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基地的非官方史:九顶山的土匪、永安镇的锅盔(上) (Unofficial History of Base:Mountain Brigand and Si Chuan Pancake 1)

    日期:2008-06-02 | 分类:往事 (Memory) | Tags:中国-云贵川(China-SouthWestProvinces) 基地(Base) 追忆(In-Memor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22098540.html

    九顶山上有土匪

    据说,过去,九顶山出土匪。

    位于于岷山山系的龙门山脉中部,九顶山自绵阳和德阳蜿蜒到阿坝州的茂县。山名九顶的来源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山有九十九个顶,但似乎谁也没有数过;另一种说法比较有文史感,说岷江有恶龙为害,大禹执九鼎以镇,恶龙被压于九鼎之下,不复为害,九鼎化山,是为九鼎山,后讹传为九顶山。在后人看来,大禹当年真该斩草除根杀了恶龙,镇在山下虽不能兴风作浪,恶龙却还有另一种祸害--地震,1933年的茂县叠溪大地震(里氏7.5级),1976年的松潘平武大地震(里氏7.2级),都发生在九顶山所在的龙门山断裂层,最凶恶的当属今年5月12日发生的汶川大地震(里氏8级),九顶山下的龙,真是一条罪大恶极的龙。

    (图:永安镇背后的九顶山)

    自古以来,九顶山的山口是四川盆地到青藏高原边缘地带的交通要道,商队来往于富饶的川西平原和阿坝的藏区间,交换着盐巴、茶砖、兽皮和马匹。有商队处必有劫匪似乎是世界各文明的共同现象,在九顶山地区并无例外。当年,九顶山山高林密,又位于数个行政区域的中间地带,既可劫掠商队也能横扫县城,进退自如,不用说肯定是土匪们的啸聚之地。可惜,关于那些绿林好汉们的“事迹”,现代各县县志上几乎没有什么记载,一些零星的剿匪记录,谈的都是国民党的残部,此匪非那匪。

    (图:安县烈士陵园剿匪纪念碑,此匪非那匪)

    我住在永安镇时,镇后的九顶山已经光秃了,据说是大炼钢铁时砍光的,山依然高,林就只剩下小树,稀稀拉拉的象秃子头上的发,树都是后来栽的,而且长僵了,以至于二十多年后再去时,树似乎还是小时候那么高。不过,如果往山里走上两天,树依然很多,还有大猫熊小猫熊出没,这个后来证实是真的,九顶山的茂县部分,已被开发为国际生态旅游区。土匪和砍树的事都是父亲和镇上老人摆龙门阵(四川话聊天)时说的,可惜那时我年纪太小,对这些事没什么兴趣,听过就忘。

    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永安镇上有两位公认的土匪,严格说是前土匪,瓦盆洗手后一位在镇上卖肉,另一位卖锅盔(四川烧饼)。现在想来,那两位应该是真正的打家劫舍的土匪,因为如果是国民党残部,早就被镇压了。五十年代三反五反时,在永安镇口的河边空地上,一次就公开枪毙了两百多人,所谓的反革命都是地富坏加土匪,人多没法用单枪打只能用机枪扫,这些也是镇上老人说的,《安县县志》上根本没有记载,考虑到当时和后来的政治气候,野史未必不是真实。就那野史弄得有段时间我一走到河边空地,就觉的跟杀猪现场般的血腥气重,其实是想象加迷信而已,有什么样的血能留存几十年?由以上种种看来,这两位前土匪非但保得性命,而且还做着镇上人非常羡慕的职业,自非寻常人等。

    卖肉人的绝对权利

    卖肉的前土匪姓邓,五短身材,脸肉横长,面相显得凶恶,不知道是不是当年职业留下的后遗症?他为人也凶恶的很,好象基地的人没有不恨他的,称他邓匪也不为过,虽然已重为良民,匪气却早深透骨髓。

