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漂泊在翠绿和蔚蓝间

    日期:2003-06-16 | 分类:户外 (Outdoor) | Tags:菲律宾(Philippines) 潜水滑雪(Diving-Skiin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28260.html

    位于菲律宾最大岛吕宋岛(LUZON)和第二大岛棉兰老岛(MINDANAO)间,米沙鄢群岛(VISAYAS)如同万千翡翠撒落在碧海之中。宿雾岛(CEBU)、班乃岛(PANAY)、长滩岛(BORACAY)、薄荷岛(BOHOL),庞格劳岛(PANGLAO)和玛克坦岛(MACTAN),十多天里走过的岛屿不过是米沙鄢群岛六千多个岛中的极少数,却让我尝到了天堂和漂泊的混合滋味。正如发给朋友的短信中所说,我希望能用一生来漂泊,漂泊在米沙鄢群岛的翠绿和蔚蓝间。

     

    坠落星辰 

    长滩岛,曾经默默无闻地藏在米沙鄢群岛的最西端,岛长七公里,最窄处只有一公里,相比于二十分钟船程外的班乃岛,长滩岛小的如同银河里的一粒星尘。起初,只在德国和瑞典的背包客中间口耳相传着小岛天堂的故事,岛名被刻意隐瞒着。当英语世界终于知道它时,已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的事了,长滩岛就此一夜成名。被评为世界上最美的沙滩之一的白沙滩(WHITE BEACH),位于岛的西南,近四公里长的沙滩上,有着最挑剔的度假者想要的一切:海水清澈透明,白沙细软如粉,高高的椰子树后有无数鲜花环绕的饭店、酒吧和度假村,当然更少不了热情如火的菲律宾乐队。在这个热带小岛上,泳装就是每日的正式衣着,多穿一点都不好意思出门,手表也是多余,醒眠自由,谁会在意时间。想浮潜,唯一要做的只是拎起面镜脚蹼走入水中,游出100米便到了珊瑚礁;要深潜,几十家潜水中心里,不同肤色的潜水长说着不同的语言;还有帆船、滑水、快艇和降落伞,想的到的水上运动这里都有。对于大多数度假者来说,最好的运动却是捧杯菠萝或芒果奶昔,躺在沙滩上发呆,让一身都市浮白在阳光下慢慢晒成小麦的颜色。每天清晨和黄昏,来往于白沙滩北端的潜水学校和南端的饭店间,一个多小时的沙滩漫步从没让人厌倦过,我甚至连鞋都不愿意穿。

    入住萨巴比沙滩饭店(SABABI BEACH RESORT)纯属偶然,上岛的第一天,信步沙滩南端,一棵浓荫覆盖了半个沙滩的大树吸引了我,阔叶成蔟的虬枝蜿蜒如蛇,挂着三两个蜡染布灯笼,依着主干的酒吧全由竹子建成。树后,几幢高脚屋隐藏椰林间,回廊上晾满彩色的沙笼。屋前竹筒和轮胎做成的秋千架上,端坐着小猴尼可斯(NICOLS),一粒奶糖就让我们的关系立刻亲密起来。水中停泊着髹的雪白的蜘珠船,回应着岸上太阳伞的绚丽。比起沙滩中部的日夜笙歌,萨巴比似乎笼罩在一种特别的宁静氛围中。饭店女主人约瑟芬(JOSEPHINE)来自米沙鄢的另一个岛,皮肤黝黑,身材苗条,看不出已是四个孩子的妈妈;卷发齐腰的男主人阿罗格(ALOG)是以色列人,就是微笑也夹杂着一丝忧郁的他,在岛上已经住了两年;四个月大的长尾猴尼克斯生在班乃岛,老和约瑟芬最小的孩子抢奶瓶。五天里,我一直糊涂于这一干人的确切关系,只知道就是他们,组成了一个叫萨巴比的家庭。

    搬入那天,正赶上约瑟芬的生日晚会,所有的饭店客人和萨巴比一家围坐在阔叶树下,享用着海鲜和菠萝酒。教英语的美国人抱着吉它唱着一首又一首歌,两个来自澳门的葡萄牙人早已躺倒在篝火旁,没有喝醉,只是为热带小岛和星空而醉,年轻的那位还不停地喃喃自语,称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微风中飘过甜甜的花香,阿罗格说是阔叶树的花,晚上开放,清晨落下,如天上的星星,米萨鄢人给了这树和花一个好听的名字--坠落星辰(FALLING STAR)。果真,第二天一早,树下落满了拳头大的鲜花,粉红合欢似的花蕊下是五瓣雪白花瓣。不知晚会上的客人如今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那晚的花落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们中的大多数。

