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叩开碧海之门-- 学潜日记

    日期:2003-07-25 | 分类:户外 (Outdoor) | Tags:菲律宾(Philippines) 潜水滑雪(Diving-Skiin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28255.html

    曾在安达曼海戏过鲨鱼逗过黄尾瓬,在南中国海追过棱皮龟逛过海花园;也曾在印度洋笑过小丑鱼耍过大苏眉,在红海惊艳过红海扇迷恋过泡珊瑚,三年里潜过不少著名的潜水地,却一直对水下世界有些莫名的恐惧。不是没想过去考潜水证书,实在因为找不到整块的时间。正当大家挣扎于SARS的杯弓蛇影时,我闲逛到了菲律宾的长滩岛,拿到潜水证书的那天成了生命的里程碑。更重要的是,那四天里,大海之门在眼前慢慢打开,让我得以进入一个陌生的世界,一个大多数人从未涉足过的世界--海洋深处。

     



    2003
    53,星期六,晴

     



    这里的沙是整个亚洲最白最细的朱迪丝(JUDITH)说这话时,我们正在白沙滩(WHITE BEACH)北端一边闲逛,一边等迈克(MIKE--红珊瑚潜水学校(RED CORAL DIVING SCHOOL)的主人。学校就在椰林里,一幢棕榈叶屋顶的竹楼,墙上挂满BCD、调节装置、脚蹼和面镜,还有主人和雇员的潜水证书,墙角整整齐齐排列着气瓶,旁边一只大狗睡的正香。简陋?才不是呢,长滩岛(BORACAY)上的建筑都必须与环境协调,就是隔壁的五星级饭店FRIDAY'S也是棕瓦竹墙,一副洗净铅华的模样。因了菲律宾旅游局(DOT)官员朱迪丝的推荐,也因了昨天和迈克的短暂交谈,我决定参加PADI开放水域初级潜水员(PADI OPEN WATER DIVER,简称OW)课程。其实长滩岛上有几十家潜水中心,很多都比红珊瑚有名,可潜水就是这样一种运动,信任决定选择。

    迈克来了,电却没来,长滩岛在十多年时间里一跃成为亚洲旅游胜地,电力却完全依赖相邻的班乃岛(PANAY),旺季偶有断电之虞。PADI(专业潜水教练协会)的潜水培训课程素以训练规范及动作标准著称,我要学的OW分为五部分,每部份又由观看教学录像、阅读潜水手册、潜水教练(DIVING INSTRUCTOR)指导下的隔离水域和开放水域潜水组成,没电看不成录像,就先读教材吧,迈克放我一上午假,正好换住到昨天就谈好的萨巴比沙滩饭店(SABABI BEACH RESORT)。饭店坐落在沙滩南端的椰林里,背靠小山,我的竹屋正对着海,雪白沙滩从脚下一直滑进水晶般透明的海里,呼应着远处点点白帆。坐在挂满贝壳风铃的廊下,一边喝芒果奶昔(SHAKE),一边读潜水手册,又偷得浮生半日闲。

    下午,迈克把我交给了另一个潜水教练路易斯(LOUIS),身兼岛上多种社会职务的他,后天要去马尼拉参加一个环保培训,看来他对长滩岛的关心胜过自己的生意。电还没来,路易斯开始教授如何准备潜水装备,因为我已经有过潜水经验,录像可以补看。在沙滩边的隔离水域里(CONFINED WATER)练习时,我诉说着水下的恐惧,特别强调不是惧怕死亡,而是惧怕淹死前的那一段挣扎,路易斯说他一开始下水时也害怕,就是潜了十年水后的今天有时也难免恐惧,怕水是人的天性,但是在这四天里他会教我如何克服恐惧,如何象鱼一样漫游海中。他微笑着,非常自信的那种,刹那间,我知道他将是我最合适的潜水教练。

    三点整,船开到了蓝色礁湖(BLUE LAGOON)潜点,穿戴好所有装备后,路易斯让我坐在船弦上,背朝外,准备背式入水,恐惧又生,以前只玩过侧式入水呀,难度太高了,我直摇头,路易斯只说了句:相信我。就跳入水中。想都没想,我咬住呼吸器,一手按面镜,一手护后脑,背翻入水,浮起时还不忘做了个OK的手势,路易斯游过来一把拉住我说:太棒了,我知道你行。准备好了吗?下潜。拉着打入海底的缆绳,我们慢慢没入蓝色。说来也奇怪,每次下潜时都有的恐惧,这次居然无影无综,只是又要保持呼吸,又要面镜排水,还要每下潜一米平衡一次耳压,我手忙脚乱的很,连蜂拥上来的鱼都顾不上看一眼。路易斯不停地打手势问,我不停地表示一切正常,到了8米深处的海床上,他停下来,扶住我的肩膀,关切地注视着,我笑了,慢慢地举起右手,拇指食指相触,给了他一个大大的OK,随即我们的手紧握在一起,海水把他的笑容放大了很多。

