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七六年,地震年 (1976年, the Year of Earthquake)

    日期:2008-05-20 | 分类:往事 (Memory) | Tags:中国-云贵川(China-SouthWestProvinces) 追忆(In-Memory) 基地(Base)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21182166.html

    1976年的中国,多灾多难,人祸天灾都占全了。

    数位国家领导人包括伟大领袖的去世,让当时纯朴的人民悲痛之余,对未来心有忐忑,现在看来,正是因为万寿无疆终于僵了,才结束了长达十年的官方称为史无前例的浩劫,才有了两年后的改革开放,才有了我在地球的另一边对童年的回忆。

    但是那年的天灾带给人民的痛苦,却是至今都不能消除。1976年7月28日凌晨,唐山发生大地震,震级里氏7.8级,唐山毁灭,死亡人数创下人类历史上地震死亡人数的记录。

    地震的那刻,我在四川开往北京的火车上熟睡,父亲出差正好带我去奶奶家,车上没人知道那突然出现的人间地狱。午饭后,父亲和同事聊天,我坐在窗口看风景,就见和铁路平行的公路上军用卡车绵延,童心好奇开始数车,数到两百多辆,就当成一件大事跑去告诉父亲,没想到得到了大人们空前的重视,都议论说出事了。下午车到保定,站台一片混乱,对面的火车上有人对着我们大声嚷嚷,说这时候了,逃都来不及,怎么还进京,那时才知道唐山地震了。

    出了北京火车站,刚登上去奶奶家的九路公共汽车,地开始动车开始摇,都说地震了,却没人逃,但也没有人敢住家中了,尽管震后连日暴雨。当时连长安大街边都搭满了地震棚,根据规模材料和工艺精湛程度,可以区别那些是单位的那些是个人的。那是我出生以来第一次经历地震,第一次住地震棚,记忆深刻。

    祸不单行,还没离开北京,四川也发生了地震。1976年8月16日松潘平武大地震,震级里氏7.2级,属于群震型地震,因为震后6天的22日发生6.7级地震,23日又发生7.2级地震。震中离当时的安县县城(安昌镇)八十多公里,我当时的家就在基地的二所,母亲带着弟弟留守家中。

    (图:1976年8月16日松潘平武地震震中图。仔细看安县的位置,离震中80多公里)

    (图: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地震震中图,北川被列为震中,安县老县城离北川20公里,永安镇离北川12公里)

    好在,松潘平武地震事先有预报,据说报了两次,8月2日和7日,预报甚至以大字报--互相网论坛的当时版--的形式贴在街上,很多人震前就住在外面了。在二所,更是建了好几个地震棚,用木头和油毛毡,后者是浸了沥青的,味道难闻防水性能却好,属于那个时代的最佳建筑防水材料。当时,各家各户都搬床入棚,但没有强制住在里面。

    我不记得自己回家后经历的地震是不是22日或23日的地震,反正刚回家时,还是住在家中,那时基地的家属楼都只有两层,地震棚就在楼侧。那天已经很晚了,突然灯(当时的灯就是电线挂个灯泡吊在天花版上,有个风吹草动就晃,用来检测地震非常有效)就剧烈晃动起来,然后就有人喊:“地震了,快出门。”在父母拿备好的行李时,我的小脑筋已经转了几转,把自己那点财产想了个遍,最后决定还是搬了个小板凳跑下楼去,我的财产不过就是连环画和洋娃娃什么的,之所以拿板凳,是考虑到说不定要呆一夜呢,站着多累,我忘了家里还有两张床在地震棚里呢。这就成了笑话,隐约记得片长或者楼长(名称可能不是这个,当时确实指定了一些人负责组织招呼大家避震)还拿这个举例,说要拿贵重物品,小板凳就算了。我心里不服(其实那时候连什么是不服还没搞清楚呢),心说:哼,那晚上大家在外面呆了好几个小时,也没人进地震棚,没搬板凳的不都坐在地上了吗?最后决定如果再震还得搬板凳。