    沙滩黄昏让人心醉,落日将每一粒白沙变成金子,牵着尼可斯去散步,不一会儿它就抱腿攀援而上,小家伙最喜欢紧抓着我的头发,站在肩膀上东张西望,让看见的人无不哑然失笑,不知我在遛猴,还是猴在遛我。第一颗星星升起时,我们坐在沙滩上一起分享着西瓜,厨房里,约瑟芬正忙着烧我从海鲜市场上买来的石斑鱼和青蟹。趁晚饭还没好,带着尼克斯去浮潜,游了一半,它就自顾自返身上岸,留我独自面向黑暗。夜里的海闪着微光,海水温暖似丝绸般滑过身体,丛生的海藻随波摇曳,黑黑的影子如同巨大的怪兽,让人心生惧意,夜游的我,无意中碰了其中的一株,刹那间,如同夜空的烟火,从根到梢,发光生物给树状海藻镀上了一层荧光,闪闪烁烁。深入藻海,我不停地碰触着密密的枝条,直到全身也披满千万颗小星星,象外星人般熠熠生辉。那夜,长滩岛送给了我整整一个海底银河,整整一座钻石森林。上岸时,红色月牙刚刚升起在天边,满天繁星直落海面,风中飘来混合着花香的歌声,树下,丰盛的晚餐也已摆好,天堂不会再美。我不由叹了口气,为自己不得不离去。

    长滩岛不只是米沙鄢群岛数千岛屿中的一个,它更是天堂里坠落的星辰,有着翡翠的颜色。

     融入蔚蓝   


    象一只巨大的鹿角甲虫,庞格劳岛漂浮在棉兰老海(MINDANAO SEA)的万顷波涛中,两座跨海大桥将它和薄荷岛紧紧连在一起,如顽童手中拴虫的线。虽说岛上的阿洛纳海滩(ANOLA)远不如长滩岛的白沙滩美丽,但环岛的珊瑚礁却是世界上顶级的潜水地之一,岛上的潜水者和潜水中心如鱼一样多。这天清晨,我在各家潜水中心进进出出,选定的那家,蓝墙上画满了大鱼,英国女子艾米(AMY)和美国人埃登(EDEN)成了我的潜伴。

    离庞格劳岛半小时船程,巴利克塞岛(BALICASAG)上只有一家饭店和一个废弃的灯塔,可它却是菲律宾著名的海洋生物保护区,其周围共有四个潜点。考虑到两位潜伴的证书级别比我高,潜水中心多派了一个潜水长阿尔孟(ARMEN)专门陪我。先去大教堂潜点(CATHEDRAL),潜到56米深处就是悬崖,边上望下去,一片蔚蓝色,如同最纯的水彩颜料,厚重但透明。纵身一跃的那一瞬间,人似乎变成了鸟儿,翱翔在蓝天之上。牵着手,阿尔孟和我飘浮在18米深处,左面是长满珊瑚海藻的悬崖,礁石上盘伏着众多的蓑鮋(LIONFISH),红白相间,美丽但有毒;右面是充满未知和诱惑的蓝色,一群身侧有抹纯黄的黑鱼突然登场,似乎有人掀起一幅看不见的幕布,没有多久,黑鱼群又被一群黄蓝条纹的神仙鱼(ANGEL FISH)替换。催眠一般,我老是想游入那片蔚蓝,每次都被阿尔孟拉回,后来干脆一直挽着不放。上船后,艾米笑我们牵手浪漫,她不知蓝色于我的杀伤力,也不知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体验悬崖(WALL)潜水。