    蓝色礁湖的鱼不是一般的多,银色的蝙蝠鱼(BAT FISH)、红色的石斑鱼(GROUPER),黄色的蝴蝶鱼(BUTTERFLY FISH),绿色的鹦鹉鱼(PARROTFISH),还有黑白条纹的神仙鱼(ANGELFISH),成群结队,看见潜水人便直冲过来,左蹭右擦的,象撒娇的小猫在讨吃。路易斯掏出一袋面包来,刚打开一点,立刻被鱼儿们淹没,只剩正拉着我的那只手。此时眼前除了一片晃动的五颜六色,我什么也看不见,手臂也被抢不到面包的鱼当点心,鱼嘴小咬不疼,却痒痒的让人想笑又不敢笑,嘴里还咬着呼吸器呢。波姬小丝的成名电影《青春珊瑚礁(THE BLUE LAGOON)》,据说就是在长滩岛拍的,不知围着我们的鱼儿中,哪几条当年曾一亲芳泽?只知道自那以后,长滩岛变成了热带乐园的代名词。

     



    2003
    54日,星期日,晴

     



    一个南端,一个北角,萨巴比和红珊瑚占了白沙滩的两极。清晨,潮水还很高,细软的沙滩上有蟹爬过的痕迹,昨夜笙歌的人大都蜷缩在黑甜乡里,早起的除了渔民就是我了。赤脚走在沙上,先慢悠悠后急匆匆,再后就几乎小跑了,痛恨迟到的我已经迟到。昨天谁说走得慢要20分钟,快只要10分钟的?我今天整整走了1个小时。我愤怒,潜水长(DIVE MASTER)们哄堂大笑,迈克和路易斯更是乐不可支,说我一定是学太极的,要不属蛇专走字路的,所以才这么慢。这帮人中只有潜水长乔乔(JOJO)看起来老实,我要问他白沙滩到底有多长,他说近4公里,那不是比我走过最长的沙滩--巴厘岛的库塔(KUTA--还长,联想起上岛时船要停三站,我立刻不做声了,谁让自己对距离没概念呢,不就被人捉弄了?可这沙滩也太大了,要知道长滩岛本身最长不过7公里。

    接下来的三个小时里,我安静地看着教学录像,潜水长们都下海去了,剩下一只黄狗和一只白猫相陪。狗叫阿布,是迈克的宠物,据说不论迈克在那里吃晚饭,狗都会找到他分一杯羹;猫叫萨耶夫;两个名字合起来,正是媒体上出镜率极高的恐怖分子--阿布萨耶夫。每次来菲律宾前,朋友们都说不怕被阿布萨耶夫绑架啊,众人眼里,我俨然万贯家产偏去送死的傻子,其实不过是个普通的背包者,有一点点独行的勇气。忽然想起去年今日此时,正穿着厚厚羽绒衣,在冈仁波齐冰冷晶莹的目光下喘息着,在齐膝深的雪里挣扎着,翻过海拔5630米的卓玛拉山口,那里的氧气稀薄如劣质哈达;当下却穿着比基尼,手捧香蕉奶昔,坐在椰林里学习如何进入海底世界,脚下是号称世界最美沙滩之一的白沙滩。有人欣赏几十年如一日,而我则喜欢截然不同的生活,正如喜欢风景迥异的山和海,生命只有在变化中才能延长丰富,让拥有者死而无撼。

    下午一同船潜的还有对日本恋人,潜水刀写字版水下照相机一应俱全,背式入水却大费周折,已有其它潜水证书的他们从没受过入水训练,让路易斯直摇头,不得不多派一个潜水长跟下去,以防出事。正暗自得意的我,又有挑战了,路易斯假设船太挤,将全套潜水装备扔入水中,示范如何在水中穿戴。有了这两天的训练和一点点培养起来的自信,我镇静自如,下水骑气瓶穿BCD扣搭扣咬住呼吸器,所有动作一气呵成,路易斯鼓掌。

