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寻找兰香子(上)(Looking for Lan Xiang Zi 1)

    日期:2008-05-16 | 分类:人物 (Characters) | Tags:中国-云贵川(China-SouthWestProvinces) 萍水相逢(Unforgettable) 基地(Base) 追忆(In-Memor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20982486.html

    永安镇,是我生命的最初几年度过的地方。 基地初建时,提倡的是先工作后生活,大家都只能借住在镇上的老乡家,条件好点的,还有墙和猪圈隔开,差的,就只有竹条夹竹席,上面大眼小眼的都能当筛子使。过了几年,基地才在镇的东头盖了两幢二层楼房,我的家就在其中的一幢楼里。

    (图:从一岁到七岁,我都住在这幢楼里,就是红砖墙的那套房)

    楼后有四五家农舍,农舍后是农田,穿过农田便到了九顶山脚下。那时的农村还是公社生产队体制,生产队长家也在楼后,队长到底是哪个生产队的,我一直没搞清楚,只知道他姓冯,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冯队长和父亲是莫逆之交,现在人看来,一位农民和一位知识分子,能有那样的友谊也确实不寻常。冯家几个孩子中,最小的是女孩,小名兰香子,是我的好朋友,我记不得我们的友谊起于何时,反正有事没事老往她家跑,但她也没有多少时间陪我玩,因为她家里养了几头猪,都等着她打的猪草当晚饭呢。

    自小喜欢花,那时的永安镇可没多少人有闲情种花,好在山里田间的野花很多,报春花、鸢尾草(当地人叫扁竹根)、野玫瑰、十里香、野菊、打破碗碗花,四季不断。有种非常漂亮的野花,夏末秋初开,鲜红和金黄两种颜色,老乡们叫它龙爪花,母亲说学名是红花石蒜(LYCORIS RADIATA HERB),后来我知道那花有个更特别的名字--曼珠莎华(梵语彼岸花MANJUSAKA的音译)。彼岸花大多开在崖顶或坟头,对于一个小女孩来说,采上几朵,实在如同彼岸一样可望而不可及。

    不知道怎么就被兰香子知道了,她特地跑到九顶山脚下去打猪草,从崖上采了一大捧龙爪花送我。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清楚的记得那个午后,母亲打开房门时轻呼了一声,我赶紧挤过去探头,立刻被一片门外鲜艳的红色耀晕了头:母亲停在外面的自行车上插满鲜花,红得如同一团团火焰,我兴奋地冲过去,一朵花一朵花地摘,花是那样的多啊,我抱了个满怀,还得母亲帮忙,才全带进了屋。整整一个下午,我在幼儿园里安静的很,老师都奇怪调皮女孩怎么突然变了性,其实我是一直在想着那些美丽的花儿呢。

    (图:龙爪花也叫彼岸花,当年兰香子就是用这样的花插满母亲的自行车,图片来自互联网)

    有段时间,基地的小孩子流行养蚕,从芝麻般的蚕籽开始,到吐丝结茧,再到破茧蚕蛾撒籽为止,来年春天再从头开始,整个一个生命的轮回。养蚕其实也很简单,只要有大量的新鲜桑叶就可以了,剩下的蚕宝宝自己解决。但问题就在桑叶上,九顶山脚下有大片的桑园,按理说资源丰富,可老乡们也养蚕,一养就是几十竹匾,不象我们只一个鞋盒的规模,蚕快上架吐丝前,食量惊人,如果此时食物不足,前面就全白干了,所以呢,每次看桑园的人一看见我们这帮偷桑叶的小孩,必然两里地外就开始嚷嚷要放狗,我们自然吓得要命,连桑枝都没摸着就逃了。可怜那些蚕宝宝,饿得一看见我就齐齐抬头讨吃的,按父亲的话来说就是一群面黄肌瘦的难民。记忆中,每到这个时候,兰香子总会出现,奇迹般地递过一大包桑叶,每片都是又大又肥,叠的整整齐齐,蚕宝宝们于是顺利度过饥荒。那时兰香子已经退学,家务农活都很多,虽然还是邻居,却已经很少见面。

    七岁那年,我离开永安镇,我们似乎再也没有见过面,隐约听说,她在十六岁时嫁了。

    (图:冯家一大家子,还没来全呢。左一兰香子的女儿,左二兰香子,左三兰香子的母亲)

    2008年5月15日于蒙特利尔

    寻找兰香子(下)(Looking for Lan Xiang Zi 2)

    路过安县永安镇的人们,请帮忙查找一下冯兰香一家,希望他们平安无事。先致谢意!