    当年,物资极度缺乏,几乎所有东西都定量控制,每人每月多少,全凭票据购买,就这,还只有城镇户口的人才能享受呢。基地虽然地处偏僻山区,户口却也算是城镇的,不算也不成,总不能从当地本来就已经紧张的土地中分一块来种吧?而且就算给,谁会种?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只在诗歌里才美。猪肉是凭票供应的生活必需品之一,那时候的四川可没有什么生猛海鲜,最多有些稻田里放养的鲤鱼,也没有什么牛羊肉,那可是回民的特供,要想吃点荤腥,除了猪肉就是鸡了,鸡只能逢场天买,猪肉一周倒有三天卖,前提是手头还有肉票。

    (图:肉贩用的工具几十年不变)

    那时候也没有冰箱,更不知道冷冻肉为何物。早上五六点种,屠夫宰猪,大家躺在床上,一阵撕心扯肺的猪叫之后,一切又归于平静,睡回笼觉之前,主妇们都会盘算早点去排队买肉,因为宰猪是有控制的,通常也就只有一头,错过了今天,就得等后天了。基地的人都要上班,等到中午回来时,往往肉早卖光,如果有剩也是两指厚的肥膘肉。家里有半大孩子的,往往被派去排队买肉,象我家这样没有劳力的,就只有托人代买或者提前下班买,后者是不能经常做的,否则政治帽子扣上来谁也吃不消。

    当年的猪都瘦,百多斤了不起了,哪象现在两三百斤都算小意思,刨去内脏和骨头,剩下的肉已经很少了,瘦肉更少。毕竟是城里来的,太肥的,基地人吃不了,都想买瘦肉,可只有一头猪,哪里有那么多瘦肉?而且还有镇上人和公社干部们也要吃肉呢。于是,每当买肉日,早早的,肉铺前就排上了长队,排得越前越可能买到瘦肉,尽管总是要搭上些皮和肥肉的。至于排到第几位能买到瘦肉,得看当天有多少走后门的以及邓匪的心情。往往,就算排第一,也未必能买到想要的肉比如里脊什么的,那些都被邓匪藏在柜台下面,留给熟人或者公社干部了。

    在邓匪的熟人名单里,干部第一,近亲第二,远亲第三,这农村里谁家和谁家不沾亲带故的?所以外来的基地人就只能排在了名单的最后。好象没有哪次卖肉时不吵架的,每次邓匪都是挥舞着肉刀,唾沫横飞脏话连篇,往往对方已经住口,他还要意犹未尽地骂上十多分钟。而且,经常把气撒在下一位无辜的人身上,想买什么偏不给你,爱买不买,不买滚蛋。基地人大多是知识分子,不擅长吵架,就算吵也吵不过,不是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嘛,这遇到土匪,秀才们可就更没辙了,最多大家背后聊天痛骂邓匪一顿,实质性的行动根本没有,也不可能有。

    永安镇的街道呈Y字型,一竖很短,最多五十米,V字两条街却很长,街道统称草鞋街。在三岔路口向左拐,走上个百米,有座据说是地主的豪宅,有已经荒废的花园、室内戏台和高高的围墙,地主一家不知所终,有人说是逃到了国外。宅子早已经破败,荒草满园,粉墙上满是炭画上的涂鸦,黑瓦上也长了排排瓦松,当年应该很气派的大门漆水斑驳,房子本身似乎做了仓库,门永远紧闭。毕竟是富人家,牲口圈也很气派,单独的小院,贴墙有一排牲口棚,也是粉墙黑瓦,不知怎地成了肉铺。

    (图:永安镇口,走五十米,就到三叉口,向左街走,便到当年的肉铺) 

    虽然建在牲口棚里,肉铺还是永安镇上最气派的店铺,不在外表在内容。当时镇上一共就两家饮食店,最高档的食品就是矂子面,所谓的矂子就是七分肥三分瘦的肉糜,在猪油里爆炒后加酱油海椒葱花成的面浇头,一碗面吃尽也未必能咬到一点肉星,只能连汤带底喝完才算吃肉。肉铺里好歹也有大块的肉呢,更何况饮食店里的肉也是肉铺里来的。民以食为天,邓匪自然就以天神自居,开口闭口都是老子,在精铁打造的肉钩间和剔骨尖刀的闪光中,行使着他的永安镇唯一卖肉人的绝对权利。

