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counters
  • 那一日,拥抱南极 (The day Embracing Antarctica)

    日期:2007-10-29 | 分类:旅行 (Traveling) | Tags:南极(Antarctica)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uailnest-logs/10545878.html

    看不见的南极洲界 

    南极的路只有两条,空中和海上。对于绝大多数旅游者来说,除了乘船没有别的选择,因为南极既没有酒店也没有餐馆,食宿供给全在船上。船也不能是普通船,且不说近陆处的的冰架,单是狂野的德雷克海峡,眨眼就能将船掀上十五米高的浪尖,比小孩子扔皮球还来得容易,所以除了特别制造的破冰船和探险船,少有其它船只航行。 

    (图:停泊在乌斯怀亚港的安德里亚号探险船)

    我乘的探险船叫安德里亚号(MS ANDREA),挪威造,以现任船主的孙女命名。那日,当我从睡梦醒来时,发现船的摇晃节奏变了,温柔的似乎都能听见摇蓝曲,哪象前两夜,躺着也如坐过山车般的头晕目眩。打开自离港后就再没敢开过的舷窗,灿烂阳光洒满舱房,天啊,起晚了。直到跑上两层甲板后,我才发现整条船还在沉睡,感情半夜太阳就出来了,难怪早上六点多便已经日上三竿。 

    早茶不想吃,早餐还没开始,干脆去第七层甲板上的驾驶台转转,两天来已经和船上的高级船员们混熟,呆在驾驶台的时间远远多于自己的舱房。驾驶台里只有二副斯拉文(SLAVEN)在值班,我问他什么时候能到南极,他摊摊手说还不知道,正等着总工程师的报告,奇怪,难道说这条船上掌握方向的不是船长大副二副们而是工程师? 

    (图:船入南极洲)

     

    原来,人从海上来,第一眼看到的南极,既不是冰雪覆盖的白色海岸线,也不是海上漂浮的巍峨冰山,而是茫茫大海上肉眼不可见的一条带子。来自太平洋、大西洋和印度洋的温暖海水南下,与南极大陆冰架融化的冷水相遇,温度下降到摄氏零度左右,于是在环绕南极的南大洋(SOUTHERN OCEAN)上形成温度分界带,这就是南极辐合带(ANTARCTIC CONVERGENCE--南极洲和其它六大洲分开的洲界。南极辐合带并不固定,而是在南纬50度和60度间移动,时时不同年年不同,偶然,辐合带上方升起的雾带能让人看见它的存在,但大多时候,需要不间断地测量海水温度一段时间后,才能确定是否进入南极。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负责船上机械设备运行的工程师们总是能最早知道到达南极的时间,不用肉眼看,用温度计量。 

    当探险队领队本拉德*里斯(BRAD RHEES)宣布,根据温度数据,我们已于早上四点至八点间跨过南极辐合带时,我正在用早餐,此时的窗外,波平浪静绿如宝石,成群的海燕追逐着船迹,阳光下,翅翼闪着点点白光,如同我们几小时后就要见到的浮冰,南极我对自己说,心情平静。

    (图:海上冰山)

     

    和科学家们一起旅行 

    南极旅行起源于六十年代,近年来有越来越热的趋势。据统计,每年有近两万六千多游客前往那片与世隔绝的白色大陆,游客中,美国、德国、英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五个国家,占了总数的80%,其中美国人又占了一半,难怪船上船下洲里洲外都只收美元呢。单说参加这次安德里亚号南极探险旅行的游客,共有十七个国家的六十七人,大多数来自上述五个国家,亚洲人就我一个,而服务于我们的船员、探险队成员和其它人员的人数几乎等同,这也是南极旅行费用非常高的原因之一。

      

    南极绝不是一次平凡的旅行,不仅因为遥远和昂贵,更因为带队的不是普通人。探险队共有八位成员,除了经验丰富的领队--他已经领导了一百三十次南极探险--和破冰船长(ICE CAPTAIN),还有海洋鸟类学家、地质学家、冰川学家、极地历史学家、海洋哺乳动物学家和海洋生物学家,要不是因为南极没树没花就连草也一共只有两种的话,植物学家肯定也是要随行的。这些学有所专的科学家们身兼讲师、导游和登岸橡皮艇驾驶员数职,因为他们,我们认识了两种南极:亲眼所见的,和科学家用数据、故事、照片及录像为我们描绘的,后者来自每天至少两次的专业讲座和随时随地的现场讲解。

