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万圣节前夜不知是遇了仙还是见了鬼

    日期:2007-11-01 | 分类:碎片 (Fragment) | Tags:移民故事(Migrates-Story) 蒙特利尔(Montreal)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10586411.html

     

      

    说起来话还挺长,去年被公司半诱半骗派去拉布拉多城做项目,每四周只回蒙特利尔休假四五天,这就形成每月来回飞一次两地各租一套公寓的局面,当然公司给房贴付机票。只有一件事麻烦,蒙特利尔公寓的邮件花草老得托朋友去照看,这样过了几个月,实在麻烦不过,决定分租出去一间,也有个人照应,反正我大多数时候都不在,分租的人也乐得自在。

      

    于是彤就住了进来,我每月回来住个几天,大家相安无事。十月初,那边的项目结束,我和宋卡便搬回蒙特利尔长驻了。说来也巧,回来的第二天,彤的公司被美国公司兼并,公司突然宣布结构调整,她工作的部门被迁往多伦多,她想先跟过去几个月看看局势。我们的分租合同是签到明年五月,她商量说要转租三个月,我自然说可以。

      

      

    这便引出了故事的主角文--八岁女孩的妈。彤和她直接谈的,我没参与,只匆匆见过一面,感觉还好,她搬进来那天,我特意做了馄饨请她和彤一起吃,算接风吧。

      

    当时便对她搬进来的东西之多,大为惊叹,十几个纸箱七八个包裹两三个行李箱外加个小洗衣机,油盐酱醋箩卜青菜手纸保鲜袋样样齐全,整个一个立马扎营便能埋锅做饭地久天长的架式,等到我知道,她带着这全套家什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已经搬了九次家,我佩服的不只五体投地都恨不得以头撞墙了。

      

    本人自2005年底在加拿大定居后,从来没有搬过家,一方面是因为喜欢这套公寓,另一方面也是懒,打包找车找人然后再拆包,想想都头痛,其实我的东西还没有她的三分之一多呢。

      

    她搬来那天是周日。

      

      

    搬家的第二天,文一整天时间都花在整理东西上,晚上我下班回家,她很自豪的说终于收拾干净,可以看书复习功课了,她还在读本科。闲聊中,她一个劲打听公寓房租和附近学校情况,说年底要把国内的女儿接来,然后找个好工作等等,计划都已经做到几年以后了,我只是笑笑,说还是先毕了业再说。

      

    第三天晚上,她说她的前夫白天来帮她装东西,前夫的现任妻子也来了,估计是实行监督的,我觉得有点别扭,想提醒她最好别把外人尤其是前夫什么的带进来,因为我的房间是不锁的,想想,最终没说,毕竟她刚来。

      

    第四天晚上,她没和我说什么,自己关在房间里打电话吵架,声音响得让我基本明白了事情始末,似乎她没有通知房东便匆匆搬走,钥匙也没还,她要房东道歉或者付搬家费,否则就不交还钥匙,听着听着我睡着了,又被她敲门敲醒,说要借地铁月票出门,我看看钟已经快十一点了,问她这么晚出去会不会有危险,她抛下一句:“如果今晚我没回来就报警。”我只好由她去。

      

    第五天早上起床,我看见月票放在厨房桌上,知道不需要和警察打教导了。

      

    第六天和第七天是周末,大清早,便被迫听了她和她前夫的电话吵架,为孩子的抚养费,于是我带着猫出门散步去了,一去大半天。回来后发现她还在纠缠这话题,只不过对象换成了朋友。我有点晕,这都快一天了,怎么还在原地打转?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老在鸡毛蒜皮上花工夫,她这书是不要读了这业是不要毕了。唉,事不关己,我也懒的多管闲事讨人厌。

       

      

    第二周,忘了从哪天开始,她的房门加了锁,人在,房门永远关着,人走,房门永远锁着,藏宝库一般。我们每天说的话不超过十句,估计彼此都懒得多说。也好,安静,正方便我写稿,再说,不过是三个月而已。

      

    在我面前,她从没抱怨过什么,甚至还逗逗宋卡以示友好,尽管我知道她根本不喜欢猫。彤那里,她到是老抱怨,不是晚上觉得冷啦,就是猫咪吵了她了。平心而论,宋卡是很乖的,我不在家的时候,总是藏起来睡觉,偶然半夜里兴奋一下,也就是在我房间里跑两下,基本也是被立刻制止,我记得她说她睡觉很轻,同住,最重要的是互相体谅。她抱怨的方式,让我和彤都觉得比较奇怪。

      

    两周相处,总的说来,也算相安,直到今天下午。

    (图:俺住的公寓楼)

       

      

