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鹿野苑里菩提树下 (Under Bodi Tree)

    日期:2004-03-14 | 分类: | Tags:色彩印度(India-Color)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128380.html


    深红色的玫瑰花上,露珠闪闪发光,菩提树的浓荫里,野鹦鹉开始每天的歌唱,河边鹿群正在饮水,孩子们在寺塔间嬉戏,笑脸和阳光一样鲜亮......。两千五百多年前,同一个地方,是不是同样一个早晨,面对着五位苦修者,佛陀转动了法轮(THE WHEEL OF DHARMA),自此世界听到了屠音梵唱。

    佛初转法轮的地方


    为了避开瓦腊纳西的交通拥挤,阿孟格和我一大早就到了沙纳特(SARNATH)的,那里的工作人员还没有上班。相比于恒河边的炎热拥挤和嘈杂,沙纳特的绿荫草地和清凉空气就象天堂,但我更感兴趣的却是它的过去,在它还叫波罗柰或鹿野苑时发生的故事。

    (图: 以色列人阿罗格)



    拉着阿孟格快步穿过鲜花盛开的花园,没有理会阿育王石柱和禅寺废墟,还有阿孟格的问题,迳直来到一座巨大的佛塔前,任露水打湿了莎丽的下摆。这座叫达麦克佛塔(DHAMEKH STUPA)的建筑看起来象个土砖沏的小丘,早已失去了当年的华丽,只有背面一两块雕满精美花卉动物的石板让人认出笈多帝国(GUPTA)工匠的技艺。2500多年前,就在塔所在地的中心,刚悟正道不久的佛陀向追随他多年的五位苦修者宣讲了四圣谛,苦修者们立悟证阿罗汉果,并成为佛教史上最早的比丘。

    (图: 达麦克佛塔上的笈多时代浮雕)



    如《法华经•譬喻品》云”佛昔于波罗柰,初转四谛法轮。”所谓四圣谛是:苦谛--遍及众生界的苦恼;集谛--苦之生起或苦之根源;灭谛--灭除苦的方法;道谛--导致苦之止息的途径。四圣谛是佛教的最基本教义,佛陀的第一次说法之日因而被看作是佛教创立之日。从这日起,佛陀在鹿野苑渡过的4个月里日日说法,广收弟子,组建僧团。那以后的四十五年里,佛陀和弟子们奔走于恒河平原宣扬教义,如转动的法轮日夜不息,直至今日。那法轮最除的一转就在达麦克佛塔的的所在地。

    附近原本还有一座佛塔--达尔玛拉基卡(DHARMARAJIKA),象证聆听佛法的五位苦修者。塔已经在19世纪彻底消失了,只因当年的寻宝者认为塔内必有财宝,他们怎知佛陀留给后世的财富企能用珠宝衡量。

    阿育王石柱


    在沙纳特考古博物馆里,我围着阿育王石柱(ASHOKA PILLAR)的柱头转了好几圈,细细地端详着这照片信函里看了无数次的形象:四只背靠背的狮子面朝着四个方向,圆形的狮子底座上雕刻着狮、象、马、牛、四种动物,象征着勇敢、吉祥、力量和神圣,底座上还有一段铭文”真理与胜利同在(TRUTH ALONG TRIUMPHS)”。柱头石质细腻油润,呈蜜棕色,除了有些地方损坏外几乎如新,以至于我以为是复制品,直到和博物馆工作人员确认是原物才罢休,2300年的风霜战乱居然没有在柱头留下什么痕迹,不能不说是奇迹。

    柱身还立在马路对面当年竖起来的地方,加上柱头有20米高,柱后的圣龛是当年阿育王朝拜鹿野苑静坐的地方,石柱周围环绕着寺庙废墟和菩提树林。尽管只剩下红砖基础,依然能看出当年寺庙宏大的规模,这是不是当年玄奘曾留宿并加以记录的阿育王禅寺?废墟里散落的佛塔塔尖和佛像前,不知谁供放上一朵朵玫瑰花,深红色,芳香四溢。

    (图: 寺庙废墟和菩提树林)


    佛教史上如果没有阿育王,很难说佛教会不会成为世界性的大宗教,甚至会不会有现代的佛教?因为自13世纪起,印度本土的佛教徒已趋于绝迹,而在海外确却日渐繁荣。公元前3世纪,当阿育王通过一场残忍的战争最终征服东南边的羯陵伽王国(KALINGA)后,他的内心经历进一番变化,正如他刻在岩石上的第十三条敕令中这样写道:”15万人作为俘虏被带走,10万人被杀死,许多倍于这个数字的人死去。……为诸神所爱的羯陵伽的征服者,现感到很懊悔,感到深深的悲伤和悔恨,因为征服一个以前未被征服过的民族,包含着屠杀、死亡和放逐。”最终这位孔雀帝国的皇帝放下屠刀归依了佛教,进而派出无数使节包括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出访周边国家,建立佛寺,传播佛教教义。从此,佛教跨出了印度的疆界。