    后来再震没震我不记得了,只是晚上我和弟弟都住进地震棚,父母还住家中。那时候,小孩子们都兴奋的要死,平时住自家,啥时候好多户人家住一起过呢?白天晚上都在地震棚里捉迷藏,床上挂有蚊帐呢,藏人很容易,疯到非要大人喝止才乖乖上床睡觉。有天晚上,我把半截蜡烛带入地震棚,点在床头,还自以为很聪明,不用电筒多省电,第二天就被人告到父母那里了,告状人平时就属于嘴碎的,大家对她印象都不大好,父母也没说我啥,只是说以后不许带蜡烛火柴进地震棚,因为油毛毡易燃。

    前后抗震抗了大约一个多月,大人们好象都继续上班,没见有啥不正常的,等到解除警报,大家把床都搬回家后,地震棚还留了一段时间,以备万一。松潘平武地震虽然也有7.2级,但因为有预报也告知逃生常识,再加上当时的住宅多为土砖、稻草和木板,就是全塌了也埋不了人,所以总共死亡800余人,伤600人,而且直接死于地震只占少数,多因为地震引起的滑坡、泥石流和山洪。在这个地区,有些多雨的年份,遇上山洪爆发,也要死上那个数呢。当然这些数据是我后来查的,那时候可不懂这些。

    松潘平武大地震和这次的汶川大地震都发生在龙门山断裂层上,再早的1933年发生的七级以上地震,也在这个断裂层上,当时一个古城被泥石流彻底埋掉,死了8000多人。这带地区一向地广人稀,从1976年到2008年,当地人口增长并不是很大,但此次地震的伤亡人数却远超过去两次,房屋倒塌率就更不用说了,相比于以往,除了震级高,建筑的设计和建设是导致伤亡高最重要的原因。

    (图:基地二所的家属楼,是鹰嘴崖医院附近的那一片,76年地震毫发未损,08年地震都成危房,好在没有人伤亡)

    2008年的中国,同样多灾多难,也是天灾人祸都占全,但是最大的不同在于:第一次,国旗为平民降下,汽笛为死难者鸣响。从唐山大地震的拒绝外援,到汶川大地震的争取外援,政府终于把普通的人放在了首位,终于将尊重生命视为己任,三十二年的光阴没有白过。

     

    2008年5月19日于蒙特利尔
    分享到:

    评论

  • 你好 我是二所的,最早住在新四栋, 现在深圳,看到这些也勾起了我许多往事的回忆。
    回复kelly说:
    谁知道有多少人在那四栋楼里住过? 他们现在都在哪里? 回忆总让人心痛.
    2010-06-13 17:54:45
  • 啊,9路公共汽车,总站就在我家门口。
    回复Mango说:
    你家正对北京火车站?
    2009-04-30 15:13:52
  • 5月12日是我爸爸的生日 。没想到几年不和爸爸过生日,今年会有这么大的生日礼物 。
    03年离家出走居然又来非典 ,又美国打伊拉克 。当时在想,难道我是战神的化身 。
    我的名字就叫地震惊 ,难道这次的5.12地震和我有关系 ,是这样的话,那我毛泽西的生命其不是快要完完了 。
    啊啊啊啊啊````````````````````
    上帝这太不公平了 ,我都还没上个战场 ,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 。啊啊``````````````````````````````````````````````````````````我快要疯了 。
    回复泽西说:
    这个,想说什么呢?不太明白。
    2009-04-14 22:12:34
  • 大板楼分为几种户型:营座楼,团座楼和师座楼。师座楼在苗圃的东面。。。。。。我就记得这些了。我们家79年到二所的时候就住四合院(招待所对面),晚上,大家还一起到招待所去看电视。那时候,车队也有电视的,我们在那儿看的《铁臂阿童木》,那是很遥远的记忆了。那时的我年纪太小了。
    回复玲珑子说:
    大板楼建好前,我家就已经离来了, 所以没有什么影像.