    我在邓匪手中只买过一次肉,绝对的一场恶梦。本来是跟着母亲去的,排队排在很前面,忘了母亲突然有什么事,匆忙离开前,把肉票和钱都交在我手中,嘱咐万一排到时她还没回来,就直接买肉,越瘦越好。那天也巧,轮到我时,还有一大块带皮瘦肉,我指着那肉说要两斤。邓匪一声不吭,转身从另一个肉钩上割下一大块东西,扔到秤盘上称了一下,正好两斤,他倒是有名的一刀准,一手将那东西扔进蓝子里,一手抢去我手中的钱和票。我看看蓝子,既不是想要的瘦肉,也不是通常的肥膘肉,是一堆烂糟糟红乎乎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我叫邓叔叔,我要那瘦肉,不是这个,他看也不看只管用刀背敲着柜台,问后面的人要什么?我渐渐被挤离了柜台,心里委屈的要命,想哭又不敢哭。这时候母亲回来了,然后就是一场大吵,母亲气得手直抖,我吓得直拉她的袖口说要回家。那东西就是血槽肉,杀猪时放血的部位,都是泡泡肉,剁不开煮不烂,根本不能吃。邓匪看我小孩子好欺负,居然卖了个瘦肉价,母亲要换,他立刻翻脸露出土匪相。那块血槽肉后来被母亲扔进了垃圾堆,从此以后我再也不肯踏进肉铺一步,因为实在怕看见邓匪凶神恶煞般的脸。

    2004年回永安镇,肉铺早已经关门,问起邓匪,说早没了,生了肝癌,死得很惨。

     

    2008年6月1日于蒙特利尔

    *************************************************************************************************************

    团购

    那时母亲在711室,就像鹌鹑文章里所说的那样,买肉十分困难,于是父母及同事们也就有了非常之举——团购,组团前往。由男同志在前方冲锋陷阵,女同志在外接应。

    张锁全叔叔由于身材高大(就是当代文学里的猛男)理所当然的是急先锋。那时买一次肉不亚于一次战斗,那种拥挤程度简直无以言表,以至于有一次战斗结束身材瘦弱的胡一久叔叔已经当场晕倒,身上全是血痕——人抓的(也是的,让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秀才去作强匪剪径之举确实难为了他们)。宝成的父亲卿叔叔裤腰带都挤断了,战况之惨烈可见一斑。

    作者:帕亚 于2006年6月3日

    *************************************************************************************************************

    土匪窝和山洞

    说到土匪,鹰嘴崖正面半山腰有处裂缝,十来米高,在一陡峭的巨石之上,小时候上去过,里面工事的痕迹很明显,当时猜测是土匪窝。


    从所里往安县方向走,转过山脚便能忘见远处半山腰上又有一个山洞,洞口较大且圆,老乡们都叫它“土匪洞”。是否名副其实,反倒没有上去考证过。


    两洞之间还有个“五星洞”,这可大大地有名了。洞口处头顶岩石上刻有红色五角星(可能也因是得名吧),洞内雄奇险峻。所里很多孩子都进去过,故事很多。我更由于逃学前去,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三洞相隔各几里,是当年孩子们探险的好去处。

    作者:qzg  于2006年6月3日

    *************************************************************************************************************

    镇礼堂 烹调会 

    那个肉铺子旁边2米左右就是镇礼堂,我还在里面看过红灯记和杜鹃山话剧,不知你们还记得吗.当然,永安镇"Y"字路还是《春潮集》电影的拍摄场景,我想大家一定记忆犹新。


    另外,不知到你们还记不记得永安镇"Y"字路的南街曾经搞过烹调会展,每到大人快要下班时,我就骑车飞奔到那里抢购几份川菜,比如回锅肉等,给忙了一天的老爸下酒吃.这也算是所里火食改善之日吧.

