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500号公路的幸存者 (A Survivor of Route 500)

    日期:2007-11-28 | 分类:旅行 (Traveling) | Tags:拉布拉多岁月(In-Labrador) 纵横加拿大(Cross-Canada) 自驾骑行(Driving-Bikin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11229018.html

     500号公路的幸存者

    (A Survivor of Route 500)

    拉布拉多人习惯上将拉布拉多以西没有铺柏油的500号公路(ROUTE 500)称做泛拉布拉多公路,其实两者是一回事,一个编号一个名称而已。因被公司派到拉布拉多做工程项目,我自然天天开车往来小城和矿区间,也可以说天天在500号公路走,但从来没有上过泛拉布拉多公路,直到春天的那个周日。我和猫一路享受着温暖的阳光和美景,却不知道死亡的阴影已经高悬头上,在140公里处,车失去控制一路翻滚下路基,最后被树挡住,那辆福特 ESCAPE是彻底的毁了,人猫却奇迹般的没有受一点伤。 

    (图:拉布拉多车牌)

    出事后,我才知道泛拉布拉多公路路况有多么的险恶,沿途的每个十字架都标志着一条逝去的生命,车毁人无恙简直是天大的运气。走这条路的当地人,绝大多数开皮卡,我开的SUV尽管也是四轮驱动,但因重心高很容易在这路上失控翻滚,尤其是春天化冻时和夏季的雨后,说起来冬天反而是驾车的好时候,严寒早已将路面冻得结结实实了。 

    一天,同事杰克特地穿了件上书“500号公路的幸存者T恤,说是为了庆祝我的劫后余生,我说我自己穿这T恤才名副其实,说完真跑到店里买了件。但我明白, 555公里长的500号公路,我才走了140公里,名并不副实,只有平平安安从头走到尾才是真正的幸存者。就这样,驾车走完北美最荒野的公路变成一个强烈的心愿,不为什么,只是想证明生命的坚韧。 

    考虑再三,我选定了九月中的周末作为旅行的日子,一方面因为初秋的荒野色彩绚烂,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赶古斯贝一年一度的大地集市(BIG LAND FAIR)”,去人烟稀少的地方一定要赶上节日或集市什么的,否则可能连人都看不见,这是我在北美旅行的经验之谈。但车是个大问题,公司车的保险不保这么远的距离,没有保险我决不敢上路,如果租车呢,三天居然要八百多加元还不包括油钱,租车行的人说了,路况太差,所以每公里要加收两毛五的损耗费,我这来回上千公里自然就贵了,这也太离谱了,即便乘飞机,来回票价也不到四百,当然那样我就走不成500号公路了。 

    左思右想,总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我接到了伊恩(IAIN)的电话,他是苏格兰人,在加拿大铁矿公司当了四十年工程师。他很早就听我提到去拉布拉多腹地的事,这次特地来问问情况,我说车没办法,实在不成,我就站在路边搭便车算了,虽然不是自己开,也总算在路上走过。他沉默了几秒钟,说:我和你一起去,开我的车。我喜出望外, 却又不敢立刻相信,连声问是真的吗?他笑起来,要我先挂电话, 他好去定古斯贝的酒店,我们周五出发。 

    我不知道是不是还有比我更幸运的人了,周四晚上,伊恩的朋友听说了我们的计划,也知道经过多雨的夏天,路上大坑套小坑,为了安全,他主动将自己崭新的福特皮卡借给我们。更有意思的是,连下了两周的雨在周五早上停了,一停就是三天,然后在周一晚上我们刚回到拉布拉多的时刻重新下了起来。 

    回程路上,我特意寻找春天出车祸的地点,经过一个夏天,路边灌木茂密痕迹已灭,只好凭估算停车。穿着那件幸存者T恤拍照,我笑得极其灿烂,终于,可以大声地说我是500号公路的幸存者了。

    (图:在公路修通和有雪地摩托车前,狗拉雪撬是冬季在拉布拉多旅行交通工具)

    2007年11月25日-28日于蒙特利尔  

    分享到:

    评论

  • ‘后怕‘的感觉 总是要比当时强烈 。 经历了这场车祸, 等回到事后的地点, 找不到当初的惊心动魄的一点影子。 人生真是好奇妙。
    p.s . 车牌很好看。 喜欢。
    回复Tong说:
    是啊, 我也喜欢那车牌呢.
    2007-12-05 23:21:53
  • 我肯定没有比你更幸运的人了,呵呵
    祝幸运永相伴
    回复小满说:
    是啊是啊, 俺小心翼翼地做人,希望能笼络住幸运。
    2007-12-02 23: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