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走了二十二年才到北川 (22 Years to Bei Chuan)

    日期:2008-05-13 | 分类:旅行 (Traveling) | Tags:中国-云贵川(China-SouthWestProvinces) 基地(Base) 追忆(In-Memor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20862762.html

    我在基地长大。基地在四川的山里,占着好几个坝子(川人称群山间的平地为坝子),每个坝子均有一个研究所,里面办公室、居民楼、食堂、澡堂、服务社和学校应有尽有,俨然微型王国,各所间相隔远的开车要两个小时,走的都是仅容一车的山间公路,很多路段专为基地修建。

    住着时间最长的是一个叫鹰嘴崖的地方,在安县境内,基地内称为二所,这里有着中国最大的风洞群,其中的低速风洞是亚洲最大世界第三。向北两公里的另一个坝子,是一所的所在地辕门坝,也有风洞深深地藏在山体中,再向北,便是北川了,当年红军长征曾从那里经过,如果还要继续走的话,做好爬雪山过草地到藏区的准备吧。

    (图:辕门坝的晨雾。去北川的路从两山间穿过,左山为九顶山,右为马鞍山)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伟大领袖一拍脑袋,全国人民便开始了轰轰烈烈的三线建设,东北及沿海工业发达地区的重工军工企业内迁,国防科工委的很多基地也是在那时候建立的。现在的人很难想象,在最荒僻的深山和沙漠里,居然会集中了当时中国最优秀的一批知识分子。当然牺牲是巨大的,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献了青春献子孙”,反映在后代身上,就是父母的智商极高,子女却远远比不上城市长大的孩子。我一向认为,自己之所以笨,就是因为在基地呆的时间长了点,以至于现在想挽救都不成。

    (图:航天基地所在的鹰嘴崖,红色砖墙内是基地,墙外是老乡的田和坟,火箭纪念碑建在一块从山上滚落的巨岩上,小时候,那块巨岩是我们游戏的地方)

    不过做孩子的时候,日子总是快乐的,尤其在赶场天(赶集日),既看热闹也看新鲜,顺便解馋。在基地之前,小滥坝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就是永安镇,背倚九顶山面向苏包河,又位于连接绵阳和藏区的重要商道上,集市自然成为周围十里八乡最繁华的,别说,附近有哪个村镇上有两条石板街呢?又有哪一个村镇有室内的戏台呢?有了基地后,永安镇的场天就更热闹了,多了那么多有钱的大学生(只要头发不白,老乡们管基地人都叫大学生),当地物价都比其它地方高出不少,而且不愁卖。按照现在的说法,就是基地极大地带动了当地的经济。

    印象中,好象赶场天的猎人都是来自北川的呢,路远,往往要走上大半夜才能赶上场,过了午,场就散了。羌人都是好猎手,黄鹿火狐手到擒来,肉自吃,兽皮卖了换盐巴茶砖和火药,我还见过卖黑熊皮的,要价三十元,简直是天文数字,要知道那时一只鸡不过两三元。如果赶场天前正好有新鲜猎物,一并带来,最多的就是羽毛绚丽的野雉了,每次看见我都吵着要母亲买,肉好吃不好吃其次,弄几根长长的雉尾玩才有意思。

    (图:北川县城自由市场)

    核桃和板栗也是北川来的最好,都是野生的,山里成片的长,果熟落地,过上两个月,青皮和刺壳沤烂了,留下坚果,正好背了背篓捡来卖,味道比家种的还好。还有毛梨,就是野生的猕猴桃,藤蔓牵扯在山涧上,花开时香飘的很远,果熟时会引来群猴,北川的山里猴子不少,猕猴桃更多。不过无论核桃、板栗还是毛梨,即便漫山遍野,拣采的人也得有双好脚板,否则,哭死都走不出山来。那时,我一直梦想着能够去北川,住在核桃和板栗树林里,吃够了才下山。

