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龙舌兰的精魂酿就众神的酒:凡人不能随意碰的酒 (Mezcal, Soul of Maguey 2)

    日期:2009-05-16 | 分类:美食 (Delicious) | Tags:美食(Delicous) 墨西哥(Mexico) 传说神话(History-Myth)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13323849.html

    凡人不能随意碰的酒

    龙舌兰原产于北美和中美洲,北至加拿大南到哥伦比亚,都能发现它的踪影,生长最茂盛的则是在海拔1300-2700米的山区。植物学家迄今还在争论到底有多少种龙舌兰,却都同意生长在墨西哥的有一百三十种,而且大都能用来制作龙舌兰酒。 

    作为一种多肉植物,龙舌兰和仙人掌无关,倒和百合是近亲。龙舌兰一生只开一次花,花谢后植物也便死去,很多人相信龙舌兰要生长一百年才能开花,所以又名世纪植物(CENTURY PLANT)。事实上,从小苗到开花,小型龙舌兰需要三到四年时间,大型的则要四十到五十年,通常用来酿酒的则需要六到十二年,视雨水和土壤而定。对于阿兹特克人(AZTEC)来说,龙舌兰则意味着食物、饮料、药物、肥皂、衣服、针线、屋顶、栅栏和武器,最重要的是,意味着对众神的供奉。

    (图:阳光下肆意生长的龙舌兰)

     

    当龙舌兰长到要开花的时候,传统上先将一侧的叶子全部砍去,露出巨型菠萝一样的茎,称做龙舌兰心(PINA,西班牙语菠萝的意思),然后在顶部掏洞,将未窜出的花柱和木质中心整个挖去,这时便会有清甜可口的汁液冒出,这个叫做蜜水(AGUAMIEL),营养丰富,可以直接饮用,平均每株龙舌兰每天可以取到三到四升蜜水,持续数月之久。将蜜水放入桶中天然发酵十天左右,变成略带泡沫的白色酒精饮料--普奎酒(PULQUE)。和米酒或者其它低度果酒一样,新普奎酒味甜含酒量低,几天后味道变酸酒味变重,此时再不喝就不能喝了,因为再放两天就是醋而非酒。

    (左图:龙舌兰蜜水 右图:19世纪的绘画描绘了当地的西班牙人痛饮蜜水的情形。图片来自网络) 

     

    普奎酒取料不易更难久存,自然而然成了众神、祭司、国王和贵族阶层的专用饮料。普通大众要想痛饮只能在一年一度的死亡之日(DAY OF DEAD)庆典中。如果平日私饮,惩罚极其严厉,触犯者被判当众用石头砸死或者吊死,对于以不畏死亡甚至以死亡为荣的的阿兹特克人来说,这是一种万劫不复的奇耻大辱。阿兹特克以人祭出名,其实并不象人们通常想象的只是杀死俘虏或者罪犯,当然更非酒鬼。在阿兹特克人的信仰中,众神至高无上,人类所能献上最好的礼物是自己依然跳动的心脏,因而在最隆重的祭典上,曲膝仰面躺在石头祭桌上的牺牲多为本族勇士。据说牺牲要饮下普奎酒加草药的饮品,一方面是为了增加勇气和纯净血液,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放松肢体,便于祭司迅速摘取心脏。伴随着供奉神前依然跳动的心,永远有一壶普奎酒。在整个祭神仪式中,酒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图:阿兹特克的人祭,图片来自互联网)

    (图:石祭桌上的血槽)

    (图:恰克腹部的凹陷处就是放牺牲心脏的地方)

     人类文明史上,阿兹特克帝国的倾覆具有独特的戏剧性。羽神重返人间的神话,似乎在一个黄昏变成了现实,当白皮肤的西班牙冒险家离船登陆时,非但没有遭遇意料中的暗箭长矛,相反,当地人安排了盛大的迎神仪式。悲剧就此开始:先是西班牙人以国王为人质索取帝国的财宝,得逞后却背信弃义杀死了国王;然后就是西班牙人带来的旧世界的疾病,毫无抵抗力的土著人成批死去;最后为中美洲文明送葬的是传教士们,在上帝的名义下,传延千年的宗教书籍绘画文字以及传统习俗均被视为异端,抛入一堆堆大火永远消失,能和这种系统性毁灭文化的恶行相媲美的,大概只有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了。

