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行走路上的鲜花 (Flowers along Road)

    日期:2002-08-12 | 分类:旅行 (Traveling) | Tags:无疆无界(Borderless) 色彩印度(India-Color) 马来西亚(Malaysia) 中国-西藏(China-Tibet) 缅甸(Myanmer)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28268.html

    我行走在路上,路上有鲜花,我不能停留,只是把它们采下来,种入记忆的花园。我不悔,因为当我不得不老了的时候,只有它们还像过去的日子一样新鲜。 


    印度玫瑰 


    印度的玫瑰,大多单瓣,深红色,香气浓郁,沾指久久不散,用线穿成花串,就那么一都噜一都嚕地放在摊上,供人买去祭神。在印度漫游的日子里,几乎每天都有卖花人递上一朵花作礼物。但从没有收到过玫瑰,因为它是神的花,直到一个清晨……

    至今我不知道那个地方叫什么?只知道它在蓝色城市焦特布尔(
    JODHPUR)和乌代浦尔(UDAIPUR)之间的群山中。那个疯狂的人扔下公司的一切从贾沙梅尔(JAISALMER) 追到焦特布尔,又一定要开车送我去乌代浦尔--印度最浪漫的城市,十一小时的奔波只因为第一次眼光交会间产生的情愫。

    为了要看一个千年的耆那教寺庙,我们半夜才到达湖边旅店。清晨走出房间时,惊讶于满眼的绿和花,毕竟在沙漠里逛了四五天。正在采花准备祭神的店主人笑了,送了一朵玫瑰,顺手别在肩上。听到说附近有湖时,立刻跑回廊下,拉着正等早饭的他一起去看湖。


    爬上一个小小的坡,眼前豁然便是群山环抱的小湖,太阳从湖的那一边升起,水面上笼罩着一层雾气,开着白花的树丛斜斜压向水面,湖边草地上露珠晶莹,黄花点点。远远传来孔雀的啼鸣。他和我执手并肩,时光瞬时凝固,而我们已是痴了。那日我穿着天蓝色的沙丽,无意中配上了他的牛仔裤和深蓝色
    T恤。不知过了多久,他说,玫瑰好香。

    第二天早上,在乌代浦尔
    (UDAIPUR)湖边的屋顶餐馆里,他不停地劝说我和他一起再回那座金色的城堡贾沙梅尔(JAISALMER),我默默无言。刚祭完神回来的司机递上一朵红玫瑰,他说这是特地给你带来的。我接过来,慢慢转过身,将花扔下湖去,看着那碧波上的一抹深红,我听见自己无力的声音:这是属于神的花,不属于我。为了一个重要谈判他必须马上回去,而我那晚将去另一个城市--斋浦(JAIPUR)--继续我的旅行。

    银行门前我下了车,没有说再见,我感觉得到他的目光,他在等我回头,但我没有,我也不能。门关上的一刹那,我听见了什么东西的碎裂声。那个孤独的下午,指尖依然萦绕着玫瑰的香气,但我清楚一切都会很快散去,唯一长留的只有思念和回忆。我相信这回忆会在数十年后的某一个夜晚,在我饱经风霜的嘴角上,在我混浊的眼睛里,重绽青春的笑容。
     


    那一朵莲花

     在槟城(PINANG)的那段日子一直不顺,所工作的项目就那么二三十号人,却有十多个人的亲属相继丧命,好好的那份感情也莫名其妙的突然终结。朋友说项目邪,要拜佛才可逃得过。我不是佛教徒,但在宗教氛围浓厚的地方呆久了,多多少少感染了些。至于下降头,养小鬼之类的巫术,当地报纸电视上连篇累牍,不由人不信。

    马来西亚虽是个穆斯林国家,到也有几座佛寺
    ,主要集中在槟城。公寓附近靠海边有相对着两座寺庙,一为泰国寺庙,一为缅甸寺庙,各有各的庙名,但大家只管它们叫泰庙和缅庙。缅庙,地面遍铺大理石,梁柱门楣雕花漆金;佛是立佛,玉面金袈裟,右手持大无畏印,左手持给予印,手心各绘有太阳和月亮。每个星期六早上,缅庙里的和尚会坐在佛殿的一个角落里,教居士和非居士念佛经,我也在那个时候去庙里拜佛。梵呗声声中,清凉自脚底的大理石渐渐透上脑顶,任谁也禁不住低眉敛目,静心于一片澄澈之中。