    北川也有场天,物价低很多,但基地人很少去赶,因为实在是太远了,就是骑车也得个把小时,乘车根本想都不用想,巴士压根没有,基地的车是用于公务的。某叔叔--基地里的人,我不是叫某叔叔就是叫某阿姨--家里孩子多,为省钱就隔三岔五骑车去北川赶场,有次买了一篮鸡蛋和两只鸡,车后座上已经堆了一堆东西了,便左车把挂蛋蓝右车把挂公鸡,倒也平衡,都快到家了,公路一个大下坡,平时少有人走,不知道那天怎么回事,居然横着五六个老乡在散步,某叔叔刹车太急或者是根本就没有刹车,反正最终弄了个鸡飞蛋打,成为当日基地头号新闻,甚至很多年后大家还津津乐道。

    (图:北川县城自由市场)

    (图:北川县城自由市场--土法制的红糖)

    除了赶场天外,能让大家想起北川的,就是每年的深秋,如果某天早上起来,向西北方向一望,两山垭口间的远方,隐隐有一抹银白,大家就说北川下雪了,冬天来了。北川积雪的山顶,几乎是冬天唯一能看见雪的地方。因为四面环山,坝子里的气候非常温和,偶然飘点雪花,我们都乐得跟过节似的,堆雪人?做梦吧!我小时候的众多梦想中就有堆雪人和看大海,想必在坝子里长大的人都有过类似的想法。

    (图:北川县城自由市场--典型的四川老农)

    后来离开了二所,又离开了基地,自小就说着的北川终究成为了童年的一种印象,偶然想起,遥远的比天边的那抹银白还远,我认为我今生不可能去北川了,毕竟,那只是深山中的一个小镇,命中注定只有落寞和孤寂,被世人遗忘,就象基地本身。然而在2004年春节,我决定辞职看世界的时候,突然有种渴望,想回基地看看,虽然成年以后我一直痛恨基地,发誓永不再见,我甚至都没有回过四川,虽然一直能说一口流利的四川话。我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有那种渴望,但终于还是回去了,在离开二十二年后。

    二十二年后,我再次看见了安县依然不变的县城大桥,看见了群鹰飞翔的鹰嘴崖,看见了两条石板路还在但旧戏台已被拆毁的永安镇。基地还在,甚至连主要的建筑还保留着原样,除了旧礼堂和我住过的楼。我爬上童年游戏的巨岩,现在是航空航天纪念碑的底座,眺望西北方向的山垭口,远处的群峰也还在,只是没有雪。我在到达基地第三天的中午登上了去北川的车,送我的是一群永安镇的老乡,他们依然记得当年那个个子高高的大学生--我的父亲,和那个穿粉色衣服的小女孩--童年的我。去北川,我走向童年的梦。

    (图:羌族人的腊肉称为老腊肉,用放养的山猪肉制成)

      

    一小时后,车到了北川老县城,和我预料的一样,哪里有什么核桃林毛梨蔓满地落果随便拣的世外桃源?那些是在要走上一天两天的深山里才可能见到的。北川不过是坝子河边的一个普通小镇,俗气的混凝土建筑杂乱无章地挤成一团,唯一算的上景点的,是河上的铁索桥了,但上游山区滥砍滥伐导致的水土流失,最终也导致了当年清澈奔腾的急流,变成一汪混浊的死水,在人的力量下,北川甚至失去了天然的美丽。

    (图:唯一可称为景点的就是这铁索桥,当年桥下的急流已经不复存在,因为上游水土流失严重)

    过去赶场天才有的热闹和丰饶,现在几乎天天都可以在北川的自由市场里看到,值得一提的是腊肉,北川是羌族自治县,羌人喜食也擅制腊肉,他们称之为老腊肉,是用山猪肉做的,山猪不是野猪,而是自由放养的家猪,每天上山下河的自己找食吃,锻炼的嘴尖毛长,猛一看还真象野猪。山猪肉做成的腊肉,味道非同寻常,就算对附近县市也有腊肉的人来说,羌族老腊肉也是好礼物。我在北川买了一块腊肉送给德阳的同学,惊喜着呐,说好久没有吃了,不是没钱,是没时间去那里买,自己开车也得四五个小时,还都是山路,真正的北川老腊肉在外面是根本买不到的。

