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徜徉山海间:攀登东南亚最高峰

    日期:2002-06-15 | 分类:户外 (Outdoor) | Tags:马来西亚(Malaysia) 徒步登山(Hiking-Climbin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1989221.html

    攀登东南亚最高峰

     


    位于世界第三大岛 - 加里曼丹东北部的基纳巴卢山(MT. KINABALU),由六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山峰组成,其中洛氏峰(LOW’S PEAK)海拔4095.2米,是东南亚的最高峰,也是绵延于喜马拉雅山和蓬卡可加亚山(MT. PUNCAK JAYA)之间的克罗克山脉(CROKER RANGE)的最高峰。以基纳巴卢山和部分克罗克山脉为中心的基纳巴卢国家公园,占地754平方公里,建于1964年。

    基纳巴卢山诞生于近一百万年前。大风和暴雨带走了较软的砂岩和页岩,仅剩下坚硬的花岗岩。随后而来的冰川将平坦的岩石刻成崎岖不平的山峰和悬崖。冰川融化于一万年前(更新世),其遗迹至今还能在海拔3650-3800米(冰斗,冰盖和冰谷),海拔2850-3230(冰渍石)和海拔1600米上下(冰川沉积物)看见。今天,基纳巴卢山--世界上最年轻的非火山山峰,还在以每年5毫米的速度升高。  

     

            关于山名"基纳巴卢(KINABALU"的意思,众说纷纭。但一般倾向源于当地土著卡达桑语(KADAZAN)的"阿基纳巴卢(AKI NABALU",意为"朝拜灵魂的地方"。卡达桑人相信人死后灵魂都会回到此山上,并认为山顶附近岩石上常见的苔藓就是他们祖先的灵魂的食物。基那巴卢山因此又被称为神山。 

     

            曾有一个兴奋不已的登山者宣称:"如果你从没见过基纳巴卢山,你就没见过东南亚"       

     

     

     

    进山(159米)  

     

            那年公司派驻马来西亚工作,业余时间跑遍整个马来半岛,后来就盯上了加里曼丹岛上的沙巴(SABHA)和沙捞越(SARAWAK)州。都说地球有两个绿肺:左肺是南美的亚马逊,右肺就是加里曼丹岛。更何况,还有基纳巴卢山。喜欢它,不是为了所谓的地区最高峰,而是为了千变万化的植被(从山脚热带雨林到山顶的苔原,共跨越五个植被区)和气势磅礴的花岗岩山峰,还有世界上最大的花 - 大花草(RAFFLESIA)。         

     

            好容易定上机票,却被告知山上的住宿全定满了。按规定,没有住宿预约号是不能上山的,除非能保证当天上下。可我别无选择。  

     

    深夜飞抵哥达基纳巴卢市,一早就坐巴士去基纳巴卢登山大本营。当天是马来西亚国庆日,大街上挤满了游行队伍,沙巴州三十一个民族盛装集合让这个有荧火虫市之称的港口城市变成一个大花园。  

     

            很难形容第一次见到基纳巴卢的感觉:傲然于绿色林海之上,黑色锯齿状山峰切碎了蔚蓝天空也切碎了白云,山腰一条瀑布飞流直下。那气势,令人忍不住要低下头去膜拜。难怪千百年来土人奉之为神山。 

            官方记录的第一个登顶者是英国殖民政府官员HUGH LOW爵士。1851年,他和随行者花了两个月时间穿越热带雨林才来到山下。150年后同样的路程只花了两个多小时。

     

     

     

    登山大本营(1524米) 

     

      下车的只有一个老外和我。彼此笑笑就决定结伴。他叫阿历克斯(ALEX),西班牙人。这位老兄更好,压根儿不知道还有预定住宿这一说。果然登记处那漂亮的华人女子说没有住宿预定号不能上山。绝望之中软缠硬磨,大概是为诚心所感动,她最终把两个应急床位给了我们。 

     大本营附近的旅游设施建的很好。酒店和饭店都隐藏在自然雨林中,到处鲜花盛开。每年有近万人前来享受清凉和闲适,但只有数千人登顶。其实基纳巴卢算是世界上最好爬的地区最高峰。 

     

    用午餐的餐厅正是几条下山山径的起点,沿山径下行数百米就是低地龙脑香科树林-- 热带雨林的一部分,也是大花草(RAFFLESIA)的生长地。盼望着自己好运气,能见到这种最大直径达一米的肉质红花。可我不知道,就在前一天,四十三公里外神山的另一侧,一朵大花草刚刚凋谢。而另一朵两个星期后才盛开。   

     

     

    登山起点TIMPOHAN GATE1829米) 

     

             每年十月举行的基纳巴卢山国际登山节就是从TIMPOHAN GATE出发返回到登山大本营,男子组必须在四个半小时内(两个半小时内到达峰顶)跑完21公里全程;女子组和男子老人组必须在四个半小时内(两个半小时内到达3322米的LABAN RATA)跑完16公里全程。超时不计成绩。TIMPOHAN GATE附近立着一快成绩牌,记录前一年的获胜者。当时我看到的是1999年成绩:男子组冠军LAN HOLMES2小时4520秒;女子组冠军ANGELA MUDGE ,1小时5823秒。都是英国人。 