    两点半左右,正忙,突然接到公寓物业管理的电话,说什么未经允许不可以分租房间,我正莫名其妙,对方接着说,那个女的将所有的东西都堆在电梯里,她要搬走,她有我公寓的钥匙,如果我有任何财物损失,物业不负责任。我以为自己听错了,追问她是不是说有个女的正从我的公寓里搬走。物业说对呀,难道你不知道吗?我说我不知道,让我把事情搞清楚再说。

      

    打电话给彤问她知不知道文搬走的事,其实我知道她肯定不知道的,否则早就和我说了,果然,彤也很吃惊,说她从没提起过。我说昨晚我和她还聊了一会儿,一点要走的征兆也没有,怎么现在突然搬走,连招呼都不打,奇怪死了。说了半天也没搞明白,还是打文的手机问吧。

      

    文过了很久才接电话,我很客气地说:“物业打电话告诉我你在搬家。”

     

    她回答的干脆利落:“是。”

     

    我说:“怎么不和我打声招呼?”

     

     

    她说:“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我是从彤那里转租的。”

     

     

    我说:“我刚给彤打完电话,她根本不知道。”

     

     

    她说:“我准备搬完了再告诉她。”

     

    我差点晕到,说:“至少你也得打个招呼啊,物业很生气,我也很吃惊。”

     

     她说:“我现在很忙,不想和你谈。”立刻把电话挂断。 

     

    就算住酒店,离开时也得打个招呼吧,何况好象我也没有得罪过您老人家啊,这偷偷摸摸的算怎么回事?立刻联想到被迫听到的电话吵架,她从上一家搬到我这里来也是不声不响的,连钥匙都不还,难道说这才过两周,历史就要重演?我告诉彤,两人都无语。

      

    四点多,文打电话,说钥匙交给了物业,对造成的不便表示抱歉,话说的非常生硬,就象借了她的米还了她的糠一样,未等我说话,她老人家就把电话挂了。我喘了口大气,妈呀,岂止是不便啊, 简直是大麻烦,我该怎么跟物业解释她的行为?估计当时她没给人家好脸色看过。谢天谢地,至少她老人家这次手下留情,没用钥匙来要挟讨搬家费什么的。

      

      

    从门卫那里取回钥匙,不紧不慢走回公寓,反正她要想拿我的东西早就拿走了,但我认为她不会做这么傻的事,不过也难说,她今天下午的行为,就让我就百思不得其解。

      

    房间里,她的东西搬的干干净净,堆满一面墙的纸箱全不见了,衣橱里只剩下彤的被子,我对着突然空空荡荡的房间发了会儿呆,感觉很不适应,其实这个房间被塞满也只是两周前的事。厨房里,她放油盐酱醋的橱空了,冰箱里,前两天她刚买的花菜冻肉冻虾也无踪影,总而言之,凡是她的所有包括一块抹布半瓶油,连同她本人一起统统消失,彻底得如同根本没有存在过。这给了我一种可怕的感觉,似乎两周来所发生的一切都只是我的想象和幻觉。

      

    彤的到来,给了我解脱,总不能两人同时疯了吧?我俩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一边喝茶,一边回忆两周来和文相关的点点滴滴,却怎么也要找不到理由来解释下午的搬家。以她东西之多,是需要提前做好搬家准备的,车也要提前预定,但确实没有任何走的蛛丝马迹,要说有,也就是她前天晚上的夜不归宿,但如果说她临时起意,这光厨房的瓶瓶罐罐就得收拾半天,何况她还得有地方搬去。而且以她目前的经济状况,这样频繁的搬家,光搬家费加加就是一大笔呢,难道说她搬家有瘾,奇怪啊,真是太奇怪了。

      

    最最重要的是,我们既没有吵过架,也没有过任何形式的摩擦,这一声不吭就溜了,到底算咋回事?

      

      

    好奇心杀死猫, 我现在的好奇心算是彻底被勾起来了,本着胡适先生大胆想象小心求证的精神,试着八卦一把。

      

    她的搬家方式很象设局,一夜之间豪宅变废宅的那种,比如白娘子对付许仙。可真说是设局吧, 我既不是帅哥也不多金,她也不是美女,最重要的是我对女色不感兴趣,本人就是女的嘛,何况家里东西都在,猫咪宋卡也没被诱拐,这局设来为何?把东西搬来搬去锻炼身体?

