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白云深处大吉岭 (Darjeering Hide in Cloude)

    日期:2005-08-15 | 分类: | Tags:色彩印度(India-Color)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1358888.html

    站在西里古里汽车站前,尘土喧嚣伴着炎热扑面而来,我们相视而笑异口同声“欢迎回到印度”。那个名叫大吉岭的清凉世界,此刻早己隐藏在天边的白云深处,虽然只有三个半小时的车程°却似缥渺的仙山可望而不可及。

    醉:翠谷红茶

    喜欢喝茶的大概没有不知的,那里出产据说是世界上最好的红茶。这个山城座落在一座海拔2134米呈倒L型的山脊上,如果往西走,很快房屋便被大片的茶园代替。半米到一米高的茶树一垄垄顺坡而下,到了谷底又沿山而上,宛如一块巨大的地毯,碧绿芬芳,终年缭绕的白云间,采茶女若隐若现,看不清妍媸,光背影就给人云中仙子的遐想。不知是谁何时给这山谷取名幸福谷(HAPPY VALLEY),它是翡翠般镶在大吉岭山间的众多茶园中较大的一个。

    茶原产于中国,沿着古代的丝绸之路传到印度。印度最早栽培茶树的地区是在西北部阿萨姆(ASSAM),据说酷爱下午茶的英国人就是从当地的部落那里学会喝茶的。茶在大吉岭的种植则晚得多,约在150多年前,一位英国医生在自己的花园里试种。发展到今天,大吉岭茶的产量己占到印度总产量的四分之一,并多用于出口欧美市场,不过全世界每年销售的六万吨大吉岭茶中,真正出自大吉岭的只有一万二千吨。

    幸福谷的茶,一年可采三次,三月到五月初的头摘,五月中到六月中的二摘和九月初到十月底的秋摘。正赶上头摘季节,谷里到处都是背着特制竹背篓的采菜女,也许因为是大叶种茶的缘故,采下的叶片总让习惯了江南绿茶的我觉得粗老。鲜茶叶直接在谷中的茶厂里加工,在经历了萎凋、揉捻。发酵、烘焙等程序后分级包装。机械化的厂里,四处弥漫着浓浓的茶香,中人欲醉。

    著名的下午茶源自十九世纪的英国,是伦敦一位公爵夫人的无心创造,随后便风靡了整个旧大陆,“当下午钟敲四下,世上的一切瞬间为茶停止。”当是最好的写照。自然,高海拔和云雾滋润下的大吉岭茶总是下午茶的主角。在大吉岭茶中,头摘茶茶色青绿,口感清香柔和;秋摘茶色深红多用来泡奶茶;只有二摘茶汤色金黄,香味细腻高雅,按想象力贫乏的欧洲茶商的说法是带有麝香葡萄味,因而身价高昂,被称作“红茶中的香槟”。

    曾为英国殖民者避暑胜地的大吉岭本身,带有浓重的英国色彩,自然下午茶也是每日生活的一部份,或坐在开满鲜花的别墅廊下,或坐在翠谷前的CAFE窗边,铺着方格餐布的桌上满满的一整套银制茶具,在飘进飘出的云雾中闪着柔和的光,悠悠闲闲半个下午便过去了,在这个日渐繁忙不堪的世界上,有什么消遣能好过一壶茶呢?

    有位印度茶商说:“没有大吉岭茶的生活是毫无乐趣可言的。”以前觉得比较夸张,等到真在大吉岭住了一段时间,天天沉醉于茶香后,我颇以为然。

    看:云起云落

    窗边的这个座位是我的最爱,能看见天边干城章嘉的雪峰,脚下幸福山谷的翠绿茶园,和中间山脊上有着闪光屋顶及钟楼的市区,还有无处不在的朵朵白云。萃凡霓旅店¡TRIVENI GEST HOUSE£位于电视塔一侧的山脊上,从市中心来要爬一段陡峭的山路,却有着少有的好景致。