    对了, 二所的图书馆是在四合院里还是在招待所里?
    2008-07-03 04:24:20
  • 看到大家聊二所的事情,真的很难得。我们家是79年到的二所,87年父亲转业的时候离开的(我那时11岁)。你们聊的场景还有些印像,但是大多数都很模糊了。
    回复玲珑子说:
    地震把二所从记忆的深处震了出来.
    2008-07-03 04:22:38
  • 鹌鹑:我更正一个事实---本文最后的图片上的房子还是很结实的。经历了这次的大地震后仍然牢固,我父母仍然在那居住。变成危房的是团座楼。
    回复rebecca说:
    看样子在最早的砖头"洋打垒"还是很结实的.

    你父母都好?
    2008-07-03 04:18:02
  • 祁中也是我同学,祁中上课打磕睡闹的笑话我至今记忆忧新
    回复说:
    什么笑话?说来听听。
    2008-06-09 23:08:38
  • 回复冰儿:
    你没记错,那一栋靠东头确实只有一家姓qin。还有罗家、唐家、敖家、徐家和卿家,一共六家。看来你也在新四栋住过,住哪?
    回复鹌鹑:
    要搞基地(二所)子第聚会是个好主意,不过工程巨大,组织不易,也只有鹌鹑、川之龙振臂一挥了,我和我弟一定响应。
    回复帕亚说:
    要搞聚会也得明年了。一起住到二所招待所里去,肯定热闹。
    2008-06-04 04:42:58
  • 鹌鹑:借贵宝地一用,我看前面已经有人借过了。谢谢了。
    莹:很显然“帕亚”不是美英,因为她的大名不叫卿美英而是秦卿丽。
    帕亚:你就自己揭底吧,免得这些哥哥们瞎猜疑。好像新四栋唐健家那一栋就是一家姓秦吧,假如我没记错的话。
    回复冰儿说:
    没问题,只管用,奉茶一杯慢慢聊。
    2008-06-03 03:29:21
  • 宝成,哦,我想起来了,你应该认识我的,小时侯你还经常和我与唐健一起玩的,你再想想看!!!!!
    回复川之龙说:
    是不是可以搞个基地子弟聚会了?明年成不?我回国。
    2008-06-03 03:18:59
  • 回复莹:
    你的记忆略有偏差。住在一号楼一层靠水龙头的是卿美英、卿涛(宝成)、卿伟家,他们的母亲杨阿姨确实是保定人。你家住新四栋哪里?
    回复帕亚说:
    你们说的人我咋都不知道涅,郁闷
    2008-06-03 03:01:59
  • 也是的,78级的同学中,有三人已过世的,结果都是住在新四栋的人,川之龙,帕亚,我也都在那里住过。
    回复说:
    啊?已经三人过世了,生命脆弱!
    2008-06-03 02:56:53
  • 帕亚,你姓秦吗?我和你好像住对门的。你妈是保定人。有一个弟弟看来新四栋的人在鹌鹑的博克中集中了
    回复说:
    我都要晕倒了,看来你们新四栋的同志们都能跟上时代的步伐,这一上网,楼上楼下对门隔壁兄弟姐妹的全找到了。