    作者:川之龙 于2006年6月3日

    *************************************************************************************************************

    买肉也得走后门 

    也想起了我的童年生活。


    买肉:我们比较幸运,卖肉的不是土匪,没有这么凶。当时我小学里最要好的同学的妈妈是卖肉的之一,有时候家人就让我去买肉,好走点后门。次数不多,因为我家我妈和弟弟是完全不吃肉的,只有我和爸爸会吃一点,需求量很少。所以一直也没觉得是吃肉是大事。跟鹌鹑相反,我倒是小时侯从没买过上海人所说的“热气肉”,都是冷冻肉,可能是我们这个院比较小,离城市也还算近的缘故吧。

    我小时候在内蒙长大,我父母工作单位是个兵团建的厂,也是在远离城市周围都是农村的地方,但户口算城市户口的那种单位。不过是普通的工厂,不是你们基地那样重要的单位。

    感觉你们和当地人的生活交叉更多,我小时候呆的大院自成体系,很封闭。肉铺只给厂里人供应,凭肉票。粮站也是。

    作者:小满 于2006年6月9日和10日

    *************************************************************************************************************

     

    分享到:

    评论

  • ATTN:四川生人

    知音,很久没见了,偶有点想。
    回复狒狒说:
    帮忙叫一嗓子,四川生人,出来,有人找。
    2008-09-03 23:14:30
  • 这几天频发北美篇,多来几部基地篇吧,我很喜欢,谢谢1
    回复川之龙说:
    这几篇宋卡的是约稿. 基地的也在写呢.
    2008-07-10 22:15:23
  • 鹌鹑姐姐:今天灵机一动,好像知道你是谁了。你是否用了谐音取名?在国内时你是从事的金融行业吧?唐突勿怪!看在我们都是大山里的后人见谅一二。
    回复嘴哥说:
    是"俺蠢"的偕音.

    曾在银行里混过几年, 后来跳槽去了外企. 你是哪位呢?
    2008-07-03 03:55:04
  • 说说我在欧洲的感受。
    华人店(其实应该叫亚洲店,因为很多是韩国、越南人开的)东西是要多些,但数量有限。要想包个韭菜馅儿的饺子得看运气,碰到逢年过节的还得去抢购。
    什么茼蒿、莴笋、芥菜、蔊菜、菠菜等当年是基本没见过。小小一袋香菜(约半两)要50欧分,三四两空心菜要4~5欧元,挺贵。
    洋超市里见不着鸭肉、鹅肉,羊肉得去土耳其店买,更别说什么鹌鹑、鸽子、鹧鸪了。吃狗肉绝对是大逆不道的事,想都别想。淡水鱼他们基本不吃,也没得买。海货基本是冰冻的,已经称不上鲜了。
    好不容易在亚洲店碰上回猪大肠,回来卤了。结果那味道把公寓里的洋邻居们都引来了,我还赚了几瓶洋酒,哈哈。
    现在可能好些了吧。
    回复qzg说:
    这边的亚洲店分华人店,韩国店, 日本店, 阿拉伯店, 印度店等等, 各卖各的特产. 你上面说的那些除了狗肉没看见外, 我们这边都有卖. 海鲜鱼蟹活的也都有, 至于淡水鱼, 大家都自己钓, 所以店里没卖的, 有也没人买.

    至于价格, 不能换算成人民币, 因为生活水准不一样, 应该按1:1来计算. 这边的恩格尔系数非常低,也就是说食物消费在收入中占的比例很小. 有个数据可以说明情况, 每年1月1日起, 加拿大人平均工作到2月中旬就能把一年的食物钱赚回来了, 今年比往年提前了好多天, 说明大家收入又增加了. 就我目前的收入来说, 只要干上半个月就能把一年的食物赚好了.
    2008-07-03 03:32:53
  • 国外超市的肉品好象还是少些。鸭、鹅、内脏、排骨基本没有,鱼也很少。
    蔬菜品种也不多,主要是适合做沙拉的。
    这点可万万比不上国内。
    不知加拿大是否一样?
    估计他们不会做。
    回复qzg说:
    你说的这些都有啊。 猪肝牛肝鸡心和鸭胗在西人超市都卖,肚子肥肠舌头什么的华人超市卖,至于鱼,西人超市里品种是不太多, 因为钓鱼是这边男性的主要运动之一,你说如果自己钓的鱼都吃不完, 谁还去买啊?华人超市里鱼的品种很多,还有虾蟹贝类。