    有一样东西非但没有被毁灭反而被发扬光大,那就是普奎酒,西班牙征服者从旧世界引进了蒸馏技术,将低酒精度的普奎酒酿成了高酒精度的麦斯卡尔酒(MEZCAL),据说新的酿酒技术综合了西班牙,菲律宾和阿兹特克的方法,也算是进入中美洲的西班牙人的一样发明吧。酿酒技术的改变,让酒再不是高高在上的神的饮品,寻常人等包括幸存下来的阿兹特克人也能痛饮一番。当然,这并不是西班牙征服者的本意,中世纪的欧洲饮水质量可疑,伤寒霍乱横行,因而稍有根基的人家就餐时多饮用葡萄酒或其它酒类,在中美洲的西班牙人也继承了这个传统,可以这么说,出于饮食卫生的考虑导致了麦斯卡尔酒的诞生。

    (图:墨西哥瓦哈卡出产的麦斯卡尔酒)

    龙舌兰的精魂酿就众神的酒:众神的爱情八卦 (Mezcal,  Soul of Maguey 1)

    麦斯卡尔酒酿造过程--图文 (Mezcal, Production w/ Photo)

     

    2008年1月6日于加拿大蒙特利尔

    2009年5月16日于卡塔尔多哈

     

     

    分享到:

    评论

  • 看了鹌鹑贴的人祭的图片,想起梅尔吉布森的电影《启示》,里面对玛雅人的”人祭“有详尽的展现,和阿兹特克人差不多。印度教、伊斯兰教虽然没有人祭,宰杀牲畜牺牲献祭却很普遍,至于犹太教,圣经旧约里也有记述。想想人类的历史真是一部野蛮史,连神都要被人赋予嗜血的爱好。
    回复丫丫说:
    玛雅人的人祭倒还真是和阿兹特克人学的. 所以《启示》遭到了危地马拉的抗议. 现代玛雅人多居住在危地马拉.


    人类创造了神, 神自然和人相象.
    2009-05-30 17:58:57
  • hi,there.i also wanna find job in doha.could u pls give some ideas how to do it? now i live in edmonton canada.if u could help,this is my email: hongyan110@yahoo.com.cn
    3xs first,have goog day!
    回复dina说:
    不知道你是干哪行的? 如果泛泛而谈实在题目太大.
    2009-05-30 17:55:49
  • 没喝过,以后有机会尝一下,:D
    回复windy说:
    嘿嘿, 去墨西哥喝吧, 当然不是现在.
    2009-05-19 16:32:12
  • :)
    Have a good day!
    回复Sarah说:
    YOU TOO
    2009-05-19 16:30:43
  • 寻常事物,背后总有渊源,发掘它,也是乐趣。。。
    回复菜菜说:
    是啊, 从未知到知的过程最有乐趣
    2009-05-19 16:30:34
  • 忠实粉丝来报到了
    看血腥的历史总会有些窒息,而不是平静或饶有兴致的态度
    发现热带耐旱植物都长得不怎么友好,轮廓很硬,却有着晶莹柔软而饱含蜜汁的内心
    而各种民族的酒文化,也总让我感到不可思议

    我是否感慨太多了点……
    回复daisy说:
    同意, 外表粗糙的多有一颗柔软的心, 不只植物, 人也一样.

    醉里乾坤大, 壶中日月长, 人类文明中大多少不了酒.

    感慨多是好事, 说明活力依然.
    2009-05-19 16:30:08
  • 我六月底走,松松的事怎么办
    回复花花猫猫说:
    正在努力办宋卡的事. 如果走之前不成, 还有备用方案.
    2009-05-19 16:2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