    高干楼的呢?别藏着了,快出来!
    2008-06-03 02:55:50
  • 回复川之龙:
    我和祁中的弟弟祁彪是同班同学。他们家转业回到大连。祁中也已经离我们而去了,是意外。
    回复鹌鹑:
    对新四栋的所有住户我们记不全,不过我父母到是能记得八九不离十。我们家经常会在一起闲聊在基地的旧事。我父母还特意到我家里来看你写的有关安县、北川、基地的文章,看时他们很兴奋,我想此时此刻我才真正理解了父辈们那挥之不去的对基地的情感,尽管这种情感很复杂。
    回复帕亚说:
    是啊,毕竟那里是生活工作过的地方,爱也好恨也好,忘是忘不了的。
    问你父母好。 
    2008-06-03 02:43:17
  • 回复鹌鹑:
    Q:"唐建是不是那个自小就学画的?小时候长得蛮清秀的。"
    A: 他不光画得好,蓝球打得也不错,高高的大个,身材魁梧,绝一色的帅哥,美女一见也要回首望一下.
    回复川之龙说:
    我只记得他小时候, 大了可没见过. 原来长成大帅哥了, 好象基地子弟长得个子都非常高.
    2008-05-30 00:09:20
  • 回复帕亚:
    你越说我越糊涂了,唐建和祁中是我小学和初中的要好朋友,我们是个小圈子,他家我一星期都要去几次,敖北川家应是他邻居了,你说你住敖北川家楼下,吴承志家对面,让我想想看,还是想不起来,不过都是大山出来的人,一样可亲可爱,谢谢你提供我好朋友----唐建及家人的信息,再次表示感谢!
    回复川之龙说:
    没事的, 慢慢想, 总能想起来的
    2008-05-30 00:07:48
  • 回复川之龙:我不是敖北川(不是王北川),他家就住在你还记得的一号楼二层靠水龙头那里,他还有两个妹妹。我家住在一号楼一层一号,顶头一家。我比你们略小一点,有一个弟弟。
    回复帕亚说:
    是不是要把新四栋的住户都列个名单出来? 哈哈, 真佩服你们的好记性!
    2008-05-29 23:37:20
  • 帕亚:那你就是王北川了?我没记错的话,你家住在二楼过道的顶头,靠近水龙头哪里.唐建到上海找我了好多次,到我家也聚了几次,没想到回湖南没多久就出事了.真是一表人才呀,可惜,望他走好!安息吧!
    回复川之龙说:
    都是新四栋的?
    2008-05-29 10:48:19
  • 医院附近靠河坝的那一片统称鹰嘴崖。老潘的儿子,三年前我去过唐建在湖南株洲的家里,他父母转业回到那里,在他家我给他上了一柱香,看了他留下的很多画作,唐建生前已经是湖南颇有名气的年轻画家了,也看到了他父亲、爱人和儿子,他母亲和妹妹现在美国。我们两家在新四栋是邻居,他父亲和我父亲同在二所器材科工作。故人已去,不胜唏嘘。
    回复帕亚说:
    唐建是不是那个自小就学画的?小时候长得蛮清秀的。隐约记得他在画素描的情景。
    2008-05-29 10:34:11
  • 哦,我想起来了,"大板楼"不是"高干楼",确实是礼堂后面的一片小区,张国本,李昕,恽歉等二所子弟家都曾住过哪,好象也有十几栋.不知躲过这场灾难没有?
    回复川之龙说:
    估计够呛,不过除了做实验外大家下所外,似乎已经没有多少人在那里住了。
    2008-05-29 03:01:02
  • 一句话:"大板楼"="高干楼"?
    回复川之龙说:
    都说高干楼,其实哪里有那么多高干。
    2008-05-29 02:59:49
  • 漏了一点,大板楼应该也属于高干楼吧,但住的人就很多了。
    父亲也做过豆腐养过猪。豆腐房好象在大礼堂的右手边吧,反正离得不远。那热气腾腾的景象和那酸胡酸胡的味道至今印象深刻。
    回复qzg说:
    原来QZQ的父亲也做过豆腐啊,看来那应该是世界上最昂贵的豆腐了, 世界上有哪个国家舍得自己的精英们不搞研究而去做豆腐呢?
    2008-05-29 02:57:46
  • 确切地说,大板楼应该在大礼堂的旁边,东南方位,与原来所里这块儿隔着一条人工渠,也就是老邮局的背后那一片。礼堂旁边是溜冰场,过个预制板桥就是大板楼。从医院这边往正南方向也可以走。那一片有十几栋吧,所里第一批框架结构的预制板房,简称“大板楼”。
    回复qzg说:
    嗯,是这样的。这次地震好象都不能住了吧?不过似乎也没有什么人住了
    2008-05-29 02:55:17
  • "大板楼"我还是想不起来,具体在何位置,给谁住的?
    回复老潘的儿子说:
    就在大礼堂和鹰嘴崖间,我也不知道最后给谁住的,好象没建完我家就离开了.