    蔬菜我基本上是去华人超市买,好象没有什么没有的。蒙特利尔附近已经有好多家华人经营的农场,蔬菜种子都是国内带来的,蔬菜产量很高,品种也多,连只有云南人吃的南瓜尖都有,至于豌豆尖一年四季都有。有些这里不能生产,象冬笋荸荠什么的,就从国内运,价格也不比本地产的贵。

    其实只要有市场,就有天南海北的货物。这世界已经变得很小很小了。
    2008-06-16 00:46:54
  • 加拿大也有鲜肉卖?不是说国外都是冷冻肉么?
    我小时候在内蒙长大,我父母工作单位是个兵团建的厂,也是在远离城市周围都是农村的地方,但户口算城市户口的那种单位.不过是普通的工厂,不是你们基地那样重要的单位.

    感觉你们和当地人的生活交叉更多,我小时候呆的大院自成体系,很封闭。肉铺只给厂里人供应,凭肉票。粮站也是。露天电影是控制不了的。
    回复小满说:
    没的事, 可能小地方都是冷淡肉吧? 城市里新鲜的牛羊猪肉都有, 不过如果想买带皮的五花肉就要去华人超市了, 这边的人大多不吃皮.

    中产阶级基本上买新鲜的肉菜和水果, 冷冻肉要便宜很多, 但味道也差不了多少, 因为用的是急冻技术.
    2008-06-14 01:01:43
  • 文章和回复同样好看,我最喜欢看这样的文字,有浓浓的乡土气息和感情在里面。
    JJ有没有出书啊?我想买来看,把书拿在手里慢慢看更有味道,如果有的话告诉我呀,我要去买.
    回复momo说:
    出书啊? 出版商都快被我气死了, 放他们鸽子不是一次两次了. 赫赫, 总有一天要出的.
    2008-06-14 00:39:15
  • 鹌鹑:
    看到肉铺上新鲜的肉,一下想起了一件事,在加拿大好象没有这样的自由市场吧?我记得都是在超市里的冰柜里摆设着,而且都是一大快卖得,没有象国内一小块零售的.当然这也不奇怪,人家加拿大家庭一般都是把一周的食品全搬到冰箱里的,对不?
    回复川之龙说:
    加拿大也有自由市场, 也有鲜肉卖. 等我哪天上照片给你们看吧.

    很多人怕麻烦,所以一次采购一周食品. 但也有很多人喜欢新鲜食品, 所以只买一两天吃的. 我买肉只买新鲜的, 买水果也是三桃两李的.
    2008-06-14 00:29:58
  • 回复rarn :
    九顶山我倒很想爬,你爬到顶了吗,路况能否简单介绍一下?
    回复川之龙说:
    明年一起去爬吧,当地请个向导好了,也算了了一桩心愿。
    2008-06-09 23:28:37
  • 也想起了我的童年生活。
    买肉:我们比较幸运,卖肉的不是土匪,没有这么凶。当时我小学里最要好的同学的妈妈是卖肉的之一,有时候家人就让我去买肉,好走点后门。次数不多,因为我家我妈和弟弟是完全不吃肉的,只有我和爸爸会吃一点,需求量很少。所以一直也没觉得是吃肉是大事。跟鹌鹑相反,我倒是小时侯从没买过上海人所说的“热气肉”,都是冷冻肉,可能是我们这个院比较小,离城市也还算近的缘故吧。
    露天电影:我总是跑到银幕背面去看。觉得人很少,也一样清楚,还奇怪为什么大家都要挤在一起。
    回复小满说:
    原来你有后门可走啊,所以说呢。