    旅店主人商才是以勇敢善战出名的廓尔喀人,一生做为雇佣军驻扎于世界各地,退休后和弟弟一起买了这幢依山而建的小楼,顶层自住,三层是餐馆,一层二层当旅店,看他那种悠闲样,与其说是在经营旅店餐馆,还不如说是找个事消遣。我天天占据喝茶的座位实际上是他的专座,既使在冬天,他也天天在此消磨上大半天,拥着一炉炭火,看空中雪花飞舞,谷里云起云落,实在是神仙过的生活。

    在喝了我带来的武夷岩茶后,他拿出了最好的二摘红茶,让我也有幸品尝茶园主人为自家特制的精品。我们都同意清泡茶远胜于加糖加奶的茶,这点上的一致让另外几个欧洲客人大惑不解。其实至纯至味均来自貌似的平淡,浓墨重彩反掩了质朴的真,茶如此,人生何尝不如此?闲坐窗前,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并不是每个人都享受的来的。

    去市中心,要穿过一片长成大树的杜鹃林,只是在偶然看见树梢上最后一簇鲜红的花朵后,才知道灌木也能长成大树模样,想象盛花时,坡上该不会燃成一片火海?山城的市中心多半不大,只是街道稍稍平坦些,两边有众多店铺和餐馆。最悠闲的当属白云,时时飘过街市,这家窗里进,那家门里出。到了晚上,云在行人脚下缠绵,灯火映照,真如行走在天上。

    马克吐温是这样评价大吉岭的:“一个所有人向往的地方,即使惊鸿一瞥亦己足愿。”在这里看云喝茶了足足七天后,我想自己实在很幸运。

    听:钟鼓梵呗

    很少有人知道,素以红茶和避暑胜地闻名的大吉岭((DARJEELING),其名源于一座叫作多吉林(DORJE LING)的藏传佛教寺院,本意为“金刚寺”。不过真正让它繁华起来的,还是当年的英国殖民者,因而城市建筑均带有浓厚的英国色彩,比如钟楼别墅,比如圣安德鲁教堂(ST ANDREW'S CHUECH)。在那座淡黄色的教堂前,拎了几只芒果的我被群猴拦截,亏得警察解围。据说野猴听见礼拜钟声便蜂拥而至,等待人们的施舍。

    在呈倒L型的山脊另一边,一座白色佛塔在墨绿的松林衬托下极为耀眼,那是由日本妙山法会在全世界修建的四十多座和平塔(JAPANESE PEACE PAGODA)之一,塔旁寺中的日本僧人终日敲击着一面大鼓,信徒则持手鼓相和,顺风时,声传数里。

    最多的则是藏传佛教寺庙,多散落在城外的山岭和五公里外的古姆:离城不远的布提亚布斯提庙(BHUTIA BUSTY GOMPA),在干城章嘉巨大的雪峰下如玩具般小巧,一百多年前由锡金王兴建的庙中保存有一套完整的藏语《死者之书》,只是轻易不示人;去古姆的半道有德鲁克桑加克庙(DRUK SANGAK GOMPA),这座1992年由达赖喇嘛主持开光的寺庙是大吉龄地区最大的,时常云遮雾罩,偶然散开,便可见木架上一排僧人细心地彩绘着檐下的花纹;萨迦陀林庙(SAKYA CHOLING GOMPA)就在古姆火车站附近,大部份建筑粗糙俗艳,而大殿里的那尊铜鎏金的度母像却是尼泊尔帕坦工匠的精品。庙属藏传佛教的萨迦教派,副主持来自青海,当他知道我数次去西藏都没有去萨迦总寺时,很是扼腕叹息。

    最出名的庙当属格鲁教派的怡嘉陀林庙(YIGA CHOLONG GOMPA),不只是因为那尊五米高的强巴佛像,还因为它在媒体上的曝光率,几乎每本旅行指南上都有云雾中的庙和庙前蒙古老僧人的照片。守殿的丹增曾是青海拉扑楞寺的僧人,看见从中国来的客人很是高兴,特地拿出茶点招待,茶是印度奶菜,点心则是他自己过年时用酥油炸的,在这里呆了六年,他很想念夏河草原上游牧的父母和依然在拉扑楞寺为僧的弟弟。离开时,走出很远,还能见到他站在庙前,然后云雾将一切吞没了。