            这里离大本营四公里,有着飞檐的观景台是登山前最后一个看基纳巴卢全貌的地方。过了台下的检票处,一条山径蜿蜒于茂密的森林中,导引登山者走向第一个补充水的地方 - 卡森瀑布(CARSON' S FALL,源自第一个公园看山人的名字)。水沫喷溅处长着繁茂的苔藓,高可没膝。开始还以为是草,查登山指南方知是世界上最大的苔藓之一 -- DAWSONIA苔藓。山径边还有世界上最大的蕨类 -- 树蕨(TREE FERN),三四米高,光看主干还真以为是树。过了瀑布,山径向上,一级级台阶路竟是高山橡树的根构成的。  

     

     

    第一休息亭(1951米) 

     

     

            云雾林区,多瘤扭曲的树干上包满厚厚的青苔,手按上去便滴下水来。寄生植物和兰花到处悬悬荡荡。基纳巴卢有八百多种兰花。可惜不是兰花盛开的季节(十月到来年一月)。橙色杜鹃零零星星,早过了盛花期。 

     

     

    第二休息亭(2134米) 

     

            右边有一条岔路通向一间度假村,时间还早,和阿历克斯商量是不是转过去看看。谁知这一转发现了猪笼草(PITCHER PLANT)的天堂。树上,地上到处都挂着色彩鲜艳的"水钵",深红,暗绿还有黄绿条纹。大如双拳,小如半拳。数数有三四个种类之多。 猪笼草是一种食虫植物,生长在土壌贫瘠之地,靠捕获昆虫维生。基纳巴卢山上有几种猪笼草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好奇地捧起一个深红色的"水钵"摇摇,沉沉听着水响,叫阿历克斯去抓一只小虫来喂,太笨,半天都找不到一只蚂蚁。小心翼翼伸进一只手指,感觉边缘滑不溜丢的,小虫子们很容易失足,里面的液体看起来象是平常的雨水,但却可以消化蛋白质。再看看"水钵"上方的"防雨盖",不禁赞叹大自然的神奇。 

     

     

    沙巴电视台(KAMBORONGOH2225米) 

     

    密密的爬竹和刺藤(THORNY ROTAN)封锁了路的两边。热带雨林里穿越最怕这种刺藤,猛看象一般的棕榈,可从叶尖到新藤全是带倒钩的尖刺,一旦被刺中不弄个皮破血流很难脱身。而脱了刺的老藤却是制作藤家具的好原料。细竹枝上黄胸和基纳巴卢鸣禽(WARBLER)跳跃欢唱,这些活泼的小歌唱家只生活在此山中。左边岔路通向电视发射台。

     

     

    第四休息亭卡森营地(2651  

     

             山径的每一个木制休息亭附近都有巨大的水箱供登山者补给,水引自山顶的泉眼。阿历克斯,我和一只灰色的基纳巴卢鼠(KINABALU RAT)分享了一袋蛋糕干和两块巧克力。那毛茸茸的胖家伙一边吃,一边监视着我们,生怕少分了点啥。周围灌木丛和杜鹃花丛越来越多。 

     

     

    第五休息亭(2896米)

      

            山风渐烈,悬崖边俯瞰大本营,云海茫茫,间或电闪雷鸣,山下正下着暴雨。仰头,蓝天如洗,白云掠过神山的黑色峭壁。向导说前一个星期天天暴雨,山洪爆发,登顶的人极少。刚晴,我们就到了,好运气呀! 

     

     

    第六休息亭(3109米) 

     

     

            巨岩渐多,松树渐少。山径上全是树根和石块,象是山洪流经的河道,确实是。岩石上爬满了项链兰(NECKLACE ORCHID)。现在只零星三两串白花,如果是11月,整块岩石会象盖满新雪一样。  

     

     PUNAR LABAN住宿地3353         

     

            树径的尽头也是第一天四个小时登山的结束地 -- PUNAR LABAN,土著杜顺(DUNSUN)语意为"祭祀的地方"。每年土人在此用白色公鸡和七只鸡蛋安抚山神,是神山年祭的第一站。仰望高耸天际的花岗岩山峰,敬畏之意油然而生。

     

        入住GUNTING LAGADAN 棚屋,发现房间里居然还有两张床空的,可怜路上遇到的那对美国夫妻,因为住宿全满,不得不一天内匆忙登顶下山,全不知只要多问几句所有问题就可能解决。LABAN RATA是山上唯一的餐厅,挤满了人,气温下降很快,随处可见上身毛衣下面短裤的装扮。窗外山海茫茫,残阳如血。 

     

    凌晨两点半,被喧闹声惊醒,随后向导朱利叶斯也赶过来敲门。睡眼朦胧冲进厨房寻找热的食物,除了热水什么都没发现。原来隔壁那群年轻人一晚上没睡,把所有东西都吃光了。一出门被山风堵了回去,冰点的温度让冲锋衣裤穿若无物。想想在热带冻死也算是一件好笑的事。 

