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偷渡的尼玛想回家(Stowaway Nyma Wants Go Back Home)

    日期:2008-03-19 | 分类:人物 (Characters) | Tags:色彩印度(India-Color) 萍水相逢(Unforgettable) 中国(China) 中国-西藏(China-Tibet)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17255115.html

     

    等在卡尔桑旅店(KALSONG GUEST HOUSE)的前台,我有点不耐烦,那位藏族女子已经把我的护照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这时,有人问我:“你真的来自上海?”我说:“当然,我的护照上不是写得很清楚吗?”那人接着说:“很抱歉让你久等,想你明白的,这里很少有汉人来。”他说的是英语CHINESE,但我知道,这位典型藏族长相的男人说的就是汉人,因为我已经身在印度北部的达兰萨拉(DHARAMSALA)--流亡的达*赖*喇*嘛*的驻锡地,这里,的确很少有大陆的汉人来访。

    (图:达兰萨拉所在的群峰)

     

    那人主动帮我把行李拎到了顶楼的房间,我问他附近哪里有餐馆,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我连午饭都还没吃呢。他说他可以陪我去一家,但要走一段路,旅店附近的早都关了门,还说身为女子最好不要独自走夜路。我笑领了他的好意,干脆邀请他一起吃晚饭,他说已经吃过了,要我只管自己点菜,这时我才想起还没问过他的名字呢。

    他叫尼玛,藏语太阳的意思,恰巧我的藏名是达娃--月亮,那还是九八年第一次进藏时,色拉寺的活佛给取的呢,活佛当时说达娃的另一个意思是圆满。知道了我有藏族名字,尼玛非常开心,原本有些拘谨,现在也开始轻松起来。藏式炒饭端了上来,我很高兴地看到同时来的还有一双筷子,大概侍者也看出我是中国人,所以特地送了一双过来,当时已经在南亚旅行了五六个月,还是第一次用上筷子呢,尼玛也嚷嚷:“筷子!”他说的是汉语,这之前我们的交流全部都是英语。 

    以后的谈话便是英语和汉语交替进行,尼玛来自青海,家里除了牛羊外,还买了卡车跑运输,属于先富裕起来的藏族人家,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六年前来到达兰萨拉。我好奇他如何来的?他说先搭车到西藏,然后翻雪山走路到尼泊尔,山里足足走了七十二天,我以为自己听错,便问:“你是说走了十七天?”“不是,是七十二天,在山里走了七十二天。”我很奇怪,尼泊尔和西藏的大部分边界就是喜马拉雅山脉,山中有很多山口,自古以来就是西藏和南亚的通商要道,即便尼玛因为偷渡要绕道,也不可能走上那么多天。尼玛解释:“同行四五个人,只有一张手绘的线路图,白天不敢走路,只有晚上走,往往走到天亮发现回到原处,不知道迷路迷了多少次。”

    “那你们的食物怎么解决,难道能背得动七十多天的粮食?”

    “哪里啊?早就吃完了,只好到处找牧羊人讨点吃的,找不到就饿着,山里也没啥野东西可以吃。那个苦啊!”我很是佩服他的毅力,虽然心里有个疑问。

    第二天白天我到处闲逛,傍晚回到旅店时,尼玛就在前台坐着,我邀请他陪我吃晚饭去,他也不推辞。在达兰萨拉,常见到的只有两种人:高鼻深目的白种人和高鼻深目的藏族人,因而我这低鼻平眼的脸很引人注目,在餐馆里,不停有人用藏语问尼玛我是谁?我也看人便点头道“扎西德勒”,最后弄得整个餐馆的人都对我打招呼微笑,不过,这中间也来了位长发过腰的藏人,劈头便谈自由西藏,我不愿意在这种敏感的问题上多纠缠,何况一个来自大陆的汉人呆在达兰萨拉本身就已经够敏感的了。我说这些事就让领袖们去操心吧,我只是希望所有的人有一天都能回家,和亲人团聚而不会遭遇任何麻烦。