    东南亚国家多用莲花清水来供佛,这里也不例外。只是莲花是蜡做的,中间插根捻,可以点燃,正是所谓的莲花灯,想要真正的莲花只有去两小时车程外的泰国找了。于是每个星期六,只要在槟城,都会去缅庙里点一盏莲花灯。偶然也会坐下来和方丈聊聊佛法,说起来方丈还到过上海的龙华寺呢。佛经一直没去学,只因为搞不清和尚到底用的是英文,马来文还是梵文,又不好意思问。后来一切开始顺了起来,后来我就离开了槟城。


    半年后去了缅甸。伊洛瓦底江心的激流中有座庙叫雅莱(
    YELE),是万塔之国中很特别的一座。那日正倚着江边的栏杆发呆,旅伴LOK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朵带露的莲花,说是礼物。惊喜中接过来,闭上眼默祷,眼前竟闪过一长串在槟城的日子和着一长溜的莲花灯。奋力将莲花抛入江中心,LOK急问为什么,笑而不答,激流中那一朵莲花正飘向江中的雅来佛庙。



     高原藏红花 


    一边是雅鲁藏布江的急流,一边是山石松散的陡坡,越野车上,人全睡着了,除了我和司机扎西。那是一九九八年七月,我第一次去西藏。二十多天里从新疆喀什穿越阿里,扎西已是很疲劳。为了一车人的安全,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我只好一直不停和他闲聊,于满目荒凉之中克制着自己的睡意。突然,一只野兔从江边急蹿上公路,又跳上山坡,陡然一惊之后便看见了遍地盛开的鲜花。

    乱石堆中满是金红色的花朵,白酒酒杯大小,没有叶子,就那么无拘无束地直接从沙砾中冒出,象雨后草丛中的磨菇般突兀,却艳丽无比。扎西看了我一眼,
    藏红花,他说。真的是吗?早就听说了这种花和它名贵的雌蕊。只是没想到在这片如月球般死寂的土地上看见,而且是这般娇嫩。花越来越多,沿路连绵不断。终于忍不住,让扎西停了车,下车采了一朵,扯断花茎时的那一声很响,让我哆嗦了一下,有点后悔自己的举动。轻轻触摸着如婴儿皮肤般细腻的花瓣,一种异香渐渐弥漫开来,如云如雾,包裹住全身。沉沉睡去之前的最后印象是快速闪过的金红色块。

    醒来时发现车停在小村子里,一群藏族孩子围成半圆,聚精会神地欣赏着我的睡姿,看同伴喝茶回来便一哄而散。同伴笑我睡的死,怎么叫也叫不醒。说起刚见过的奇景,谁也不相信,都说睡糊涂了,拿梦当真。找扎西作证,他只是微笑不语。记得临睡前将花放在了挡风玻璃下,但那个地方现在只有一片棕色的东西,勉强象朵花的形状,指尖一碰,便碎成无数薄片,如蝉蜕
    ……

    高原回来后,看了很多关于西藏的游记,也问了很多去过高原的人,没有谁知道雅鲁藏布江边的那片藏红花。就是自己四年后再次上高原,风景也是迥异,茫茫白雪中找不出一丝绿意,更惶论其它。但我依然坚信那一片花的存在,生命中的很多风景是不需要证明的,正如生命本身不需要证明。我很高兴,我没有错过!
     


    茉莉花饰 


    一到初夏,上海的大街小巷就有或老或少的妇人,提着湿布半掩的竹篮叫卖白兰花,茉莉花。于是或妍或媸女子的胸前腕上,便有远胜香水的芬芳缭绕。这也算是江南夏季一景。

    喜欢茉莉花的甜香,尤其是天很热的时候。在东南亚背包旅行时,最欣赏泰国的中巴,不为别的,就为挡风玻璃上挂的茉莉花饰,对司机来说它是佛陀的保佑,对我来说却是一份支持长途旅行的信念。如果谁告诉你背包路上全是乐趣,那他从没有上过路。漫长的等待,挤在狭小的车厢里无所事事,各种各样的气味和噪音,还有酷热,都如怪兽般咬嗜着意志,就在觉得自己快到了疯狂的边缘时,突然间飘来的茉莉花香,让头脑为之空明,不经意间唇边现出一丝微笑。


