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江南梅开否?(Is Plum Blooming in South of China?)

    日期:2008-03-03 | 分类:碎片 (Fragment) | Tags:蒙特利尔(Montreal) 中国(China)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16327896.html

    在蒙特利尔的圣凯瑟琳大街(ST CATHERINE STREET)和联合大道(UNION AVENUE)的转角处,有片绿地,为纪念英国爱德华七世(KING EDWARD VII)的来访而建,当年他还只是威尔士王子。绿地很小,除了南端的的爱德华七世雕像外,就只有一圈枫树了,春花夏荫秋叶,不管是游人还是附近写字楼里的白领,天气好时,都喜欢到这里来坐坐。而冬天,绿地里雪深盈尺,除了贪近的行人踩出的小径,就只有深灰色的鸽子在雪上觅食了。

    几天前路过,突然看见黑色树枝上淡红点点,恰似老梅含苞,明知是为蒙特利尔灯火节点缀的灯彩,心头还是不由的一喜,就象真的看见了江南梅开。难得工人敬业,连树梢都装点精细,白天还不是最显眼,到了晚上,华灯齐放,点点娇红,生生在这白雪覆盖的北国都市,装点出一片万花怒放的梅林,要说遗憾,就只缺随风飘过的暗香了。

     

    以前在上海的时候,春天总是过得很充实的,南汇桃花映天红,梅坞龙井白瓷碧,哪一样都舍不得放弃,至于辗转各处梅林探访春消息更是春天的重头戏。江南有四大传统赏梅地:盛名“香雪海”的苏州邓慰山、人称“十里梅花”的余杭超山、自认“万亩梅海”的苏州梅园以及美誉“天下第一梅山”的南京梅花山。就是上海本城,也不乏赏梅的好地方,莘庄公园的梅花贵在老梅珍品多,淀山湖边的大片梅林更是情侣的青睐地。江南的春天,从梅花始,自梅谢终。

     

    到了北美后,我曾经秋寻山寺月中之桂子,冬问金盏银台水仙花,而现在,仅仅因为枫树上的点点灯彩,眼前便立刻浮现出江南的似海梅花。这点上看,人很象洄游的鲑鱼,它们生于山间的溪流,成长于大海之中,最后再返回到出生地繁育下一代,无一例外。也许当小鱼刚刚从卵中孵化出来,第一缕流入鱼鳃的溪水,便在它的身体和记忆中刻下了路标,让它们在很多年后也能回归故里。也正是那些自小熟悉的东西,将故乡深深地刻入了我们身体和记忆中,无论走到哪里, 总有什么东西牵引着,总想回到记忆中的故乡。

    但人还是和鱼不一样,人总是固执的守候着记忆中最美好的东西,全不顾流年似水,很多东西早已无影无踪。即便现在立刻飞回上海,就真的能回到记忆中的江南吗?上海有个地方叫梅陇,百多年前曾经遍种梅花,如今那里只有密密麻麻的住宅,可能会有一株两株梅花充做绿化,梅陇,早已经没有梅花了。同样,如今的江南也不过是一片混凝土的森林,间或点缀几片绿地而已,即便去那著名的赏梅点,看花怕也是要从人头的缝隙中看。

    原来,遍地梅开的江南真的只能在梦中看了!

    2008年3月3日于蒙特利尔

    分享到:

    评论

  • 梅花盛开了,世纪公园也有梅展
    这都是新闻里说的.估计去的话,的确要从人头的缝隙中看的

    上海真的越来越大了,便是郊环线以外也是高层林立
    回复小满说:
    水泥森林啊,这个就是我最痛恨的了。

    发展到最后,估计苏杭沪城市间再无缝隙,江南便成为一个超级城市了,人也就都变成工蚁,怎天为口腹在混凝土蚁穴里奔波,想想都觉得跟恐怖片似的。
    2008-03-07 13:20:51
  • 拆哪,拆哪
    回复asdf说:
    侬阿思尚海宁伐?
    2008-03-05 21:33:21
  • 冰天雪地,看著都冷
    保重
    回复nana说:
    看着冷,其实一点也不冷。有雪的冬天比下雨的冬天好的多呢
    2008-03-05 11:0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