    海底,正练习着如何控制浮力,不小心脚蹼打起海底的沙,露出一个精致的螺壳,红白条纹很鲜艳,拾起,放在耳边,听不见大海的涛声,正奇怪,又意识到自己已经是在海的怀抱里了。想带走螺壳,最终还是将它放回原处,给后来人一份惊喜吧。随后的时间里,拉着路易斯,徜佯在海草、海星、海葵、海兔和所有以海为姓的生物间,我快乐自由,象条鱼。

    从空中看,长滩岛就象一块绿绸缎,镶嵌着白色的花边,宁静安详的似乎要融化在碧波里,实际上,热闹全藏在椰林里,白沙滩有多长,酒吧饭店餐馆的行列就有多长。黄昏时刻是小岛一天最忙的时候,一张张餐桌摆在沙上,侍者们忙着铺桌布摆餐盘;乐队吉它手调着弦,手下溜出一串叮咚;纹身店里泳装美女散坐着,细心选择着纹身图案,我也凑热闹,用散沫花在背上画了条蜥蜴,弯着尾巴要爬上肩头;海鲜市场里,满眼青色乌贼和鲜红石斑,一堆堆贝类比手掌还大,形状各异,还有龙虾,海蟹,金枪鱼,俨然另一个水下世界等人去探索。当第一颗星星出现在天边时,椰林里烛光摇曳,歌声四起,彻夜狂欢刚刚拉开序幕。我带着一大袋活青蟹,又回到红珊瑚,今夜这里有个潜水长的晚会。

     




    2003
    55日,星期一,晴

     



    红珊瑚似乎变成了我在岛上的另一个家,最喜欢坐在椰林里,赤脚踩在细白如粉的沙上,吃着曲奇,读着书。海风穿过羽叶,轻拂着发稍,撩拨人抬头看海。海在不远处,蔚蓝碧绿,如镶嵌着蓝宝石的孔雀尾翎,摇曳在林间。片片风帆点缀着海平面,深蓝、粉红、雪白,呼应着岸上遮阳伞的缤纷五彩,偶然快艇拉着香蕉船飞驰而过,留下一串笑语。我不停地唉声叹气,一起看书的乔乔很是奇怪,我说这里是我这辈子呆过的最好的教室,可几天后就不得不离开,能不叹气吗?乔乔深以为然。这个家在本岛的大男孩,正在备考PADI的助理教练证书(ASSISTANT INSTRUCTOR),同时做为潜水长,他也协助路易斯训练我。潜水课程,从来都是学生多于教练的,只有我是两个教练教一个学生,享受贵宾待遇同时,却也偷不得半点懒,天天看书到半夜,怕回答不上问题惹教练生气。

    正和乔乔闲聊,路易斯带着潜水的客人从水里上来。客人是个德国妇人,他的丈夫刚打完高尔夫球,悠闲走来和妻子汇合,我们一起坐在椰林里喝咖啡,丈夫问我从哪里来,我的回答让他的嘴立刻成O型,然后又是一串我早就习以为常的惊叹。路易斯淋完浴出来,让我们很是惊艳,水珠从他一身结实的肌肉上滑落,凝聚了太阳颜色的皮肤,闪着古铜的光。青色纹身让他显得很是阳刚,右臂带翅膀的小天使和左臂PADI的标志,还有胸口翻飞的蝴蝶,刺出他的梦想。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笑容,灿烂如热带阳光。习惯了都市男人的肚腩和浮白,路易斯让我意识到自己有多久离开了大自然,只是,如果他去了都市,还会这样有魅力吗?每次休完假后,我总以一身小麦色自豪,同事却议论太黑不好看,都市的审美标准有时很苍白。

    路易斯不是本岛人,甚至不是米沙鄢群岛(VISAYAS)人,他来自博托克(BONTOC--吕宋岛北部一个群山环饶的小城,那里也是山区省(MOUNTAIN PROVINCE)的首府。去年春节徒步整个吕宋岛时,我曾在那里停留过半天,印象最深刻的是它的博物馆,小但展品有趣。其中伊富高人(IFUGAO)用来装饰颈和额的蛇骨项链让我很是着迷,后来千方百计弄了一条,朋友面前很是得意了一把。我奇怪他怎么会喜欢上潜水,以至变成自己的职业,要知道从博托克到最近的海边至少也是半天的车程。他说是在军队服役时学会潜水的,退役后辗转南方各岛,最后在长滩岛定居下来。他刚在白沙滩上面的山上买了块地,面对家乡看不见的大海,我怂恿他立刻造房,下次来好住。每年的潜水淡季,路易斯四处旅行,最大的梦想是去一次西藏,在这点上我有发言权,两次阿里之行,惹了很多朋友的嫉妒,路易斯也不例外。我想象不出,世界屋脊上,海之子面对群山之王会是什么情形,但笑容一定是同样的灿烂。