     

    分享到:

    评论

  • 今天看到李辉给我的留言,急忙寻找还记得我的你了。四所一别几十年了,我还活着那,美女,记忆中的高个子美女哦,很妖精的你。你找的虹霞现在叫于虹,她现在在西科大,俺就是她姐。何赖子裴赖子我们常见面,不过小何在深圳发财,小裴在成都,我在成都。
    回复雾里看云儿说:
    不是我找, 是有人找. 呵呵

    问何裴两人好, 当年的事清晰如昨日,只是昨日如前世了.
    2010-04-18 01:33:04
  • 昨天专程回永安镇和你的冯叔叔(我的父亲)一起去找到了冯兰香,她家亲人都好,房屋一样损失严重。对永安的相关房屋损失情况拍摄了一些影像资料,待有时间整理后发送给你。冯兰香一家及我们对你的关心深表感谢!家父同时关心你母亲、弟弟等情况,希望能更多知道你们的信息!
    回复fyd说:
    你好, 不知道我们是否见过面? 毕竟当年还小。

    麻烦把通讯地址和电话到我的信箱里(quail_shanghai@yahoo.com),从北美打电话到中国很方便的。

    计划明年回国一次,一定去永安镇。
    2008-09-03 21:34:55
  • 哈哈,仰慕的人是一定有的,去把他揪出来问问。谢谢。
    找到他也就知道你是谁了。
    回复qzg说:
    看吧, 我还是猜对了吧.
    2008-07-03 03:38:32
  • to qzg:

    知道你是谁了……呵呵~~~王牛这小子现在也算成家立业了,过着幸福的生活啥的。

    他的邮箱:wangniuwn123@163.com

    你可以直接联系他,也欢迎各种曾经仰慕过他的女同学联系他,呵呵~~~可惜的是那时的他太调皮,估计没女同学仰慕!!遗憾啊……
    回复大漠沙如雪说:
    哈哈, 也难说, 说不定有暗恋的呢.
    2008-07-03 03:36:53
  • 回“大漠”:你搞错了,是我在找王牛。请告之:qzg_1@sina.com,谢谢。
    回复qzg说:
    得到联络方式了吗?
    2008-07-03 03:35:35
  • wangyanhn | 发表于2008-05-20 12:42:50 [回复]
    "鹌鹑,你住的那里应该叫老四栋吧,正因为此后面才有了新四栋。我有个挚友叫王牛,多年没联系了"

    我有该小子的联系方式,如果有兴趣,请邮件给我!
    回复大漠沙如雪说:
    别说,这地还真能找到人。
    2008-06-17 10:01:09
  • 另外,关于航模队,也是我曾经记忆深刻的所在,想当初,俺是做牵引滴……现在想想也就是基本等于放风筝,可真锻炼人啊!

    非常高兴这么多队友在这里,向你们问好了!

    看来,八一中学的航模队还是培养了很多人才啊,呵呵——各位,我也就冒充一把人才, 不好意思!
    回复大漠沙如雪说:
    线操纵可比放风筝难多了.

    周六去魁北克城看了航展, 第一次亲眼看了世界上几个最出名的飞行表演队的飞行表演, 当时就想, 如果当年有这个机会的话, 我肯定去学飞行了. 不过现在学好象也不晚.
    2008-06-17 05:31:24
  • 呵呵,我都不知道逛到这里地方来的,很好很强大!

    谢谢你的文章,写得很真切很细腻。

    我曾住下街一直到小学毕业。对那里很有感情。

    此次地震之后不久,我回去过,很受刺激。虽然也照了些照片(应一些同学要求),但是后来实在举不起手来,更不想发给他们或者放在网上。

    你说的人我不认识,我想应该没有问题,永安镇的人员伤亡不多,但是小学死了几个学生,我呆呆站在小学校,很麻木。

    四川的地震现在才开始疼痛,而且还会持续比较长的时间,幸亏我在绵阳,我会一直陪着这个城市和这个地方,为她做我能做的一切,虽然也许微不足道,但是让我心安!
    回复大漠沙如雪说:
    是啊, 大灾大难前, 人的第一反映是麻木, 那也算是一种人体的自我保护. 痛是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感觉到的. 我明年回国要去四川.