    车站就在自由市场旁边,我想了一分钟,决定还是放弃住三元钱的房间以创造个人旅行史上最便宜住宿记录的念头,搭下班车去同在北川境内的猿王洞,那是一组高山溶洞群,至少还有点东西看看。我不知道如果留住一晚,我将如何的打发时间。说来前后一共在北川城里呆了二十多分钟,而我却花了二十二年才走到这里。无论如何,总算到了童年时想往的地方,也算是一种梦想的实现吧。在我回头看北川最后一眼时,我知道自己不太可能再来了,甚至,北川这个名字也不太可能再在我的生活中出现了。

    (图:北川老县城建在河边,四面环山)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我在世界的另一边再次听见北川,居然是因为一场灾难。十二日下午的强烈地震,让那些曾经无比熟悉的地名连同所有的回忆,全部浮现在眼前。汶川,和茂县一起,合称茂汶,当年茂汶的苹果可是有名的很,基地每年都要拉上几车回来做节礼,八十年代末,我去九寨沟时也在那里吃过午饭,汶川是一个多民族混居的山间小镇;成都、德阳、绵阳、安县、永安镇和基地,哪一个地方没有众多的故事和好坏掺杂的回忆?虽然现在的那里我认识的人已经很少了;还有北川,几分钟之内,全城尽毁......。

    对于依然在地狱里挣扎的人们来说,我帮不了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为所有的认识和不认识的人祈祷,再就是捐款。

     

    (在北美的人,可以直接捐款去红十字会的“中国地震”特别帐号,捐款时有选项:加拿大红十字会美国红十字会

     

    2008年5月13日于蒙特利尔

    分享到:

    评论

  • 今年5月驾车回了趟绵阳,见到了分别21年的曾经的同事,在同事们陪伴下,去了让我一直牵挂的北川,2所和4所。看到的,听到的无不使我震撼。听朋友说的这个博客,果不其然又看到了许多熟悉的老照片(还有博主的文笔),又一次使我泪流满面。谢谢小安!
    在这里,看到了许多熟悉的名字,好多是我们军训队的战友。想念我们大中专军训队6班的班长李昕。博主能告诉我他的联系方式吗?我的E-MAIL:cvt-xianbian@163.com
    回复四所同事说:
    经历过的,无论爱恨,总是会在记忆中永存。看来我们都有基地情节。

    我没有李昕的电话,但已经将你的留言转给另一位在上海的基地人了,他会和李昕联系。

    谢谢!
    2009-08-08 00:04:14
  • 鹌鹑:你是1981毕业?是一班还是二班的(王志芳班)
    回复fuyangei说:
    哪个班的都不是。
    2009-04-14 22:10:50
  • 帕亚:李昕、侯波、李建川、韩小川、恽谦高中和我在一个班,我的同坐是董杰。
  • 四川是块宝地,毋庸置疑。
    回复九月说:
    是聚宝盆呢.
    2008-07-22 23:08:24
  • 曾经的四川,曾经的安县,曾经的二所留下了我所有的童年回忆。跟鹌鹑一样在,那个深深的大山里有太多的欢笑, 也有些许憎恨,那时就梦想着有一天能永远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回来。说也奇怪,真正离开了,梦中却常常就能回到那个熟悉的地方,甚至常常梦见站在鹰嘴岩的五星洞前跟昔日的同学们一起上课。。。。。
    时间在不经意的流失,突然有一天,那个熟悉的地方发生了重大的灾难,这里才发现,心在痛,无比的痛,好象失去了家一样的痛。直到这时才感觉到,原来那里早已是心底的故乡了。。。。。
    感谢鹌鹑的博客,让我们这群在那里出生,成长的孩子重新找到了一条回家的路。。。。。
    回复水煮鱼说:
    人生就是经历的一生,苦甜也好,痛乐也好,都是财富。

    我一向认为居住超过一年的地方就是故乡。
    2008-06-19 01:20:20
  • 看过了,一场地震,回忆如潮涌
    回复川之龙说:
    是啊,另一个原因是大家也到了怀旧的年龄。
    2008-06-17 21:03:11
  • 公告: 大家看一下刚出版的<OUT>电子杂志第十三期, 里面有这几篇关于永安, 北川和基地的文章.

