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一位黑人司机,一位华人司机 (A Black Driver, A Chinese Driver)

    日期:2008-04-02 | 分类:碎片 (Fragment) | Tags:美国(USA) 心说(From-Heart) 移民故事(Migrates-Stor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18146748.html

    一位黑人出租车司机 

    周五晚上,当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的演出结束时,已经深夜十二点半,瓦格纳的歌剧《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TRISTAN UND ISOLDE)》全长五个半小时,而整个白天我都花在两个博物馆里,不用说人早就精疲力尽,自然也就不想乘地铁回酒店了。 

    以最快速度冲出歌剧院拦出租车,晚一步,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这点纽约和上海一样。坐上车,司机问去哪里?我说去113街的257号,他有点不耐烦地说:“我不明白你要去哪里?”我再重复一遍,他接着问是在113街的哪一段?我明明告诉他门牌号码了,他还问。懒得废话,耐心告诉他沿中央公园西边的大街走到113街时右转,我会告诉他哪里停,老兄一声不吭,回头就开起车来,开得很猛。 

    纽约的出租车也坐了不少次了,司机态度都很好,尤其是黑人司机,有一些跟开心果一般。要知道司机服务的好坏关系到是否能得到小费,这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至于车费本身,除非司机自己就是车主,否则是得不到多少的。不知怎地,这晚的这位司机脸色阴沉,加上肤色本来就黑,和夜色几乎融为一体,如果不是路灯和信号灯的反光,我简直当自己坐在无人驾驶出租车上了。 

    中央公园北端的是110街,再向北三个街区就是113街,出租车车在110街右转,突然的让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开出五六十米才忙问他去哪里,老兄一下车停在路边,转过黑脸,气冲冲地说:“你说去公园大道的。”我说:“我说去113街,你转得太早了。”老兄不回答,猛踩油门,车又冲了出去,我大叫:“你给我停车。”他又停,再次气冲冲地说:“你说要去那里的。”我也火了:“我说的清清楚楚是113街。上车你的态度就很差,现在更差,我要投诉你,你的号码是4P70对吧?”出租车的号码就贴在驾驶座和乘客座间的挡板上。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请原谅。”他一下子软了下来,也是突然地让我没一下子反应过来。“对不起,告诉我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去,我把计程表停了,你就不用多付了。”我看了看表,上面显示11美元,我说:“我可以拒付的,对吗?好吧,我现在就要下车。停车!”因为这老兄又把车开了起来,听我叫,赶紧停在路当中,再次转过头来,很诚恳地说:“你可以不付车费,但让我把你送到目的地吧。”“不,我就这里下。”谁知道你要搞什么鬼啊?我心里说。“真的很对不起,让我把车停在路边你再下去好吗?车在路当中,我不想你一下车被别的车撞,对不起。”看着老兄道歉的态度还算端正,我就拿出10美元给他,跟他说车费我付,但不付小费。然后我就下车了,酒店就在十多米外。 

    关上车门前一瞬间,他面向我,再次说:“真对不起!”本来我是准备拒付车费,然后投诉,后来他道歉了,我付了车费。而他这最后一次道歉,让我最终决定不投诉他了,人总可能犯错的,自己认识到就好。

     (图:纽约的出租车都是黄色的)

     

    一位华人巴士司机

     

    周六一早,我乘巴士去华盛顿。美国东海岸的各大城市,有很多华人巴士公司的巴士来往其间,竞争非常激烈,以至于票价均属于薄利多销一类。总的说来,我还是喜欢乘这些华人巴士,票价低是一个因素,班次多是另一个因素,最重要的还是乘客群,至少不象有些美国巴士上的那么令人受不了。

      

    从纽约到华盛顿,通常我都是坐今日巴士公司的车,不过这天早上起晚了,赶到中国城巴士停靠点时已经过了八点,错过这班车,就只有九点四十五分的车了。好在,这些巴士通常都会晚上个几分钟,于是我就上了第一辆看见的车,是新世纪公司的。

     