    冯叔叔没有问题, 兰香子一家没有确切消息, 但也没有坏消息. 希望他们都好.
    2008-06-17 05:28:38
  • 我还在襁褓中的时候,家就住在永安镇那几栋二楼里。好像叫“上街子”。长大后在二所干了十年,说是故乡也不为过。地震后回去了一趟,单身楼并没有垮,不过马上就要被推到建临时办公板房了,那承载青春岁月的房子就要不在了,还是颇让人伤感。
    回复嘴哥说:
    那条街叫草鞋街,但东头一段也确实叫上街子。

    人到了一定年龄就开始怀旧,而过去就象酿了很多年的酒,已经变得醇厚香甜。
    2008-06-09 23:17:41
  • 您当然是前辈大师哥了,我入航模队那会,cuidezhong、lijianchuan都已经是我们教练了。caolijun我是后来才认识的。
    回复达摩说:
    好象我当时的教练也是他们两个呢.
    2008-05-23 21:07:38
  • 航模队的教练名字叫:崔德忠。
    我可是你们的老前辈,从1977年就开始参加航模队了,参加了数次四川省的比赛,搞过牵引、线操纵。和我在一起的还有lijianchuan、caolijun等。
    回复lixin说:
    还有一位呢是谁呢? 隐约记起崔教练的脸.

    当年航模队暑假还集训, 等我熬到可以参加比赛的时候, 我走了.
    2008-05-23 21:15:21
  • 你也是航模队的啊~~~~我参加航模队,是85、86年的事情了。那会航模队最年长的是个女孩叫做黄瑾,手把手带我,后来好像去了上海。那您是更是前辈级大师姐了。
    回复达摩说:
    还记得当初航模队第一次削螺旋桨的事呢, 是用在线操纵模型上. 连削了四个都功亏一篑, 第五个终于成功, 没想到试飞着陆时, 都落地了, 一个前冲, 其它都好, 就螺旋桨折了. 最郁闷的是, 还是教练干的. 着陆前, 他怕我技术不好毁机, 自己接过操纵柄.

    已经忘了教练的名字了.
    2008-05-23 02:29:47
  • 鹌鹑,你有私人的邮箱或点对点聊天工具、地址吗?,如有可以和国内的同学联系,或问李昕,他知道同学录,我们班和你自己班的。
    回复说:
    我的EMAIL是quail_shanghai@yahoo.com.

    其实,当你留言时,只要输入你的信箱地址,当我回复时,就会有EMAIL从我的邮箱发到你的邮箱里。
    2008-05-23 00:01:57
  • 鹌鹑,我知道你是谁了i!
    回复说:
    可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呢?不公平啊
    2008-05-22 23:44:38
  • 王牛的姐姐不叫王yin,叫做王姮(heng),是我们八一中学航模队的。比我高3届吧还是4届。
    回复春晖说:
    怎么这些名字听着都熟,就是想不起人了。难道说,我已经得了失艺症了?

    航模队?我也曾是队员之一呢。
    2008-05-22 23:44:13
  • 我在的时候学校音乐课教唱我的中国心,电视上演霍元甲陈真,电影自古英雄出少年也是在二所中学看的,那是第一次知道九寨沟。唉,到现在我也没去过九寨。
    回复lynn说:
    你们现在大多都在四川? 还是分散全国? 九寨沟现在不去也罢, 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

    回去的时候,二所中学荒草遍地, 这次地震估计也就彻底毁了.
    2008-05-21 21:09:22
  • 看了其他的内容,你们好象都比我大哦,对了,今天问了老爸,王牛的姐姐好象叫王涵,王颖是另外一个,有个妹妹叫王欣,呵呵都不太记得了,我还找到小时侯的一张照片好象是王涵爸爸照的呢。
    回复wangyanhn说:
    说老实话,这些名字都似乎有印象,又似乎没有。感觉就是云里雾里的,看不清楚让人急。