    每天日出前,仰光人都会去大金塔浴佛。生日那天我也去了。捧着彩绘陶罐,随着人流一尊尊佛像洒过去,不到半圈,天就亮了。大金塔上数吨金箔在朝阳下闪闪发光。大金塔下挤满了卖茉莉花饰的小贩,买了两串系在辫子上,让百千颗香气袭人的珍珠缠绕着发稍,无酒也醉。


    茵雅湖畔,我切开了
    LOK买的生日蛋糕,我慷慨地分给蚂蚁一大块芒果;我对着青蛙唱歌,直到它们逃之夭夭;我在草地上跳舞,直到露水打湿罗衣(LONGYI,缅式沙笼)。回想起新世纪的第一个生日,第一个印象就是LOK的微笑,还有茉莉花香。

    2002
    812日于上海

    分享到:

    评论

  • 我指的是不再想独身去旅行的事情了,哈哈
    回复olivia说:
    独身旅行和结伴旅行各有千秋, 总的说来,我比较喜欢独自上路,说俗点,就是喜欢享受孤独。
    2008-11-24 06:21:06
  • 很喜欢这篇文,,,
    很佩服鹌鹑的勇气,,
    我觉得我有被害妄想症,就是看过澳洲那个杀背囊客的电影之后,彻底不再想了。
    回复olivia说:
    哈哈,别介啊,真要倒霉,躺着床上都要被人给害了。

    其实,走在路上和留在家里差不多,只要有普通的安全概念就成了
    2008-11-24 06:19:52
  • 窝主您好,很意外地在浏览关于叙利亚的的信息是看到了你的小屋。我正在运作一部去叙利亚拍摄的电影,很希望有机会可以和你沟通一下你对叙利亚的印象。
    盼复:)
    祝好
    joanna
    2007 9 27晚
    回复joanna cui说:
    我其实并没有去过叙利亚, 准备今冬去.

    很好奇您在拍什么样的电影?
    2007-10-12 04:46:35
  • 又是你, 沙漠玫瑰, 你是深谙娱记之道啊.!

    就是有一点硬伤, 大马士革的玫瑰指的是戴在耶稣头上的荆冠, 不是通常说的玫瑰花.



  • ―――大马士革的玫瑰―――

    我爱花,尤爱玫瑰,爱它的妖艳,爱它的芳香,爱它初绽放时摄人心魄的美丽。在古罗马,人们把玫瑰奉献给爱神和酒神;希腊神话里,玫瑰是同爱神维纳斯一起诞生的;基督教传说,玫瑰花是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时,鲜血掉在泥土中长出来的;在圣坛的赞美诗中,玫瑰则是圣母玛利亚的别名。在阿拉伯历史上,阿巴斯王朝只有王公贵族才有资格在宫苑里欣赏玫瑰。穆塔瓦基曾骄横地宣称:“我是众苏丹之王,玫瑰是众花之王,我和玫瑰相得益彰,共享荣辱”。

    而大马士革的玫瑰尤负盛名,算是玫瑰中的豪门。在三千多年前的巴比伦空中花园里,大马士革的玫瑰就闻名遐迩。大马士革到处都有花,其中玫瑰最多。叙利亚的古国名叫“苏里斯顿”,意即“玫瑰的土地”。
    ------

    那一天,完成了埃及之旅,下一个目的地是古城大马士革。我提前两小时赶到开罗机场去乘埃航航班,才进机场大厅就发现人出奇的多,原来适逢第二天的古尔邦节,穆斯林们纷纷回家团聚,把机场大厅挤得如同我们春运时的广州火车站。Check in的队伍说不出有多长,而且行动缓慢,离登机仅剩三十分钟时,我与柜台仍有七八米的距离,我不是穆斯林,没有安拉可以祷告,只有着急。当我终于站到柜台前时,已经过了登机时间。埃航小姐说:“The economy class is full now. Would you like to update to Business class?”

    “Of course I’d like, ------is it free?”

    She replied with smile“It’s free because you have already reconfirmed your ticket. The reason why there is no seat in economy class is that we have sold too many tickets on this flight. So we have to take the responsibility and find a seat for you.”

