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大雪阻归程(Weekend Snow Storm Blocked Way Home)

    日期:2007-12-10 | 分类:碎片 (Fragment) | Tags:美国(USA) 蒙特利尔(Montreal)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11837997.html

      

    出了老弟家的大门才发现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雪白新鲜,冷光耀眼,两天前飘舞在蒙特利尔上空的雪已经南下到了波士顿了。弟媳开车送俺去波士顿汽车南站,要赶午夜巴士回蒙特利尔。来加拿大两年,周末乘通宵巴士去纽约或者波士顿,已经属于家常便饭,就象当年乘通宵火车来往于北京上海之间一样,通常周五晚上走,周一早上回,遇上节日,多呆一天,什么事都不耽误,更何况早就养成上车半小时内立刻睡着的好习惯。

      

    进了车站,熟门熟路走到10号门边找个座位坐定,边看书边等上车,一起都是如此的正常,直到耳里溜进几句对话,有人在说开往蒙特利尔的巴士已经取消,这引起了俺的关注,原来,10号门上贴了张打印的通知,说当晚的车只到佛蒙特州(VERMOND)的柏灵顿(BURLINGTON--一个傍湖的山间小城,通常波士顿-蒙特利尔的国际巴士会在那里停留二十分钟,换司机查车票和旅行证件,然后再开一小时就到边界了。

    (图:波士顿汽车南站)

     

    通知只有普通打印纸那么大,又贴在门上,难怪大家都没有注意,一门心思傻等呢,赶紧冲去灰狗巴士(GREYHOUND BUS的柜台询问,确认是因为暴风雪的原因,车只到柏灵顿,约在早上四点半左右到达,从那里是没有直开蒙特利尔的车的,只能等下一班国际班车经过,而下一班车是第二天早上的八点从波士顿出发,好嘛,让俺在那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等上八九个小时,不饿死也渴死了,又问是否有可能天气转好,到了柏灵顿后继续开,答曰没有预约换班司机,所以不可能继续开,这让我很是怀疑气候是一个因素,当晚的乘客少是另一个因素,汽车公司乐得取消车次。为了这点小小的怀疑,也为了波士顿车站的通知不利,俺后来还向灰狗公司投诉了一把,下文暂时还没有。

     

    对于俺只是要赶回去上班的人来说,这还不算火上房,旁边的女子可真急了,她和渥太华的美国大使馆第二天有约。和美使馆打过交道的都知道,预约已经很不容易了,要改时间更不可能,这一失约,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等到下一次。她不停的打电话,虽然用法语,但我能听出她在和蒙特利尔的什么人商量,让驾车到柏灵顿接她,虽然深夜在山里开车不是个好主意,但别无选择。俺静静地等,看是否能搭个便车什么的。那女子到也聪明的很,在电话里就和她丈夫说了是否介意多带上一个人,但她丈夫说女儿也同车,没有位置给我,为此她还只是抱歉象欠了俺一样,弄得俺非常非常的不好意思。

     没法,打电话给弟媳,让她来车站接俺,幸好她还没睡。回到老弟家,赶紧给公司发邮件解释,因为第二天有会。和弟媳玩笑,一个周末,在波士顿玩的很开心,看来俺心里舍不得离开,却又没有好的理由留下,于是老天便在路上降大雪留俺,有什么办法呢?自我安慰一下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就打电话给车站,确认第一班车八点准点发车,赶紧让刚从实验室回来的老弟开车送去车站,总算能走成了,虽然心里总有点不踏实,事实证明,俺那从来没有出过错的第六感,这次依然没有出错,八点过七分,广播里宣布因为气候原因,八点班巴士取消,俺能说什么呢?大周一的,都上班,外面又下着雪,想玩也懒得出去呢,接着等十点那班吧,好在俺还有椅子坐,不象后来的就只能坐地上了。 

    预感到将是漫长的一天,便去车站的麦当老买了薄饼早餐和咖啡,在北美的两年里,连麦当劳的门都没进过,现在总算打破记录了,都是这雪闹的。午饭在白河叉口(WHITE RIVER JUNCTION)吃,那里是美国91号公路和89号公路的交接处,餐馆加油站齐全,而且,居然有家中餐馆--中国月(CHINESE MOON RESTAURANT),说来虽然白河叉口是国际巴士的必停之地,俺也一共只在中国月里吃了两次饭,一次是去年夏天送老妈去波士顿,正赶上长周末,过关足足花了三小时,本来约好在波士顿吃的饭,也只好先在中国月吃了,一次就是这天了,似乎只有出现什么不寻常的事时才会进中国月。餐馆里提供自助餐,按份量收费,到也是避免浪费的好办法,菜的味道不错,反正比麦当劳强的不是一点点,对于中国人来说,中国的月亮就是圆,至少在饮食上面。在这种特别的时刻,一碗热汤下肚,俺就觉得世界充满了爱了。

     

    (图:比外国圆的中国月)

     

    九点四十开始上车,让本来已经做好持久战思想准备的乘客们小小惊喜了一下--原来十点这班车没取消啊。旁边坐的父亲和两个男孩,一早上都在睡觉,全然不理会椅子的不舒适,现在开始上车了,父亲忙着挪一堆行李,老大帮忙,老二依然坐着,不知道怎地,这个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男孩眼泪开始打转,然后小胖手就开始抹起眼睛来了。俺赶紧蹲下安慰他,父亲也放下行李赶过来, 一边拍男孩的背一边说:“下次我们再不坐巴士了,下次我们飞。估计是我脸上现出了诧异,父亲解释他们已经连坐了两天巴士,早上四点多才到的波士顿,我问他们从哪里来,他说从佛罗里达来,要到柏灵顿去,我立刻开始呼唤上帝的名字了,一连三天,从阳关灿烂的海边到大雪纷飞的山里,而且还是坐巴士,我不得不叫上帝啊。