    在基地吃的猪肉都是早上宰杀的,绝对新鲜,所以吃冷冻肉的时候都觉得没味道,到现在也是这样,在蒙特利尔,我只买新鲜肉。

    也有露天电影吗?那你小时候在哪里长大的?
    2008-06-09 23:27:06
  • 回川之龙:
    确切地说,鹰嘴崖正面的土匪洞其洞口应该在其全高度的三分之一处。需攀上一处三米多高的陡崖,再经过一条十五米左右的狭长通道才能到洞口,那通道很窄,侧壁上还留有人工凿刻方孔,我想是当年用来卡木梁用于防御的,在洞口防守,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两侧是绝壁,易守难攻。我带着弟弟去过。
    回复帕亚说:
    有照片吗?想看看。
    2008-06-09 23:23:12
  • 我爬过马鞍山、九顶山和鹰嘴崖。
    回复rarn说:
    那上面都有什么呢?说来听听。

    我只爬过马鞍山。
    2008-06-09 23:10:46
  • 从鹰嘴崖上不幸摔死的二个人是北大到四川做实验的,那天是星期天,后来尸体放在木工车间的,就在喇叭山下的
    回复说:
    原来是北大的呀,我知道是出差来的。会写这件事
    2008-06-09 23:04:48
  • 鹌鹑:
    你在所里时爬过哪些大山,我可爬过马鞍山和鹰嘴崖,不过你说的土匪,我的印象好象是北川那边才有,至于九顶山,所里要装电视差转站,肯定有人上过,好象贺家哥俩爬过,因为他们从事电视差转任务呀.
    回复川之龙说:
    只上过马鞍山,其它都没爬过。下次去要补回来。
    2008-06-09 22:59:36
  • 就"说到土匪,鹰嘴崖正面半山腰有处裂缝,十来米高,在一陡峭的巨石之上,小时候上去过,里面工事的痕迹很明显,当时猜测是土匪窝。"评几句:
    这个裂缝在半上腰吗?不会吧,鹰嘴崖几乎90度的斜率闻名于县,除非是攀岩高手才有可能攀到半上腰,不过我到听大人说,有所里的叔叔喝醉酒后攀岩,不幸摔死.
    说到鹰嘴崖,我还真有资格讲一句,我和我们班的同学在周锁炼老师的率领下,班师到山顶,不过不是正面攀岩,而是从侧面山路缓缓上山,快到顶时,的确是有个大岩洞,不过往山顶冲刺过程,路很陡峭,特别是在鹰嘴崖山顶俯瞰二所所景是很有后怕,人呆的面积几乎不到2平方米,真是无限风光在险峰.
    回复川之龙说:
    你们都上去过啊,我当年咋就没爬过呢?
    2008-06-09 22:58:34
  • 回鹌鹑姐姐:

    很早就有盗墓的念头了。比《鬼吹灯》早(你在加拿大也看这个啊?)。起源于我从小臭美,就喜爱环佩钗群之物。你也知道的,那时候这些个东西都被破了四旧,只有在书里看古人的描述了。后来有机会去上博,站在玉器柜前就在琢磨古人用的什么家伙,能把这么硬的玉雕琢的如此精美,口水流了一地啊。
    后来就想着能自己挖个大墓出来,把陪葬的东西古为今用了。
    思想汇报完毕。请鹌鹑姐姐指示。
    回复四川生人说:
    《鬼吹灯》刚开始写还没出名的时候就开始看了, 互联网世界上哪里会有天涯嘛。

    上博的那个七千年前的玉人, 是我最喜欢的, 每次过去都要看半天。 除了中国文明,还有中美洲文明也崇尚玉, 最出名的是玛雅文明, 去年走了玛雅之路,大为赞叹。 要知道玛雅文明中从来没有过金属工具、轮子和驮兽(牛马驴等),他们却建立无数的石头神庙和金字塔,还有玉石面具。