    山路陡峭,不得不抓住粗糙的扶栏。乌云满天,手电筒的光照不透浓浓夜色,填补山风呼啸间空白的是夜行人沉重的喘息声。黑暗中阿利克斯和朱利叶斯不知走到哪里去了。夹在陌生人中间,在几乎垂直的山径上缓慢挣扎,藏在心底的孤独突然浮了上来……          

      

    SAYAT-SAYAT 棚屋(3810米) 

     

            SAYAT-SAYAT是一种小灌木的名字,花似米,叶如茶。棚屋后面,峰顶高原伸展开那巨大的岩石斜坡引导登山者缓缓走向绝顶。乌云不知何时散去,天边双峰的剪影映衬着闪烁繁星,越发的浓黑,左侧是南峰(SOUTH PEAK),右侧是丑姐峰(UGELY SISTER PEAK)。两峰间一条光带如荧火虫闪闪烁烁的是夜行人的头灯和手电筒。斜坡危险难攀,一条如婴儿手臂粗的登山绳从更远处的洛氏峰顶垂下,绵延1.72公里。登山者一个接一个,紧紧抓着绳索默默向最高处移动。 

     

        累了,脱开绳索。远远找块石头坐下,关掉手电筒,黑暗如潮水涌来,璀灿群星直垂天际,令人难忘。老来弥留之际记忆回放,这热带星空是一定在内的。身后传来叫喊声,寂静中如梦人呓语。直到一道强光射来,原来是向导寻来,还有阿历克斯。头灯和手电筒形成的光带依然蜿蜒坡上,洛氏峰顶上已有点点灯光。迅速回到队伍中。还有十分种太阳就要升起了。  

     

     

    东南亚最高点(4095.2  

     

            手脚并用爬上洛氏峰顶点,正是第一缕霞光出现天边时。脚下的洛氏冲沟(LOW' S GULLY)依旧黑沉沉的,深不可测。据说这个由冰川作用而成,深912米的冲沟是世界上最难攀爬的冲沟。地平线上有云,看不见太阳喷勃而出。记忆中每次刻意做什么事总是这样,到是不经意间往往看见绝世美景。 

     

    有云的日出依然壮观,光明如带由远及近迅速而来,立于顶蜂的人们眨眼间便沐浴在金黄色光线里。云从依旧黑暗的悬崖下升起。 

     

    在这峰顶高原上矗立着相对的两个峰:洛氏峰和南峰,弧形坡连接两峰间。除了少的可怜的几簇苔藓,整个高原岩石裸露,呈深灰色,到处都是片状节理和裂隙。是万年前的冰川作用造就了这月球般的地貌。夜里冻上的水开始从裂隙中流出,薄薄一层淌在斜坡上,日光下闪闪发光。从山脚下望上来,恰如岩石上的积雪。山风扑面,可没了夜的寒冷。气温迅速升高。有人开始下山。 

     

     

    下山 

     

    下山最难,不小心就会滑倒或在石缝里崴脚。紧紧握着粗糙的登山绳,庆幸自己带了手套。洛氏峰下有个永不干涸的天然水池,是土著祭祀山神和祖先灵魂的地方。每年马来新年前后土著祭司会带着七只白公鸡,鸡蛋和米饭等祭品来到水池边,用白公鸡血在地上画上太阳的图案,祈求丰收。向导朱利叶斯是当地土著。他告诉我要在这里许愿,很灵的。一本正经按他所说做了,突然想起一件事,问是不是还要回来还愿。他点点头,得意地笑了,露出一口被槟榔染黑的牙。 

     

            绵延近两公里的峰顶高原另一边是悬崖,眺望天尽头,隐约可见蓝色大海,海和崖之间是绿色波涛般起伏的连绵群山,在钢蓝色的烟霭里有点模糊,白云朵朵点缀山间。那就是沙巴 - 风底下的土地(LAND BELOW THE WIND),基那巴卢神山永远保护的土地! 

     

     

    登山准备 

     

    *     必须向国家公园基纳巴卢市办事处预定山上住宿,向导和挑夫。住宿不能在登山大本营预约。如果没有住宿预定号,管理人员可能会拒绝你登山。

     

    *     舒适的登山鞋。网球鞋或运动鞋也可以,但下山时可能踢伤脚趾。

     

    *     山上气候多变,温度晚上可降到零度左右,要带冲锋衣裤。

     

    *     防水袋。简易雨衣。

     

    *     手套,遮阳帽和太阳眼镜。

     

    *     头灯或手电筒

     

    *     水壶或水袋。沿途有水源补充。

     

    *     高热量食品如巧克力,果仁,葡萄干,葡萄糖冲剂等。

     

    *     止痛片,擦伤膏,创可贴。 

     

     

    沙巴国家公园法规

     

     

     据沙巴(SABHA)国家公园   
    分享到:

    评论

  • 我2006年在神山半山那个市场旁边,搞了半年的食用菌种植,没有想到鹌鹑2002年也来过。佩服。
    回复说:
    我是2000年从槟城去渡的长周末。晕阿,没想到你后来也到了那里。
    2007-07-31 20:3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