    就这样领到了公务舱的登机牌。空客320的公务舱与与经济舱没有太多区别,只是这里的乘客大都衣冠楚楚。我的邻座便西装革履,不过却是一位典型的阿拉伯美男,鼻梁高耸、目光深邃。我看不出他的年纪,实际上我对非汉人的年龄判断总是失误,后来索性放弃,不再做无谓的猜测。

    他主动与我攀谈,我也乐于在旅途上获得一些目的地信息,于是谈得很投机,他家即在大马士革,给我讲了许多古城的典故,我获益匪浅。他问我为什么要去大马士革,我说是因为小时候看的中东童话,主人公一夜之间坐飞毯来到大马士革的城墙下,象个梦一样,始终记忆深刻,一直对大马士革向往不已。现在好了,这个梦终于可以实现了,虽然我没有得到梦中的飞毯,可是有了现代化的交通工具,用不了一夜,我就来到了大马士革。

    说得他笑起来,他说恭喜你,完成了童年的梦。他说他也喜欢<天方夜谭>,于是我们又讲那里的故事,他问我还有别的梦没有,我想了想说,我希望象故事里的公主一样,被囚禁在高塔里,然后心上人来把我救走。他沉默了一下说,没想到你们中国人也如此浪漫。

    不到一个小时,飞机就降落在了大马士革机场(确实是比魔毯快多了)。他问我订了酒店没有,如果没订也许可以住到他家里,我说已经订了,而且预付了部分房费。他说那就算了,但是我可以搭他的车到酒店。

    他的司机早已等在那里,是一辆黑色加长林肯。我开始疑惑他的身份,是政府要员还是巨贾豪门。车开到我订的酒店外,告别时他说,祝你能实现你的第二个梦,虽然它很难。愿真主赐福于你。

    接下来的两天我都在大马士革的古城里逛得如醉如痴,基本上淡忘了这个阿拉伯美男子――他的名字是阿布多。
    ------

    大马士革建于公元前3世纪,地处丝绸之路陆路岔口的古塔绿洲上,正对黎巴嫩山脉,位于黎巴嫩山脉和叙利亚沙漠之间的地带。大马士革古城由环绕整个城市四分之三的城墙为界,城内保留着成千上万的古色古香的老房,它们不仅是城市的建筑宝藏,也成了大马士革的特殊景观之一。这些楼群依然保留着半数以上奥斯曼帝国时期的建筑原样,外表庄严肃穆,内部金碧辉煌,堪称建筑史上的杰作。大马士革城是一座再典型不过的伊斯兰名城,随处可见青铜廊柱、白色尖圆顶的伊斯兰建筑,它的集市也堪称世界闻名,步入其中犹如进了错综复杂的迷宫。

    第三天早晨,我背上背包手拿地图,步出酒店准备开始又一天的城市漫步,却发现那辆黑色加长林肯停在酒店外,见我出来,司机放下车窗向我微笑,并示意我上车,我用英语问话他一概不懂,只是报以微笑。我想应该是阿布多请我到他家里做客吧,于是坐上汽车,心里开始想象一座穆斯林豪宅的样子。

    车子左闪右转,很快出了大马士革城区,越驶越远,路两旁也愈现荒凉。我心里不禁疑惑,阿布多的家难道是在沙漠里吗?再这样跑下去恐怕真的要到沙漠啦。终于车子在一处好大的院子外停下来,不高的院墙,由白色的厚砖砌成,上有美丽的铜雕装饰,两座古朴的木门在司机鸣笛后缓缓打开,然后映入眼的是大片的花园、葡萄架,我仔细看过,意外地发现花园里竟然没有玫瑰。

    打开车门,我是站在了一座青色圆顶的仿古建筑前,确切地说它象是一座背后有高高尖塔的小清真寺,然而它却是一坐三层的有复杂结构的多体相连的住宅,真如古堡一般。从仆人把我迎入门厅的一刻开始,我就宛如回到了历史上的伊斯兰的全盛时期,满眼所见都是曾在各大阿拉伯国家博物馆里陈列的展品,然而我最想见到的,此间的主人,却一直没有出场。

    仆人带我简单转了一圈,虽然语言不通,我也大概了解了整体布局,最后仆人把我领到一间大大的房间前,示意我Feel free,并且指给我墙上的按铃,有事他会立时出现,然后转身离开。我打量了一下,原来此间是主人的书房,满墙的书,书架高到屋顶,需要踩着木梯才可取到上层的书,简直是个小图书馆。我细细浏览了一回主人的藏书,信手拈出几本英文小说,走到书桌前,发现已经有三本<一千零一夜>摆在那里,书页已经泛黄,也许是阿布多儿时就开始攻读的宝贝了,不禁莞儿。于是放下自己选的小说,将<一千零一夜>看了起来。