    尼玛后来说,就是这句话深深地打动了他,他非常奇怪一个汉人女子怎么能如此了解藏人的心思,我说这是人之常情,家,谁不想回?当时,尼玛的眼里便泛出了泪光,他低下头来喃喃地说:“我想回家,可家已经回不去了。”

    因为熟了,我问起话来毫不顾忌:“尼玛,说老实话,你是不是在家乡犯了事,所以跑到这里来了?”尼玛倒也坦白:“是打群架伤了对方,听说公安局要抓就逃了。奇怪啊,你怎么知道我犯了事?”我说:“很简单,你家境富裕,却居然没吃没喝地在山里走了七十二天,你又不象是有强烈宗教信仰跑到这里来朝圣的人,那结论就只有一个:一定有什么事让你不得不跑。所以你到这里来了,对吗?”

    尼玛有点不好意思:“都被你给猜中了,打架时没想到伤人,出了事就只能跑到国外了。”

    “那你到了尼泊尔后怎么来的印度呢?”

    “到了加德满都,就有藏族人事务委员会的人接待,帮助办理好一切旅行证件,便有人带到达兰萨拉,开始住在专设的难民营里,食宿全包,也有一些简单的工作技能培训,四十天后就要自己独立谋生了。”

    “所以你在卡尔桑旅店工作了。”

    “不是的,我和朋友一起开了个藏式按摩店,你知道的西方游客很喜欢这个,店就在卡尔桑旅店里。昨天,你刚到我就注意到了,来这里六年,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汉人,更没有机会说汉语了,你看,我现在说都结巴,好多词想不起来了。”

    “现在每年大约有多少人跑过来?”

    “大约有六七百人吧。”

    “不多嘛。是不是很多是在国内犯了点事,然后跑到这里来,借口迫害啥的?现在国内不象以前了,我猜因为宗教原因或者政治原因跑过来的不多吧。”

    “你算说对了。我现在很后悔,呆在这边六年,都没出达兰萨拉附近一百公里,早知道情愿在国内坐牢,也早释放了。现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不敢回家,听说国内对我这样的处罚非常严厉,我也怕被送去做苦力,你能给我出个主意看怎么才能回去。”

    我也没有什么好主意,只是告诉他我几个月前在青海的塔尔寺遇见一位喇嘛,他十多岁被送到达兰萨拉读了六年书,回去也没被政府怎么样,只是被暗中监督了一年,后来考上公费留学美国,居然也让他出去了,他现在是青海佛学院的老师,教活佛们英语。由他的例子,我认为现在国内应该不象过去那样对待出逃的藏人了,只能越来越宽松。他很惊奇,说这边的人都说回去后将会如何的惨,我笑,政治这东西很多时候信不得,最好多听多看,不要只局限于达兰萨拉的传闻,他点头,然后我答应和他保持联络。

    离开达兰萨拉的时候,还是尼玛送的我,他拎着我的行李一直送到巴士上,车开了,他紧追了几步,挥着手喊:“达娃,帮帮我,我真的想回家!”

    2008年3月19日于蒙特利尔

    一个汉族女子在达兰萨拉的经历 目录 (A Chinese Woman In Dharamsala Index)

     

    分享到:

    评论

  • 可能是时差或系统的原因,我发上一个贴子时确实没看到你对上上一个的回复,呵呵谢谢啦。
    回复在哪说:
    原来系统也有时差啊.
    2011-04-17 02:37:29
  • 是不是我的上一个问题让你很挠头啊?没事,不回答也行,我就权当是引起了你沉默中的回忆。
    回复在哪说:
    我不是回答了你的问题吗?
    2011-04-03 21:26:30
  • 你有一篇关于三线的文章怎么找不到了?09年有部很好的电视剧《爱在苍茫大地》,YOUKU,土豆,SOHU上都有,建议你看看。很喜欢闻一达那一代人,可怎么第二代人就四分五裂了呢?
    回复在哪说:
    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篇。 这里瞧瞧
    http://quailnest.blogbus.com/tag/基地(Base)/