     

    (图:探险队成员,从左开始依次为领队、海洋哺乳动物学家兼副领队、地质学家、极地历史学家、海洋鸟类学家、海洋生物学家和冰川学家。破冰船长当时正在驾驶台领航)

      

    今天上午,先是海洋生物学家古斯塔沃*劳瑞(GUSTAVO LOVRICH)的《磷虾时间(TIME TO KRILL)》,这些只有五六公分长的食用肉眼不可见的硅藻的小生物,以其宇宙群星般庞大的数量,构成了南极生物圈的燃料,从数量以百万计的企鹅和海豹,到世界上最大的动物蓝鲸,无不以磷虾为主食,毫不夸张地说,磷虾数量的变化,直接导致南极生物圈的兴旺和崩溃或。身为阿根挺大学教授的古斯塔沃讲得认真,我们也不敢偷懒,要知道能负担得起旅行费用的游客,大多离开学校多年,重新做回学生的感觉很是新鲜有趣,自然,课堂气氛也非常活跃。

     

    (图:海洋生物学家古斯塔沃*劳瑞)

      

    然后就是迪克*卡梅伦(DICK CAMERON)的《南极简介(INTRUDUCTION TO ANTARCTICA)》。南极洲的土地98%被冰雪永久覆盖,有些地方的冰盖厚达5000米。极端最低温度零下128度,而年降水量少于10英寸,等同于沙漠......。由一位冰川学家来介绍冰雪大陆真是太恰当不过了,更何况自迪克第一次做为冰川学家登陆南极,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十年,此次旅行也是他的纪念旅行。当他穿着船上特地为他订做的T恤衫,用谈论自己最喜欢的孩子的语气谈论着南极冰川时,我们都被深深地感动了,还有哪种感情能比热爱更美好呢?

     

    (图:迪克*卡梅伦已在冰上呆了五十年)

      

    在我多年的旅行经历中,从来没有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学到过这样多这样专业的知识,而且是直接从科学家们那里。成果是显而易见的,旅行结束时,船上的每个人都能独立开讲南极了。

     

     

    穿过冰山海洋到乔治王岛

     
        

     

    船过了南极洲洲界两个小时后,海上渐渐出现小块浮冰,领队悬赏一瓶香槟酒给第一个发现冰山的人,条件是冰山必须比安德里亚号大,于是在讲座间隙,甲板上总是站满了手持望远镜的人,急切地巡视着南方的天际线。十一点整,喜悦的喊声发自荷兰女子詹纳克(JANNEKE),她说这辈子从来没有赢过任何奖品,第一次,居然是一座冰山。

     

    (图:千姿百态的浮冰和冰山)

      

     

          

    午餐时间,船已经进入冰山海洋。长达几十公里巨大的冰山,或雪白或冰蓝,或平坦或嶙峋,如同南极派来的使者,簇拥着安德里亚号向南驶去。驾驶台上,船长鲍里斯(BORIS)和破冰船长伊凡(IVAN)一起亲自检查着航道的安全,冰山的美丽里隐藏着致命的危险,因为露出海面的只是真正体积的十分之一,稍不留心,便会重演泰坦尼克号的悲剧。而时,我坐在餐桌旁目瞪口呆,因为这世界上最最豪华的餐厅,世界上肯定会有更美味的菜肴,更精致的装潢,更优秀的服务,但此时此刻窗外的美景,纵有百万金也无处寻。

    (图:船长在冰山探测仪前检查航道安全)

      

    如果不经特别指出的话我根本不知道那些更远一点更大一些的冰山实际上是冰雪覆盖的南设得兰群岛SOUTH SHELTLAND ISLANDS它们看起来几乎一样。安德里亚号将在下午到达群岛中最大的岛--乔治王岛KING GEORGE ISLAND),那里我们将第一次登上南极洲的土地。

     

    (图:南设得兰群岛)

       

    乔治王岛被称为南极洲的首都,在这个1295平方公里的岛上,有近十分之一的土地没被冰雪覆盖,是南极洲气候最温和的地带(夏季最高气温可达摄氏零上九度),再加上靠近南美洲的优越地理位置,共有八个国家在岛上设立了永久科考站,包括中国的长城站,此外还有五个国家的夏季营地,与环境更严酷的南极大陆相比,人来人往的乔治王岛简直就是都市。自然,这里也是南极洲现代历史上很多事件的发生地,比如南极洲的第一场婚礼的举行,第一个南极婴儿的出世,第一位国家总统的访问,第一次在南极南极会议的召开,还有第一场南极现场音乐会的举办。这里还有南极的第一个机场、第一个村子、第一家旅店和第一间教堂,毫不夸张地说,如果写南极现代史的话,乔治王岛要占去三分之二的篇幅。  