    有没有名字特别点的,同时也做过震动鹰嘴崖的大事的?
    2008-05-20 20:40:39
  • 漫水桥的房子跟你照片上的可不同,我说的就是靠永安镇这边的两层瓦房。你们房后或应该说旁边的那座小山印象中叫果园山,桥这边的叫什么山记不清了。
    助孤的事,我是通过“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办的,我电话咨询了半天,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先是一次性捐助,结对的,目前还没有受助名单,待赈灾工作到了一定阶段,基金会联系我们。人对上了,才好说后续资助的事,我想。
    回复qzg说:
    原来永安的就叫老四栋啊,可我实在不记得附近有果园山了。镇后面是九顶山的坡,是有很多果园,难道那个就叫果园山?

    还有漫水桥头的那山叫啥?喇叭山?

    助学的事不想通过中国的慈善机构,希望能直接联系上,麻烦帮我留意下,先谢谢了。
    2008-05-20 20:33:18
  • 我在永安镇住了2、3年吧,后来什么时候移交的我也不知道,大板楼是后建的灰楼,我家住在最靠近鹰嘴崖的一栋,每次下雨后山上都会形成好多小瀑布流下来,漂亮极了。
    我也记得永安镇房子后面就是果园山啊,那时候几乎天天都去玩;还有那个彼岸花,我记得我们叫她打碗花,还说不能摘的,摘了会把碗打了,呵呵。
    还有哦,那个qzg,我们可能是同学,王牛和王颖我都有印象。
    回复wangyanhn说:
    嗯,想起大板楼了,那是炸掉很多巨岩后建的,用了很多预制板。

    鹰嘴崖上的峭壁雨淋到的地方发黑,淋不到的地方颜色浅淡,结果就形成了很多图案,有的看起来象房子,有的看起来象帆船。

    打破碗碗花是另一种,不是彼岸花。打破碗碗花有五个花瓣,颜色粉白,也有纯白的,花谢后结的籽裂开象微型棉花,所以也叫野棉花。在蒙特利尔的一家私人花园里居然也有,当时我还看了好一会儿。
    2008-05-20 21:13:28
  • 鹌鹑,你住的那里应该叫老四栋吧,正因为此后面才有了新四栋。我有个挚友叫王牛,多年没联系了(他还有一姐叫王恒(yin),应该跟你差不多大,不知你是否认识),当年也住这里。楼后有座山,我们叫它果园山,是连着九顶山的。我们经常从楼后这边的“舍身崖”爬上去,再从正面的类似于梯田的山埂上飞跑着纵跃而下。现在想起,当下流行于西方的“酷跑”,我们那时就有了。山上季节到了会有很多野山楂,一丛丛红红的,味道很好,是我们哄女孩子的主要武器。
    谢谢你的文章,勾起这么多美好的回忆。赈灾我会尽力,目前已经资助了三名学生,我想这还不够,我会继续。
    回复qzg说:
    你说的老四栋是不是靠着漫水桥的?桥头的山叫果园山,但那个好象是连着马鞍山的。除了家属楼外那里还有一幢办公楼。

    我最早住的是永安镇东头的灰砖楼,九顶山下是有不少果园,尤其是樱桃园,但从永安镇过去要走一段时间。

    野山楂是不是只有黄豆大小,颜色漂亮味道有点涩,那个当地人叫水杈子,应该跟山楂没有关系。不过酸枣的味道可真好。

    嗯,能帮我联系一下资助学生的事吗?想直接资助。谢谢!
    2008-05-20 11:02:25
  • 我在二所也生活了10年,永安镇的老房子81年去住的,后来还住过医院旁边的二层楼和大板楼,跟老爸老妈在家猜了好久也没想出来你是谁家的小孩,呵呵,可能你离开那里比较早吧,刚刚老爸和以前的战友联系上了,听说大板楼没倒,单身楼倒了,对了你姓什么啊?
    回复王燕说:
    难道说永安镇的房子后来一直有人住?那什么时候移交给乡里的。

    医院边的二层楼我也住过,后来拆了建单身楼。大板楼指的是后建的灰楼吗?