    现代印度建国时,国徽选用了寓意和平愿望的沙纳特阿育王石柱柱头,就是我这天早上看到的这个。

    菩提寺和菩提树


    菩提寺的本名叫穆尔冈达•库提•毗哈尔(MULGANDHA KUTI VIHAR),由佛教复兴组织摩诃菩提会(MAHABODHI SOCIETY)兴建,寺名长的让人无法一口气念完,于是我私下叫它菩提寺,只因了寺旁的那棵大菩提树(BODHI),尽管时近冬季,树依然新叶勃发郁郁葱葱。主持说此树是阿奴罗达波罗(ANURADHAPURA,斯里兰卡前首都)菩提树的分枝,种于此处已经70余年。据佛典,佛陀悟于佛陀伽耶(BODHGAYA)的一棵菩提树下,后来阿育王的女儿将那树的分枝带到锡兰即今天的斯里兰卡种植,至今仍在。说来菩提寺的菩提树和阿奴罗达波罗菩提树都是博达伽耶菩提树的分身,难怪来自世界各地朝圣的信徒都会在树前顶礼膜拜,徘徊不已。有意思的是,菩提树的植物学名字叫宗教无花果树(FICUS RELIGIOSA),想必就是因了佛陀的缘故。

    寺内有一系列雕象,描绘着当年的鹿野苑说法的情形。墙上佛陀生平的壁画,则由日本艺术家KOSETSU NOSI绘制。最吸引人的是关于佛悟的那幅:满月之夜,佛陀端坐在菩提树下,冥思苦想,天魔波旬(MARAPAPIYA)的三个女儿正妖娆万状,围绕佛前,竭尽诱惑之能事,试图破坏佛的定力,三个女儿各名为渴爱(TRSNA0)、憎恶(AROTU)和贪欲(RAGA0)。画家的笔下,那混和了美艳的邪恶让人心惊。

    (图: 日本艺术家KOSETSU NOSI的壁画-佛悟)


    寺的方丈是斯里兰卡人,穿着黄色的僧袍,乍一看只是个普通和尚,但那双极其明亮的眼,让你感到他的不寻常。他说在佛初转法轮的地方,对着菩提树的浓荫,更觉得每个向佛之人都有责任大力弘扬佛法。谈到佛的慈悲,因着当时正是美国进攻阿富汗的第三天,阿孟格问方丈怎么看,他说:“塔利班咎由自取。一年前他们毁了巴米扬大佛,现在报应来了。毁佛之人必自毁”我和阿孟格都吃了一惊,原以为他会悲天悯人谴责战争来着。此时方丈的双目灼灼如电,令人不敢直视,我的目光不由移向壁画,环绕在一群妖魔鬼怪之中,菩提树下的佛依然驻于三昧之中,心平如镜,画下的侧门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了,阳光下,一片菩提叶正缓缓飘落,刹那,我心有所悟。


    鹿野苑


    据说佛第一次说法时,天花乱坠,连林子里的野鹿都跑出来听法,因此该地被称作鹿野苑。从孔雀王朝的阿育王起,到贵霜王朝和笈多王朝的历代皇帝都曾在这里大兴土木,供养僧侣。5世纪,中国僧人法显游历鹿野苑时正当其顶盛时期,就是2个世纪后玄奘到达之时,还有1500多僧人和高达100米的佛塔。然而,此后随着印度教的再度兴起,印度境内的佛教渐渐衰落,穆斯林的到来更是雪上加霜,几乎所有的佛寺佛塔被摧毁,鹿野苑变成了一个小小的村子,隐没在印度教圣城瓦腊纳西的阴影中。直到19世纪,英国考古学家的挖掘才让它又追回了几分昔日的荣耀,沙纳特考古博物馆里的历代佛像文物就是极好的证明。然后就是全世界佛教徒的追本溯源和中兴佛教运动。今天的鹿野苑环绕着各佛教国家建的禅寺:中国的、日本的、斯里兰卡的、泰国的、缅甸的,不能胜数,一个一个看过去,能看见一整条两千五百多年来佛教传播发展的长河,源头就在这菩提树的浓荫下。

    (图:鹿野苑里的藏庙, 达赖喇嘛主持的开光典礼)


    午后,坐在鹿野苑的河边喝可乐,身边成群的梅花鹿正在涉水觅食,阳光透过茂密树林,投下片片光斑,风从达麦克佛塔那边吹来,送来茉莉的清香。阿孟格突然说:”谢谢你带我来到这么美的地方,我在印度呆了三个月,这里是最宁静的。我要告诉所有遇到的以色列人,一定要到这里来一次。”我指着面前走过的一头雄鹿,答非所问:”所有的佛教寺庙屋顶上都有两头鹿的雕像,守卫着中间的法轮,那鹿也许就是这鹿的祖先,那法轮初转的地方就是我们坐的地方,过去叫鹿野苑,现在叫沙纳特。”

    (图:鹿野苑里的鹿群)

    旅行小贴士

    2004年3月14日于尼泊尔加德满都

    分享到:

    评论

  • 不好意思,又上路了,在新疆的库车。18日以后出境去巴基斯坦,那时就只能用英语了。

    加链接吧,没问题的。

    一定去巴黎看你!
  • 没看到你回留言,不知大侠又在何处游荡,很想你,明年夏天等着你,我会提前给地址你,我的小博克主页有空来瞧瞧,前辈多多指教,呵呵,可以做链接吗?我建议丝路在游牧人上也放我们的链接额,他说可以开辟精彩游记博克空间,你意下如何?祝一切都好!
  • 只说一句话你就知道我是谁“什么时候来巴黎敲我的门?”

    呵呵,好想你,我也开始写博客,可以和你链接吗?
  • 各有千秋. 喜欢整个地球.
  • 去了这么多地方,最喜欢哪里呢?
  • 加吧
  • 能不能加个连接?
  • 给凌云一个妹儿,他问你要稿子。
  • 印度也是我的计划之地啊!只能等明年或是后年了.
  • 鹌鹑,又要催稿了,什么时候交五月的作业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