    (图:乔治王岛)

     

    下午一点半,所有游客齐集休闲室,由领队布拉德讲解南极行为守则(CODE OF CONDUCT IN ANTARCTICA)和乘黄道带橡皮艇(ZODIAC)登岸的注意事项。南极,为了能亲眼看看这片土地,在场的每个人都花费了大量精力和金钱安排旅行,先是长途飞过半个地球,然后经历德雷克海峡的惊涛骇浪,现在,终于等到了踏上南极洲土地的这一刻,即便是最老成持重的人也激动不已。

      以后的几个小时里,船上如同蜂巢般忙碌,人们从左舷蹿到右舷,从下层甲板跑到上层甲板。船经纳尔逊海峡(NELSON STRAIT)进入布兰斯菲尔德海峡(BRANSFIELD STRAIT)了;船过麦克斯威尔湾(MAXWELL BAY),可以看见阿根挺科考站和美国夏季站了;船到了阿德默勒尔蒂湾(ADMIRALTY BAY,也译海军部湾)的入口了.....每个新发现都会立刻有人报告,于是其余人便蜂拥而至,直到下一个新的发现。周围的冰山体积渐小,如羊群般,游荡在波平如镜的海面上,晶莹剔透千姿百态,却再也没有人关心,全部焦点都集中在越来越近的乔治王岛上了。   

     

    第一次登岸探访企鹅乐园

    离预定登岸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我就穿戴齐整跑到第四层甲板等候,谁知那里早已排成了队,总有比我更心急的。安德里亚号正慢慢驶向阿德默勒尔蒂湾里的托马斯海角(THOMAS POINT),海角尖端的灯塔已经清晰可见,我们将分乘四艘橡皮艇在灯塔下登岸,然后再分成两组,轮流参观波兰阿克托夫斯基科考站(ARCTOWSKI STATION)和简称为SSSI NO.8地(特殊科学重要性研究地第八号)的企鹅繁殖地,后者,科学家们已经连续观察研究了四十年。

    (图:准备登岸) 

       

    (图:托马斯角登岸处,小房子是波兰站的游客中心)

       

    永远记得脚踏上南极的那一瞬间,清澈的海水没过脚踝,防水靴边海藻荡漾,旁边还有一枚花纹鲜明的帽贝,然后我抬眼,立刻为十米外的黑色礁石上站着的那只企鹅而晕,等到意识再次清晰时,我已经谋杀了整整一卷正片外加数十张数码照片,这只颊下有条精致黑带的南极企鹅CHINSTRAP),是我也是同船大多数人今生遇到的第一只野生企鹅,不用问,这天每个人的相机和摄像机里都有它的身影,爆光率之高,堪比人类巨星。

     

    (图:企鹅巨星)

     

     

    通向SSSI NO.8地的卵石海滩上四处散布着巨大的鲸骨,被时光洗刷的惨白,阿德默勒尔蒂湾曾经是捕鲸船处理捕获物的基地。沿途,企鹅东一簇西一群,进行着它们自己的日常活动,全不理会我们这些动辄大惊小怪的人类。半个小时后,等我走完正常只要五分钟的路程来到SSSI NO.8地的边界时,我才明白什么叫孤陋寡闻,什么叫鸟山鸟海。眼前的保护区里约有五万对企鹅,这个季节每对都有两个孩子,一身深灰色的绒毛,全没一点父母的英俊,小小的山头上,居然有二十万只企鹅同时生活在一起,鸟口密度直逼中国的大都市。

    (图:鲸的后脑勺,我坐的地方正是鲸的大脑所在)

    (图:SSSI No.8地,山脚下的棕色“石块”是晒太阳的象海豹)

        

