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迎着巴塔哥尼亚的风-冷暖两色艾尔卡拉法特(In the Wind of Patagonia-Two Colors of El Calafate)

    日期:2008-03-11 | 分类:旅行 (Traveling) | Tags:阿根廷(Agentina) 徒步登山(Hiking-Climbin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16852896.html

    如果只能在巴塔哥尼亚选择一个地方的话,绝大多数人会去艾尔卡拉法特(EL CALAFATE)--阿根廷湖边一个美丽的小镇。小镇里高级酒店餐馆酒吧奢侈品商店应有尽有,简直就是巴塔哥尼亚的曼哈顿,当然物价也尽可与纽约媲美。事实上,小镇仅是游客的落脚点,很多人飞过半个地球,只为了能近距离看一眼莫雷诺冰川(GLACIAR PERITO MORENO)--地球上最壮丽的景观之一。

    (图:卫星上鸟瞰莫雷诺冰川,图片来自美国宇航局)

    巴士到达艾尔卡拉法特时,已是中午,汽车站位于小山顶上,鸟瞰小镇和蓝色的阿根挺湖(LAGO ARGENTINO)还有湖边珠串般的小湖群。当时怎么也没想到,我会在湖群间惊喜了整整半天。尼姆日湖保护区(RESERVA LAGUNA NIMEZ)离镇一公里,门票便宜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免费的导游手册却是整个地区做得最好的,还居然是西英双语,在西班牙语的世界里,简直另类。尼姆日湖保护区的名气远不如莫雷诺冰川,众多旅行指南上也只是草草的一行字,但它无疑是巴塔哥尼亚的精华之一,不止我一个人这么想。

    (图:艾尔卡拉法特)

    保护区内共有两公里半长的供人行走的小径,穿过湖群、草地、湿地、沙滩和灌木丛,隔段距离设有号码标志牌,对照手里的导游手册便能知道这里长着什么样的植物,能看见什么样的鸟类?虽然已是夏季,大多数鸟类早就南飞,但依然能看见湖中成群觅食的矶鹬(SANDPIPER)、野鸭(DUCK)和黑鸭(COOT);站在水边晒太阳的高地雁(UPLAND GEESE)和田凫(LAPWING);伸展双翼优美地滑过天空的丛林鹰(HARRIERE)、红隼(KESTREL)和南美长腿兀鹰(CARACARA);最多的当数黑脸朱鹭(BLACK-FACED IBIS),成群结队,能一直走来啄人的鞋。工作人员说火烈鸟(FLMINGO)一个月前已南迁,但就在我要离开时,三只巨大的鸟儿从水面腾起高飞,那鲜艳的粉红、鲜红和漆黑的色块明白无误地宣告了它们的身份,这让我每次想起艾尔卡拉法特时,蓝色水面上飞起的身影总让心头温暖。

    (图:尼姆日湖保护区)

    (图:正在觅食的黑脸朱鹭)

    (图:高地雁和野鸭们)

    (图:水鸟们的家园)

    (图:虽然过了野花盛开的季节,色彩还是如此的绚烂)

    太平洋的暖湿气流在西进过程中,被南北向的安第斯山脉阻挡,形成大量的降水,在山顶便是雪,千万年来积雪被压成了冰,因自身的重量而由高向低流动,如同冰的河流,形成安第斯山冰川。山南端的四十八个大冰川组成了南巴塔哥尼亚冰原(SOUTHERN PATAGONIAN ICE FIELD)--地球上第三大淡水储存体,莫雷诺冰川虽然不是其中最大的,却是最壮观的,也是游客能靠得最近的。 

    莫雷诺冰川离艾尔卡拉法特八十公里,都在阿根挺湖边,冰川的融水形成了阿根挺最大的湖泊,也带来了艾尔卡拉法特的繁荣,小小镇上居然有四十多家旅行社,经营从冰川半日游到长达数天的冰川徒步。随便找了家一日游的,就是为了交通,至于导游,反正都说西班牙语,我也听不大懂,其实关于莫雷诺冰川的资料文献,浩如冰川本身,根本用不着导游。车开出艾尔卡拉法特没多远,雪峰便出现在湖的另一边,安第斯山的美丽必须要亲自来看,因为没有任何摄影机和照相机能记录下山色、雪色和湖色的丰富色彩和无穷变幻。

    面对莫雷诺冰川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对壮美的景象从来没有疲倦过。曾经在喀喇昆仑山中徒步过巴托拉冰川(BATURA GLACIER),那是地球上极地外最长的冰川,也刚从南极归来,见识过断裂的巨冰如山,我以为莫雷诺冰川不会再让我震撼,但当我站在观景台上,眼前蓝色的冰川触手可及,耳边回响着冰川坍塌时的雷鸣,我知道自己错了。莫雷诺冰川的美是独特的:冰川前缘不断地坍塌融化,冰川源头的雪不断地压缩成冰,每分每秒冰川都在毁灭也同时在诞生,而这已经持续了千万年,永恒不是凝固不变,而是在不断的死亡中诞生继而成长,就此,我改变了永恒的概念。

    (图:莫雷诺冰川)

    (图:游轮不能太靠近冰川以免被崩塌的冰砸)

    (图:蓝色冰川)

    (图:莫雷诺冰川观景台)

    卡拉法特其实是一种当地遍生的有刺灌木,学名麦哲伦小檗(MEGELLEN BARBERRY),开黄花结蓝果。据说小檗的花语是善与恶,这个我有颇有微辞,只有人才会有善恶,而在艾尔卡拉法特,我只看到了两种色调--暖和冷,如同灌木卡拉法特的花与果一样,尼日姆湖保护区让人看到大自然的勃勃生机,而莫雷诺冰川则显示了大自然的绝对力量。小镇借用了灌木的名,颇有深意,因为当地传说,如果你看了卡拉法特芳香的黄花,吃了多汁的蓝色浆果,你一定会再回到巴塔哥尼亚,是的,我会再回去的!

    (图:卡拉法特的花与果,图片来自网络)

      

    2008年3月11日于蒙特利尔

    《迎着巴塔哥尼亚的风(In the Wind of Patagonia) 》目录(Index)

     

    分享到:

    评论

  • 真是不简单的鹌鹑,能到处旅行,看尽各种奇景,真是夫复何求啊~
    回复人淡如菊说:
    不为别的,只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能说一句:“我活过!”
    2008-04-01 23:09:32
  • 请问楼主啥时候去的呢? 4月去还能看见这景色不?
    盼回复啊~ 谢谢哟~
    回复JENNA说:
    我在那里是1月, 4月去冰川肯定能看见, 全年都能看呢. 但其它的就不好说了, 毕竟是秋天了.
    2008-03-19 20:55:36
  • 真美呀!
    我每次出门都会采集一些花草,压在本子里制成干花.
    回复鼠曲草说:
    原来是采花大盗。

    我不大喜欢干花,总觉得象尸体。 北美的花季开始了,很多人约着去看野花,我也准备月底去华盛顿看樱花了。
    2008-03-13 21:54:46
  • 红色的草,很漂亮啊!从来没有见过呢~
    那些小动物的毛色很鲜艳啊,野生就是不一样吧?
    水鸭啊!家里经常煲水鸭汤的。。。^^
    回复nana说:
    晕啊,感情就看见吃的了。

    不过照片里也有水鸭汤啊,鸭在水里,你喝水,不是汤是什么?
    2008-03-13 21:50:03
  • 那红色的是什么草?
    回复windy说:
    是狗尾巴草,俗称。
    2008-03-13 21:4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