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迎着巴塔哥尼亚的风-漫步烟雾之山(In the Wind of Patagonia-Wandering Toward Mt. Fitz Roy)

    日期:2008-03-10 | 分类:旅行 (Traveling) | Tags:徒步登山(Hiking-Climbing) 阿根廷(Agentina)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16729308.html

    德尔卫切人(TEHUELCHE)的神话说:大神艾拉尔(ELAL)童年时,为了逃避父神的怒火,从一座山的山顶骑天鹅飞向人间,途中,雪神和寒冷之神奉命阻拦,被他用隧石打出的火焰击败,四天之后,艾拉尔最终来到山脚下的德尔卫切村中,并在那里一直生活到成年。为了感谢好客的主人,大神教会了德尔卫切人如何点火和使用弓箭。那座山因神而为圣山,德尔卫切人称其为恰登(CHALTEN)--烟雾之山,因为山上总是有火山浓烟般的云雾升起。

    第一次看见烟雾之山时,正是日落时分,夕照将整座山峰变成红色,象熊熊燃烧的火焰被大神凝固在西边的天际线上。当时巴士正沿23号公路向艾尔恰登镇(EL CHALTEN)驶去,一车人都沉醉于大自然壮观的景象中,居然没有人要求停车拍照。车中就只听见司机的唠叨,说什么两周来一直云遮雾罩,现在这幅美景今年夏天还是第一次看到,话音未落,便有人大叫停车,但当众人冲下车去纷纷举起相机时,夕阳已经撤去了最后一缕光线,群山如同淬了火的生铁,渐渐转成黑色。

    烟雾之山现在叫菲茨罗伊,是为了纪念比格尔号(BEAGLE)的船长罗伯特*菲茨罗伊(ROBERT FITZROY),当年,年轻的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也在船上,一起探索着巴塔哥尼亚的海岸。虽然德尔卫切人早就给这总是藏在云雾后的山取了名,可是一个近乎灭绝的民族怎能抵御强势文明的侵袭?好在,历史还记住了一些东西,烟雾之山的原名由附近小镇继承,小镇就是艾尔恰登(EL CHALTEN),历史不过二十多年,因登山而兴起因旅游而繁荣。

    (图:艾尔恰登镇建于1985年,是阿根廷最年轻的镇)

    (图:艾尔恰登镇北缘)

    阿根挺国家冰川公园(PARQUE NACIONAL LOS GLACIARES)的北部,除了著名的烟雾之山菲茨罗伊(CERRO FITZ ROY,海拔3405米),还有托雷山(CERRO TORRE,海拔3128米)及其三姊妹峰,别看山都只有三千多米高,陡峭的花岗岩山体加上顶部蘑菇状的冰川,使其成为世界上最难攀爬的山峰,经常,登山队要花上三个月的时间才有可能登顶,登了顶还未必能够生还。

    1959年意大利登山家卡萨瑞*马斯瑞(CESARE MAESTRI)和托尼*埃格(TONI EGGER)首次登顶托雷山,下山时遭遇雪崩,埃格坠崖身亡,三姊妹峰中的埃格峰(TORRE EGGER)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实际上其它两座峰的名字也都是为纪念牺牲了的登山家。关于首次登顶成功与否,登山界曾经表示争论不休,因为过后很多著名的登山家包括马斯瑞本人都试图从同一线路登顶,全告失败。此桩悬案直到2005年的一次成功攀登才告了结,经历了四十六年,马斯瑞和埃格的首登记录最终被世界承认,而他们的故事也被德国人拍成了一部非常出名的电影《托雷山:石头的叫喊(CERRO TORRE:SCREAM OF STONE)》。

    除了登山,艾尔恰登附近还有很多非常出色的徒步线路,长短难易皆有,吸引着全世界的户外运动爱好者。在南半球的夏季,蜂拥而来的徒步者,使得艾尔恰登的住宿和交通非常紧张,幸亏,我提前预定了一切,才免于露宿和滞留之苦。第二天,我没有选择菲茨罗伊山登山大本营的徒步线路,因为根据其他徒步者的经验,烟雾之山总是被云雾遮挡,往往千辛万苦走到山脚却不得见真容,等了两三天的倒霉蛋不在少数。我去了托雷山登山大本营,就在托雷湖(LAGUNA TORRE)边。