      

    要不,她是在被人追杀?不得不靠频繁隐密的搬家来躲避。不大象,以她的平凡,我看不出有任何引起追杀的理由。或者她是杀手,正在接近目标,这我到是蛮感兴趣的,只要目标不是我就成,从这点上说,她搬走我该高兴。

      

    或者,是卖大麻冰毒海洛英安非它明的?干脆再大点,是贩枪支弹药火箭筒的?这样就能解释她那一大堆未曾打开的纸箱子了。不过好象没人来买啊,我是白天上班,可公寓里二十四小时有门卫的,否则,她今天偷偷的搬家也不会被当场揪住。也有一种可能,是批发,今天货全出手,她也就不必再留下来了。

      

    再不,来个奇幻版,她是巫婆或是鬼怪,搬家对她是件很轻松的事,只要魔杖一挥就成。偏偏今天是万圣节前夜,大清早就看见魔鬼僵尸满街走,我到不怕妖魔鬼怪上门,反正都是些小孩子,给两粒糖就能哄走。可如果,这大半夜里,突然发现搬空的屋里层层叠叠堆满包裹箱笼,她站在杂物中间,嘴角挂着一丝笑,说:“我搬回来了。”那我可真会被吓个半死。

      

    谁知道呢?这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这万圣节之夜,说不定怪事就都让我碰上了。

     

     

     

    20071031日于蒙特利尔

    分享到:

    评论

  • 俺目前没有养猫也没有养狗。俺是ming的朋友啊,一起吃过饭的,忘了?
    回复Yiyang说:
    让俺先晕倒三分钟。额滴神也,这世界也太小太小了。俺没忘记你,就是没想到是你。

    看来人真的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行为,否则, 赫赫。
    2008-03-06 22:49:00
  • 我就是那个让她交钥匙的‘房东’。她是从我的公寓偷偷的搬出去,没有想到原来是搬到你那里去了!还欠着我们的电费没有给呢!握爪握爪。给我电话,我可是有一肚子的苦水啊。。。。

    在这里这么多年,那次真的是见识强人了!不知道她现在还在哪里游荡祸害人呢!
    回复Yiyang说:
    哈哈,瞧这世界小的。我文中还没有用她的真名呢, 就被人认出来了, 看来大家都影响深刻嘛。

    握爪握爪,顺便问一声,您养了猫还是养了狗?

    对她这种人也别太介意了,人家也不容易嘛,好歹让我们见识了一下强人。
    2008-02-23 03:36:42
  • 简直奇怪,诡异。别搭理她,这样的人不好玩,住一起不开心。加拿大那地方地广人稀的,缺人气,到了晚上更广袤,有这种室友,不要也罢了,你该庆幸咧。嘿嘿。
    回复玻璃珠小姐说:
    是啊, 是啊, 对于她的搬离我还真是庆幸. 不过, 也感谢她让我的人生经验又丰富了一点.
    2008-01-03 03:47:59
  • 呵呵, 挺有意思, 呆了这么多年, 什么人都会碰到, 而且环境的压抑也会让人变得神经质的。找个好室友真的很不易
    回复榴莲说:
    是啊, 长见识了. 按我老弟的说法, 那是人生经验又丰富了一把.
    2007-11-22 23:59:23
  • 要想省房租也别这么大包小裹的啊,这么搬法,还真是不要毕业了呢。因此觉得不是这么简单的
    回复悠然说:
    琢磨不透啊.

    就她那家当,让我一两年搬一次我都头大, 人家可跟玩似的.

    要不,真的是在躲什么?
    2007-11-21 08:55:24
  • 看来是通过这种方式省房租呢,可是搬家费比房租便宜么?不嫌累么?怪不得跟前面的房东吵搬家费的事呢,真是一毛不拔啊.以后得提醒大家要预收房租.
    回复小满说:
    她是月中般进来的, ROOMMATE也就收了100, 搬家费两次不过120. 她还是占了很大便宜地.

    要俺最佩服的就是, 那么多东西还真不嫌累, 说是人穷志短, 也不能这么短法, 而且以她的行事方式, 以后很难找到好工作的, 这边最烦的就是没有信用.
    2007-11-16 01:10:28
  • 这么折腾,不会是躲着什么人吧.租金付了么?
    回复小满说:
    有了这事, 才听说在北美的华人圈子里,这样的人还不少, 估计是占点小便宜. 咳, 鼠目寸光因小失大的人哪里都有啊.

    严格说来, 她和我没有直接的租房关系, 是我的ROOMMATE短租给她的. 就我这方来说, 不存在租金损失问题, 但ROOMMATE有.
    2007-11-12 22:09:56
  • 买了新屋,不要出租了.等我来的时候也有个落脚地啊!哈哈
    回复ally说:
    要不租给你?
    这屋还没买呢, 要求落脚的人已经很多, 干脆咱开青年旅馆吧
    2007-11-12 22:06:02
  • 呵呵,这么折腾还真能吓死人呢:-)
    回复向航说:
    赫赫, 俺还活着, 多不容易啊
    2007-11-09 05:48:12
  • 快活的鹌鹑,窝的外观不错,想看看你窝里啥样.
    回复李丹说:
    是大石洞的李丹吗? 好就不见, 可好?

    窝里比较乱, 不过呢, 准备买新窝了, 到时候来做客啊.
    2007-11-09 05:47:35
  • 她真是与众不同。 也许背后有好多好多的故事。 头一回见到。
    回复tong说:
    嘿嘿, 真的很想知道背后的故事, 谁让她这么特别呢
    2007-11-01 22:5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