛塔。两千多年前,阿育王曾站在佛塔坐落的地方俯瞰加德满都谷地,帝王双眼中鹰般的锐利如今已被佛眼的慈悲代替。佛眼下,如云头般的图案并不是鼻子,而是尼泊尔文中的“一”字,想来尼泊尔人也相信九九归一。佛塔在城西的小山上,台阶陡峭让人气喘嘘嘘,肆无忌惮的猴子随处可见,让庄严宝地有了个滑稽的绰号-猴子庙。

    跟着人流进到一个的偏殿,里面满是供人祈福的酥油灯,为自己为家人点上几盏后,突然想起俱乐部网站上关于LUCKING失踪的贴子,这个一起野营过几次的大男孩,进了太白山后就失去了联络。想了想,选了一盏大灯为他点上,希望那跳动的火苗能照亮归路,为他或为他的灵魂。(后记:四天后,太白山上发现了LUCKKING的遗体)

    已经走到杜尔巴广场(DURBAR SQUARE)的入口处,又不想进去了,坐在旁边小饭馆里,一边喝芬达,一边看高墙后堡垒里的士兵,那老兄正百无聊赖,用机枪瞄着广场上的人群玩。饭馆隔壁的小店卖铜器,碗啊,铃啊,堆的满满的,拿起一个铃铛细看,铸出的花纹有些粗糙。店主看穿了心思,拿过去用根木缒在铃铛口上转了一圈,空气中便充满了呜呜声,不绝如缕。

    下午又在泰美尔区闲逛,一个店一个店乱转,到也其乐无穷。买了条山羊绒的大披肩,两端有精细的手工绣花,算是给妈妈的母亲节礼物。逢年过节,老是在外游荡,想想有点内疚。这一带有很多买T-恤衫的店,店里无一例外都有台数不等的缝纫机,墙上挂满了绣有各种图案的T-恤衫。看中的一件胸前绣有印度教宗教符号,又让店主在背后绣上一双佛眼,请佛替我“看着点背后”。

    傍晚,饭店大堂里闲坐着几个中国商人,其中一个山西人问我干嘛来加德满都玩,他说他已经呆了整整两年,也能说一口流利尼泊尔语,可他并不觉得这里有什么意思。我只是以微笑做答,他人的地狱也许就是你的天堂,何必辩呢!

     


    尼泊尔资讯

     
    *
    旅游签证:提交以下文件给就近的尼泊尔大使馆或领事馆:填好的签证申请表,护照尺寸照片一张,护照原件和签证费255元人民币(指单次出入境旅游签证,多次往返签证费相应增加)。三个工作日后取,也可以由朋友代签。签证有效期六个月,可停留两个月。
    尼泊尔王国大使馆:北京市三里屯西六街 电话:86-21-65321795
    尼泊尔王国拉萨领事馆:拉萨市罗布林卡路13号 电话:
    86-891-6822881

    * 时差:比北京时间慢两小时十五分。


    *
    换汇:只需带少量美元应急,其余开销带人民币,到时换尼泊尔卢比(RUPEE)即可。官方银行汇率不好,1人民币=8.83尼泊尔卢比,而且还收手续费,找在加德满都经商的中国人,可以换到9.6到9.7卢比(2002年5月汇率)。去泰美尔(THAMEL)区的LASHA GUESTHOUSE(电话:977-1-226147),那里有一群长住经商的中国人。樟木也是个换钱的好地方。

    *
    旅行指南:LONELY PLANET的《NEPAL》非常实用,在国内买很贵(书价汇率按1美元=10人民币计算,约200人民币)。加德满都泰美尔(THAMEL)区的书店里可以买到二手书,根据版本和新旧程度定价,八成新第五版的《NEPAL》价钱只有60人民币,用完还能卖回给书店。

    *
    国际交通:除了上海直飞的线路外,还可以由西藏拉萨飞入或由樟木陆路入境,路费比直飞贵一些,不游西藏的话就不合算。此外还有一条线路,坐飞机去深圳,由罗湖出境到香港,然后坐孟加拉航空公司飞机飞加德满都,途中要在达卡呆半天,住一晚,食宿由航空公司负责,如果事先签个孟加拉的签证,还能顺带玩一下。这是几条线路中最便宜的,是时间长点。

    *
    国内交通:加德满都谷地中的所有景点都可以乘公共汽车到达,票价5-10卢比。到加德满都的中心汽车站可以找到去任何方向的车。其实和当地人一起挤公车是一种极好的体验,反正我自己是最喜欢坐公车和中巴的。去国内其它景点都有长途汽车。

    *
    购物:泰美尔(THAMEL)区内全是商店,种类齐全,但价格偏贵,是旅游者聚集地嘛。其实只要离开一条街的地方,就便宜很多,犯不着被人斩。银饰类大多来自印度,但比在拉萨买便宜很多。

    *
    特别推荐:加德满都老城漫步,LP上有三条漫步线路,非常经典,建议至少走完其中一条。

    *
    旅行方式:自己去最好,机票上多花的钱(旅行社有特别折扣)可以从食宿行中省回来,呆的时间越长,省的百分比越大。最重要的是你能够真正体验尼泊尔而不是走马观花。

    *
    切记:不要用国内物价去衡量当地物价,要结合当地的生活水准该给多少就是多少。给小费也是同样道理。如果炫耀有钱或因钱少满不在乎,其实是在哄抬物价,害了后来的旅行者。樟木到加德满都间有七八个检查点,有一个检查点的警察就被宠坏了,找各种借口要钱。据说有很多中国商人被敲诈后联名写投诉信给中国大使馆,最后不了了之,其实这个果还源于他们自己种下的因。中国人不富裕,可不知为什么一出门,个个表现的象百万富翁。

    2003
    年2月15日于上海

     

    分享到:

    评论

  • 鹌鹑那么早去的加都,想来那是是真正的喜马拉雅雪山王国。我去时已经是06年了,遇到国人的机会很多。那个关口,好像是胖子,大家都知道应该找谁,我们几个讲价下来是二十人民币一个人。
    这几年,更多的人涌去尼泊尔了,旅行者和旅行团已经很多了,走在泰米尔大街上(那条街颇有香港老街的风情),周围都是普通话,颇有城隍庙的感觉。不像异国了。物价也上来了。
    不过,我真喜欢加都啊,那么多的首饰,丝巾,斑斓的衣服裙子,我喜欢孔雀蓝的衣裙,缀满镜片的那种。喜欢到巴德岗去淘银首饰,博卡拉买衣服。在那迷上的绿松石,后来查书知道绿松居然是我的出生石。买了一些绿松。鹌鹑,你知道如何分辨全天然的绿松和改造的绿松吗?我现在还是一知半解。
    发现我这个留言简直是顺水胡说,等同灌水了。
    嘿嘿。只要是从西藏下来的行者们,一到加都,那绝对是老鼠掉米缸的狂喜。胡吃海喝,泡酒吧泡乐队,去赌场,狂购物,满街的懒散的狗狗们任你摸。
    想到尼泊尔的花花世界,我现在都乐不可支,在今夜上海的立春天气里
    回复玻璃猫小姐说:
    哈哈, 想象的出你是如何的乐不可支.

    下次去尼泊尔别住加都, 住巴德冈, 更美人也少, 而且那里的水牛奶酸奶啊, 陶罐装着, 真是美味, 每天我都会抱上两罐爬的神庙最上面的台阶上, 边吃边看脚下的众生.

    绿松石是种非常别致的饰物, 我是分不出真假. 其实, 好看就好.
    2009-02-20 23:5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