    记得这个是因为那时家里老有豆腐皮吃, 父亲的手艺, 母亲也老谈养猪心得. 后来我家的宠物都被母亲养得肥肥的,估计就是那时候练就的本领.
    2008-05-26 22:02:19
  • 也就是说当时二所的宿舍区有高干楼,新四栋,老四栋(永安镇上的那四栋?)和漫水桥,后来又在大礼堂后面建了灰色的大板楼,对吗?
    need to modify:
    还差一个新办公楼附近的宿舍区-------新高干楼(只有两栋)靠近土石方.里面都是住的所领导和大部分家庭人口众多的同志.
    "大礼堂后面建了灰色的大板楼"是哪里?我咋不知道.
    回复老潘的儿子说:
    新高干楼是后来的吧,我是不知道了。

    大板楼最靠近鹰嘴崖,灰色的预制板建的,和其它红砖楼不一样。当年为了平整土地,炸了好多大石头。

    炸石的时候,正好是所里搞什么五七干校时期,大家不工作,脱产劳动,我父亲在豆腐房,母亲养猪。那真是一个奇怪的时代!
    2008-05-26 21:39:32
  • "当时住在医院附近靠河坝的楼里,那片叫啥来着?"--------高干楼
    回复老潘的儿子说:
    这就对了,脑子里一直想着高干楼,就是不太敢确认,时间太久了。

    也就是说当时二所的宿舍区有高干楼,新四栋,老四栋(永安镇上的那四栋?)和漫水桥,后来又在大礼堂后面建了灰色的大板楼,对吗?
    2008-05-25 09:45:59
  • 四合院在原招待所的对面,往安县方向走,差不多出所了。
    回复qzg说:
    四合院是不是拆了后在原地建了一座四层单身楼,旁边有篮球场。 车队也在那边。
    2008-05-25 09:45:13
  • 鹌鹑:也许你没住过新四栋,难怪少指了一条“羊肠小道”。我住在新四栋有好多年了,其中有个最好的朋友之一,唐建,几年前不幸因车祸离开了我们,更让我不忘这条小路,俗称游击包抄小道。那是我们和高干楼的孩子们打泥巴仗和鞭炮杖包抄用的,即从四合院对面的老办公楼后面穿过食堂和玉米地直插新四栋。不过现在已不复存在了。
    回复老潘的儿子说:
    我是没住过新四栋,当时住在医院附近靠河坝的楼里,那片叫啥来着?

    四合院听着好熟,在哪里?食堂是和大礼堂和军人服务社一起的。
    2008-05-25 04:47:26
  • 现在,绵阳市区大部分的小朋友,对地震的反应,和76年所里的小朋友并无二致——平时,哪有那么多小朋友陪他们成天在户外无所事事地疯玩,平时大人们哪有那么多时间搭理他们。

    准灾区的那些没有遇到困境的小孩子们的快乐,我们能指责什么。即使全国都在哀悼。

    刚才,23:06左右,坐在电脑前,又一次余震,楼房抖了4、5下。呵呵。我还是洗洗睡了先。
    回复达摩说:
    最同情的就是中国的孩子们, 还没怎么懂事就开始了竞争, 根本就没有什么玩耍的时间, 又都是独生子女. 灾难来临了, 反倒有了平时根本享受不到的乐趣, 真不能指责, 就让他们利用这点时间体验一下童年吧.

    最可怜的是那些死于劣质校舍的孩子们了.

    你在绵阳? 保重.
    2008-05-23 02:39:29
  • 达兰萨拉的还没解密呀!“5月12日解密”,这句话现在看来谶语一般呐!
    回复鼠曲草说:
    是啊, 我也在想呢. 地震时是我的半夜, 我早上上班前就知道消息了, 但绝不是通过看电视, 报纸, 或者在公司里上网知道的. 到现在也没搞清楚到底是通过哪种途径知道, 或者心灵感应, 或者梦游上网.

    因为地震, 达兰萨拉还没发, 我都不敢改日子了, 怕又成谶.
    2008-05-21 22:43:54
评论分页: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