    SSSI NO.8里有三种企鹅:黑带过颊的南极企鹅、眼圈雪白的阿德利企鹅ADELIE)和橙嘴白眉的巴布亚企鹅GENTOO)。这里是南极企鹅的最北繁殖地,阿德利企鹅的最南繁殖地,而对于巴布亚企鹅来说,则是它们最最合适的家园。每年,当南半球的春风开始消融伸出陆地几百公里的冰架时,在海上消磨了一个冬天的企鹅们,以百万的数量,浩浩荡荡向传统的陆地繁殖地(ROCKERY)奔去,抢占繁殖地是个体企鹅基因能否延续的关键,于是几乎一夜之间,南极海岸每块裸露的荒凉之地上便充满了羽毛、叫声和鸟粪的刺鼻气味。南极的冬季只有酷寒和死寂,但伴随着短暂的夏天却是生命的律动和喧嚣。

    (图:从左至右依次为南极企鹅、巴布亚企鹅和阿德利企鹅)

       

    我静静地坐在礁石上,看着繁忙的企鹅都市,身边不时有下海觅食的企鹅经过,成群结队川流不息。我们自觉遵守五米规则,以免给一心哺育后代的它们带来不必要的压力,企鹅们则不受制约,时不时过来,碰碰背包啄啄水靴,但很快便丧失了兴趣,也许在它们看来,人类不过是块会动的岩石而已。这个盛夏的午后,在企鹅的家园里,感动于空气中涌动着的生命,我也想做一只南极企鹅,在永恒的冰雪上欢歌。

     

     

    波兰阿克托夫斯基科考站

    (图:远眺波兰站) 

    在托马斯海角冰雪覆盖的山脚下面朝海湾散落着几幢如同高脚集装箱般的建筑粗看杂乱无章实则精心安排那便是波兰在1977年建立的永久科学考察站以波兰科学家和极地探险家亨瑞克*阿克托夫斯基HENRYK ARCTOWSKI1871-1958命名。根据国际南极旅游协会IAATO--INTERNATION ASSOCIATION ANTARCTICA TOUR OPERATION)的规定,每个旅游点每天只能有一艘船停靠登岸游客不能超过一百人。波兰站以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成为南极游客最常参观的科考站。甚至,这里还有个小小的游客中心,就在灯塔旁边。

    (图:波兰科考站主建筑,旗杆下是鲸的肋骨)

    我是最后一个步入波兰站的休闲室的游客,里面只有三四个波兰人,自顾自的聊天,任我随意闲逛。忍不住问这里有多少工作人员,答说夏天三十多个人,冬天就只有六位留守,和我说话的人研究气象学。这时休闲室通向厨房的门打开了,一位瘦削的小伙子露了脸又马上消失,气象学家介绍:那是我们的厨师,长得很这个他猛吸两腮做瘦猴状,我说厨师瘦证明没有偷吃你们的好东西,应该高兴才对,气象学家边笑边翻译给别人听,都乐,不知谁溜进厨房报信,门突然砰地被推开,一阵旋风冲到面前,又突然停在两步外,是瘦厨师。他扭头对着气象学家嚷了一长串波兰话,气象学家赶紧翻译,厨师说站里的人都是坏东西,老嘲笑他的瘦,今天终于有了理解他的人,给他了个公道,他请求吻一下我的脸颊以表示他的最诚挚的谢意,起哄声一片,休闲室里不知什么时候挤满了人。

    (图:在波兰科考站里)

       

       

    小小插曲拉近了我和他们的距离,得知我是中国人后,有人开始聊起长城站的中国菜,还有人怂恿留下跳舞过新年。从波兰站到长城站只有两小时的船程,但我知道我去不了,只能请他们下次去时代我向同胞们祝贺新年。正说着,灵感忽现,我问可不可以打电话?话音刚落,立刻有人拿起话筒呼叫长城站,这时,副领队走进门来,说开船时间快到了,就等我一个人了。长城站那边依然没有人回答,有人说可能因为气候变坏,影响了通讯线路,这是常有的事。看着等在门边的副领队,我拿过话筒:长城站的同胞们,祝你们新年快乐,我来自中国上海,现在在波兰站,船马上就要开了,我要走了,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我很高兴能在南极用中文说新年快乐! 我不知道长城站里是否有人听见了我的问候,电话的那边一直悄无声息,我只是尽情地说出所有的词句,任它们象风一样自由飞去,也许有那么一天那么一刻,当长城站的一扇门被打开时,穿堂而过的风声中,隐隐约约会有乡音响起,那便是我此刻的问候的精灵。

    (图:家国万里,南极的每个科考站前都会有这样的路标,此地到北京超过17,500公里)