    天文台岭(OBERVATORY HILL)就在市中心的上方,多吉林寺的所在地,只是寺早己不存,唯余漫天飞舞的风马旗,附近有印度教寺庙摩诃卡拉(MAHAKALA MANDIR)。岭上林木茂盛,云雾缭绕,无处不在的风间或送来钟声鼓声铃声和颂经声,让人听见各种宗教的存在和兴衰。

    赞:雪山之虎

    就在我气喘吁吁爬着台阶,分不清脸上淌的是热汗还是雨水时,下了一路的暴雨停了,背后的一束阳光,引得我转过身来,然后便看见了一带雪峰,在夕阳下放射着灿灿金光。满脸的惊喜惹笑了背夫:“干城章嘉。”他说。干城章嘉(KHANGCHENDZONGA,8598米),世界第三高峰、印度最高峰,藏语意为“五座巨大的雪堡”,由四座8000米以上的岩石峰顶组成,是世界上攀登难度最高的山峰之一,至今登顶人数只有珠穆郎玛峰登顶人数的十分之一。

    在大吉岭,看雪山日出的最佳处当属老虎岭(TIGER HILL),从那里眺望天际,喜马拉雅群峰绵延250公里,卓而不群的几座,依次为世界第四高峰洛子峰(LHOTSE,8516米)、最高峰珠穆朗玛峰(EVEREST,8848米)和第三高峰干城章嘉峰。朝阳下,雪峰的颜色千变万化,从天使脸上的红晕直到最纯粹的黄金,让一直在晓风中瑟瑟发抖等待日出的人们忘记了寒冷,登上世界之颠的渴望油然而生。

    喜马拉雅登山运动协会(HMI-HIMALAYAN MOUNTAINEERING INSTITUTE)就设在大吉岭附近的山岭上,附有一个珠穆朗玛峰博物馆(EVEREST MUSEUM),那里有着半个世纪来人类攀登珠峰的完整记录和登山者使用的各种登山用具,一双保暖手套要接上两块砖头大的电池才能达到保暖效果,早期登山用品的粗笨可见一斑。展品中,最珍贵的莫过于首次登顶者使用过的登山杖和登山靴。

    1953年5月29日,夏尔巴人丹增诺盖(TENZING NORGAY)和新西兰人埃德蒙希拉里爵士(SIR EDMUND HILLARY)登顶珠穆朗玛峰,人类第一次站在了地球的最高点,那天也正好是丹增诺盖39岁生日。生长于珠峰脚下的丹增诺盖曾说过:“我替父亲放牦牛时就经常想象,登上峰顶就如同登天一样。在那样高的地方一定住着神灵。”我想信他见到了心中的神灵,因为在他回忆峰顶所见时,他说:“对于我来说,峰顶上所见到的不仅是岩石和冰,所有的一切都是温暖的、富有生气的。”丹增诺盖后来任职于大吉岭的HMI,将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花在培养世界最优秀的登山运动员上。

    “干嘛还要登顶,我己经替你上去过了。”丹增诺盖当年这样拒绝了儿子詹林(JAMLING)登顶珠峰的请求。在他去逝十一年后的1996年,詹林完成了自己的心愿,然后就是孙子扎西(TASHI)。祖孙三代加亲戚共12人都登上过世界最高峰的全世界只有丹增诺盖家族。如今詹林也继承父业在HMI任职,他的《探索我父亲的灵魂》用12种语言出版,

    丹增诺盖的塑像和墓就在珠峰博物馆旁的小山上,世界各地的人们来到这里都要献上鲜花花环,以表达对“雪山之虎”的敬仰。这天伴我参观的有一大群学生,看着他们盯着墙上登山绳结样本的痴迷模样,我知道未来的雪山之虎也许就在他们中间。

    嬉:玩具火车

    小时候,最喜欢和父亲一起玩的就是那套玩具火车了,精致的铁轨弯弯曲曲占了大半个客厅,周围还有用积木搭出的崇山峻岭,往往要等母亲叫过好几遍,方才依依不舍停车吃饭。

    每天早上,在大吉岭火车站,当一列只有两节车箱的火车喷着蒸汽慢慢开动时,总是欢声雷动。伸出车窗的手上都握着照相机,从可以进博物馆的老古董到最新款的数码相机,应有尽有,车上的乘客都是游客。这列名为“马克吐温号”的“玩具火车”依然和百年前一样使用煤和蒸汽做动力,乘坐它在大吉岭的山岭和白云中穿行,想想都让人兴奋不己。

