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寻找兰香子(下)(Looking for Lan Xiang Zi 2)

    日期:2008-05-21 | 分类:人物 (Characters) | Tags:中国-云贵川(China-SouthWestProvinces) 萍水相逢(Unforgettable) 追忆(In-Memor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21304878.html

     寻找兰香子(上)(Looking for Lan Xiang Zi 1)

     

    再回到永安镇时,已经是2004年。什么叫做近乡请怯?那天我最明白。清早从安县老县城出发,沿着苏包河边的公路,特地步行四公里来到鹰嘴崖下,大礼堂、家属楼、医院,然后是土石方、口袋区、漫水桥,每个名字都伴随着汹涌而来的回忆,让人一时悲一时喜。最终来到永安镇时,竟然已经筋疲力尽,人不累心累。

    我在镇上走了一圈,看了看当年住过的灰砖楼,不由地感叹那些过往的岁月,那个早已逝去的童年,突然间心头有一种万念皆休的悲凉:小镇景物依旧,却已经没有我认识的人了。转回镇头,我站在当年的供销社前发了一会儿呆,然后便想起了兰香子,拿出手机打电话给远在上海的母亲,问她兰香子父亲的名字,母亲想了好一会儿还是想不起,毕竟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二年。

    (图:永安镇的供销社,当年镇上最现代化的建筑)

    也许看我发呆的时间实在太长吧?有人走了过来,眼里都是问号,我直接了当地说在找一个人,姓冯,以前做过生产队长,幺女子(四川话最小的女儿)叫兰香子,没想到那人还真知道,说他们还住在原来的地方,就是基地灰砖楼的后面。

    于是又回到镇东头,一排五六家人家,我根本想不起冯家是第几家,看着一家院门敞开着,就贸然走入唤人,有中年女子出屋,笑着看我,我问冯队长家在哪?她点头说就是这家,我惊,端详了一下她的脸,没有任何熟悉的痕迹,接着问兰香子在不在,这下轮到她吃惊了,她说她就是冯兰香,反问我是谁,脑子短路了一会儿,我报出父亲的名字。

    (图:已为人母的兰香子)

    以后的事情实在太混乱,我已经记不清细节了,就觉得一屋全是人,每个人的嘴都在说话,所有的词都搅和在一起,仅能分辨出父母的名字、我的小名、二所、上海、大学生......。终于清醒过来时,我已经被拉坐在饭桌旁,桌上摆满了菜,丰盛得让人流涎,然后酒就上来了,我可不敢喝啊,喝了我就肯定走不了路了,还是兰香子明白,替我挡了酒。她使劲地望我的碗里夹菜,说这个是我当年最喜欢的,说那个我当年吃了一大碗,原来小时我可没少在她家蹭饭,虽然自家的饭菜更好。

    (图:农家盛宴)

    (图:兰香子的女儿和侄子们)

    饭后,兰香子拉我到炭盆前坐下,总算能静下来说说话。这一带的冬天,虽然气温并不是很低,但因为湿度大而且阴天居多,总是冻手冻脚的。小时候家里生蜂窝煤炉取暖,老乡们可用不起,他们用炭盆,就是类似平底锅的铁盆架在木支架上,里面拢上一堆炭火。据说过去富人家都用铜盆,不过到我童年时,富人都被打土豪打完了,铜盆也不知去向;炭是用青棡炭,当地山里特有的青棡木烧成的,无烟经烧。用炭盆取暖时还能烤花生烤红苕(四川话红薯)和洋芋(四川话土豆),不象蜂窝煤炉最多煮个水烘个馒头片,兰香子说我老喜欢在她家的炭盆边偎着,有时还抱着家里的猫,母亲怎么叫都叫不回去。现在烤火的这个炭盆还是我小时候用过的呢。

    (图:冬天取暖的炭盆)

    忆完过去说现在,大家话都不多。兰香子嫁到另外一个村,过年正好回娘家,丈夫和她的父亲那天去走亲戚了,偏偏和我错过。她生了一个女儿,已经十六岁,蛮清秀的姑娘,说话时总有点害羞不敢看人。兰香子自己已经是彻底的农妇,脸色红润骨胳粗壮,如果不是正好在她家门口遇上她,即便面对面,我也绝对认不出她来。对于我的经历,她什么也没问,我也没说,我们唯一能共同分享的只有童年。兰香子热情地邀请母亲来家里做客,我替母亲答应,但我知道很难实现,母亲年纪大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她未必想回来,因为基地和永安镇有着太多不想回忆的回忆。

    (图:那天,兰香子一直在笑)

    我走的时候,所有的人一起出门,送了又送。兰香子拉着我总舍不得放手,我希望她一切都好,她说只要能好好做活路就好,四川人管农活叫活路--一个意味深长的词。我记得,那天,从见面到分别,兰香子一直在笑。 

    2008年5月21日于蒙特利尔

    路过安县永安镇的人们,请帮忙查找一下冯兰香一家,希望他们平安无事。先致谢意!

