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迎着巴塔哥尼亚的风:走过40号公路(In the Wind of Patagonia-Travel Throug Ruta 40)

    日期:2008-03-14 | 分类:旅行 (Traveling) | Tags:阿根廷(Agentina)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16419642.html

    安第斯山脉(ANDES)是世界上最长的山脉 ,从北到南蜿蜒七千多公里,构成了整个南美大陆的脊梁,山脉本身也是阿根挺和智利两国的天然国界线。在山的东侧,有一条全长近五千公里的公路,自阿根挺南部的火地岛向北一直到达玻利维亚边界,大多数时候与安第斯山脉平行。公路经过阿根廷的3个大区11个省份,跨过18条主要河流,13个大湖和盐湖,有桥梁236座,沿途经过20个国家公园和保护区,包括南美最高峰阿空加瓜(MOUNT ACONCAGUA)登山大本营,并连接27个安第斯山过境山口,这就是阿根廷的40号公路(RUTA 40)。

     

    (图:左:40号公路全程,右:40号公路巴塔哥尼亚段)

     

     

     40号公路是南美洲最令人向往的也是最难走的公路,因为它是唯一一条经由巴塔哥尼亚内陆的公路,象一根细链将安第斯山中的精华串起,也因为它的南段的很大一部分是土路。对于普通的游客来说,要走这条路只有两种方式,自驾车或者乘两天一班的巴士。自驾车风险很大,因为沿途人烟稀少路况恶劣,加油都是个大问题,更不用说修车了,至于租车的费用更是非常的昂贵;乘巴士,只有夏季旅游高峰时有,而且必须提前预定。

     

    (图:通向艾尔恰登的路,正对捉烟雾之山菲茨罗伊而去) 

     

    我是在艾尔卡拉法特临时决定走40号公路的,早先乘邮轮走智利海岸到蒙特港再过镜到阿根廷湖区的计划,因为一艘邮轮的失事而告终。我只有两个选择,走40号公路,或者飞,幸运的是,我订到了两天后的巴士票,最后一张。巴士从艾尔卡拉法特出发,绕道艾尔恰登,然后在莫雷诺城(PERITO MORENO)住宿换车,第二天晚上到达湖区(LAKE DISTRICT)的巴瑞洛切(BARILOCHE),路上要花上整整两天时间,而这只不过是40号公路巴塔哥尼亚段。一周后,我又从酒城曼多萨(MANDOZA)乘车走了公路北段的千多公里,不过那是另外的故事了。

     

    车开出艾尔卡拉法特没多远,司机就来了个急刹车,我探头刚好来得及看见一群的美洲驼鸟的背影,十多只,白色尾羽很是显眼,它们不打声招呼就突然横穿公路,也算司机反应的快,否则这么大个头的鸟,我们车撞上去也够受的,何况它们还是保护动物呢。再走不久,司机减速,大声招呼大家向公路右边看,这回换了一大群野骆马(GUANACO),伸着长脖子呆呆地看着我们,脸上带着一副天生的笑容,傻得可爱,驼马们其实离公路还有一段距离,司机减速是想让我们看看清楚,因为它们灰黄的毛色在巴塔哥尼亚的荒漠里,简直就是上好的隐身衣。据说,如果驼马不动,没经验的人可能会在一头撞上去前两秒钟才发现。

     

    (图:野地里捡来的美洲驼鸟蛋,苹果的个头不小,蛋就更大了)

     

    艾尔恰登其实不在40号公路边上,而是在西边四十多公里外,因为是公认的徒步者之都,自然,巴士要绕一下远,乘客可以在这里停留随便多少天,只要买票时确认好离开的日期就行。我在呆了两个晚上之后又乘上车,现在经过的地方大概是最干旱的地区吧,因为本来就稀稀拉拉的草都是枯黄枯黄的,我奇怪什么时候草是绿的,因为现在可是最好的夏天啊,司机回答他从来没有在这一带见过绿色的草。

    安第斯山脉挡住了西面来的湿润气流,再加上海岸的寒流,巴塔哥尼亚的大部分地区既冷又旱。过去,荒漠里只有野骆马和美洲驼鸟,土著德尔卫切人(TEHUELCHE)以狩猎为生,也抓犰狳,这种长相古怪吃昆虫的动物,行动迟缓,我们的司机不不止一次停车,将某只昏昏睡在路当中的家伙抱到路边。既是进化论的创立者,也是另类美食家的达尔文老先生对犰狳有着特别的兴趣,他说犰狳外形和味道都象鸭子。

     

    (图:屋檐上的羊头骨;窗台上的犰狳壳)

     

     

