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也门现场直播:“愤怒日”的催泪瓦斯 (Yemen, Tear Gas in the Day of Rage)

    日期:2011-03-01 | 分类:碎片 (Fragment) | Tags:也门(Yemen)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107399400.html

     

    (图:2011年3月1日,塞原苏丹王宫前的广场,远处可见焚烧的黑烟)



    (图:黑烟处是体育场,警察说有人试图烧毁体育场。因缺燃料未果。体育场附近是政府所在地,离苏丹王宫有段距离,但并不远。塞原是个小城)



    (图:苏丹王宫前广场上,警察第二次施放催泪瓦斯,那之前,我看见街的转角处,有七八个人在一声枪响后做鸟兽散)



    (图:催泪瓦斯的浓烟正在散去,但空气依然呛人)



    (图:旅游警察亚西尔正带着我从苏丹王宫天台上撤离,几分钟后我便安全回到酒店)



    (图:出了王宫,就见到增援的防暴警察来到,广场被迅速封闭)



    (图:又来一辆车的增援防暴警察,我的车必须在警车前掉头,车过处,防暴警察们和我车上的旅游警察热烈地打着招呼,也顺便向我点头微笑)



    一大早,旅游警察亚西尔( YASSER )就和我说今天是也门的“愤怒日 ( DAY OF RAGE ) ”,塞原( SEIYUN )将会有反对现任总统的示威游行。

    塞原位于也门的哈达拉毛干谷( WADI HADHRAMAUT ),附近有两个著名的古城希巴姆( SHIBAM )和塔里木( TARIM )。这一带在古代曾是乳香之路( FRANKINCENSE TRAIL )的必经之地,如今散落在阿拉伯半岛上的很多商贾世家和此地有着历史上的渊源,外资和侨汇使得哈达拉毛干谷成为也门最富裕的地区,这大概也是也门持续几周的示威活动并未在今天之前影响到塞原的主要原因。

    从古城塔里木回到塞原已经是中午时分,苏丹王宫( SULTAN’S PALACE )的大门紧闭,亚西尔敲开边门,和里面的人说了几句,便有工作人员过来带我进去参观。我注意到王宫前广场周围的店铺大多未开,王宫本身也是提前关门,大家都在担心示威可能带来的骚乱,虽然此时示威者正在小城另一头的政府门前摇旗呐喊。

     

    王宫是一座壮观的白色建筑,大部分房间被辟为博物馆,当我正和工作人员低声讨论着花窗上精美的木雕时,几声枪响划破正午的宁静,大家互望几眼后,有人打开了窗门,炽烈的沙漠阳光倾泻而入,在晕眩了几秒钟后,我看清了民居店铺清真寺和宣礼塔,以及作为背景的一股黑烟,那里,示威者正试图焚烧政府大楼附近的一座体育场。有人轻声说不用怕,我笑笑,转身继续研究着那些几百年前的杰作。三天来,我没有见到过任何一个旅行者,听到枪声也非新鲜事,既然今天的王宫和博物馆特意为我而重开,那么就珍惜眼前的时刻,谁知道下一次再来会是什么时候?谁知道眼前的珍品那时是否还存在?

    没多久,又是几声枪响,然后就听见王宫底楼的门被砰地打开,一串急促的脚步声,五六个人冲上楼来,又是挥手又是咳嗽,直冲向卫生间或者饮水器,大捧地接水洗脸,他们有的穿着旅游警察的制服,有的则是便装,但无一例外地都或背或挎着枪。我问出了什么事,有人边咳边说是催泪瓦斯,此时,亚西尔也冲了进来,对着工作人员嚷了一大段阿拉伯语后,转头让我跟着他们走,他自己转身又冲下了楼。于是我便被带到了顶楼的办公室,有人让我在窗前的椅子上坐下,又递上了一杯冰水,又有人小心翼翼地打开窗门,望下去正是王宫前的广场,枪声再次响起,我看见街角有七八个人慌忙作鸟兽散。

    就在刚才,一些人来到王宫前,试图取下隔壁清真寺里悬挂的总统像,结果遭遇上防暴警察,鸣枪示警未能驱散人群后,警察施放了催泪瓦斯,对于示威者的效果如何尚不得知,反正王宫大门里外的旅游警察和保安们都着了道,演绎出刚才的一幕。现在他们环绕在我身边,用磕磕巴巴的英语说不要怕一切都好。我笑说才不怕呢,有你们这么多人保护着,有什么可怕的?这是实话。

    亚西尔提着枪冲了上来,要我跟他下去,他说我们得立刻回酒店,那里最安全,于是拎着绊脚的袍子跟着他直奔下楼。过去的两天里,我一直穿着穆斯林的黑袍裹着头巾,虽然没有戴面纱,从背后看倒也和当地的女子一般。我们到了王宫的庭园里,亚西尔示意我停下,自己登上围墙查看广场上的形势,情况似乎不妙,他转头要我立刻回楼上去。我便又回到了办公室里,然后又糊里糊涂被大伙簇拥着上了屋顶的天台。