    好的, 有空看看你的推荐。 没有了信仰自然就四分五裂了,但我绝不想生活在父母的那个时代。
    2011-03-24 19:15:26
  • 五年前第一次如藏,遇到的第一个藏族司机也叫尼玛(尼玛次仁),因为我总是听不清他的发音,他就开玩笑地说,叫我"你妈吃人",哈哈.五天的旅程下来,我们已经无话不谈.正月十五的夜晚,赶在回拉萨的路上.山口一轮明月当空.我说,帮我起个藏族名字吧.望着比山还深还蓝的湖水,尼玛说,就叫达娃(月亮)错木(湖泊)怎么样? 太好了,我心里深深记下了它.
    回复YOLA FU说:
    尼玛和达娃都是藏族常用的名字, 但尼玛只用于男性, 达娃则男女都可以用的.

    这么说你的名字也是达娃,握个手
    2009-08-19 13:54:49
  • 能给密码吗?
    回复fanfan2009说:
    这篇没有加密啊
    2009-03-13 14:24:30
  • 写得东西是我们平常所难得见到的,谢谢!有几篇还有密码,希望能早日看到文章。
    回复子衿说:
    谢谢鼓励!
    2008-08-27 06:26:16
  • 有些鸟儿是关不住的 还没写完哪! 那个图片很吸引人,
    鹌鹑真是那什么茅坑不那什么
    回复鼠曲草说:
    呵呵, 不要这样嘛,咱好歹也是自家挖的坑呢,没占别人的。
    2008-03-25 00:11:23
  • ya, can i get the password by any chance..please?
    回复evasky说:
    设密码是因为当时只写了一半, 现在可以看了
    2008-03-24 06:36:06
  • 第一次搜索到你的博客是:2007-11-26的《终归南极--第一艘南极旅游探险船"探险者号"沉没 (MS Explorer Sinks off Antarctica) 》
    因为我翻译一篇文章www.rd.com上的。http://www.rd.com/stories/action-adventure/iceberg-sinks-cruise-ship/article.html这篇文章。
    所以就搜索到。
    回复eleduan说:
    嗯,翻译《读者文摘》是为了国内的《读者文摘》吗?
    2008-03-24 06:37:32
  • 回 复1 9 8 4 那 一 篇 , 听 别 人 说 过 :

    看 完 < 一 九 八 四 > ,才 发 现 G e o r g e O r w e l l 才 是 s o c i a l i s m 的 总 设 计 师
    回复asdf说:
    不是总设计师,是预言者,可悲的是预言居然在所有的那个主义国家里都成了现实。
    2008-03-24 06:52:26
  • 你好几篇日记需要密码才能阅读,比如1984的这篇
    回复鼠曲草说:
    大多是因为种种原因没写完,写完就放开了。1984的文章现在能看了。
    2008-03-24 06:53:19
  • 回复可可达拉说:
    唉,同叹!
    2008-03-24 06:59:59
  • 想起了那首酷爱的歌曲<梦中的达娃>,“美丽的达娃
    告诉我你何时再到我的身旁 ”......
    回复豆豆说:
    有这歌吗?好象没听说过啊。
    2008-03-24 07:01:33
  • 最后一段把我眼泪给看出来了!尽管鹌鹑并没有煽情。。。
    回复捉马说:
    好坏的标准会因人因地因时间而异,但真情谁都会被感动,除非不是人。
    2008-03-20 20:41:09
  • 有些感动.
    旅途中的故事很多象童话或者诗歌一样,但现实往往比诗人作家的想象还要丰富.
    回复鼠曲草说:
    生活永远高于想象,关键是去了解生活了吗?
    2008-03-20 20:3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