    我觉得吧, 中国本土的古墓没被盗的估计也没几个了, 你英雄无用武之地。 干脆去中美洲的丛林里找玛雅古城去算了, 也不难,就是看运气,说不定走路摔一跤就发现一古城, 然后呢, 别的不说,玉石制品管够。如何?
    2008-06-07 01:19:17
  • 回qzg:
    我家看电影不带小板凳的。带搓衣板。不要笑,不是跪的,架在2个大凳子中间给我坐的。挤一挤还能再坐一个。
    每次看完了被大人背回去到是的,哪怕没有真的睡着。父亲的爱总是很含蓄的,但我永远记得趴在他背上的温暖时刻。
    回复四川生人说:
    赫赫, 我家也是呢, 爸妈坐大凳子, 我坐搓衣板(不清楚的同志们: 板是背面朝上, 没楞子的).
    2008-06-07 01:13:49
  • 说说露天电影吧。觉得这也是“大院”岁月独特鲜明、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内容。
    逢有电影的日子,中午的广播就预告了。孩子们乐啊,早早便计划着放学后如何快速地去搬板凳圈地占位了。
    能比这个还令人兴奋的,就是连放两场。胶片拷贝是在几个所间接续传递的,经常衔接不上。远远望见鹰嘴崖山脚处的汽车灯光,场内就一片欢呼,热烈鼓掌。
    农民们也从四面八方赶来。不过他们不带板凳,总是跑到最前面或者反面席地而坐,与我们自然而清晰地分成两个阵营。这也是两边孩子们最容易发生冲突的时候,经常电影打架一块儿看,反正都是热闹。
    散时的场面也颇为壮观,大人们背着熟睡的孩子、扛着板凳浩浩荡荡地行回来,逃难一样。
    第二天场子里和旁边的电线上一定聚集着成群的麻雀,因为那里有头天晚上留下的满地白花花的瓜子瓜壳。
    回复qzg说:
    是这么回事.

    在北美也有露天电影,不过大家都是开车去坐在车里看的, 年轻人居多.

    看来我们小时候至少有一样经历是和西方同步的, 露天电影.
    2008-06-07 00:34:16
  • 我也没听说过和吃过永安的回锅肉,想吃。
    二所有不少双胞胎。我家从新四栋搬到鹰嘴崖后隔壁是卞家,卞蓉、卞茹就有两个双胞胎弟弟,叫卞世喆、卞世林。胡小玲也有两个双胞胎弟弟,大双和小双。
    回复帕亚说:
    看了你们的留言,才知道对基地和二所知道的多么的少。
    2008-06-04 07:43:31
  • 如果是这样,永安镇发展也太慢了,是谁的责任?最好灾后重建能变得好一点.至少它应和二所的发展与时俱进呀?
    回复川之龙说:
    希望发展不要变成毁灭,保留过去的好东西。
    2008-06-04 06:32:03
  • 永安镇"Y"字路,名不虚传,比喻的很恰当,那个50米不到之处就有一个买烧饼的铺子,5分钱一个烧饼在当时可是家喻户晓.我们小时侯都馋到上学前一定要偷父母的零碎钱买一个烧饼的地步,不过话说来长了,偷父母的零碎钱的事至今都没胆量跟父母坦白.
    再补充一点,那个肉铺子旁边2米左右就是镇礼堂,我还在里面看过红灯记和杜鹃山话剧,不知你们还记得吗.当然,永安镇"Y"字路还是<<春潮集>>电影的拍摄场景,我想大家一定记忆犹新.
    另外,不知到你们还记不记得永安镇"Y"字路的南街曾经搞过烹调会展,每到大人快要下班时,我就骑车飞奔到那里抢购几份川菜,比如回锅肉等,给忙了一天的老爸下酒吃.这也算是所里火食改善之日吧.
    回复川之龙说:
    什么?你居然吃过永安镇的回锅肉?我咋没吃过呢?不公平啊。