    分享到:

    评论

  • 也难怪你记得北川的花椒。

    要做正宗的川菜,选择好花椒很关键。讲究的川菜师傅,只使用来自两个产地的花椒:一个是四川北线的茂县、汶川、北川、平武,巧得很,基本上就是这次地震的范围;另一个是四川南线的汉源,也是一个被大山包围的地方。

    一般来说,汉源花椒的名气要大一些。我在外地的沃尔玛能卖到的,很多都打着“汉源花椒”的名头,真的假的就不清楚了。手艺不行,至少用的调料正宗吧。呵呵。

    这个时候,正是青花椒上市的季节,看来今年北川一带的新花椒是指望不上了。
    回复达摩说:
    是啊, 北川的花椒真是好啊. 估计汉源花椒名气响是因为交通方便点吧, 北川茂汶平武那一带真是偏远,如果没有九寨沟,路更差呢.

    这边华人超市卖的花椒也就是能用而已, 但也比美国好了. 美国现在不允许进口花椒,因为若干年前有人从里面提炼出一种能让人上瘾的兴奋剂, 这世界啥人都有. 就不知道美国川菜馆里的花椒从哪里来的?
    2008-05-30 00:18:41
  • 永安镇并没有多少房屋倒塌,我想您的朋友是安全的。


    优酷有《春潮急》的链接http://v.youku.com/v_show/id_cc00XMjkwMTYyMDQ=.html
    可惜大部分永安镇的景色我都不熟悉。倒是电影刚开始的时候,小路两边很多古柏,明显是在梓潼翠云廊拍摄的。
    回复达摩说:
    嗯, 希望如此.

    原来网上有那部电影啊, 其实我从来没有看过, 只看过小说, 但啥也记不得了.
    2008-05-30 00:11:48
  • 不是姓李,是姓郑的男同学。我也是听说的。说这个同学小时候长得漂亮,被剧组看上了。

    也许剧组找了很多小孩子去当群众演员,也未可知吧。
    回复达摩说:
    隐约记得姓李,演群众, 剧组给了一毛钱,让他去买烧饼吃, 吃了两个还不过关,又吃了第三个,才算通过, 据说演完后他都快撑死了
    2008-05-29 22:48:57
  • 真想找到《春潮急?集?》这部电影哪~~,好像我一个同学也在里面露脸呢。。据说还没有拍完文革就差不多结束了?
    回复达摩说:
    是《春潮急》,克非写的,讲九顶山下农业合作化运动,估计不是什么好作品,因为我看过,却一点细节也想不起来了。通常,总能记得一些特别的东西呢。克非以后再也没写过啥,不过凭这本书爬得也蛮高的。

    也有本《春潮集》,是另一个人写的诗集什么的。

    你那同学是不是姓李?

    拍电影的时候正赶上76年的地震。
    2008-05-25 04:52:32
  • 有机会还是不妨带着父母回去看看吧。当年我家也是八六年离开,父母为了孩子高考的事也是一肚子怨气,甚至可以说怨恨(也许还有其他的什么事)。但当母亲去年回去的时候,一路上除了兴奋、感慨之外,更多流露出的是一种幸福的感觉。
    人的情感很复杂。什么怨啊恨啊,往往泯于相逢一笑间。
    回复qzg说:
    其实怨和恨并不是针对个人或当地的老乡,而是那个时代和那种制度。

    如果喜欢就回去看看,不喜欢不必勉强,其实现在回去也没什么大意思,熟悉的人都已经走了,基地也是一片破败,也许在它诞生起就注定被人遗忘。
    2008-05-25 04:39:10
  • 淳朴的乡情。。。。。。希望他们都安然无恙!
    回复卓玛说:
    只能希望了.
    2008-05-24 04:33:12
  • 好熟悉的碳盆 我小时候也在里面烤洋芋 烤完的壳特别香 然后沾着海椒面花椒面和盐巴......简直不摆了...
    回复Ree说:
    嗯,别摆了, 我饿了。

    北川的花椒面最香,那次去买了一包,旅行时带着,一直带到了印度呢。
    2008-05-23 23:59:05
  • 是的,电影的名字叫“春潮集”是由李亚林主演的
    回复说:
    李亚林长得啥样? 我根本不记得了. <春潮急>是克非写的, 讲农业合作化运动,和浩然的<艳阳天>是一类.

    对了, 后来演贾宝玉的欧阳奋强也在那电影中扮演个小孩子的角色, 这是我后来知道的. 以前只记得有个小演员.
    2008-05-23 20:40:27
  • GOOGLE可以人肉搜索。估计可以找得到信息。
    回复eleduan说:
    是吗?我试试. 谢谢
    2008-05-23 20:44:18
  • 俺村的鹌鹑,我老听人说,曾经有电影剧组在永安镇的草鞋街上拍过电影,好像是70年代中期的事情吧,这是真的吗?
    回复达摩说:
    是有这事. 整个二所都兴奋, 小孩子们更是发狂呢, 千载难逢的盛事啊.

    我会写这个的.
    2008-05-23 21:12:54
  • 幸福是一种感觉,一个简单却让人遥远的词!或许兰香子认为有一个家,好好做活路就很幸福了。
    回复狒狒说:
    嗯,看得出兰香子是觉得幸福. 希望这次地震对她和她的家人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2008-05-23 21:2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