    长年旅行养成个好习惯,上了巴士立刻睡着,车快到站准时醒来,中途没有突发情况很少醒来,至于是四小时还是八小时的车程,是白天还是黑夜全无妨碍,当然啦,如果哪位想乘机顺掉包,手还没摸到我就已经睁大眼睛看着你了。

    不过,这次在新世纪的巴士上,我很不寻常地五次三番地醒来,全因为那个声如洪钟的司机。 这车刚开出城,司机就开始打电话,当然是戴着耳机打,否则违法,不过说话那声音响的呀,最后一排座位都听得清清楚楚,就这高音能达到的程度,没能去成大都会歌剧院唱男高音,真为他抱曲。声音响到罢了,人家耐力还强,高音频保持了一个半小时依然没有任何衰竭的迹象。 

    电话里,不知道对方说了些啥,洪钟司机兴奋的声音又提高了十个分贝,真正的声震云宵,把我给吓得差点没从座位上弹起来,环顾一下,乘客们面面相觑,都直摇头,我实在忍不住了,因为他老兄的身体已经在座位上跳起了舞,就差双手没离开方向盘了。我大叫起来,不得不大叫啊,否则声音早被淹没了,我大叫:“对不起,能不能挂掉电话,第一实在太不安全,第二实在是太吵了。” 

     

    突然间的安静,让被折磨许久的耳朵有点不习惯,然后,司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是冲着我来的,一大堆粤语从他那薄如刀的嘴唇中发射出来,虽然没听懂几句,光这枪林弹雨气壮山河的声势,也让我懵了五分钟,找了个发射间隙,我说要投诉,群众们也纷纷支持,都说要写信给新世纪巴士公司,司机更来劲了,嚷嚷一大堆后,意识到我们不懂他说的话,便蹦出三个英文单词:“COMPLAINNO PROBLEM!(投诉,没问题)”,就这三个单词,人家还磕磕碰碰拐了好几道弯吃了几个音节才说了出来。

      

    全体闭嘴,因为司机的手已经有离开方向盘的趋势了,我们当时可是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啊。性命攸关,司机大人,您老人家只管说吧,说啥都行,千万别撒把。到费城前的半个小时里,就听着司机在电话中大骂我们这群管他闲事的人,粤语我还是能听懂些的,至少骂人话。旁边的乘客问他在说啥,我说,别管他说啥了,能平安到达目的地就不错了,当时就觉得怎么跟回了国上了黑车似的呢。好在费城过后,车满载,司机大人收敛了很多,专心致志地开起车来,我们的生命安全终于得到保障。

      

    我是不准备也懒得投诉他了,在北美这样的法制社会里,居然还有公司雇佣这种素质的司机,这公司绝对好不到哪里去,要知道,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警察是可以逮捕你的。而且,就司机大人的英语水准来看,我猜他十有八九是偷渡者,或者说是某种程度上的亡命者,礼貌和道歉对他来说,无疑于天方夜谭。当然,我是坚决不会再乘这家公司的车了,同样的价钱,同样的时间表,同样的发车地点,还有两家公司呢,干嘛非把性命交在这样的野蛮司机手上?

    同样犯了错,一位诚恳道歉,一位脏话连篇,都是纽约的司机,为什么素质就差这么多?

    2008年4月2日于蒙特利尔

    分享到:

    评论

  • 偷渡也可以吗?
    回复stonehoo说:
    可以,只要有钱有胆量,但话说回来,既然两者都有,为什么要偷渡呢?
    2009-12-06 21:33:51
  • 我看得还是用一下《非诚勿扰》里面葛优的那个专利机器吧,解决21世纪纠纷的机器
  • 有时候是这样的,遇到类似这样的情况,但是说声道歉自己就会心软了。这可能就是人性的弱点《Weak Points in Your Characters 》吧。
    回复eleduan说:
    其实世界上的事有多少是原则性的大事? 错了道个歉, 连战争都能避免呢.

    不得不说,道歉是华人的弱项.
    2008-04-03 10:5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