    哈哈,自己都坦白了,不想父母知道的话,赶紧付封口费,就用回锅肉好封好了。
    2008-06-04 06:31:21
  • 川之龙,照片不是你我在四川的时候照得,我们在时,永安没有二层的楼房(基地建的除外)在基地时,我到永安最喜欢的事情是买一碗红糖的汤圆或是买一个锅盔吃,你有何最喜欢的吗?
    回复说:
    不许再提红糖汤园和锅魁,想馋死我啊?
    2008-06-04 06:29:19
  • 哦,已经分好了。才发现。
    回复qzg说:
    发现了就好。
    2008-06-04 06:22:02
  • 强烈要求鹌鹑将有关基地、安县、永安、地震的文章归成一类,单独一个专题,翻起来方便一些。
    说到土匪,鹰嘴崖正面半山腰有处裂缝,十来米高,在一陡峭的巨石之上,小时候上去过,里面工事的痕迹很明显,当时猜测是土匪窝。
    从所里往安县方向走,转过山脚便能忘见远处半山腰上又有一个山洞,洞口较大且圆,老乡们都叫它“土匪洞”。是否名副其实,反倒没有上去考证过。
    两洞之间还有个“五星洞”,这可大大地有名了。洞口处头顶岩石上刻有红色五角星(可能也因是得名吧),洞内雄奇险峻。所里很多孩子都进去过,故事很多。我更由于逃学前去,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三洞相隔各几里,是当年孩子们探险的好去处。
    安县还有一处古迹,叫“七棵柏”,从永安镇这边往安县方向走,差不多十里路吧,树冠很大,远远就能望见,在一个不知名的村口。树干当年就需五六个人才环抱得过来,十余二十步外又环种了六棵小些的,围成一圈,形成了一大片荫凉。
    据说,该树有千年树龄,三国时张飞曾在此栓马歇脚。不知如今还否健在?
    回复qzg说:
    已经分了,你只要点TAG旁的“基地(BASE)”就成。

    原来你还上过鹰嘴崖正面的山洞啊,真牛。

    去过七棵柏,离县城近。当时是春天,漫山开着籽桐花。
    2008-06-04 05:51:02
  • 永安镇photo是哪年拍的,为何都没变化?
    回复川之龙说:
    都是2004年拍的。

    那边变化都不大,不象绵阳,我根本认不出来。中国城镇发展的最大一个问题就是千篇一律,把过去有特色的东西全扔掉了。
    2008-06-04 05:20:06
  • ATTN: 帕亚
    我也相当的佩服你和你们这些家伙啊.能站在鹌鹑这地界,不敢有一点怠慢哈.
    另,你这名字起得好啊,有什么典故吗?
    我们这样唠起来,希望鹌鹑不介意哈.
    回复狒狒说:
    当然不会介意了,只管唠,茶自己倒。
    2008-06-04 05:17:49
  • Attn: 在四川出生的那位
    这就是我们和人家的差距啊,我们直到2006年才有1:50000的大比例尺地形图,花了700,000,000多元,这还不包括西部的2,000,000m2的面积和海洋部分.您说差距有多大.这些都是基础工作啊,
    扯远了,还是回到鹌鹑这儿来吧.
    回复狒狒说:
    没事,只管天南海北的扯,大家都长见识。

    地图这东西吧,没了还真不成。我方向感极差,但全世界跑哪里都没事,就在上海迷路,因为从来不看上海地图。
    2008-06-04 05:15:48
  • 很热闹呀,昨天听说这个博客。
    回复山谷听音说:
    是热闹,基地子弟大聚会呢。
    2008-06-04 05:13:28
  • 狒狒,这些资料哪来的?佩服
    回复帕亚说:
    是啊,坦白,哪里来的?
    2008-06-04 05:12:47
  • 胡一久不是有个双胞胎千金的哪位吗,他在上海呀.
    回复川之龙说:
    二所双胞胎都有啊?
    2008-06-04 05:12:16
评论分页: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