    呵呵,其实只要一说我老爸名你们就全知道了,暂时留个悬念吧。要写一系列关于基地的文章,希望大家补充。
    2008-05-20 10:40:45
  • 那是兰香子04年开心的笑么,是因为鹌鹑的飞来?不知道现在的兰香子过得好吗?
    回复狒狒说:
    是啊,当时谁都没有想到22年后还会重逢。简直就是奇迹。

    04年,她的女儿都已经16了。希望这次地震,家里人都平安。
    2008-05-20 10:17:09
  • 记得03年去九寨沟,那时黄龙机场还没有投入使用,去的时候走的是成都-德阳-绵阳-江油,中午在平武小憩;返回时走的是川主寺-松潘,在茂县宿营,过威州-映秀,下漩口就是灌县了。没想到那里遭受这样的灾难,这几天心痛和心疼啊。
    回复狒狒说:
    最近看了一些资料,包括《安县志》,那一带地址上属于龙门山断裂层,地质活动频繁,1933年,1976年都发生过七级半以上地震。但都没有这次伤亡惨重。

    理解你的心情,因为曾经路过,数字就不再是数字,而是活生生的人
    2008-05-20 10:15:11
  • 期待着你的续集,算是对兰香子和震区朋友的一点记念、担心和祈祷吧。
    回复狒狒说:
    谢谢,我会很快写完。

    永安镇房屋倒塌很多,毕竟离现在划为震中的北川只有12公里,但人员伤亡不大。
    2008-05-20 10:10:47
  • 难道没有你们儿时的合影?
    回复mluis说:
    我不记得有,得看旧照片,都在国内呢。
    2008-05-20 10:09:26
  • 看到你儿时的住址,我知道到应该在永安镇的东头吧,好像有四栋.
    回复说:
    对,一共四栋楼。在永安镇的最东头有两栋,前后排,向西走百多米,有另外并排的两栋。小时候看着很雄伟的,大了再去,觉得怎么那么低矮。

    基地早已经把四栋楼送给了乡里,但老乡们也不大爱住,嫌太小,因而大多数都空着。也是奇迹,居然没有人拆了拿砖去盖房。
    2008-05-19 01:23:07
  • bad news...
      
      中广网绵竹5月17日独家消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10:10连线成都军区副参谋长刘永新报道,17名中国科学院的院士、专家获救。
      
        刘永新:我们救灾部队在绵竹县清平乡,通过奋战以后把被掩埋在废墟下面很多的遇难者救出来,其中有17名是我们中国科学院的院士、专家,其中院士有3名,专家有14名,这17个同志救出来以后就向军区报告了,认为这17个专家、院士应该赶快把他们救出来,还有更重要的科研任务,张政委要立即批示立即跟他们取得联系,派直升飞机以最快的速度把他们给救出来。接到指示我们陆军航空兵第二团军组派直升机,到达了清平乡昨天下午17时左右,把这 17个院士接回来了。现在他们正在住在成都中科院那里进行修整。情况就是这样。
    回复breezee说:
    那整个单位全完了, 前天和德阳的同学通电话,她告诉我,从那个单位只出来了少数人,和基地的分散不一样,那个单位的建筑非常集中,很多都是夫妻全被压在下面了,出来的人抱头痛哭,说****(抱歉,我不能说出名字来)已经不存在了。

    基地的下面的所,所有建筑都成危房,在晓坝的五所有伤亡,至于晓坝镇就全毁了。
    2008-05-17 21:06:46
  • 看到你儿时住过的房子,倍感亲切,因为我也曾住过,只不过我家住的房子已经拆了。
    回复冰尔说:
    难道说你也在永安镇住过?是哪幢?都没拆呢。

    鹰嘴崖的房子倒拆了一些,但现在全部成了危房。

    不过两地的房子有点差别,永安镇的建的最早,用的是灰砖,后来的都用红砖,然后涂黑。
    2008-05-17 21:09:30
  • “调皮女孩突然变了性”,变成了调皮男孩?
    回复豆豆说:
    是,然后再变回女孩。
    2008-05-17 21:12:58
  • 这个镇,在那个地方?
    回复eleduan说:
    安县,离北川十二公里。
    2008-05-17 21:1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