    空气中充满了催泪瓦斯的味道,刺激着我立刻咳了起来,有人要我立刻戴上墨镜,又有人要我用头巾捂住口鼻,都是有经验的过来人啊,我自然毫不犹豫地听从指挥。从天台望去,塞原小城尽在眼底,王宫广场上只有稀拉的几个人,不清楚是示威者还是便衣,店铺无一例外地关了门,防暴警察也不见踪影,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片可疑的宁静。然后,就在一瞬间,我看见一幢楼前腾起灰白色的浓烟,烟里有人影四处奔逃,隐形的警察又释放了两枚催泪瓦斯。正拍着照呢,亚西尔从天而降般出现在面前,他说赶紧走,司机哈桑已经等在外面了。我对着天台上所有的人挥手说谢谢,第二次奔下楼去。

    本来就瘦小的哈桑,那付受了惊的样子,和耗子有得一拼,让人看了直想乐。上了车刚把车门关上,就见一辆警车飞奔而来恰恰堵在前面路口,车上站满了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紧接着是第二辆满载的警车。警察开始驱赶过路人员,设置路障关闭广场,远处不时有枪声响起。酒店在另外一个方向,要想回去,必须绕过警车掉头,亚西尔和哈桑用阿拉伯语说着什么,车便直向警车开去,我正怀疑警察是否放行呢?就看见警察们对着亚西尔挥手打招呼,顺便也给我几张笑脸,哦,忘了,原来都是自家兄弟。

    几分钟后,亚西尔把我送进了酒店大堂。他嘱咐我老实在酒店里呆着,有什么事找他,他就在酒店的门房里守着,明天一早他会送我去机场。我问既然听见了那么多声枪响,是否有人受伤?他说没有,防暴警察用的都是空包弹,声音不小却伤不了人,不过起个威慑的效果而已。我又问他经历过几次催泪瓦斯的洗礼,他摇摇头说今天是头一遭,和我一样。

    下午,坐在酒店的餐厅里喝茶,抬眼就能看见碧蓝的泳池和玫红的九重葛,在午后的炽热中闪着微光。我突然记起了一个细节:当我坐在王宫顶楼办公室的窗前,在枪声中俯瞰塞原时,有人在我耳边轻声说:“你正在见证着一个历史时刻,我们也门的历史。

    2011 年 3 月 1 日于也门哈达拉毛省塞原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恩~~ 脑子冷下来了,开始计划明年是否能出行~~ 感觉巴林还是很友好,不是到是否还是落地签~~ 有阿联酋的ArabiaPass就方便多了,机票便宜点~
    回复旅犬说:
    巴林是落地签证。
    2011-10-14 00:59:58
  • 看得我在办公室里血肉沸腾滴,就差没一冲动辞了工旅游去~~~
    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喜欢中东,搞不好我上辈子是只西亚犬~哈哈哈·~~
    非常喜欢姐姐的文笔~· 不知道姐姐是否介意告诉偶姐姐的星座呢?(因为感觉像是火像星座的呢):D
    回复旅犬说:
    热血可以沸腾, 脑子千万别热. <br />
    <br />
    可能你的上辈子真的生在中东呢.

    火象星座有哪几座呢?
    2011-10-12 22:15:16
  • 真危险啊!
    回复螺旋藻说:
    还好.
    2011-04-17 03:05:14
  • 你正在见证着一个历史时刻……
    回复向航说:
    是啊, 不论过多少年, 那个时刻总会是清晰如昨日.
    2011-03-12 17:29:14
  • 别见证了。。。安全回家吧!鹌鹑!
    回复捉马说:
    嘿嘿, 一看就是有家有口的, 谢谢了. 其实那边挺安全的.

    下午飞回了多哈.
    2011-03-06 02:16:26
  • http://photo.blog.sina.com.cn/list/blogpic.php?pid=5c45b825h8eb2e7960a63&bid=5c45b8250100mn9x&uid=1548072997

    貌似把“光”误作“先”了?还是分辨率不够?
    (重装系统后,您的邮箱地址给弄丢了)
    回复达摩说:
    是你的BLOG吗?
    2011-03-05 00:42:47
  • 祝 平安
    回复Lok说:
    谢谢关心, LOK, 这么多年你一直没有变过.
    2011-03-05 00:41:00
  • 姐姐,安全撤离哦!
    回复sarahboily说:
    谢谢, 我现在很安全. 2日飞回首都萨那, 这两两天吃喝玩乐悠闲不无比, 明天飞回多哈.
    2011-03-05 00:4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