    阿克托夫斯基站曾经有个非常浪漫的传统,凡是女性来访者,都会收到一枝暖房里培育出的鲜花,在这片只有苔藓和地衣生长的水晶荒漠里,鲜花该是多么珍贵的礼物啊!非常遗憾的是,我来到时,这个传统已成传说,根据南极公约,为避免破坏生态平衡,任何国家任何人不得在南极种植除食物以外的任何植物。我刚放下话筒,一杯伏特加便递到手中,赠酒人说了长长的一篇,气象学家只翻译了两句:“在这最美好的时刻里,我们没有鲜花送你,请喝一杯伏特加,那里面有我们所有的祝福。”碰杯声中,我一饮而尽,对着满屋微笑的陌生人微笑,我说:“谢谢,你们已经送给我了最美的花,花开脸上,是酡颜。

     

    (图:波兰站里为新年干杯)

     

    白昼欢宴--在南极拥抱新年的曙光

     

    (图:从左到右依此为船长、破冰船长、三副、大副和二副)

    (图:船长鲍尔斯和破冰船长伊凡)

       

    (图:南极盛夏的午夜和黎明,两者只隔了一两个小时)

       

    (图:新年晚会上少不了香槟酒和蛋糕)

     

    (图:新年倒计时)

     

    (图:2007年的第一缕曙光,时间是2007年1月1日凌晨一点多)

     

     

    2007年10月29日至31日于蒙特利尔
    分享到:

    评论

  • 羡慕啊~一个人-走遍七大洲~那也是我的人生理想!好好赚钱先~
    回复雄伟而决绝说:
    呵呵,钱不必赚太多,否则就没时间实现理想了。祝你梦想早日成真。
    2009-12-06 21:30:47
  • 鹌鹑姐,去南极你是在哪儿参加的团队呢,费用是多少呢?
    回复 旺旺阿里巴巴说:
    我是通过网上定舱位的, http://www.expeditiontrips.com/. 具体费用要看你订什么样的舱位, 哪条船, 多长时间以及什么时候出发而异. 通常在4000-7000美元/人, 不包括往返机票.

    南极旅行非常昂贵!
    2009-05-09 19:08:47
  • 很羡慕你呢,可能去到如此美丽纯洁的地方,有机会的话,我也想去见识一下。感叹一下生命的伟大。
    回复polly说:
    你肯定能去成南极的,我保证:)。
    2008-04-01 23:22:32
  • 除了羡慕你之外,原以为单调的南极被你描述得丰富多彩.想去哦.
    回复Ally说:
    呵呵, 如果冬天去, 南极就是白色沙漠了. 夏天却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2007-11-12 22:11:05
  • 真美~要能组队去看看更真实的南极就好了.
    回复Mr.喇叭说:
    更真实的南极是什么样呢? 是白色的沙漠.
    2007-11-09 05:49:12
  • 姐姐:把怎么坐船写一下?! 谢谢!
    回复傻子殷说:
    正写呢.
    2007-11-05 21:32:20
  • 生活真美好!
    争取明年去~
    回复傻子殷说:
    明年是07/08季还是08/09季? 如果是前者, 现在订船有点晚了
    2007-11-05 21:31:37
  • 鹌鹑的生命如此精彩美丽!真是羡慕死了
    回复小满说:
    嘿嘿, 比较喜欢折腾.
    2007-11-01 21:48:01
  • 好希望每天都能看到姐姐的新消息啊!
    回复小鱼说:
    可这些都是旧消息啊, 快一年了.

    以后争取多贴些半新不旧的消息.
    2007-11-01 10:03:07
  • 我太羡慕你的职业了,周游世界一直是我的梦想。
    回复bor说:
    我到是很想以周游世界为职业呢, 可惜啊.

    和绝大多数人一样, 我的职业和旅行完全不相干.
    2007-10-31 21:49:12
  • 这绝对是次不平凡的旅行!
    此篇推荐到Blogbus的群组NatureHeart置顶咯!来点亮我们的群组和自己的文章让更多的朋友看到吧!http://groups.blogbus.com/NatureHeart.html
    回复:::Diane:::说:
    谢谢!
    2007-10-31 21:49:30
  • 那是冰川吗?太美了。等待看下一篇
    回复Jenny说:
    不是冰川,是海上的冰山。
    2007-10-30 21:28:06
  • 这张图片真美。
    回复玫瑰说:
    南极本身更美
    2007-10-30 21:28:37