    最后一次开发水域的训练由乔乔带,潜点叫珊瑚花园(CORAL GARDEN),一个由树珊瑚、角珊瑚、柳珊瑚、桌珊瑚和脑珊瑚组成的珊瑚世界,连鱼都叫珊瑚鱼,有着彩虹能有的所有颜色。面对整整一面坡上盛开的千万朵珊瑚花,我长吁一口气,拳大的气泡如透明水母缓缓向头顶升去,那里正有一双蛙人飘然而过。当气泡破碎成一把珍珠时,我看见了太阳,14米深的海水让它变成了一个大光斑,银光四射,遥远却又似乎伸手可及。平生第一次,我在水下仰望天空,了无恐惧。

    回萨巴比的路上,我拐进潜水用品商店,买下生平第一副潜水面镜和呼吸管,未来的日子里,它们会伴我潜遍这个星球所有的海洋,希望那不仅仅是梦想。出了商店,又是黄昏,夕阳将白沙滩染成金色,退潮后的浅水塘里,路还不大会走的幼儿们,赤身裸体,游泳如鱼;大一点的孩子忙着堆砌沙堡,居然颇具规模;泳装情侣,身影双双拖在沙滩上,很长很长。我知道今后会走过无数海滩,同样有白沙、碧海、椰林和斜阳,却没有哪个能取代白沙滩,从这里,我真正走入了海世界。

     



    2003
    56日,星期二,晴

     



    说是度假,每天起得比上班还早,海边穿过椰林的风,让空气都充满了活力。相邻木屋住着失去一条腿的美国老兵和菲律宾妻子,夫妻也早起,正在廊下喝咖啡,见面闲聊数句便归于沉默,三人眼光一起转向大海,那里鱼儿不时跳出水面,让人分不清哪是波光哪是鳞光,地平线上时有渔帆闪过。屋前的树下,满是落花和蟹迹,这棵叫坠落星辰(FALLING STAR的大树,虬枝阔叶,花大如拳,每天星出花开,星没花落,花期短暂似流星,但花事极盛,终年不绝,雨季尤胜。在这热带岛屿上,即便最多愁善感的人,也无处伤春,可今天我还是有些伤感,只因明日就要离去。

    再一次坐在红珊瑚前的椰林里,听路易斯总结几天所学,然后就是考试。平时嘻嘻哈哈的教练,教学考试时却很严肃,等到批完试卷后,才露出他那标志性的微笑,好学生。他再一次夸到。因为PADI的规定,所有我的资料和成绩将寄去澳大利亚再转美国,证书也将同样兜一个圈子寄到上海家中,在这之前,我只能使用三个月有效的临时证书。作为PADI授权的潜水教练,路易斯可以签发临时证书,当他问到生日时,我说就是今天,他一楞,抬起头,是的,就是今天,PADI潜水证书是给我自己最好的生日礼物。一片生日快乐声中,路易斯又递给我一本小册子,腾飞的鲨鱼图案下写着水下护照(UNDER WATER PASSPORT,那是本潜水日志,我说用完这本日志后,我会再回长滩岛,路易斯笑而不语,也许在他的教练生涯中听过无数人如是说。拉他合影,背景就是红珊瑚前的那片椰林,他的黄色背心,正配上我比基尼的颜色。

    拎着新买的脚蹼,我告别路易斯和红珊瑚,最后一次走过白沙滩。尽管他们要安排一个生日PARTY,但我还是婉拒了,怕自己不争气的眼泪,不算长的四天时间里,大家已经变成极好的朋友,一向伤别离却不得不别离。在水下世界里,只有对伙伴全副身心的信任,才能让人克服天生恐惧,享受眼前的绚丽景象。而在陆地上,要多久才能相信一个人,才能放心地把自己宝贵的生命交到他手上?发给朋友的短信中,我说如果再呆几天,我就会陷入爱河不能自拔,这话一半假一半真。