    链接: http://www.outzine.com/, 进入后点击本地下载, 下载完成后再打开. 电子杂志配有音乐.
    回复鹌鹑说:
    文章稿费会捐赠给灾区.
    2008-06-17 05:32:04
  • 章文华是哥。
    回复rarn说:
    哦,是这样。
    2008-06-16 01:17:35
  • 吕建斌是建伟的弟弟?
    回复川之龙说:
    据说是。
    2008-06-16 01:14:40
  • 你还记得我这个老同学。
    回复吕建斌说:
    先说说你有哪些英雄事迹?或者干过啥惊天动地的坏事?我通常把人和事件结合在一起记忆。
    2008-06-16 01:13:32
  • 鹌鹑,怎么给你发的E-mail 被退回,算了,过几个月再说,活儿来了,四五个月内估计很忙,有空我会来看看,多写游记哦,我喜欢。谢谢!
    回复说:
    好象YAHOO出了点问题, 好几个邮件都没有收到. 今天正常了.再发一次吧.

    我这两天都在培训, 所以BLOG一直没有更新.
    2008-06-14 00:25:22
  • 回复 蓉:
    哎呀,把你搞错了,对不起,前面的关于你的留言声明作废,特此通知,不好意思了!
    回复川之龙说:
    张冠李戴了吧. 幸灾乐祸中.
    2008-06-14 01:20:41
  • 我不是故意隐瞒自己的身份,只是不愿意在这里说而已,如果给我你们的邮箱,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是谁,不过,说出我的名字你们也未必记得起来.我在二所生活的几年恐怕说的话还没在鹌鹑的窝里多.我只是在网上搜索永安镇的报道,意外搜出鹌鹑的博客,发现上面有许多人在谈论我知道的事情:航模队、周老师带几个人爬鹰嘴岩...... 。都是些当年我极羡慕,在记忆中留下很深痕迹的事情,从这些事情的描述,我也猜出了你们都是谁,呵呵,生活在角落里的人和生活在舞台中间的是不一样哦,各有各的乐趣。
    回复说:
    谦虚了吧, 很多时候, 生活在角落里的比舞台中间的更幸福呢.
    2008-06-14 01:18:48
  • 章文华和我是同学,所以我知道些。
    回复rarn说:
    那他到底是哥还是弟?
    2008-06-14 01:17:47
  • 回复 蓉 :
    " 喝糊辣汤",你可不要捣浆湖呀,我只喝酸辣汤.呵呵.
    回复川之龙说:
    你不喝, 我喝双份, 午饭和晚饭都有着落了. 糊辣汤可好喝了.
    2008-06-14 01:08:38
  • 呵呵,感谢川之龙,回头请你喝糊辣汤
    回复说:
    我有份吗?
    2008-06-14 01:07:42
  • 鹌鹑:
    说起"蓉",你一定很惊喜,他老公和你在四所一起工作过,猜猜吧,实在猜不出,就EMAIL给我,我会告诉你的.但愿能猜出.呵呵.
    回复川之龙说:
    我现在总算明白什么叫瞬间信息爆炸了?

    坚决不猜, 你告诉我.
    2008-06-14 01:07:26
  • 侯波和她儿子去年暑假来上海度假,我们一起吃过饭,人家过得很幸福,是谁在放八卦,收敛一下吧!
    回复川之龙说:
    估计是搞错人了.
    2008-06-14 01:06:06
  • 这里咋都成了寻人博了,保留隐私,比捅破天窗要好些,对吗?暂停寻人!!!
    回复川之龙说:
    要不, 推荐个联络人? 把真名实姓和联系方式都汇总到一起, 也便于大家互相联络.