    荒漠偶然见到的绿都是白杨树,树都是人种的,有树的地方必有人家--养羊的人家。十九世纪末,从马尔维那斯群岛来的三百只纯种羊被放养在巴塔哥尼亚,一夜之间这里成了世界优质羊毛的主要产地之一,也造就了彭塔阿雷纳斯的繁荣。但是羊群加速了原本就是荒漠的沙漠化进程,也最终使羊毛业走向衰亡。即便如此,沿路还是能看见几十上百公里长的围栏,圈住某个养羊人家的领地。曾在睡的稀里糊涂的时候,看见不远处的湖里鲜红粉红一片,原来是成群的火烈鸟,而湖边则挤满了白色的羊,我以为我是在做梦,但旁边的人证明我没有,鸟和羊都是真的。路上还见到了羊群的转场,成百上千只羊,只有一个人和四条牧羊犬在管,人骑在马上,皮衣皮裤皮帽,既帅也彪悍,整个一个好莱坞西部电影里的牛仔,其实,他们的统称高乔人(GAUCHO)在西班牙语里就是牛仔。高乔人挥舞着鞭子指挥四只狗,狗们则东奔西走将羊群赶向路边,一时间狗吠羊叫,热闹的不行,然后路便让了出来,我们的车急驶而过。

     

    (图:有人家处才有挡风的白杨树)

    (图:同走40号公路的旅伴们)

    (图:野花灿烂)

    (图:荒凉高原上的猫有双秀媚的大眼)

    (图:家的概念)

     

    黄昏时,我们的车拐进了一条岔路,车上的一对夫妇要去特尔肯牧场(ESTANCIA TELKEN),那是一家上世纪初就有的大牧场,养羊和马。牧场主人夫妇俩一个是荷兰移民的后裔,一个有着新西兰的血统,牧场也接待游客,如果愿意,可以骑马去手印洞(GUEVA DE LAS MANOS)看巴塔哥尼亚最古老的人类艺术。手印是用动物血和赤铁矿粉混合喷上去的,多为左手,考古学家绞尽脑汁想了半个世纪,也没搞清楚为什么。

     

    (图:巴塔哥尼亚高原最古老的人类绘画,大约7000-10000年前的作品)

     

    天快黑的时候车到了莫雷诺城,城人口不多,住得到挺分散,显得城市大。当年这里不过是个移民恳殖点,城外有条小河,本来是汇入东流入太平洋的大河的,根据智利和阿根廷划分国界的指导原则,凡流入太平洋河流流域内的土地都属于智利,流入大西洋的则属于阿根廷,莫雷诺城应该归智利所有,尽管它在安第斯山的东侧。探险家弗朗西斯科*莫雷诺(FRANCISCO MORENO)是阿根廷人,他带领居民将河流改道,汇入流向大西洋的另一条河中,于是小城终于留在了阿根廷,居民后来以他命名了小城。因为莫雷诺在阿根廷尤其是巴塔哥尼亚地区探险事业上的杰出贡献,以他名字命名的地方包括著名的莫雷诺冰川,莫雷诺国家公园,湖区的莫雷诺湖,荣耀再无他人能比,但是当年莫雷诺穷愁潦倒死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时,他已经被遗忘了很久。

    (图:最早来到巴塔哥尼亚的欧洲移民就是用这样的牛车运送锱重)

    (图:公路上的少数几家小旅店)

    在莫雷诺的小店里,我买到了几周来最好吃的水果--黑樱桃和杏。它们都是来自西边的洛斯安提果斯(LOS ANTIGUOS),那是个靠近智利边界世外桃源般的小镇,盛产水果。洛斯安提果斯来自德尔卫切语的变音,意为“长辈们的地方”。在欧洲人来之前,那里是德尔卫切人的富饶地带。德尔卫切人也被称做“巴塔哥尼亚人(PATAGONIANS)”,当年麦哲伦来到巴塔哥尼亚海岸的时候,某天早上发现一位巨人人在海边跳舞歌唱,他以为来到了巨人的国度,便将这片广大的地区称做巴塔哥尼亚--西班亚语大脚的意思。德尔卫切人平均身高一米八以上,当年的西班牙人平均只有一米五六,难怪麦哲伦的航海记录里有张土著人的素描,旁边的西班牙人只到他的腰。然而,巨人不再,如今的德尔卫切人的人口只有四千多了,几乎处于灭绝的边缘,也许没有多久,我们所知道的德尔卫切人就只剩下巴塔格尼亚地区的众多地名和山名了。