    这天剩下的时间里,我懒洋洋地躺在吊床上,任长尾猴尼可斯(NICHOLS)啃着奶糖,在大树和吊床间跳来跳去。懒够了,拿起面镜脚蹼下海浮潜,珊瑚礁上宝蓝色柠檬黄的小鱼成群结队,肥胖的海参挨着苗条的海星,玫红的西班牙舞者(SPANISH DANCER)对着长刺黑海胆跳着舞;一个盘子大的圆贝正躺在海藻丛中,发出满月的光芒,吸一口气潜入水底,手刚碰到贝又缩了回来,那是它的世界,能看一眼已是有缘,怎可以做那破门抢劫的强盗。都说人类对月球表面的了解,远远多于对海洋深处的了解,我信,要不为什么每次潜入水中,都有无数的新发现,海里世界,就象传说中的龙宫宝藏,让人眼花缭乱,感谢路易斯,为了他领我叩开龙宫的那一刻。

    长滩岛可能不是最顶级的潜水地,却是最好的学潜水的地方,碧海连天,白沙绵延,椰林里成行的酒吧,众多的水果海鲜和不需要钟表的日子,还有英俊的潜水教练,这一切让热带小岛变成了传说中的乐园。而明天,我将被逐出乐园。

     




    热带海域潜水胜地

     



    菲律宾:
    *
    帕拉望群岛(PALAWAN)的PUERTO PRINCESA,艾尔尼多(EL NIDO)和苏鲁海(SULU SEA)礁群
    *
    民都洛岛(MINDORO)的PUERTO GALERA和阿波暗礁(APO REEF
    *
    吕宋岛(LUZON)的阿尼洛(ANILAO
    *
    米沙鄢群岛的宿雾岛(CEBU)、玛克坦岛(MACTAN)、班乃岛(PANAY)、长滩岛(BORACAY)、庞格劳岛(PANGLAO)、巴利克塞岛(BALICASAG)、帕米拉坎岛(PAMILACAN)、萨比劳岛(CABILAO)、阿波岛(APO)、萨米圭恩岛(CAMIGUIN)和莱特岛南部(LEYTE)。
    *
    棉兰老岛(MINDANAO
    *
    沉船潜水地:吕宋(LUZUN)岛的苏比克湾(SUBIC BAY)和BUSUANGA岛附近

    印度尼西亚:
    *
    巴厘岛(BALI)的LOVINA,龙目岛(LOMBOK)的GILI岛,卡莫多岛(KOMODO
    * LABUANBAJO
    间的小岛和暗礁
    *
    苏拉威西岛(SULAWESI)的MANADO附近
    * FLORES
    ,帝汶(TIMOR)和马鲁库岛(MALUKU

    马来西亚:
    *
    马来半岛西海岸的帕亚岛国家海洋公园(PULAU PAYA MARINE PARK
    *
    马来半岛东海岸的停泊岛(PULAU PERHENTIAN)岛、热浪岛(PULAU REDANG)和刁曼岛(PULAU TIOMAN)及附近岛屿
    *
    加里曼丹岛的西巴丹岛(PULAU SIPANDAN)、拉央环礁(LAYANG-LAYANG ATOLL)和东姑亚都拉曼国家海洋公园(TUNKU ABDUL RAHMAN MARINE PARK

    泰国:
    *
    安达曼海的普吉岛(KO PHUKET)、皮皮岛(KO PI PI)、奥旁噶岛(AO PHANG-NGA)、西米兰(SIMLAN)和苏润(SURIN)国家海洋公园
    *
    暹罗湾(GULF OF THAILAND)的帕塔亚(PATTAYA)、三梅岛(KO SAMUI)、帕甘岛(KO PHA-NGAN)和淘岛(KO TAO

    其它著名潜水胜地:
    ·
    马尔代夫群岛,斯里兰卡,印度南部
    ·
    西太平洋上的密克罗尼西亚群岛(MICRONESIA
    ·
    南太平洋群岛
    ·
    夏威夷群岛
    ·
    澳大利亚的大堡礁
    ·
    中东的红海
    ·
    加勒比海

     



    潜水器材和证书

     



    潜水分浮潜(SNORKELLINT)和深潜(SCUBA DIVING)两种,前者只需要面镜(MASK<span lang="ZH-CN"

    分享到:

    评论

  • 因你的文章,我无论如何也要潜入海底,感受飞翔。
    跟你的路线,谢谢你授人玫瑰
    回复elane说:
    谢谢你将我的文章当作玫瑰,我都能闻到手上的余香呢
    2009-07-06 10:03:00
  • 第一个也没奖品. 要收费的. :)



    没事干在鸟的地盘上拔萝卜干嘛
  • 这真叫拔出萝卜带出泥。我好高兴,慢慢我来看啊。
  • 液,我是第一个评论呢,真是好啊!以后,有精彩的游记看喽,真是幸事。我链接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