    运行于大吉岭和西里古瑞间的大吉岭喜马拉雅铁路,全长三百公里,修建于1881年,当年主要用来运送喜马拉雅山中的木材。一百多年后,当印度政府淮备关闭这条亏损严重的铁路时,它被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评审委员会的评价如下“……大吉岭喜马拉雅铁路是第一条也是最杰出的一条山区旅客运输铁路。它采用大胆创新的工程施工方式,解决了在高山自然风景区建立高效铁路的问题,并仍然保留了该地区原有风貌的完整。”一夜间,大吉岭喜马拉雅铁路和玩具火车成了最受欢迎的观光项目,旺季时,车票需要提前很多天预定。

    铁路是最古老的窄轨,与众不同的是它很少铺在专门的碎石床上,而是沿着山间公路穿林过涧,有时紧贴人家后院过,透过窗口能看清熟睡床头的猫;有时路经热闹的集市,摊上的水果鲜鱼伸手可及;有时又象要直接开进喇嘛庙的画栋雕梁中去,只到了最后一点才灵巧地一转弯;肥胖的列车员来回两节车箱都懒得走通道,后节车箱跳下,紧走两步,便跳上了前节车箱,动作灵便之至;更有好奇的行人,边走路边和车上人聊天,脸不红气不喘……。正当没吃早饭的我开始考虑是不是跳下去喝杯奶茶然后再跳上来时,汽笛长鸣,车驶进了古姆(GHOOM)车站,看看表,五公里路走了整整一个小时,正好是步行的速度。

    从古姆步行回大吉岭,沿铁轨走不远就是巴塔西亚环(BATASIA LOOP),铁轨在这块山间平地上绕了个完美的圆,环中央的廓尔喀战争纪念碑(GORKHA WAR MEMORIAL)剑般直剌天空,四周开满鲜红的九重葛。正在读纪念二战中牺牲的廓尔喀士兵的铭文时,一列火车玩具般哐铛哐铛开了上来,绕环徐行,慢慢隐入车头喷出的白色蒸汽和云雾中,恍惚间,似乎听见父亲的笑声和母亲的呼唤,然后是清脆的童声:“除了爸爸妈妈,我最喜欢玩具火车了!”那一刻,我回到了童年。

    旅行贴士

    鹌鹑的窝: quailnest.blogbus.com

    2005年8月14日于云南怒江贡山丙中洛

    分享到:

    评论

  • 在你这里转过多次了。Kevin总是背后夸人,说你比我强。
    回复洛艺嘉说:
    嗯嗯, 他总说你比我强. 看来他是有目的地使用激将法, 不管怎样, 咱们俩都强过他. 他要气死了.

    什么时候转到加拿大来? 请你吃龙虾.
    2006-10-16 22:27:48
  • 老土就是那个大灰狼
    回复老土说:
    嗯,知道了, 是黄鼠狼的爹
    九月中就飞去加打狼
    2005-08-22 22:07:36
  • 我也又在路上了,刚从缅甸回泰国,再回大吉岭,然后锡金,希望这次可以拿到许可证,上次是怎莫说都不行,一定要到德里和加尔各达给办。:(

    :)

    看看你的blog真是高兴。
    回复幼鲸说:
    现在应该可以办了.去年我的就给批了, 不过那时我已经到了南印度.

    说不定哪天路上遇见呢!
    2005-08-22 22:11:38
  • 我也又在路上了,刚从缅甸到泰国,然后要再回大吉岭,然后锡金。上次没有去成,那个气呀:)
    回复幼鲸说:
    这次应该没有问题了. 好运!
    2005-08-22 22:10:27
  • 很久没见了,今天突然想起你曾留给我的地址,便尝试着打开你的BLOG。一看了得,恍惚一年多的时间,你游历了很多地方,看得出你的生活丰富而且快乐,很是替你高兴。
    回复Helen Gong说:
    谢谢了.

    生活在梦想中总是幸福的!
    2005-08-22 22:1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