     

    (左图:波士顿南站里的等车者,右图:从佛罗里达乘车来的一家子)

     

     

    国际班车线上的司机总是很幽默的,这不,大家才坐定,司机就开始报告气象情况,感情今年第一场暴风雪刚离开蒙特利尔,现在正在新英格兰山脉肆虐呢,而那里正是我们的必经之地,司机高呼:让我们立刻冲向北方,冲向暴风雪吧!,亏他没读过高尔基,否则一定会嚷嚷让暴风雪来得更猛烈些吧!,岂非更添乱?不过,好象,喜欢冰雪的不是海燕,而是企鹅呢,可企鹅只生活在南半球,北极熊才生活在北方呢......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暴风雪把俺的脑子也搞乱了。

     

    越向北,雪越大,无风,雪花就那样飘着飘着,静静的,圣诞的经典景象。积雪可真厚,进入佛蒙特州界后,路边已经积了二三十公分了,雪压森林,树枝上积雪之多,象大朵大朵的棉桃盛开。同一个地方,两天前还无雪呢,而现在,整个一个碎玉烂银的世界。难怪巴士要取消呢,扫雪车扫雪的速度赶不上积雪的速度。没想到,在北美居然也体验了一次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的意境,只是秦岭要改成新英格兰山脉,蓝关要改成绿山(佛蒙特是法语,意为绿山),至于马的替代物嘛,当然是灰狗喽,韩老夫子可别骂小女子啊,这边只有富翁才养的起马呢。

     

    (图:雪天,新英格兰山里的小城和灰狗车站)

     

     

     

    天黑了后,俺们到了边界的加拿大海关,感谢司机,居然只比预定时间晚了一个半小时,看那雪情,俺都做好半夜到的准备了。也许是因为暴风雪吧,这天过关的速度极快,几乎没有开箱检查过,更没有过多的盘问。自从加元等值甚至高过美元后,周末白天,美加边界的每个关口通关速度赶上蜗牛,曾有过等待时间超过六个小时的记录。这也是为什么俺不愿意自己开车,而总是坐通宵巴士的原因,实在没必要在边界上浪费时间。而且巴士上可以睡觉,如果提前十天买票,拿个六折票价绝对没有问题,算下来和自己开车的油钱也差不多了。无论如何,异乎寻常迅速的通关,又把时间抢回了半小时。 

    过了边界,雪越发的大了,夜色很浓,只有在偶然经过的灯下,才能看见飞舞的雪花,此时风也大了。想起川端康成笔下的雪,白色蜂群一样的飞舞着,或者,更象小时候去的菜地,成群飞舞的粉蝶儿真如眼前的雪花一样,只是的粉绿的卷心菜不见了,消逝在时间的深处。家越来越近,心也就定了,车窗外的雪便成了风景,呆在家里很难欣赏到的风景。

     

    (图:雪天雪地)  

    从地铁站到家只要走三分钟路,却让俺走得很奇怪,怎么两天前好好的人行道变成陷入地下的战壕了呢,尤其是靠路一边,堆起来的雪有一米多高呢, 一半是天降的,一半是被扫雪车扫过来的,而路的另一侧,雪也有四十多公分厚呢,都是老天一个周末的杰作。至于路边停的车,除了个白色大隐约形状外,再无别的。后来有朋友打电话说,花了好长时间才把车给挖出来,累得气喘吁吁的,我幸灾乐祸地笑了半天后,才安慰说就当锻炼身体吧。

     

    (图:蒙特利尔上周末的雪量)

     

      

    次日上班,同事调侃,说如果巴士不开, 可以滑雪回家啊。是啊,从波士顿到蒙特利尔大约五百五十公里,中间还要穿山过河的,俺要真是滑雪的话,说不定能上个报纸电视头条什么的,或者,干脆,象古时的印地安人,穿着雪鞋一路走向北方,走向北极光照耀下的雪白荒野......,那一定是浪漫极了,当然,也只是听起来浪漫吧,真要做的话,俺非得冻死不可。

     

    (图:上周二早上,俺家到地铁站的雪景,花坛都和地齐平了)

     

     

     

    这场周末的暴风雪横扫整个加拿大,连日常气候温和的西海岸也不放过,以至于造成西部某些地方洪水泛滥,冬天的洪水,可是比雪暴更可怕的东西呢。后果呢,就是气象学家预言今冬将是十五年来最冷的冬天;美国加拿大无数航班被取消,尤其是多伦多和蒙特利尔国际机场;邮政快递系统被打乱,混乱要延续一两周;市政系统忙乱不堪......说来,俺能坐巴士回来还真是幸运的很,虽然延迟了整整十二个小时,但好歹也是回家了。

     

    (图:这大雪天的还有人骑车?是不是自行车也要换雪胎,和汽车一样?)

     

    2007129日于蒙特利尔

    分享到:

    评论

  • 如果今年真是最冷的冬天,那还会有好多场的大雪啦. 可以滑雪吧. 嘿嘿
    回复ally说:
    嘿嘿, 是不是最冷的无所谓, 雪总是下的, 也总是能让人滑的.

    俺上个冬天滑雪一直滑到今年五月初呢, 后来几天, 都是穿短袖T恤滑的. 这次休假回来要去买雪具了.

    昨晚一夜大雪, 今早出门, 看见同公寓楼的老太抗着滑雪板进来来, 感情人家大清早滑着去公园了.
    2007-12-12 22:0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