    午饭后,开始了每天的阵雨,海面溅起朵朵水花,水下却还是一片宁静。保护区潜点(SANCTUARY)的悬崖上有悬崖该有的所有东西,代替山间树木花草飞禽走兽是珊瑚海葵虾蟹鱼群。不愧为保护区,短短的几分种内看到的蝴蝶鱼(BUTTERFLY FISH)、神仙鱼(ANGEL FISH)、河豚鱼(PUFFER FISH)和笛鲷(SNAPPER)已经超过以前看过的总和。偶然低头,看见脚下一米多长的金枪鱼(TUNA)们正玩着游戏,头尾相接转圈转的不亦乐乎,让我怎么也数不清到底是20还是30多条。看着那圆滚滚的银色鱼身,正想着鱼肉的美味,鱼群却突然散去没入海底,它们能读懂我的思想?不会吧。

    阿洛纳屋暗礁潜点(ALONA HOUSE REEF)正对阿洛纳海滩,雨让水有点混,可意犹未尽的我和埃登还想进行这天的第三次下潜,潜水长建议来一次夜潜。防水手电照到处,珊瑚花依然开放,鱼却少了很多,几条鲜红的大鱼乍一看象红石斑,细瞧那双大眼睛才知不是,鱼名就叫大眼睛(BIG EYE)。双手合抱不过来的篮子海棉(BASKET SPONGE)上住着的虾,手指大小,灯光下通体透明,只有两只眼睛闪烁如金粒。一只紫色的无脊椎动物在光柱中跳着舞,舞姿优美无愧其名--西班牙舞者(SPANISH DANCER)。水流老把我推向悬崖,努力后退时,看见峭壁上升起一轮圆月,4只手电一起照过去,原来月光螺出来了。是夜,第一次,我梦见自己变成了一条鱼。

    清晨7点,阿尔孟就陪我去潜水。安可岬角潜点(ANCO POINT)很有趣,下潜到9米左右,悬崖边有一个洞穴,穿过去就直下18米。从海深处升起,小猫鱼(CAT FISH)蜂群般地掠过软珊瑚,追逐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一时间,铺天盖地的黑色条纹,让潜水人也迷了方向。等到眼前再次明亮时,一棵巨大的树状珊瑚傲然崖边,深绿,枝繁叶茂,无数宝石篮,柠檬黄的小鱼喧闹树间,看我们过去,四散奔逃,象极了大树上的小鸟。陡坡上满是妃色的软珊蝴,珊瑚虫随水流收放张合,花朵一般;鲜红的海绵紧挨着金黄色的海鞭(SEA WHIP),色彩浓郁的如调色板;形如灵芝的桌面珊瑚(TABLE CORAL)上趴着巨大的的海星,鲜艳的天蓝色让人忽略不得;在这开满鲜花的山坡上游荡,一不留神就忘记了控制深度,想起来时已经到了21米,赶紧上浮到18米处。最多的还是各种颜色的小鱼,比一元硬币大不了多少,数量却如恒河沙,刚掏出的面包,半秒不到手中空空如也,幸好它们只吃素。

    当我提出还要潜一次时,没人感到吃惊,想必他们已经见的多了。卡利帕延潜点(KALI PAYAN)也叫快乐悬崖(HAPPY WALL),以珊瑚鱼群著称。悬崖上大丛海葵中住着一大一小两条小丑鱼(CLOWNFISH),也许是我靠的太近,大的那条来回巡视,一副誓死保卫家园的架式。看它那么认真,我手指晃来晃去陪它玩,就在它气的要吐血时,阿尔孟突然拍了拍我,转头,一条大鳐鱼(MANTA RAY)蝴蝶般拍动翅膀正绝尘而去,那情形是如此的超凡脱俗,要不是阿尔孟拉着,我怕是已经追之随之直下45米深的海底。再回头时,身边不知何时聚集了五十多条蝙蝠鱼(BAT FISH),身体扁平,银色,鱼鳍却是鲜艳的黄,条条都有脸盆大,且好奇心极重,勾勾手指就过来,直楞楞地盯着你的眼睛不动,腮还鼓鼓的很滑稽。此处水是如此的清澈,鱼儿们就象在空气中游动,我想我看见了梦幻。


    在庞格劳岛的一天半里,我共下潜了五次。离开时,所有认识不认识的人都说明年再来,我频频点头。谁知道呢,今生今世,也许不会再有机会回去,但,我相信自己会无数次回到海中,只为第一次入水的那一刻,我的灵魂已经融入蔚蓝。 

     

    菲律宾米沙鄢群岛攻略

     

    2003616于上海

    分享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