    联络人还是你当仁不让啦.
    2008-06-14 01:05:41
  • 蓉是不是也是姓侯呀!
    回复梦回四川说:
    应该不是
    2008-06-14 01:03:03
  • 章文华是哥,也是从我们那一届留级下一届的,他弟弟是章文明。
    回复梦回四川说:
    大家都清楚了吗?
    2008-06-14 00:54:52
  • 鹌鹑,这几天把你的博客收藏拜读了很多篇,很多遍,勾起我很多回忆和情感共鸣,我现在在西安工作.你如果有机会来西安,姐姐一定会热情接待.到时候一定给我的E-mail留言哦
    回复说:
    在西安啊, 好地, 一定要去, 好多小吃呢. 想羊肉泡馍了.

    那年带着公司的三个老外去吃泡馍, 把他们给累的呀, 抱怨付钱吃饭还要自己干活. 哈哈, 我说, 爱干不干, 饿着不管, 反正别指望我带你们去别的地方吃饭. 不过临潼的洋芋擦擦和清汤羊肉, 是备受欢迎的, 前两天, 他们还在说啥时候再回中国吃饭去.
    2008-06-14 00:53:37
  • 不好意思,这些天工作很忙,所以没上来,鹌鹑,你想吃什么啊?现在长沙流行吃乡里菜,你吃不吃?帕亚,在这里给手机号不好吧?
    说到美女,我记得以前好象在露天电影院旁边,那个篮球场旁的一栋房子那有两姐妹,叫无笛还有无畏(名可能有出入,我记不清了)的,小时候很漂亮的。还有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一个同学叫王伟的,上海人,也很漂亮,那时候我的死党李勇想她都想疯了!我们班的班花田丽、章伟(章伟也是住新四栋的,上海人)呵呵,现在还记得她们的样子,好象昨天还看见过似的。
    回复难忘四川说:
    不好意思啊, 我这两天公司培训, 也没上来.

    别馋我了, 我这边可吃不到湘菜,以前在上海时倒经常吃的. 上海有几家连湖南人都承认的湘菜馆.

    现在是龙虾最肥的季节, 我用麻辣小龙虾的做法做麻辣大龙虾, 简称麻大.
    2008-06-14 00:37:58
  • 有人真远离人类社会了!什么侯波与***,什么时代的故事会。
    回复梦回四川说:
    基地时代的八卦故事。
    2008-06-09 23:24:04
  • 陈月你认识吗?
    回复rarn说:
    听着挺熟,想不起来人。
    2008-06-09 23:12:38
  • 章文华和侯波成没成?
    回复rarn说:
    绯闻?八卦?
    2008-06-09 23:10:10
  • 纠正一下啦,章文华、章文明两亲兄弟。
    回复梦回四川说:
    到底谁是谁啊?
    2008-06-09 23:09:19
  • 我也是二所的,李昕、侯波、李建川、韩小川、恽谦都是我同学,你是谁?
    回复说:
    我是鹌鹑啊。
    2008-06-09 23:08:03
  • 章文华的外号叫大麻子,好了吧,不要再搞错了.
    回复川之龙说:
    昨天我进城,
    遇见一个人,
    满脸的大麻子,
    真呀吓死人。
    大的象太阳,
    小的象月亮,
    最小的也有三斤半。

    二所当年的流行民谣。
    2008-06-09 23:03:53
  • 回复川之龙:
    我确实有个同学叫章文华,他有个哥。我怕搞错了还特意找其他同学咨询证实了一番。看来二所有同名同姓的,或者我把章氏兄弟的名字搞反了?惭愧。
    回复帕亚说:
    那章文华呢, 自己站出来澄清历史吧,到底是兄还是弟?
    2008-06-07 03:24:41
评论分页:共5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