    也许是故事太吸引人,也许是环境太幽雅,时间过得飞快,我还没有什么感觉就到了午餐时间,仆人引我来到装饰考究的餐厅,我坐下后,开始为我供应地道的西餐。

    下午的时间依然很快打发了过去。我到屋前的花园里散了散步,晒了一会儿太阳。趴在围墙向外张望,象是戈壁一样,没有一个人影儿。我忽然意识到,我是被囚禁了呢,虽然没有人制止我做什么,仆人都毕恭毕敬,可是没有人听懂我,我想跑也跑不出去。这样一想,再进古堡一样的豪宅时,就有了一种身陷囹圄的感觉。夜色渐渐降临,我的忧虑也随着夜色逐渐加重。这是怎么说,自己怎么糊里糊涂就到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简直是个荒唐的梦。想到梦忽然意识到,我对阿布多讲,我的下一个梦想,是做一个被囚在高塔里的公主,然后等着心上人来相救。莫非,这就是阿布多的刻意安排吗?他迟迟不出现,是否就是在刻意加深我被囚禁的感觉,以图梦的逼真?真是荒唐的人和荒唐的一天。

    想到这些,我心情再也难已平复,童话已经看不下去了。猜测、疑虑、幻想、企盼接踵而来,阿布多的身形和脸孔也在想念中愈加清晰。

    入夜后,终于听到越来越近的汽车引擎声,此间主人,与我仅一面之缘然而此时却是我唯一的熟人的阿布多,回来了。

    我没有下楼去迎他,仍然静静地坐在书房里,一会儿听得他上楼的脚步声,然后敲门,进来。

    我很难形容当时我的心情,是激动还是别的什么,本来很平常的关系,却因为许久的期盼和疑虑变得暧昧,如果这是他刻意达到的效果,我想他简直就是一个情圣。

    “我美丽的中国公主,原谅我的迟来,今天有几个临时的客人,占了我一天的时间。你过得如何?现在你自由了”

    晚饭后阿布多带我到后花园散步,原来玫瑰全种在了这里,足有几亩,花香袭人,而且隐约还听得有夜莺的啼鸣。这就是传说一样的大马士革的玫瑰园啊!此时的我,已经醉了。当阿布多吻我的时候,我只记住了那浓郁的玫瑰芬芳……
    ------

    夕阳给宁静的河谷披上晚霞的盛装,又一次流浪在异乡的我,此刻坐在河畔呆呆出神。我手里拿的,是一瓶阿布多当年送我的玫瑰精油,需三百朵清晨采摘的大马士革的玫瑰才能提取到一滴,珍贵如金。轻轻一嗅,可以体验到深邃至全身神经网络以至骨髓的放松感觉。当然,还能让我想起,当一晚,在大马士革的玫瑰花园里的芳香。
    ------

    全文完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这样红
    啊,红得好象,好象
    那燃烧的火
    它象征着,纯洁的友谊和爱情
      ―电影<冰山上的来客>插曲

    觉得这首歌唱赞的花儿,理所当然是玫瑰。那纯洁友谊和爱情的象征……
  • 一朵玫瑰的前世今生



    我曾是一朵幽香的玫瑰,寂静地开放在拘尸那城的花园

    你是踽踽独行的路人,在花香的吸引下驻足

    那么多枝头的鲜花,你却只为我所吸引

    “满堂兮美人,忽独与余兮目成”



    你轻轻将我折下,捧在眼前欣赏

    你深嗅我的芬芳,我羞红了脸庞

    那一刻如此漫长,象停顿了时光



    在所有花姐妹嫉妒的眼光里

    我被你插在衣襟,贴近胸口的地方

    这一刻,我是你的新娘

    下一刻,我随你到四方流浪



    女为悦已者容,花为爱美者开

    被欣赏的人折下,是所有鲜花的梦想

    可是花们只知被折下那一刻的荣耀

    从未曾去想今后的下场



    你并没有给我水份以滋养

    我的妖艳在阳光下褪色

    我的芬芳在风中飘散

    我在你面前日渐凋零



    终于我被你从衣襟取下

    换上一朵新绽放的百合

    在一个霞光潋滟的黄昏

    我被你抛弃,随水漂零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从未责怪过你薄情

    也未恨你喜新厌旧

    只叹红颜易老,无法常开不败



    今世,我仍愿做你的玫瑰

    只是我凝固了我的美,永不再凋零

    故而也永远守住你的眷顾

    我是一朵――沙漠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