    40号公路的路况非常的差,不只一次看见路过的车前罩了个铁丝笼一样的东西,为的是防止蹦起的石子砸坏挡风玻璃,饶是如此,玻璃上已经有不少星状的裂痕,如同被子弹击中过一样。车上没有厕所,便总是在河附近停车,好让大家能在河边的柳树丛中找地方方便,这让我想起了西藏。1998年我第一次进藏,走的是最艰险也最美丽的新藏公路,从喀什到拉萨全程3700公里,九年后,当我在地球的另一边,走40号公路时,发现了很多和西藏相似的地方,同样的天宽地广,同样的荒无人烟,同样沿着著名的山脉......最重要的,是同样的壮美,要说不同的,恐怕就是海拔了。两条世界上最伟大的公路居然是如此的相似,这让我很是吃惊,后来我知道,这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感觉,好几部关于西藏的影片包括《西藏七年》都是在巴塔哥尼亚拍的外景。

     

    40号公路,这条荒凉而又美丽的公路,和新藏公路一样,只有亲自走过的人,才知道它的好。

     

    (图:这样的荒原,象不象西藏?)

     

    (图:两天一班的巴士,也只在夏天走40号公路)

    (图:去过西藏的人应该都知道这是在干什么?)

    (图:一个灵魂在这里归去)

     

    2008年3月4日和12日于蒙特利尔

    《迎着巴塔哥尼亚的风(In the Wind of Patagonia) 》目录(Index)

     

     

    分享到:

    评论

  • 这条公路非常地令人向往!
    如果能自驾就好了,但看起来相当地艰难.
    谢谢博主,将这么详实的内容记载下来,今年想去阿根廷,发现其实去过那里的自助游客少之又少!对功略的计划非常困难.好在还有博主这样的文章,受益多多啊.
    __边走边醉
    回复边走边醉说:
    是有人自驾来着, 前提是要懂得修车, 因为路况实在是太差了. 那年我走的时候遇见摩托车拉力赛, 商业赞助的, 自然条件好很多, 但即便这样, 摩托车手们都灰头会脑成了兵马俑了.
    2010-06-13 19:17:17
  • 那只猫,翘着腿的,太搞笑了,哈哈哈~~~~
    回复windy说:
    哈哈, 人家逗你们乐呢
    2008-03-17 20:33:37
  • 博上只放了一首曲子啊。谢谢链接,也链了。
    回复dongxi说:
    没声啊. 等我再试试, 现在要去看圣派特里克日的花车游行去了.
    2008-03-16 23:32:25
  • 据说,有烤羊排的地方,都是巴塔哥尼亚。
    你在蒙特利尔?让我想起来,我博上的那首曲子,就是在蒙特利尔一条小街边上的一个弹电子琴的年轻人弹的。
    回复dongxi说:
    应该说有烤羊排的地方,都是巴塔哥尼亚的旅游热点,非热点地方就只有羊肉包子了, 类似新疆的烤包子。

    是在蒙特利尔。 去你的博看了, 没找到你说的曲子。天涯的博非得注册才能留言,不好。

    链了你。
    2008-03-16 02:33:15
  • 呵呵,我去过西藏,而且每天都干这样的事,是很好的感觉啊:)
    还有啊,想做那只猫
    回复向航说:
    嘿嘿, 小风吹着,太阳晒着,感觉不好也不成啊。

    巴塔哥尼亚的感觉有点象西藏,那只猫也象我转完神山后遇见的阿里猫。
    2008-03-10 23:53:41
  • 犰狳是什么东东??能吃吗?
    鸵鸟蛋?能吃吗?
    为什么我老问能不能吃。。。中国人的劣根性。。。

    那只猫眼睛好魅惑哦~眼尾上提的

    那个壁画全是手印吧?不知道代表了什么意义?
    回复nana说:
    犰狳是南美吃昆虫的动物, 能吃. 驼鸟蛋也能吃, 还有成群的驼鸟和羊驼, 跑的太快, 我没拍下来, 都能吃呢. 如果你被流放在那里的话.

    壁画的手印绝大多数是左手. 为什么? 考古学家们还在研究呢.
    2008-03-07 11:35:59
  • 在你这就可以看到整个世界,真是不错,加链了,持续关注ing.
    回复eric说:
    没有整个世界,只是些边角碎料。谢谢关注。

    你人在莫斯科吗?美丽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去。也加了你的链了, 希望能多拍些俄罗斯的照片。
    2008-03-06 06:21:01
  • 去过西藏的人应该都知道这是在干什么?)
    -----------
    没去过西藏,但是偶认为肯定是重要的“唱歌”时间,嘿嘿
    回复毛豆子说:
    嘿嘿,聪明啊。

    阿根挺和智利大部分地区的巴士都有头等的或者豪华的,自然也带厕所,但在40号公路上, 有车坐就不错了。
    2008-03-05 21:3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