    来回六七个小时的徒步,一个人,却不孤单。在巴塔哥尼亚,我的运气总是出奇的好,头天晚上看到了菲茨罗伊山壮丽的落日,现在又看见了晴空下傲然刺空的石峰,托雷山在左,菲茨罗伊山在右,一路相伴,我象是在花园里漫步般悠闲。到达托里湖时,已经中午,爬上冰碛堆成的天然湖堤,托雷山的塔状石峰,托雷冰川的蓝白色冰涛和托雷湖绿松石色的湖水,一下子冲入我未设防的眼中,美的让人目眩。不想浪费笔墨去描绘景色是如何的美丽,我只是想说当时我对躺在湖边看云的几位深怀嫉妒,他们的帐篷就扎在登山大本营里,他们已经在湖边住了两晚,一想到朝霞夕阳中燃烧的石峰,月光下静如明镜的湖水,还有营地里的鸟鸣松涛,都是他们的所见所闻时,我便嫉妒得发狂。

    离开艾尔恰登那天,乌云满天,当地人说云生自菲茨罗伊山顶,我向西望去,天和地间铅灰一片,不分浓淡,让人怀疑记忆只是昨夜的一个好梦,但我知道,烟雾之山就在那里,已经存在了千万年,还将存在上千万年,德尔卫切人给山取了名,消失了,西班牙人给山改了名,走掉了,我慕名而来却又不得不离开。岁月漫长,人类只是过客,烟雾之山不言。

     

    (图:托雷湖徒步线路的起点)

     

    (图:野生晚香玉,夜开朝合,幽香十里)

    (图:山火焚后依然不倒的大树)

    (图:南美的牛仔--高乔人)

    (图:远眺群山,左为托雷山诸峰,右为菲茨罗伊山)

    (图:烟雾之山菲茨罗伊山,这样清晰的山体一年也看不到几次)

    (图:徒步山径)

    (图:托雷山和三姊妹峰的倒影)

    (图:大冰川和托雷山)

    (图:山间指路牌指明托雷山登山大本营的方向,还有人挂了只黑手套指向烟雾之山)

    (图:冰川带来的石头--冰碛物堆成的湖坝)

    (图:托雷湖、托雷冰川和托雷雪峰)

    (图:这座绳桥通向托雷山山脚,桥边有告示,要求必须在专职向导带领下才能过河)

    (图:到次一游照)

    (图:悠闲的徒步者在看云)

    (图:云起云散只在瞬间)

    (图:大冰川)

    (图:托里山登山大本营也是徒步者野营的营地,营地边野花盛开)

     

    (图:不倒的火焚林,山火之后,森林恢复原样至少需要两百年)

    (图:观景台,远眺花岗岩托雷山群峰,近观菲茨罗伊河谷)

    (图:冥想者?摄影师?应该是陶醉了的人)

     

    2008年3月10日于蒙特利尔

    《迎着巴塔哥尼亚的风(In the Wind of Patagonia) 》目录(Index)

     

     

    分享到:

    评论

  • 巴塔哥尼亚和安纳普纳一定要去

    看你的博客可以强化我的梦想

    “有些鸟儿是关不住的”何日能开放?
    回复asdf说:
    一个属安第斯山,世界最长的山脉, 一个属喜马拉亚山,世界最高的山脉. 去了后死而无撼。

    等我把巴塔哥尼亚写完,就开放“有些鸟儿是关不住的”
    2008-03-13 21:40:48
  • 照片中的美景让我带我回到---帕米尔高原...卡拉库里湖...慕士塔格峰...一次灵魂的洗礼!
    回复mluis说:
    赫赫, 都是雪山呢.
    2008-03-13 21:38:22
  • 营地里的野花像一群小鸡,可爱至极o(∩_∩)o
    回复向航说:
    你不说我还没注意呢. 这个是蒲包花的一种,没有相应的中文名.

    现在才知道, 好多东西都没有中文名呢.
    2008-03-13 21:37:56
  • o(∩_∩)o..鹌鹑姐姐继续勤快的写,我继续每天来看。
    想看的那篇“有些鸟儿是关不住的”一直未开放。
    等天气转暖,我要去爬山露营看星星了-)
    都是你的文字啊,把我弄得痒痒的。
    回复水享说:
    嗯,努力的在写呢. 写得我自己都想立刻出门了.
    2008-03-13 21:3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